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异世界的美食家 > 第七百四十章 凝聚“势”的厨师


    胡汉看着那朝着自己挥舞而来的粗大的弑神棍,眼珠子顿时就是瞪大。

    弑神武器?什么鬼?

    搞了半天这铁疙瘩居然从肚子里掏出了一根弑神棍,大家都是圣地的人,大家都是为了一个目的,咱们是自己人哇!

    胡汉张嘴想要呼喊,可是小白灰白色的眼眸却是一阵闪烁,下一刻,战神棍便是横扫而出。

    空气似乎都是在这一刻燃烧了起来,战神棍上纹路涌现,燃起熊熊的火焰。

    恐怖的危机感顿时笼罩而来。

    胡汉没有想到这铁疙瘩居然会给他这么可怕的危机感!

    弑神斧旋转起来,那红色的斧头之上顿时迸发出光华,一道锋锐之气从那斧头之上迸射而出,速度飞快,威能强悍!

    一声巨响,虚空之中,便是爆发出了剧烈震颤。

    胡汉感觉自己的整个手掌都是在这瞬间发麻,虎口一阵剧痛,险些撕裂,整个手臂似乎都是要被砸的崩碎一般!

    “自己人啊!”胡汉喊道!

    他是来找楚长生雪耻的,哪里有时间跟一个傀儡在这边纠缠!

    再说了,这傀儡拿着弑神武器,一看就是圣地,他们是一伙的,咱能不能不要自己人打自己人?

    都是圣地的,咱们需要的是理智!

    然而,小白并没有回应他,回应他的只有那陡然横扫而来,伴随着通天火光的战神棍!

    轰轰轰!!

    小白身躯狰狞,身上的铠甲之上有锋锐凸起,像是尖锐的长刀一般,背上的甲刺也是一根根的凸起,恐怖而狂暴!

    仔细打量之下,那胡汉却是越发的心惊。

    这傀儡……实在是不一般,哪个圣地居然能够制造出这样的傀儡?这可是一尊相当于神魂境六梯之上的存在啊!

    加上那弑神棍,就算是对战一般的神魂境七梯强者都是未尝不可!

    胡汉的实力也不过就是这般。

    “你别得寸进尺!老子这一次是来找楚长生雪耻的!你若是再相逼……老子必定要将你大卸八块!!”

    胡汉咆哮了起来,身上的气息不断的攀升,手中的弑神斧顿时迸发出了璀璨的光华。

    楚长生淡漠的看着那胡汉,面无表情。

    来找他的?

    这家伙可能还不知道他已经成为大能强者的事实吧,不过实际上,圣地的强者也没有几个知道的。

    这倒是个不错的机会,能阴圣地一把。

    不过楚长生心中自然是没有那么的乐观,因为他很清楚,圣地不可能就派一个胡汉前来。

    胡汉都敢这般攻杀进来,很显然是已经打算和饕餮谷彻底的撕破脸。

    这胡汉的身后,绝对有大能强者坐镇……

    这一次是饕餮谷真正的存亡危机。

    可惜……步方那小子不肯放小芽给他,否则,现在他就带着小芽进入饕餮谷的传承地!让圣地的这群贪婪畜生全部没有任何的机会!

    饕餮谷的传承,不可能那般轻易的拱手相让的!

    这群人想要觊觎饕餮谷的传承,必定要付出代价!

    楚长生想着,眼眸中的杀气越加的凛然。

    他看着那些金甲卫在餮仙城中肆意的杀戮,胸口中的怒气越加的攀升……

    胡汉有步方的铁疙瘩傀儡拖住,那这群蝼蚁……就由老夫出手清理吧!

    趁着天泉圣地的大能强者未曾出手,先让天泉圣地放放血!

    “将这群蝼蚁清理干净,饕楼广场那儿的厨斗也应该结束了……步方虽强,但是面对天葬面和月落乌啼……基本上是没有机会了,更逞论还有一个梦幻刀陆涛在虎视眈眈。”楚长生眸光闪烁,他的白胡子和白发,在风的吹拂下,飘动而起。

    “待到步方厨斗失败,小芽按照约定便是跟随我,到时候……老夫便是带她入传承地!”

    楚长生心中这般想着,眼眸便是越加的坚定。

    下一刻,一步踏出,身形便是如缩地成寸一般的消失了原地,朝着那肆意杀戮的一群金甲卫冲去。

    轰!!

    楚长生的身躯陡然出现在了一位金甲卫的面前,这是一位神魂一梯之境的金甲卫。

    在看到楚长生的时候,整个人都是一呆,仰起头,心神震颤。

    楚长生眸中杀气暴涨,一巴掌便是拍了下去。

    嘭的一声炸响,那金甲卫身上的金铠甲顿时爆裂,整个脑袋都是被拍的爆炸……

    毫无反抗之力,瞬间陨落!

    雷霆出手,灭杀了一位金甲卫之后,楚长生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在意。

    他身形再度横移,瞬间化作道道残影,朝着那些金甲卫杀去。

    如今的楚长生能够被称之为大能,要灭杀金甲卫,轻松无比。

    天穹之上,胡汉目眦欲裂!

    胸中怒火顿时喷薄而出。

    “你这铁疙瘩!找死!楚长生有本事跟老子决一死战!!”

    单手握着弑神斧,斧头之上,神性能量顿时逸散。

    然而,回应他的却是楚长生淡漠的一笑以及小白那抛飞而起,一棍化九棍的战神棍的围殴……

    这傀儡……该死!

