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真是个富二代 > 83、变化总有因果


        烘烤打印机纯粹是钱多多这个打荷建议出来的产品,喷头是个有点像木工铅笔的那种扁头,平着一层层的刷出形状,因为3d打印机大多都有冷却材料的部分,那块底板是散热金属板,可以帮助材料尽快凝固,这里直接端进烤箱,出成品。

        这里就有个很特别的地方,之前的打印机基本打出来是什么那就是什么,烘烤不同,打印出来的形状需要收缩点,因为一旦高温烘烤就会膨胀,所以打印出来的蝴蝶看着像蜻蜓,花朵像花骨朵,这个收缩幅度是钱多多他们吃了一个多星期各种烘焙材料,才掌握到的精准比例,而且还要跟烤箱配套。

        所以这病房里面不可能有烤箱,跟往常一样通电的打印机演示了在金属板上打出一个个图案,然后钱多多摸出自己的手机,上面录制了隔着烤箱拍摄的视频,刚刚伸过去,被一直站在床边的年轻人要求查看,袁媛眼圈都红了,秦峰却轻轻拉她下低头。

        只有钱多多装着什么都不懂,笑眯眯的热心解释“这是烤箱要达到的度数……”

        人家没表情的前后查看下相册,发现没什么多余的东西点头同意,钱多多拿过去俯身在秦伯伯眼前播放解释,其实旁边人还是能看见他的手机屏幕,但没注意到钱多多故意把音量放大,当时拍摄时候,周围尽是那帮科研人员哈哈哈的叫喊“终于成功了,终于恰好合适了……终于不用再吃这个东西,我们都要吐了……”

        然后俯身凑在秦伯伯嘴前的钱多多听见,气若游丝的声音“带上袁媛和机器,开上车走,一定照顾好她……”

        就这么一句,钱多多直起身的时候,秦伯伯看都不看他了,没有任何眼神交流。

        钱多多忽然感觉到,真的,从小父母灌输高高在上的秦伯伯,好像整个家族或者那一片乡亲们颇有点耀武扬威的来源,到老变成这样,人生何其悲哀,起码阿婆去世的时候,还笑着能给孙子说几句,这里连说话的自由都没了。

        不管孰是孰非,终究也是自己铸成的。

        钱多多能明白这句话,半小时后就更明白了。

        他跟秦峰几乎是拉着袁媛一起抬设备下楼离开的,电梯里那位并没跟着到停车位这边来,上车以后袁媛哇的就哭了“外公……”

        秦峰再次坐在后面打坐。

        钱多多开出来好远才靠边停车给爹妈打电话,田丽霞也惊疑不定“突然刚才所有公司财务被冻结了!各店也要求暂停营业……主要是这样搞账上都没钱。”但起码店里的人没有被查,毕竟,几家餐厅里面几百号员工查起来也太费力了,老爷子已经好些年都没关注过餐厅本身的事情,都是大女儿管经营,二儿媳负责连锁事业。

        她们高高在上的早就跟钱富贵两口子没什么感情交集。

        现在是公司那边和办事处全都被要求配合调查,交出所有通讯工具,集中住在酒店,各位亲属家里开始清查,所有亲属房产被清查,南天桥下的停车场也被查封……

        这些情况都是田丽霞给儿子说的,事情就有这么突然,突然暴风骤雨般的就在上午大概十点左右开始的,田丽霞隐约提了下,秦老爷子确实也有不少痛脚,她甚至还是部分见证者,幸好这几年她也没怎么跟老爷子见过面,不会有人关注她这么个非亲戚关系的餐厅大堂经理,各店的财务反倒是都被带走对账去了,要求大堂经理们主要是维护稳定听候处理。

