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网游小说 > 逆水行周 > 第九十三章 锅去箭来
    温暖如春的寝殿,卧榻上陈媗哼着童谣,哄女儿、儿子睡觉,宇文温坐在榻边,看着两个小家伙渐渐入睡,伸手将被子扯了扯,盖住手脚。

    和家人在一起的时光总是幸福而短暂,宇文温妻妾、儿女成群,作为丈夫和父亲的责任和义务也翻了许多倍,他只要有时间,就一定要履行自己的职责义务。

    今晚该陈媗“轮值”,但日子刚好不对,陈媗身体不适,宇文温倒没有因此“换人”,而是和陈媗一起陪着儿女玩耍,不知不觉就到了休息时间。

    陈媗陪着一对儿女睡下,宇文温却看着陈媗脱下的那件无袖羊毛衫出神。

    这件羊毛衫是用细毛羊的羊毛织成,质量很好,柔软、保暖,但宇文温的关注点不是羊毛衫而是羊毛,以及出产羊毛的细毛羊。

    拿起羊毛衫,宇文温轻轻摸索着,心中却有些惆怅。

    为了解决草原问题,宇文温绞尽脑汁想了很多办法,而他花费重金引进了细毛羊,试图以促进毛纺织业发展的方式,让草原变成朝廷的“正资产”。

    有了毛质好、产量高的毛用羊,又有了量大管够的碱用于脱脂,以及改进过的毛纺织工艺、机械,如此一来规划中的新式毛纺织业,才有可能蓬勃发展。

    宇文温觉得自己已经打好了基础,播下良种,又不断地浇水、施肥,就等着种子发芽,然后长成参天大树、开花结果。

    然而理想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他费心费力弄来的细毛羊,好不容易繁衍成群后开始四处推广,推广的效果却不尽如人意。

    最先推广养殖的陇右地区还好些,细毛羊的饲养规模越来越大,而在并、朔地区,虽然饲养规模也有了,但牧民们不是很想养这种羊,积极性不高。

    而在幽燕,细毛羊的推广不是很顺利,饲养规模没上来,当然,这也和推广时间短有关系。

    至于营州,那就更别提了,北洋贸易公司推销的货物大都卖得不错,独独推销的细毛羊受了冷落,无论胡汉牧民,都不怎么想养这种细毛羊。

    问题出在哪里?

    宇文温一开始百思不得其解,而现在,随着最新调查报告的送达,他大概明白了原因。

    调查报告给出的结论,概括起来很简单毛多肉少奶少的羊,牧民不愿意养。

    如此简单的结论,让宇文温想说什么却说不出来,他精心谋划的布局,好像刚开始就要以惨淡的方式结束了。

    毛多肉少奶少的羊,牧民不愿意养,很显然宇文温的构想和百姓的实际需求出现了明显偏差。

    他希望牧民养毛用羊,用出售羊毛所得换取日用品及粮食物资、改善生活,然而牧民们的需求更直接,那就是按着传统来,没必要多此一举。

    养羊,可以剪羊毛做成毛毡,于是有了毡帐,就有了一个移动的家。

    母羊产奶,而奶制品以及野菜才是普通牧民的日常饮食,他们是不可能每天杀羊吃肉的。

    羊死了或者有必要时再杀羊吃肉,把羊皮制成衣物即可。

    这就是养羊的“传统”做法,牧民们不需要多一个环节让“中间商赚差价”。

    所以,牧民们只需要肉用羊,不需要毛用羊,如果他们把自己养的羊都换成了细毛羊,杀又不能杀,这种羊光长毛,肉不多,奶也不多(相对而言),食物问题怎么解决?

    也不是没办法解决,官府可以额外提供粮食,让这些牧民“脱产”,专门养毛用羊(细毛羊)。

    但问题是牧羊必须要逐水草而居,不停的“转场”,官府要如何在不同的草场上找到这些牧民,然后输送粮食?

    亦或是牧民赶着羊群“转场”时,用车载着大量粮食慢慢走?

