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最得意 > 第两百八十九章 有一剑至
    山道上,无数人目瞪口呆,这一场打斗并未用了多少时间,但那位提剑的年轻人之前在山道上卷起的无数风雪也足以让山道上这些人惊诧。

    北海江湖上小邑楼是第一剑派不假,可谁又想过这小邑楼竟然还能出这么一位剑客,光是出剑便能让风雪为之一顿。

    李扶摇现在收剑上山,让山道上那些人更想着上山去看热闹,一时间这山道上的许多人都加快了脚步。

    鱼凫拿着剑鞘,看着陈炳郡,想了想,轻声说道:“陈公子上山还是下山都可,公子是小邑楼的客卿,会替公子解决那些事情的。”

    她嘴里的说的那些事情自然便是之前说过的替陈炳郡上山练剑的事情。

    陈炳郡笑道:“既然李兄是有这般本事的人,我怎么都要上山看看。”

    鱼凫点点头,没有多言,抱着剑鞘一路小跑上山,竟然是已经全然不顾陈炳郡。

    ……

    ……

    小邑楼山门那边,叶舟和那个灰衣男人对峙,柳宁却是已经到了朝风尘闭关的那处静室前,门前早已经有一位持剑老人,正是长老莫阔。

    柳宁一皱眉,正要开口,却被莫阔呵斥道:“掌门正在闭关,岂容外人打扰?”

    柳宁沉声道:“莫师叔,小邑楼朝不保夕,此事事关重大,必须要掌门亲自出手。”

    莫阔冷着脸,平淡道:“掌门闭关是头等大事,莫说是小邑楼被毁,就连是山上弟子死伤殆尽,也不可打扰掌门。”

    柳宁惊怒道:“师叔是小邑楼的老人,为何如此?!”

    以柳宁的心思,自然便已经看出来了莫阔根本就不想救小邑楼,甚至有可能是想加害掌门,这让更名小邑楼之后,已经真心实意把自己当作小邑楼弟子的柳宁如何敢轻易离去。

    “师叔要断小邑楼的传承,不怕成为千古罪人?”

    说这句话的时候,柳宁咬着牙,自然有极大的愤怒,朝风尘传下剑经,让他们得以如愿以偿的走上那条修行大道,再加上这些日子的收徒,柳宁丝毫不怀疑,朝风尘要把小邑楼打造成另外一座剑山,只是

    唯一不太完美的一点则是朝风尘的境界太低。

    因此朝风尘才在闭关破境?

    这只是柳宁的想法,只不过他想着也不觉得有错。

    可现如今山门被破,是需要掌门出手把眼前的劫难应付过去的时候了,可偏偏现在门内又出了其他人,不想让朝风尘出面。

    北海剑冢更名小邑楼,这其中发生了一些有趣的事情,但也有很多人的心可能有些其他想法,莫阔便是其中一人,他不仅想,也在做。

    收买杀人刺杀李扶摇,然后想着朝风尘闭关的时候加害他。

    两者都做成了,北海剑冢便还是北海剑冢,绝不可能是什么小邑楼。

    有些人要让世间变得更好,但很显然,有的人不愿意,他们宁愿活在过去,在旧世界里待着,因为那样的日子比起新世界要舒适的多。

    人总是想要以自己最舒适的方式活着。

    电光火石之间,柳宁想不到那么多,只是片刻之间便拔剑相向,他没有走上那条修行大道之前便是北海江湖里成名的剑客,年轻弟子之中,只有叶舟能和他相提并论。

    莫阔虽然也走上了那条修行大道,但都是同时启程,他不相信莫阔要走的比他快。

    于是柳宁有自信将莫阔斩杀,当然需要更快一些,要不然等会儿那个灰衣男人便到了此处,很是麻烦。

    剑光在这静室前生出。

    一股剑气瞬间掠向莫阔。

    柳宁对这一剑极为有信心,觉得这一剑递出,即便是未能伤到莫阔,但怎么看都能让莫阔退去,然后他的后手第二剑便递出去,必能掌握主动。

    可实际上这一剑递出去之后,柳宁没能递出第二剑。

    因为他惊骇的发现一件事,这一剑递出去之后,莫阔身前还有两个老人提剑相迎。

    三个人三柄剑,自然不是柳宁一个人能够应对的。

    柳宁看着那三个人,痛心疾首的说道:“三位师叔这是忘恩负义!”

    三位师叔都是走上修行大道的人,就凭他柳宁一个人,万万是没有胜过这三位的道理。

    莫阔平淡摇头,有些怜惜的说道:“世间的恩义本来就不多,在我们来看,这些确实不算是恩义,北海剑冢是祖师留下来的基业,如何能够轻易就给了外人?”

    柳宁大声道:“这可是祖师自己的意思。”

    莫阔说道:“有些东西,祖师留下了,那便不是祖师的了。”

    比如北海剑冢,也比如那柄剑。

    柳宁惊怒交加,心想这和欺师灭祖有什么差别?

    只是现在的局势,他柳宁似乎也逆转不了。

    柳宁不收剑,一剑不成便另外再出一剑。

    他自从知道了剑客可以成为剑士之后,便将其当成毕生所愿,朝风尘给了他这个机会,他自然要感恩,他虽然有些自私自利,但绝不是忘恩负义的小人。

    ……

    ……

    山门那边,灰衣男人看了看叶舟,觉得这么个碍眼的年轻人偏偏有这么大的勇气,要是不杀还真是可惜了,于是便准备伸手去要了叶舟的性命。

    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他不知道现在山道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知道那个要一起上山杀人的老家伙已经死了,但他相信这么一个江湖宗门是不可能有人拦得下他的。

    这种自信源于自己的境界,以及自己所要面对的敌人。

    就在他袖管就要挥动之前,在众目睽睽之下,山门外一道剑气便至。

    带起风雪,席卷此地。

    一柄剑,带着满天风雪已经到了眼前。

    剑气凌厉,风雪更大,这一次他没有理由不知道了。

    灰衣男人一转头,皱了皱眉头,暗道不好,这山上还真有修士。

    看样子还是个青丝境的剑士?

    神情微怔,但还是很快驱使风雪拦下这一剑。

    那柄剑锋芒毕露,剑气四溢,一点点向前推,刺破风雪,不知道迎来多少惊呼声。

    叶舟不认识这柄剑,但知道不是掌门的那一柄,便知道了是谁。

    于是一直紧绷着的心神便放松了些。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