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归一 > 第二百八十七章 心猿意马
    听吴中元这般说,姜南缓缓点头,吴中元曾经跟她说过自己的情况,而且此前她也曾经向吴中元建议可以埋下灵石,令王欣然寻到并通过小巫师留下的阵法前来寻他,老瞎子的建议与她的建议异曲同工,应该是可行的,但她有别的顾虑,“倘若吴巭不将你传回五千年后,而是将你传去别的年代,那又如何应对?”

    吴中元说道,“王先生也想到了这一点,他与熊族有些渊源,对熊族法术很是了解,只要我能晋身大洞,习得瞬息千里,就可以感应并影响吴巭所发灵气,届时虽然不能完全抵御他的瞬息千里,却可以确保自己回到五千年后。”

    “那灵石又自何处取得?”姜南又问。

    吴中元答道,“灵石出自弱水龙泽,熊族巫师的法杖也存放在那里,吸纳积蓄天地灵气,战时取出可补充灵气耗损,就如通灵神兵一般。”

    “当早些寻到日后能够辨别寻找之处埋下灵石,以防万一。”姜南说道。

    吴中元摇了摇头,“不急于一时,眼下我只有洞玄修为,距大洞还有两阶,在晋身大洞习得瞬息千里之前,是无法影响吴巭施法的,这时就算埋下灵石,他也不见得会将我传到之后的某个年代,与其调头赶去弱水龙泽,倒不如四方游走,即便吴熬等人唤醒了吴巭,不知道我身在何处,他们也奈何我不得。”

    吴中元说到此处略作停顿,转而又道,“还有,据王先生推断,吴熬即便唤醒了吴巭,也不会立刻命他将我送走,吴熬会选择对他最有利的时机动手,眼下明显不是时候。”

    姜南歪头看向吴中元,眼神之中带着询问。

    吴中元解释道,“而今三族与我已经达成了共识,短时间内不会爆发剧烈冲突,此时将我送走,对吴熬并没有好处,当吴熬感觉我离开对他最有利的时候,他才会命吴巭动手。当吴熬感觉我对他产生了严重威胁的时候,他也会下令。”

    吴中元言罢,姜南略感心安,但她仍有顾虑,“寄希望于他人,总不得安心,吴巭不除,总是后患。”

    “不要对他下手。”吴中元正色说道。

    姜南皱眉看他。

    吴中元叹了口气,“他抛弃亲友族人,自封沉睡,只为有朝一日能够等到我并送我回来,如此忠义之人,岂能害他?”

    姜南既钦佩吴中元的仁厚,又担心他会反受其害,“吴巭的确忠义,但他听命于吴熬。”

    吴中元没有再接姜南话头儿,而是将白日里老二换来的葡萄端到了姜南面前,“尝尝。”

    姜南正在忧心,摆手未接。

    吴中元再递,姜南这才接了,这时候中土是没有葡萄的,姜南也是头一次吃到这种水果,吴中元善意的提醒她吃葡萄需要吐皮吐籽儿。

    姜南吃了几枚,可能是觉得好吃,便取下一枚大粒的递给吴中元。

    吴中元微笑摇头,摆手未接。

    姜南再递。

    眼见却之不恭,吴中元便准备伸手去接,但不等他伸手,姜南就将那粒葡萄塞到了他的嘴里,与此同时瞅了他一眼。

    实际上姜南和王欣然有相似之处,都属于强硬的鹰派人物,但姜南比王欣然更加强硬,更具攻击性,始终处于准备投入作战的警惕状态,而王欣然多数时候都比较松散悠闲。

    房间里只有一张床,吃过葡萄,姜南先上了床,坦然的脱下了外衣握剑躺倒,躺下之后又往里挪了挪。

    吴中元也有些累了,见姜南给他留了位置,也没有忸怩避嫌,人家一个大姑娘都如此坦然,他一个老爷们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说是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其实还是不好意思,连要不要吹灯都犹豫半天,最终还是吹了,然后才上了床。

    躺下之后,吴中元就开始后悔了,他低估了姜南的吸引力,也高估了自己的定力,毕竟是气血方刚的小伙子,不比见多识广的老头子,“孤陋寡闻”的直接后果就是很容易受到刺激,不用别的,单是姜南身上的少女气息就令他心如撞鹿,如果不是刻意控制呼吸,呼吸早就变的急促了。

    练气之人都有夜视之能,他此时最担心的就是正在平躺的姜南会突然转身,因为只要姜南转身,立刻就会发现他满脸通红,而他之所以知道自己满脸通红,是因为他感觉脸上发烫,不用照镜子也知道自己脸红的厉害。

    怕什么来什么,姜南转身了,是往外转的。

    单是转身已经令吴中元不好意思了,眼角余光一瞥,又发现姜南正在盯着他看,更加不好意思了。

    感觉不好意思,便试图掩盖,本想装出一副正在沉思的表情,却想到自己此时脸红的厉害,即便装了,也肯定装不像。

    本来就很紧张了,姜南转身之后,是对着他呼吸的,少女特有的清新口气就如同扔向汽油的火把,令得汽油瞬间爆燃。

    这时候如果爬起逃走,那就太丢人了,情急之下急忙转移注意力,但慌乱之间也不知道该往什么地方转移,急寻之后,找到个转移的事项,这时候是没有牙刷的,姜南怎么没口气?

