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异世界的美食家 > 第七百九十三章 燕城的贪婪


    楚长生的身躯千疮百孔,满是血洞,心脏处更是被洞穿了一个大洞,五脏六腑皆是爆裂。

    弥漫全身的生机早已经被毁去,如今残留下来的只剩下缠绕在他身躯之上的死气。

    死气浓郁,让看到的人心神都是不由的颤栗。

    刘加里自问,这已经不是灵药膳的问题了,就算是神药在前,都很难将楚长生救活。

    如今救活楚长生的难度就好比将一个死人救活。

    不是治疗伤势,而是跟死神夺命!

    刘加里后退了数步,脸上满是难看之色,他没有想到步方居然会拿出这样一个难题。

    这难题……难的让他绝望。

    他没有能力也没有实力救活楚长生。

    就算是将神药放在他面前,他也没有能力。

    透过投像阵法,所有人都是看到了刘加里脸上的落寞和无奈,顿时每个人都是感到心中一阵的悲怆。谁也没有想到,大长老楚长生居然会遭遇到这样的迫害。

    到底是何人,居然对大长老出此歹手。

    燕城嘴角微微的翘起,露出了一抹饶有兴趣之色。

    在他身边的守卫则是凑过来对燕城道:“燕统领……需要手下出手彻底的抹杀楚长生的一抹生机么?”

    燕城把玩着自己的乌黑的发丝,斜眼看了那守卫一眼,淡淡道:“你敢众目睽睽下出手?就算出手……你确定你能够毁掉那一抹生机?”

    那守卫一愣,顿时迟疑。

    “你看到了那条将楚长生吞下的大蛇了么?我都看不清那蛇的虚实,但是可以确定的是……如果没有那大蛇,楚长生的那一抹生机早就崩碎了。”

    “那大蛇,若是要杀你,你眼睛都眨不了。”

    守卫大惊,惶恐不已。

    他看了小花一眼,咕噜的吞了一口唾沫:“统领,难道……那就是将圣师大人的分身灭杀的冥墟生灵?”

    燕城嘴角一抽,摇了摇头。

    “你闭嘴……别说话了。”

    “冥墟生灵身上弥漫的是冥气……那大蛇旁边的那美丽女人才是,至于那条蛇,还真不是。”

    守卫尴尬的看了一眼,后退了一步,不再说话。

    燕城则也是认真的看向了投像阵法。

    ……

    “我如果能救活他,你就直接认输?算我厨斗胜了?”步方挑了挑眉毛,看了刘加里一眼,道。

    刘加里点了点头,认真无比。

    “我对灵药膳的研究虽然很透彻,可是我毕竟只是个厨师,我不是医师,我无法生死人,肉白骨,我无法将已经死亡的楚长老救活。”

    “我不能,但是如果你能,我认输又何妨……”

    “好,成交。”

    步方看着刘加里,点了点头。

    哗啦。

    下一刻,步方便是不再理会刘加里,他将雀羽袍的袖子一拉,露出了白皙的手臂。

    另一只手臂之上捆绑着黑白饕餮所化的绷带。

    步方手上结印,精神力顿时涌入了那黑白色的绷带之中,顿时那垂落的绷带像是复苏过来一般,顿时缠绕而起。

    哗啦啦……

    绷带抽在虚空之中,仿佛是要将虚空都是抽的崩碎。

    吼!!

    黑白两道饕餮之魂浮现而出,互相咆哮。

    然后,在步方的意念操控之下,绷带便是缠绕上了楚长生的身躯。

    绷带越来越长,越来越多,很快便是将楚长生给捆绑的如一个木乃伊似的,裹得严严实实。

    咚……

    被捆绑的严实的楚长生顿时落在站直了身躯,站在了地上。

    步方手中的绷带消失,露出了那黑白色的手臂。

    手臂之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纹路,一边都是黑色纹路,一边都是白色纹路,两者纠缠在一起,触目惊心。

    步方似乎早已经习惯了。

    手一抖,顿时青烟缭绕而起,玄武锅便是从他的手中浮现而出,砸在了灶台之上。

    众人都是后退,将舞台留给了步方。

    每个人都是好奇,步方到底有什么办法能够将已经濒死的楚长生救回,如何从死神手上夺命。

    一份份的灵药从步方的系统空间袋之中漂浮而出,摆在了灶台之上。

    这些灵药一出现,顿时浓郁的药香便是蔓延了全场。

    嘶嘶嘶……

    许多人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每个人眼中都是流露出了几分惊叹之色。

    “一叶黄泉草,三瓣奈何花,紫极夺命柳……这些都是神魂境中的顶级药材啊!都是……一个操控不好就会化作极致毒药的灵药啊!”

    刘加里见多识广,饱读书籍的他自然认得这些灵药。

    这些灵药的药香非常的浓郁,而且每一株灵药都非常的好看,但是越好看的药,药性就越强,毒性也越强。

    是药三分毒,这么多药混合在一起,毒性肯定不弱!

    步方这是要救人还是要杀人?

    这种顶级灵药所化的毒药,沾染一点,都是足以让一位大能毙命!

    还有……

    以步方的修为,如何会获得这么的珍贵灵药?!

