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最得意 > 第三百九十六章 夜里发生的事
    修士们都会有储物法器,那东西很寻常,一点都不值钱,可要是大到能放下数千柄剑的储物法器,定然是一件极好的法器。

    剑士是出了名的只要一剑便足以,对于储物法器要求极低,能够放下几件衣衫,几颗妖丹便可,李扶摇的储物法器也不大,也放不下这数千柄剑。

    要让他全部都带走,无疑是在难为他。

    况且他也没有生出这个想法。

    只是之前想着带走三柄,现在看来,或许能多带走一些,毕竟这些剑放在青天君这个地方,也是暴殄天物。

    青天君一个大妖,拿剑来做什么?

    李扶摇深吸一口气,感受着充斥在这其中的剑气,脸色苍白。

    当年第一次去剑山崖下取剑的时候,他便感受过那些剑气。

    剑山崖下的剑,绝对不少,但是大多都是残剑,剑气万万没有现在这些完整如初的剑浓烈,更何况,那些剑也没有这里的多。

    因此时隔数年之后,李扶摇又重新感受了一次当年感受过的。

    被无数剑气包裹。

    这位太清境的剑士在苦笑。

    青天君就站在身后,没有生出半点想法。

    李扶摇想了想,身上生出一道磅礴剑气。

    如果说有人面对着这么多剑气,还要生出一道剑气的话,无疑会被那些剑认作是挑衅,可李扶摇这道剑气,不是挑衅,而是相和。

    古籍上曾言有一对乐师,一人抚琴一人吹笙,这便是相和。

    李扶摇生出知道剑气,也差不多是如此。

    本来便不能相抗,那便只能相和。

    剑气生出,李扶摇缓缓往前走去。

    这里面的剑气有数千道,每一道便代表着其中的一柄剑。

    这些剑气不同,有的婉约、有的森然、有的骄傲、有的随意。

    剑也是有生命的。

    李扶摇细细的感受着一柄又一柄剑,手指在一柄一柄剑的剑身上掠过,那些剑气虽然不刻意害他,但也让他身上出现了很多口子,尤其是手指处。

    约莫半个时辰之后,李扶摇在一柄造型古朴的长剑前停下。

    那柄剑剑鞘仍在,是乌木所做。

    李扶摇轻轻握住剑柄。

    脑中闪过一幕幕画面。

    是在海面之上,有个灰衫男人持剑对着前面的妖修出剑。

    酣畅淋漓。

    最后被斩杀在这里。

    这柄剑落入海中。

    李扶摇拔剑出鞘,剑身雪白。

    上面篆刻着两个字,十里。

    这柄剑叫十里。

    李扶摇微微一笑,收起这柄剑。

    然后继续往前走去。

    青天君有些无趣。

    他转身走入另外一间房间里。

    房间里布置很简单,只有一个蒲团,然后上面盘坐着一个姑娘。

    天底下最漂亮的姑娘。

    至少在青天君看来,是这样的。

    是青槐。

    她闭着眼睛,却张口问道:“他来了?”

    青天君揉了揉脑袋,说道:“你要是想见见便见见。”

    青槐没有说话。

    青天君问道:“为什么你就想着把丢掉的修为再捡起来呢 ?”

    对于自己的女儿,青天君只

    (本章未完,请翻页)

    有宠溺,之前她把境界丢下,青天君也没有说什么,更不会去指责什么,现在她要把之前丢的境界再拿回来,青天君也不会多说什么,只是他不太明白罢了,明明这闺女才选择丢下境界,为啥现在又选择捡起来。

    青槐闭着眼睛,平静说道:“他资质不如我,不见得走的比我快,我有朝一日先入沧海,效果是一样的,以后也无人敢欺负他。”

    青天君哭笑不得,这是哪里生出的想法?

    “父亲既然要有一位沧海,那为何不能是我,我成了沧海,便能照顾自己,也不再需要旁人照拂,我想嫁给谁便嫁给谁,谁不满意,我便杀谁。”

    这番话说的云淡风轻,里面却很有些倔强。

    青天君发现自己越来越看不懂自己这个闺女的想法,他叹了口气,“你娘亲看到你这幅样子,一定会让我立刻把你嫁给那蠢小子。”

    青槐睁开眼睛,微笑道:“他不蠢。”

    青天君哑口无言,拿自己这个闺女,本就没有半点办法。

    青槐站起身,去看自己心心念念的那个男子。

    ……

    ……

    三个多时辰,李扶摇一共选剑四柄,然后便心满意足的走出这处石室,青天君适时出现,一卷衣袖,李扶摇再睁眼的时候,便回到了街道上。

    青天君不见踪影。

    这位大妖在往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都应该是再见不到了,至于那个姑娘,似乎也是这样。

    李扶摇有些失望,但甩甩头,把那些愁思绪全部扔出脑海。

    朝着酒肆走去。

    夜半时分,酒肆一如既往的有一盏油灯点燃照亮。

    李扶摇敲敲门,然后便有人开门。

    卖酒妇人看着李扶摇这打扮,有些惊骇,“你怎么这么多剑?”