    姜南要是知道他此时心里在想什么,估计会一脚把他踹下去,但姜南不知道,所以仍在盯着他看。

    这个问题并没有长时间的转移吴中元的注意力,只因他很快就想到了答案,此时虽然没有牙刷,但贵族阶层都有咀嚼白*的习惯,白*是麻类植物所结的一种果实,富含纤维,略带甜味儿,采摘晾晒之后方便储存,有点像现代的口香糖,其中富含的植物纤维有清洁牙齿的功效。

    第一把火就这么熬过去了。

    但紧接着又来一把,赶紧再想办法转移注意力,这次想的是姜南刚吃过葡萄,嘴里会不会有葡萄味儿?但很快他就发现这次的问题选错了,因为脑海里随之浮现的就是若是亲过去,会是怎样一种旖旎的感觉。

    一慌,忘记控制呼吸了,不加控制,呼吸立刻变的粗重而急促。

    就在此时,第三把火又扔过来了,吴中元开始不由自主的哆嗦,也可能是发抖。

    便是瞎子,也能发现他的异常,姜南低声问道,“怎么了?”

    “嗯?”吴中元先是一愣,待得回过神来,干咳了两声,“你别盯着我看,我很紧张。”

    说完这句话,吴中元心里轻松不少,有些时候遮掩和修饰并不是最佳的处理方法,最正确的作法永远是实话实说。

    “我也有些心慌。”姜南轻声说道。

    吴中元不曾接话,只在心里暗暗叫苦,姜南虽是牛族二贵人,却并不似后世公主那般娇生惯养嗲声嗲气,而是英姿飒爽,骁勇善战,这样的女人一旦柔声说话,带来的诱惑比其他女人要强烈数倍,男人的征服欲和保护欲都是与生俱来的,这可是桀骜的雌豹,不是温顺的母羊,具有攻击性的女人更容易激起男人的征服欲望,不止是占有,更是荣耀。

    “你别高估我的定力,我不一定忍得住。”吴中元最终还是选择了实话实说,说完,又感觉自己说的对,就该实话实说。

    “怪我作甚?我又不曾引诱你。”姜南的语气很是轻柔。

    “你马上把头转过去。”吴中元说道。

    姜南笑,露白齿,藏得意。

    女人和男人不一样,男人早熟品种,女人是晚熟品种,未婚少女不会有很强烈的想法,她们更在乎的是被自己喜欢的男人所喜欢的感觉。

    什么样的东西最有诱惑力?答案是神秘的东西,好奇心每个人都有,大部分人都喜欢寻幽探奇,越是自己不了解的东西越是好奇,越想要探寻。

    想要抵御诱惑,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充分了解,消除未知神秘。

    可能只过去了几秒钟,但吴中元脑海里却想了很多,最先想到的是心里还放不下王欣然,而今又喜欢上了姜南,这是不是有点不够专一?

    不过这个问题他并没有过分纠结,瞬间就有了答案,去他妈的吧,喜欢就是喜欢,管别人怎么评价,不专一就不专一吧。

    随后的问题浪费的时间比较长,他在想怎么消除神秘感,自脑海里想象了一下,不敢亲,肯定会炸,会失控,摸两把?应该没事儿,试试?试试!

    摸哪儿?喜欢哪儿就摸哪儿,那喜欢哪儿?

    就在吴中元心猿意马,胡思乱想之际,姜南主动探臂搂住了他。

    见姜南主动投怀送抱,吴中元既惊又喜,必须给予回应,不然姜南会不好意思。

    但令他没想到的是姜南并没有进一步的举动,而是抱着他闭上了眼睛,“别乱想了,睡吧。”

    听得姜南言语,吴中元暗自皱眉,美人在怀,怕是只有太监才能睡得着。

    偷看姜南的表情,恬淡而平静,看得出来她很喜欢目前的这种状态,并不是刻意克制的结果,她是真想抱着他睡,也只想抱着他睡。

    吴中元开始后悔了,不止他会害羞,姜南也会害羞,主动抱着他已经是姜南的极限了,就算有什么想法,也不好意思再主动了。

    可能是抱着的姿势不很舒服,姜南动了动,抬起右腿,压着他的腿,可能是抬腿的时候察觉或碰触到了什么,姜南脸上浮现出了些许笑意。

    “这个,你……”

    “别说话,睡吧。”姜南低声说道。

    “我睡不着。”吴中元说道。

    “你是个正人君子,你要保持下去。”姜南说道。

    “我不当了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