    刘加里倒吸了一口凉气,不管是黄泉草还是奈何花,那都是非常珍贵的药物,其中有的在潜龙大陆上甚至都找寻不到。

    像黄泉草,就是生长在冥墟中的一种灵草。

    刘加里也只是在典籍之中见到过。

    传说冥墟中有条血色的长河,长河之中尸骨漂浮,有冤魂在其上漂流……那河被唤作黄泉,泉水有剧毒,触之可化人血肉。

    而这黄泉草正是生长在黄泉边上的灵草。

    这种东西……步方怎么可能会拥有?

    刘加里忽然一愣,目光一转,落在了远处的小幽身上,沉思了起来。

    对……这女人是冥墟生灵,或许就是她给步方的黄泉草吧……

    可是单单依靠黄泉草,依旧是救不了楚长生的。

    步方到底要怎么做呢?!

    其实此刻的小幽和冥王心中也是非常的震惊。

    因为他们也想不到,步方居然会拿出黄泉草这种灵药。

    冥王更是瞪着眼睛,满是惊奇之色。

    “黄泉边上黄泉草,那可是黄泉大圣那老匹夫宝贵无比的东西……步方小年轻是怎么得来的?难道是癞皮狗给的?不应该啊……癞皮狗讨厌水,怎么可能跑去黄泉呢?”

    小幽漆黑色的眸子闪烁,深深的看着步方。

    她知道步方身上有秘密,那秘密……如今看来,应该非常的巨大。

    这让她心中的兴趣越来越大了,当然……她对龙血米饭的兴趣也很大。

    一叶黄泉草,这是黄泉草中最低级的一种,但是不管怎么说也是黄泉草,药效肯定还是有的。

    这些草药自然不是谁给的,而是步方跟系统兑换的。

    兑换了这些灵药,步方可也算是大出血了。

    张开嘴,步方眼眸一凝。

    顿时金红交加的天地玄火便是窜出,在步方强大的精神力的控制下,一下子将那灵药给包裹住。

    恐怖的温度爆发,那些灵药便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融化。

    很快便是化作了一滴滴的液体。

    这些液体被步方野蛮的混合在了一起,化作了一种银灰色,银灰色在涌动,变换着形状。

    做完这一切后,步方便是将那团液体放入了玄武锅中。

    顿时,锅内温度大盛,玄武锅中的液体开始沸腾起来。

    哒哒哒哒哒……

    一根狭长的灵参被步方捏住,龙骨菜刀飞速的切割而下,顿时将那灵参切割成了一片片,飞入了玄武锅中,在锅中沉浮。

    浓郁的药性迸发,那散发出来的氤氲之色似乎将整口锅都是笼罩了起来。

    咕噜咕噜……

    所有人似乎都能够听到玄武锅中液体在沸腾的声音。

    那喷薄出的烟气似乎都是化作了银色。

    众人仿佛感觉身躯之上笼罩了一股寒意似的。

    下一刻,步方手一抖,顿时一道流光浮现而出。

    仿佛有兽吼之声浮现。

    噗通……噗通!

    一阵阵的心跳之声浮现而出。

    每个人的面色都是在这一刻发生了剧烈的变化。

    这种声音……

    有的人捂住了自己的心脏,面色变得苍白无比。

    小花的三花蛇眸一转,信子一吐。

    冥王尔哈眼珠子滴溜溜的转着。

    刘加里嘴巴张大,整个人都是震惊的无可附加。

    “这……这是……饕餮之心?!”

    刘加里恍然大悟,整个人在这一刻彻底的醒悟过来似的。

    饕餮之心啊,那可是上古灵兽的心脏,生死人,肉白骨未尝不可啊!

    饕餮之心被步方获得,没有想到步方居然舍得将饕餮之心拿来救人……难道这厨斗对于步方而言就那么的重要?

    刘加里看着步方的目光,变得复杂许多。

    投像阵法之中。

    众人刚刚从黄泉草的震惊之中回过神来,便是被饕餮谷吓的心情再度拔高。

    那特么的是饕餮之心啊!

    上古神兽饕餮的饕餮之心啊,就算是已经残破,那也是珍贵无比的宝贝,这种宝贝……步方居然舍得拿来救人。

    燕城的眼珠子在逐渐的扩散,尔后变得巨大,咔擦。

    他座的椅子被他一巴掌给抓碎。

    他的身躯周围恐怖的气息顿时蔓延开来,让沉浸在兴奋之中的所有人都是感到一阵恐惧。

    “饕餮之心啊……”

    燕城嘴巴咧开,眼眸中流露出了一丝兴奋之色。

    这种宝贝怎么能够浪费在一个废物蝼蚁的身上呢!

    如果他能够得到这饕餮之心,那一直困着他的桎梏将瞬间崩碎,他的神台也将会点燃神火,一举踏入神灵之境!

    这饕餮之心对他有大用!

    在诱惑面前,燕城难以在保持一颗平常心了。

    燕城站起身,身上的气息滚滚涌动。

    一位位的守卫也是出现在了他的身子周围。

    “如此珍贵的饕餮之心何必浪费在一个蝼蚁身上……步老板,不如将此心交给在下吧!在下一定会好好的记得步老板的好的!”

    燕城的眼睛张大,脸上露出仿佛是扭曲的笑容!

    下一刻,背后的长弓搭在了手上,一枚枚的玉符悬浮在了他的身子周围,恐怖的真气波动,顿时扩散开来。

    整个鳞玉馆的气氛一刹那便是紧张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