        可以说秦峰因为一直待在研发公司,袁媛也是一早就过来,才算是亲属中的漏网之鱼,哪怕他们不会有什么刑事责任,但这种状况下肯定会被吓得够呛。

        再牛逼的人,遇上国家机器,那就是个渣渣,只有经历过国家机器的清理,才知道什么叫翻天覆地。

        钱多多没有说秦伯伯给自己那句话,无声的挂上电话把车开回平大清风。

        平京大学本来在明清两代就是著名的皇家园林,数百年来基本格局跟神韵都没变,近代史上再熏陶这么久,人文气息浓厚得很。

        可g55停在古木参天的树荫之下,本来是多么惬意的感觉,现在车厢里一片寂静。

        三个发小坐在那面面相觑。

        最先开口的竟然是秦峰“佛说因果,这几十年爷爷做得对错不是我们后辈能评说的,但都是因果,起码学到的文化知识越多,我也越能知晓我的父亲有很多事情做得不对,但我没资格说,所以研究哲学佛法之类是让我能够安宁的事情,如果可以,我先回去看看我的父母,只要不限制我的自由,我就去龙泉寺皈依,起码先做居士吧,为家人祈祷赎罪。”

        年纪更小的袁媛猛转头看自己表哥,她肯定意外这种选择。

        钱多多对寺庙其实也不算陌生,阿婆带着他只要经过寺庙都会去祈福拜拜,江州主城区就在家附近也有几座庙宇,看起来和尚过得也不错。

        现在看起来平京基本待不下去了,钱多多从来没有这方面的经验,感受就是古时候那些贪官污吏被查抄充公,然后株连九族,现在的社会总不会株连到这两个三代身上来吧,虽然听说他们的亲戚都在被查。

        所以去寺庙里求得心灵安静,对于秦峰,这可能还真是最好的选择。

        也许秦老爷子在最后一刻提到外孙女,却不管秦峰,多半就是这个原因,他知道秦峰的去处,也最后认可了过这个去处。

        钱多多把目光慢慢转向袁媛,眼里一直聚着泪花的少女。

        正如钱富贵说的,身为驻京办主任,却发展出来这么大的餐饮集团,瓜田李下都很难避嫌,不可能没因为他的职务得到好处,在其位的时候可能还能压住,一旦人走茶凉,光是红眼病都可能颠覆这种局面,更何况还真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问题呢。

        这个结局在选择大张旗鼓搞餐饮集团的时候,可能就注定了,如果闷声发大财还有那么点侥幸的可能性。

        但在少女眼中,那就是外公,那就是亲人,现在听闻父母都被监管起来,更是惶然乱了方寸,她也只有十七岁啊。

        钱多多莫名的又想到了孟桃夭,可能在某个时刻,她也遭遇了这样的事情,只是她可能年龄大点更聪明更有心思,但却……起码现在自己应该避免让袁媛突然落到那样的境地。

        钱富贵两口子也是因为秦家的餐厅才来平京,因为老爷子的协助才赚到钱,从道义上来也该这么做。

        这不违法,仅仅是从情感上对于那个同乡老人的报答“看视频的时候,老爷子只给我说了这句话,让我带着袁媛和设备离开平京,我想他的意思是起码靠着这批食品机械,我们也能开个新的餐厅,保证袁媛和峰哥以后的生活条件,这点我能做到,我答应了他就能做到,你们呢?还有什么意见?”

        袁媛完全茫然,摇头不知所措,又赶紧点头,也不知道表达什么。

        秦峰更有这个年纪应该的担当“好,媛媛有了去处,我更没有什么可担心的,把我送过去陪父母吧。”

        袁媛再吃惊的看眼这长大以来几乎没有任何好感的表兄。

        钱多多却比他多几分狡黠“你又不是通缉犯,连秦总他们现在都只是在公事公办的协助调查,凭什么莫名其妙的吃苦头……等等,我下车打个电话问朋友。”

        不得不说,这个时候,钱多多还是觉得只能找孟桃夭询问,一来她学法律,二来她很有可能是亲身经历过这种局面,也许有点残忍,但钱多多这时候只能问她,其他人……总不可能去问赵晓雅,或者赵阿姨吧,自己的父母就更没有这方面的能力,哪怕自己这次来平京,对他俩的思想境界有了挺吃惊的认识,但在这种专业事情上最好问专业的人。

        孟桃夭接电话的时候有点小心“喂?又干嘛?”

        声音真的好听。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