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军少鲜妻火辣辣 > 第一百三十六章 毁容的神秘女子
    3

    楚依柔一愣,转头看向这个女子,后退两步,“你是谁?”..

    这个女子像是幽灵一样,脚步特别轻,楚依柔都没有发现。

    “我是阮飞飞,阮家二房的庶女,在阮家是一个屈辱的存在,活得还不如一个下人。”阮飞飞自我介绍,“我母亲是他们害死的,我想给母亲报仇!”

    一听这话,楚依柔一愣,没想到阮家还有这样的隐秘啊。

    不过想到阮林美和阮老夫人的行事作风,手上一定沾了很多人的血。

    “可是你对我这个外人,而且还是见第一面的人说这话,你就不害怕我出去跟阮老夫人说吗?”楚依柔诧异问道,眼神探究,分辨这个女子说得是真是假。

    “呵呵,你不会。”瘦弱女子阮飞飞摇了摇头,“因为你知道你母亲的死,跟阮家有关系,同时,我也打听了你的一些消息,虽然只是和你第一次见面,但我相信自己的判断,你和阮林美并不是一条心,更何况······更何况······”

    说到关键的地方,阮飞飞居然停住了。

    楚依柔反问道,“更何况什么?你是在吊我的胃口吗?”

    “呵呵,算是吧。”阮飞飞也坦然,“既然你感兴趣,那我就直说了。时间紧急,没有时间耽搁了。虽然我不知道你母亲去世的细节,但我知道阮家有个供奉吴大师,他擅长风水法术,他曾经参与进去,造成你母亲死亡。”

    这一点,阮飞飞倒是没有说错,楚依柔已经查到了。

    楚依柔听了,笑了笑,“虽然你说得是真的,但我之前已经查到了,所以你对我说得这些并没有太大的价值。”

    阮飞飞听到楚依柔的话,并没有惊讶,“呵呵,这我也猜到了,我这里有最新的消息,或许你感兴趣,我们合作吧。”

    “合作?”楚依柔一愣,“我为什么要和你合作?我凭什么相信你?同时,你有什么资本,让我觉得你有能力跟我合作?”

    阮飞飞笑笑,并没有生气,抬起头,拨开眼前厚重的刘海,然后露额头上的巨大疤痕,像是烧伤,“我和你一样,母亲都被阮家害死了。那场火,要了我母亲的命,我命大没死,苟活于人间,一定要为母亲报仇。”

    “我母亲的确跟阮家有莫大关系,这一点我早晚会查清楚,而且我有足够的能力报仇。”楚依柔冷声说道,“可是你······如果没有值得我相信的线索,没资格跟我合作。”

    阮飞飞并不生气,反而高兴,楚依柔这么硬气,证明有能力啊。

    她提供的线索一定有用,那么楚依柔必然会跟她合作,那么她报仇雪恨的机会来了。

    “吴大师明天一早就会启程去边疆······确切得说,是去你之前当兵生活过的地方。”阮飞飞严肃说道,“而且我还听到,她们想对你的朋友下手,然后你必然会回到边疆,她们在边疆要了你命,那么就不会影响我那表面良善的姑妈阮林美的慈祥继母形象。”

    楚依柔大惊。

    阮林美对付她,甚至找了术法大师,楚依柔都不怕,可是如果利用她的朋友,威胁她,楚依柔必然投鼠忌器。

    “对了,再附送你一个情报,以免咱们合作还没开始呢,你就挂掉了。”阮飞飞似笑非笑说道,然后看向楚依柔的小包包,“阮家的老妖婆给你的镯子不要戴,也不要放在房间里,还是扔了吧。因为镯子中间有一个小孔,里面装了毒药,会让人虚弱,丧命。”

    说到这,阮飞飞心痛。

    当年,她的母亲带着她找到阮家,这阮老夫人也是送给母亲一对镯子。

    等到她收拾母亲遗物的时候,才发现里面有小孔。

    再想想母亲原来身体越来越虚弱,阮飞飞把镯子拿出去检查,才知道这里面曾经装了毒药。

    如果不是因为这个毒药有毒,让母亲的身体虚弱,母亲应该能够跑出火海的。

    “呵呵,你很好,有资格跟我合作。”楚依柔笑笑,“谢谢你提供给我的情报,既然是合作,我就不能只得到你的好处,不给你做什么。你说吧,你想我帮你什么?”

    阮飞飞笑笑,“我能力有限,并不足以撼动整个阮家,但我相信你有这个能力。你对付阮家,就相当于给我好处了。”

    楚依柔听了,莞尔一笑。

    “那我还是沾了你便宜,不过我答应你,阮家倒了,我重新给你换个身份,让你重新开始,怎么样?”楚依柔问道,倒要听听阮飞飞怎么回答?

    阮飞飞一愣,眼睛里露出惊喜,点了点头,“好!那我等着,我会收集更多的情报送给你。”

    “一言为定。”楚依柔点了点头,伸出手,跟阮飞飞握手。

    阮飞飞刚要伸手,然后听到外面的脚步声,立即低下头,拿起边上的扫把,开始打扫卫生。

    阮玲玲在外面等了好一会儿,见楚依柔没有出来,担心楚依柔在里面出事,所以赶紧冲了进来。

    没想到一进来,居然看到楚依柔正在镜子边洗手,那个丑八怪在打扫卫生。

    “丑八怪,这都什么时候了,居然还没打扫完卫生,今天的晚饭就不用吃了。”阮玲玲呵斥说道,然后再看向楚依柔的之时,立即又换上一副讨好的笑容,“依柔表妹,这里面毕竟是卫生间,既然你已经洗好手了,咱们赶紧出去吧。”

    像是非常嫌弃这里的空气一样,阮玲玲拿着帕子在鼻子前挥了挥。

    楚依柔笑笑,跟着阮玲玲走出去了。

    临走之前,楚依柔转身看了看,正在扫地的阮飞飞,点了点头。

    阮飞飞目露希望,她现在把希望放在了楚依柔的身上,希望楚依柔可以成功。

    她就可以报仇了,她就可以解脱了。

    离开这个牢笼,离开这个丑恶的地方。

    楚依柔刚出来,在岔道口,迎头就碰到楚依莲。

    “大姐,妈和外婆叫我们呢。”楚依莲笑道,“听慧慧姐说,今天外婆让人准备了很多好东西,咱们赶紧过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