    要不就让牧民们“以大局为重”,为了给朝廷养毛用羊,不需要吃什么奶制品,每天挖野菜炖着吃就行了。

    宇文温想着想着,陷入了沉思。

    设想之中的毛纺织业大发展,如今看来需要适当的农业支撑,然而要对牧区和农耕区交界处的地区进行长期粮食支援,以当前的交通运输能力来说,这种负担很重,不是闹着玩的。

    新的问题出现了,宇文温有些郁闷,他依稀记得课本上所说英国的“圈地运动”、“羊吃人”,其背后蓬勃发展的毛纺织业,据说奠定了英国工业革命的基础。

    如今他依葫芦画瓢,效果却不好。

    或者说,非得逼出“羊吃人”,他的规划才可能成功?

    问题是英国为岛国,农民们被逼得活不下去,起义又被镇压,没处跑,只能老老实实接受剥削。

    如今这大草原可是没边的,周国若是敢弄出“羊吃人”,强迫牧民养毛多肉少奶少的细毛羊,那么牧民们大不了把帐篷一卷,带着全家老小往西、往北跑,投奔突厥,做可汗的马前卒。

    宇文温想着想着,有了主意来硬的不行,那就来软的。

    跑了,就没有铁锅,没有各类物美价廉的日用品,没有茶叶了哟!

    想到这里,宇文温心情好了不少,向边境各部落卖铁锅的做法,一直都有人诟病,这几年来不是没有大臣上书劝谏,但都被宇文温顶了回去。

    其实那些人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边境蕃族从周国这里买了铁锅回去,熔了打造铁制兵器、铠甲,然后入寇抢掠,此即所谓“锅去箭回”。

    但宇文温觉得这是庸人自扰,首先他卖的铁锅是生铁锅,若要熔了炼出熟铁不是不行,但那些小部落没这本事。

    至于突厥各部,人家本来就是柔然的炼铁奴出身,有炼铁、锻铁技术,不靠买铁锅一样能锻造出铁制兵器、铠甲。

    其次,周军有轰天雷,还装备了火炮,而周国边境的那些重要城池同样也已装备火炮,这种情况下要是还害怕敌人的铁箭头,那要有多怂?

    而现在,宇文温不打算退缩,毛纺织业必须发展,朝廷没有太多余粮去支撑牧民“脱产”养毛用羊,却有铁锅这种“刚需”刺激各部首领。

    对方买铁锅回去是煮东西还是熔了做兵器、铠甲,这都无所谓。

    宇文温不怕“锅去箭来”,他觉得如今要推广养细毛羊可以考虑以两种方式为主,一种是当地豪强雇佣人手去养细羊毛,那么这些人的伙食自然由豪强们负责,和朝廷没有一点关系。

    第二种方式,就是个游牧部落自己养细毛羊,然后靠出售羊毛换取所需物资,至于如何让部民们乐意养毛用羊,那是各部首领的事,和周国无关。

    朝廷不必直接要求牧民养什么羊,只需要做好“诱之以利”,自然会有人组织牧民养细毛羊。

    利是什么?铁锅、布帛等手工业制品,还有茶叶这个“快消品”。

    还有,不如实行羊毛兑换制度,想要铁锅和茶叶?用细毛羊的羊毛来换。

    想着想着,宇文温的思路愈发通畅,激动之下,起身转到书案边坐下,奋笔疾书,要将好点子记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肩上一暖,宇文温回头一看,却是陈媗为他披上一件衣服,免得他不知不觉中着凉。

    “不睡?都这么晚了。”宇文温拉着陈媗的手,让对方坐在自己身边。

    对于夫君的发问,陈媗摇摇头,她见着宇文温正在奋笔疾书,又没有让她回避的意思,于是提出当“秘书”,为宇文温磨墨。

    有事秘书干,没事干秘书,这种的**生活,宇文温乐此不彼。

    不过今晚陈媗身体不适,他就不强人所难,展开记事本,看看为自己磨墨的佳人,继续奋笔疾书。

    细毛羊他一定要推广养殖,铁锅也是一定要卖的,如果真有哪个部落敢“锅去箭回”

    先接受火炮那热情而友好的问候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