    胡汉越打越怒,他的战斗力也是越来越强,可是他也是越打越心惊!

    什么鬼?!为什么这傀儡的实力也在提升!

    轰!!

    战神棍在空中旋转,被小白一把握住。

    小白背后的金属翅膀一扇,灰白色眼眸顿时迸发出犀利无比的光华。

    战神棍之上,纹路涌动,下一刻,那战神棍便是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之中,越变越粗,越变越大……

    ……

    月落乌啼霜满天。

    王通面色悲戚,手中的碎玉刀在不断的转动,食材在他的手中化作了一道道香味弥漫的菜品。

    一座琉璃笋塔,倒映在蓝色的汤汁中,影影绰绰。

    蓝色汤汁散发着寒气,就像是夜深的寒潭,月光倒映,斑斓破碎,像是揉碎的黄金一般。

    那蓝色的汤汁中,还真的有点点金光在流转……

    这是王通的拿手菜,碎玉刀王通,原本是餮碑厨榜上一位惊才艳艳的天才厨师,当年还是引起了一阵轩然大波,甚至都是有机会进军特等厨师的存在。

    然而,或许是天妒英才。

    在王通志气高满的时候,在他衣锦还乡的时候……

    他那可怜的妻女所在的家族却是早已经被覆灭,妻女惨死……

    王通在那一日之后,便是性情大变,屠戮了那灭了他家族的各方势力,尔后一夜白了半边头,回归到了饕餮谷中,隐居了起来。

    而他在餮碑厨榜上的排名也是随着他的隐退而不断的退落。

    当然,他依旧是醉心厨艺,只不过,他的厨艺却是变得十分的悲伤……

    步方做好了黯然**面,准备开始烹饪新的菜品。

    黯然**面已经被端了上去,开始和欧阳沉风的天葬面相比拼。

    所有人都是有些好奇和期待。

    步方的黯然**面很普通,普通到让大家都觉得这家伙是不是已经黔驴技穷了。

    因为那面的难度真的很低,根本不像欧阳沉风的天葬面,华丽到让人惊叹。

    当然,他们也没有妄自做定断,因为他们也不清楚,步方的这碗面里面是不是另有乾坤。

    面被端上去了,步方自然也不在想面的事情,而是将心神落在了那琉璃笋上,准备开始第二道菜。

    这道菜步方其实也是早有准备,他抬起头看了一眼整个人都是弥漫着悲伤的王通。

    步方轻轻的吐出了一口气。

    欧阳沉风的天葬面,自己可以选择以毒攻毒,让悲伤逆流成河,但是如果和王通厨斗,还是选择以毒攻毒,那步方肯定会被虐的体无完肤。

    毕竟……王通的悲伤实在是太浓郁了,那甚至都成为了王通的一种势。

    拥有势的厨师……那可是非常难得的存在!

    虽然说拥有势的厨师,未必比得上特等厨师,可是一旦在他们擅长的领域,他们几乎是无敌的,特等厨师也未必能够赢的了。

    而步方如今要做的,那就是……破开王通的势,否则他根本没有机会。

    要破开王通的势……那就需要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矛盾相冲,才有机会撕开一个口子!

    王通的菜,主的是一个悲戚,那他就从另一个方面来,他需要的是主生,春之笋,本就蕴含浓郁生机,生生不息,彻底的冲散那悲戚!

    步方的眼眸顿时闪烁了起了精芒!

    那精芒之璀璨,让沉浸在悲伤中的王通都是不由的心有所感,抬起了头,诧异的看了过来。

    王通的周身似乎都是萦绕着悲戚,他看着步方。

    “我的悲伤,让我一夜性情大变,让我一夜白了半头……让我凝聚了属于我的势,你……又拿什么来破我的势呢?”

    王通淡淡的呢喃,口中轻轻地吐出了一口气。

    尔后不再理会步方。

    取过了一个小瓷杯,那瓷杯中装着的是用瓷坛中的黯然晨露水所配置的汤汁……

    哗啦啦!

    汤汁成丝,仿佛化作一道丝线,倾倒而下,滴在了那瓷盘中笋塔前的圆形蓝色汤汁前,那汤汁顿时泛起了涟漪……

    点点斑斓的光华弥漫而出。

    “月落乌啼,完成了啊。”

    王通道。

    ……

    评委台上。

    原本只剩下了四个评委,可是闻人尚那家伙看到楚长生离开之后,死皮赖脸的顶着满身酒气的凑了上来,硬是占领了一个位置,成为第五位评委。

    在他们的面前则是摆着一碗面。

    清冽的汤汁,红色而血腥的面条,看上去给人一股触目惊心之感,但是那面中所散发出来的味道,却是让人不禁的眯起眼。

    欧阳沉风的天葬面啊……而且是改良版的天葬面。

    闻人尚可是知道,欧阳沉风之前的天葬面所用的灵兽鸟不过三十六只,比起这次的九十九只,差了许多。

    很显然,为了这次厨斗,欧阳沉风也是拼尽了全力,消耗精力。

    但是就是不知道……味道如何了。

    闻人尚拿起筷子,在桌子上点了点,使得筷子平整,下一刻,便是下筷,捞面。

    哗啦啦!

    血色的面条散发着腾腾的热气,暴露在了所有人的面容之前。

    饕楼广场的观众们都是禀住了呼吸,盯着那天穹上的投像阵法,阵法中投射着热气腾腾的面条光影。

    哧溜溜。

    闻人尚张嘴,一阵猛吸,血色面条顿时窜入了他的口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