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1950香江大亨 > 第一百零七章 盘尼西林
    正如石建辉所言,没有了郑朋孝这个神队友,苏敬贤虽然还可以用传媒的力量将郑记织造厂踩到谷底,但那个时候就需要他亲自下场,还会伤到中港日报这份辛苦打下来的基业。

    其实也很简单,无非是捧杀而已,在禁运的大环境下,发动传媒将郑记织造厂捧到欧美的对立面,同时引导舆论,塑造出其高大伟岸的光辉形象,这足够令根基扎在英租界地的郑记举步维艰。

    不过那样做太过敏感,郑朋孝的出现反倒让苏敬贤找到更好的处理方式,因此直接推倒之前的计划。

    此时,被苏敬贤当成‘贵人’来看待的郑朋孝,正在码头清点货物,同时指挥着工人们将压缩装填的一袋袋籽棉原料装车,运往新租赁的仓库。

    举手投足之间,郑朋孝意气风发。

    所有的籽棉原料,全都已经通过美国海关的检查,这批原料一大早运到香港后,先上报香港海关,然后进行估值核算,直到现在才进入监管环节。

    香港每天进出口的货物数以万吨计,要监管的货物当然不可能全都存放在海关处细细审查,所以在监管期间,海关准许商人将货物先运送到自家货仓保管,但在监管期内却不能使用或出售这些货物,必须等监管环节过后,拿到放行证方可。

    进口——报关——估值——监管——放行,环环相扣,完全照搬英国的一整套海关体系。

    “长官,抽支烟。”将一整盒进口香烟,塞进身边的印度裔海关工作人员口袋,郑朋孝用英文询问道,“这批籽棉是美国的进口货,肯定没问题,不知道要多久才能拿到放行证?”

    摸了摸口袋里的香烟,海关印度鬼佬脸上露出一口白牙:“郑老板,你放心。海关对欧洲进口的物资一向都放宽监管,最多三天时间,放行证一定会送到你的货仓。”

    一句郑老板,叫的郑朋孝心花怒放,连带着鬼佬那张黢黑的大脸,在他眼中都变得好看顺眼起来。

    码头上,卡车发动的隆隆声不绝于耳,五辆货运卡车穿梭在码头和租赁货仓之间,将一批批籽棉原料运走。

    郑家的货运卡车和香港大部分华商选用的品牌一般无二,是1945年生产自捷克的斯柯达卡车,马力充足,载重量足有七吨。

    三百多吨籽棉原料,五辆卡车来回不过十余趟,已经全部搬运一空。

    不过,没有人注意到,最后一辆卡车在开往货仓的途中,却突然拐进一条岔道,紧接着道旁一辆福特T型皮卡迅速靠近斯柯达卡车。

    两个精壮大汉跳下皮卡,冲货运卡车的司机点一点头,快步进入卡车后车厢,将两袋籽棉原料扔出车外。

    随后,这两名大汉又返回皮卡,从皮卡车厢中扛出两个一模一样的麻布袋,扔进卡车的后车厢中。

    做完这一切之后,斯柯达司机重新发动卡车,原路返回,继续往郑记织造厂新租赁的货仓驶去,而两名大汉则将地上的籽棉原料搬回皮卡,顺反方向离开。

    ……

    三个小时后,笑容满面的郑朋孝和父亲郑云宏相继走进租赁仓库,郑朋孝拍打着堆砌整齐的一摞摞籽棉原料,眼中是掩不住的得意之色。

    如果不是自己,这次郑记就要赔付上百万的违约金,从此一蹶不振。

    “父亲,爷叔现在虽然不在家,不过我觉得自己可以暂时接手他的工作,也算是替你分忧。”郑朋孝一边带着郑云宏私下参观,一边说道。

    现在整个郑家,没有人敢在郑云宏面前提及郑云图已经被烧死一事,只能称其不在家,同时增派人手四处搜寻郑云图的下落,聊以慰籍。

    郑云宏的气色较之昨天稍好几分,随手撕开面前的一个麻布袋,抽出几缕籽棉放在手中捻了捻,满意的点点头。

    从质量上来看,这批籽棉算是上乘,价格方面也出奇的低,如果能稳定合作,以后郑记不愁原料。

    带着赞许的目光看了郑朋孝一眼,郑云宏给出回应:“你年龄也不小了,想接管家里的生意无可厚非,你爷叔之前负责各个工厂的织造过程,明天开始你也学着经手。不过初期我建议你最好先和工厂的老员工多学点基础性的东西,想要管理好一间工厂,只靠嘴巴说是不行的,至少要明白工厂的运作方式。”

    郑朋孝激动的握了握拳头,重重点头:“父亲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郑云宏摸着四周的麻布袋,往前走去,嘴里说道:“既然要负责工厂的生意,以后中港报馆就不用去了,过两天我请苏家全家人来家里做客,顺便提一提股份转让的问题,只要把股份攥着手里,报馆发展的事交给苏敬贤去做就可以了。”

    郑朋孝答应一声,眼中略显遗憾。

    实际上他倒是挺喜欢待在中港日报的写字楼内,毕竟悠闲自得,什么事都不用操心,不受约束。

    不过郑朋孝也知道自己家的产业远胜中港日报,他就算再蠢,也能分得清轻重。

    “这里面装的是什么?”就在郑朋孝畅想将来继承家产后的美好生活时,摸着一摞摞麻袋往前走的郑云宏却突然停下脚步,疑惑开口。

    郑朋孝循声望去,父亲郑云宏的目光正放在一个平平无奇的麻布袋上,用手揉捏着布袋。

    “当然是棉花喽!难道还会是黄金吗?”郑朋孝笑着出声,同时也将手放在麻袋上,随后脸上的笑容为之一顿,面露奇色,“怎么是硬的?难道真的有黄金?”

    没有理会郑朋孝的胡言乱语,郑云宏眉头紧锁,一股莫名阴霾笼罩上心头。

    用力撕开麻袋的封口,郑云宏将麻袋掀翻在地,赫然露出里面一个个装订严密的小木箱。

    “父亲,这里面也是硬的。”郑朋孝的手摸到旁边的另一个麻袋,惊诧开口。

    郑云宏心中的不安感愈发强烈,看了看四周没有趁手的器械,索性抱起一个小木箱往地上摔去。

    咔嚓!

    木箱碎裂开来,里面装着的玻璃瓶四下散落,发出阵阵清脆声响。

    郑云宏弯腰捡起地上的一个玻璃瓶,见上面写着英文字母,急忙开口询问身边的郑朋孝:“这上面写的是洋文是什么意思?”

    “Penicillin!”郑朋孝还在为自己的英文水平沾沾自喜,“翻译过来就是盘尼西林,一种药品,香港大药房里就有卖的,没什么出奇。”

    听到盘尼西林四个字,郑云宏整个人如遭雷击,伸手扶住旁边的麻袋垛,身体慢慢下滑跌坐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