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鬼差直播升职记 > 第777章 回光返照(为盟主战兔战兔加更)
    再三保证不会透露苏言消息后,沧媚便带着苏言来后厨了,后厨并不是传统意义的后厨,而是一处院落,还没到门口,就传来一股血腥味以及诸多妖兽的嘶吼声。

    这是一处屠宰场,就是解剖杀死,然后送到各个大厨手里,变成美食的,也有一些食材是一些大佬自带的,在这里杀死然后给做好端上来就就行。

    灵食斋的一些配菜秘方和汤料是最香的,这也是他们能享誉九州的不二手段,听说一些其他州的人也会大老远赶来尝尝的,甚至还有传言,当年神皇雷吉之所以收了沧媚做弟子,就是为了能更好更方便的在这里享受美食。

    有时候研究出了新菜肴,沧媚也会带着孝敬他的,当然,真假就不知道了。

    院落进去,诸多人穿着鲨皮做的衣衫,满身血污正在干活,一个看似是管事的人连忙跑过来。

    “小姐,这等肮脏之地您怎么来了?”来人胖嘟嘟的,估计没少偷吃,一脸谄媚的笑问道。

    “李师傅,给你介绍一个人,这是我、我表哥,准备在这里练习几天刀工,不许欺负他,我会每天来看他的,有什么星空兽,他想杀就杀,不想杀你们去干,明白吗?”沧媚趾高气扬道。

    胖子一看苏言俊朗的样子,顿时连连点头,这是来体验基层生活的还是来监督他们的:“晓得了晓得了,小姐放心就是,在这里公子随意,想干活就干活,想睡觉就睡觉,绝对的自由。”

    “多谢李师傅了,”苏言一行礼,他没想到沧媚会给他这么安排啊。

    “哎,公子客气了,叫我什么李师傅啊,看见你我就像看见了自己的亲人一般,你跟我娘一样,亲切叫我就行,听这舒坦,不过我妈在家从来不叫我大名,在外也一样。”

    “哦,好,那你小名叫什么?我方便叫。”

    “大明啊!”

    苏言一愣。

    “那你的大名叫什么?

    “小明啊。”

    “那我应该叫你什么?”

    “你叫我的小名大明啊。”

    苏言满头黑线,好一会才算是理清了思绪。

    “小明师傅好,接下来多多照顾了。”

    …………

    一晃五天的时间悄然而过,这个管事的对苏言很殷切,基本什么活都不让苏言干,还好吃好喝的伺候着,苏言也没机会杀什么东西,这几天没什么好的古神兽,基本都是一些鸡鸭鱼肉的,也没怎么动手。

    而且沧媚还真是一天来一次,甚至还三四次的有一天,这让这位小明师父更不敢得罪了。

    苏言在拜托这位小明师父找到的一些关于古神的书籍后,看的津津有味,也大概有所了解眼前的局势后,沧媚来了,一来就一脸愁容,看起来很不高兴。

    小明立马送上点心,然后离开,连着让那些人剁骨头的声音都小一些。

    苏言放下书,他还真想找沧媚,询问一下最近外面的情况呢,人家就来了。

    “怎么了?”苏言疑惑道。

    沧媚则是长长的吐了一口气,耷拉着脑袋,显得无精打采。

    “田虎爷爷死了,他是我家的一位大厨,当时灵食斋能够起来,全靠他一手扶持着我娘,而且也是看着我长大的,早在半年前他就病了,我娘请了好些人,买了好些药,以为他能挺过来的,最后雷吉爷爷说,他的寿元就到这里了。

    我昨晚陪了他一夜,是今天早上走了,那个时候他已经气息微弱了,然后突然睁开眼,气息也好了,还喝了一碗粥,当时我好高兴啊,以为他就要好了,他还和我说了好些话,让我保重身体,给家里人交代了后事后就死了。

    那个时候我才明白,他那是回光返照,苏言哥哥,人为什么要回光返照,就不能真正好起来吗?”

    沧媚说道最后,眼睛发红,眼泪噗噗的往下掉。

    苏言叹了一口气,看得出来她是真的伤心。

    “我们每个人都会走这一步的,只不过是时间长短的问题,你要问回光返照啊,我给你讲个故事吧。”苏言道。

    沧媚点点头,看向苏言。

    苏言一指自己的心、肝、脾等等诸多地方:“这些都是组成我们身体重要的器官,是它们在保证我们每日的生活,它们,也是有生命的,就像这芸芸众生,组成了这片浩大的世界一般。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我们的脑子就已经像整个身体发起了问话。

    大脑:各单位报告目前情况。

    心脏道:我的机能丧失九成,已无力再坚持。

    肝:我和心脏一样,也到了极限。

    脾:我快枯竭了,即将沉睡。。

    肾:抱歉了各位。

    胃口:消化不了,无法提供能量。

    大脑:外界援助已无法扭转局势,肾上腺素储备还有多少?

    肾上腺:肾上腺素储备仅余5%,且无法再制造。

    大脑:所有肾上腺素分配给神经系统及声带肌肉,准备给外界传达最后信息,其余单位做好停机准备,本指令不再重复。

    ……

    大脑:感谢各位数十年的精诚协作,再会……”

    听完苏言的话后,沧媚沉默下来,摸摸自己身体的各个器官。

    “所以,我们每个人都要好好活着,它们都很辛苦的在为我们做着准备,除非是到了极限。”苏言继续道。

    沧媚点点头:“我知道了苏言大哥,我会好好的活着,这两天我就先不来了,我想看着田爷爷安葬。”

    “嗯,去吧,它们只是累了,想要休息了,我们的这些器官可还生机勃发的活着呢。”

    …………

    送走了沧媚,苏言心情突然不好起来,因为说的自己突然有些伤感起来,生来不易,都要好好活着啊。

    只是到了下午,灵食斋外面来了一个人,让的所有人都齐齐让开,灵食斋的掌柜,同样是沧媚的娘亲淑贞亲自接待。

    淑贞看上去四十余岁的样子,风韵犹存,岁月在她身上似乎看不到任何痕迹,自从沧媚的爹死后,她一直是一个人经手着这座酒楼的,保养的也是非常好。

    “见过血蛮大人,您今天怎么有空过来了?”淑贞看着四大杀神血蛮以及身后十位殿使,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