    李扶摇有些无奈,想起自己之前对着青天君说的那番话,那时候,他看到数千柄剑,也是这样说的,只是相比较起来,他看到数千柄剑发出惊叹,和卖酒妇人看着他身上这数柄剑就发出感叹,还是李扶摇更胜一筹。

    他走进酒肆,解下身上的长剑,放在酒桌上。

    陈嵊疑惑道:“你在哪儿搞的这么多剑?”

    李扶摇看着桌上这些剑,神采奕奕,先让卖酒妇人把他的剑匣拿来,然后才开口说话。

    “十里、明月、高楼、草渐青。”

    “都是青天君的好东西。”

    陈嵊皱着眉头,“青天君有这么多剑?”

    卖酒妇人把剑匣带过来,李扶摇接过剑匣,打开之后,把一柄柄剑都放进去,然后才说道:“他有数千柄剑。”

    这无疑是一个极大的数字,让陈嵊都有些坐不住了。

    “早知道,让青槐这丫头给我偷出来一柄不就好了。”

    陈嵊脸上尽是一些懊恼之色。

    李扶摇有些无奈,“万尺前辈的御剑法门,会让我有很多伪本命剑,我想来想去,至多我也就炼化九柄,所以就带了这么些剑。”

    陈嵊啧啧赞道:“之前我便觉得你那柄剑十九是杀招,这以后多出这么些剑,再对敌,对方可要吃大亏了。”

    李扶摇仰头一笑,“要不我在青天城里把这些剑都炼化之后再出城。”

    陈嵊呸了一声,“你想得美,总会有人赶你出去的。”

    李扶摇嘿嘿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一笑,心情不错。

    卖酒妇人适时的拿出两坛酒。

    师徒二人相视一笑。

    得了,不醉不归。

    ……

    ……

    夜幕深沉,青天城再度不可私斗之后,城里的气氛便回归到之前那般,再没有半点压抑。

    街道上,有个小姑娘四处闲逛,在她身后,是一个身材修长的男人,腰间悬着剑。

    小姑娘脸上有一道恐怖伤痕。

    那个男人低着头,看不清容貌。

    小姑娘有个很罕见的姓氏。

    虽然有这个姓氏的人还不太少。

    但相对来说,也算是罕见了。

    身后的那个剑士其实姓氏更罕见。

    他姓秋。

    叫秋风满。

    小姑娘姓妖,叫妖黎。

    两个人站在寂静的街道上,也不说话,于是便更安静。

    秋风满轻声问道:“要是如此做,青天君不会发现?”

    妖黎淡漠道:“你们尚且知道拿出符箓来让青天君不能发现,我这个人在这里,还不比你的符箓好用?”

    秋风满听到这句话,沉默下去,不再开口。

    他现在已经是一条狗,本不该多说话。

    妖黎领着秋风满走过一条街道,在某处院子前站定。

    不必她说话,秋风满便已经走进院子。

    妖黎掌心出现一道灰雾,笼罩院子。

    片刻之后,灰雾里生出一道剑光,再片刻之后,秋风满便走了出来,他手里拿着一颗黄色妖丹,看样子,该是朝暮境的妖修。

    妖黎看也不看那颗妖丹,平静道:“饕鬄一族早已经灭族,但功法我有,你要想成为登楼,不是难事。”

    秋风满皱眉道:“沧海?”

    妖黎似乎听到了什么笑话,冷笑道:“邪门歪道还想成为沧海,白日做梦!当年饕鬄一族为何被灭族,还不是因为这个功法?”

    “你好好杀人,自然能走到登楼,到时候除了朝青秋,哪一个剑士你不能杀?”

    这句话的情绪里,有很多说不明的东西。

    秋风满忽然问道:“你为何这么恨剑士?”

    妖黎看着他,无声而笑,脸上的恐怖痕迹显得很诡异,她似乎是很认真的问道:“你们不该死吗?”

    秋风满看着她,很想说一个不该。

    但很快意识到自己的身份。

    于是他沉默不言。

    妖黎不说话,继续往前走去。

    今夜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

    族内的仇人,太多太杂。

    她没有说不管,要管,便只能从杀人开始。

    虽然这不是什么好事。

    ——

    夜色醉人,李扶摇和陈嵊双双醉倒在桌上,这一对师徒趴在桌上鼾声此起彼伏。

    卖酒妇人看着这一对师徒,苦笑不已。

    酒肆的门今天第二次被人推开。

    一身青衣的姑娘走进酒肆。

    卖酒妇人笑意渐生。

    那个姑娘走进酒肆,径直来到那个年轻人身后,看了看他微青的下巴,摸了摸了那些胡茬,从怀里掏出小刀,轻轻替他刮着胡茬。

    刮完之后满意的点了点头。

    最后低下头,在他脸颊上轻轻碰了一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