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满级账号在异界 > 第一百八十八章 玄色面具-结
    第二天的晚上,夏悠三人乘上了去紫琅市的高铁。

    高铁上,夏悠看着卓爱,女孩昨晚闯入他的房间,将面具戴在头上大喊着我是堕天什么的,闹腾了好一阵子。

    在今天的早上的时候,夏悠才按住女孩,将她脸上的面具扒了下来。

    卓爱没有理会夏悠视线,她摸着自己的屁股。

    “屁股怎么了?”

    “那个家伙说,戴上了面具之后屁股会疼。”卓爱皱着眉头,“可我的屁股没有疼啊!”

    “估计是他在哪里撞的吧。”为了以防万一,夏悠还是揉了揉女孩的屁股,给她施展了一个治愈术。

    “舒服。”卓爱发出满足的叹息,她身上的一些小问题被治愈术解决。

    “爸爸,我也要!”优娜拉住了夏悠的手掌。

    夏悠于是又给优娜施展了一个治愈术。

    嘟起嘴,优娜小声嘀咕着:“我要的不是这个。”

    夏悠知道女孩的意思,他没有理会,而是继续打量着卓爱。

    “要是成为我的仆人的话,摸也可以哦!”卓爱说道。

    “不应该是使魔吗?”

    “使魔你当吗?”

    看着面前的女孩,夏悠感觉有些怪异,但又说不清楚是哪里怪异。

    “话说你昨天带面具的时候,感觉和中二爱没有什么两样。”

    “什么没有两样,一个是伟大的黄昏之主,暗夜之主,创世的伊莎利亚大人,一个是什么鬼堕天圣喵,能一样吗?”

    “不都是中二病吗?”

    “中二病也是有区别的!”

    夏悠明白了怪异在哪里了,在说着自己名号的时候,卓爱的表情平静,要是在平时的话,她的语气应该更加激昂,而且也不会承认自己是中二病。

    “你现在是大小姐爱?”看着女孩,夏悠的确见到了大小姐模式的影子,但又有些不同。

    “我现在是贤者爱。”卓爱往靠背上一靠,闭上了眼睛。

    见到女孩这样,夏悠也不好再问,他跟着闭目眼神。

    优娜看了眼卓爱,从自己的小书包里拿出薯片,咔嚓咔嚓地吃着。

    过了一会儿,卓爱睁开眼睛,看了下夏悠,将视线移向了窗外。

    窗外的灯光,在快速开动的高铁下,连成一条长长的光带,黑暗寂静,高铁似乎不是开在轨道上,而是开在一片光带里。

    她想起昨晚,带过面具的男人所说的话。

    “带上面具之后,怎么说呢?就像回到了小时候一样,当时我母亲刚去世,我爸整天借酒消愁,家里的家务,都是我在处理,还要照顾我爸爸,爸爸总说我懂事来着。”

    “其实一开始我也不想这么做,是有契机的,我爸喝醉之后说我像我妈,然后我像妈妈一样做着家务,连朋友叫我去玩也不去了。”

    “带上那个面具,就好像回到了那之前,我爸没有和我说我像我妈那句话一样。”

    “就想实现愿望一样,变成小学生的样子,还给自己找了一个父母。”

    “不过也有些不一样,就是我爸不说那句话,我其实也会照顾他,也会变成我妈的样子,我爸那个家伙软弱得很,没有我的话,完全不行。”

    “不管家里的情况和朋友玩,不顾父亲的情绪而撒娇什么,只是一个想法,无法做这两件事也只是小小的遗憾而已。”

    “那个面具,大概就是想要满足这份小小的遗憾吧。”

    小小遗憾吗?

    对面驶来的另一辆高铁,将窗前的光带隔断,对面高铁里的灯光,又拉起一条新的光带。

    几秒后,光带远去,点点星光出现。

    那不是星光,而是零散的灯光。

    高铁已经出了市区,到了野外。

    到站之后,卓爱将已经睡着的夏悠叫醒,夏悠昨晚一夜没睡,就看着她闹腾了。

    伸了个懒腰,夏悠带着两人出了站台,找了一家宾馆住下。

    第二天早晨,夏悠看向卓爱:“你是回去,还是和我们去应天?”

    女孩是和父亲闹了矛盾出来的,夏悠估计她现在不想回去。

    然而女孩的回答出乎他的意料。

    “我回家去,这段时间也够我爸那家伙收受一下教训的了。”

    “真没事?”夏悠看着卓爱,女孩现在还是大小姐模式。

    “小悠真是爱担心啊,那就和我结婚怎么样?”

    风乍起,吹动了卓爱的长发,女孩将发丝撩到脑后,笑看着夏悠。

    夏悠一瞬间居然有点心动。

    赶紧将优娜抱在怀里抢救了一下,夏悠没被和往常一样去敲女孩的头,和大小姐爱说话,他总是有些别扭。

    还是原来傻傻的中二爱可爱。

    不过大小姐爱也挺有感觉的。

    “总之能先变回中二爱吗?”夏悠说道。

    “抱歉了,那个模式也许之后不会再用了。”

    夏悠吃了一惊,要是没有了活跃气氛的中二爱,轮回者小队的趣味将一下子减少许多。

    他看出来女孩的心态有了变化,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叫了一辆出租,送女孩回到家里去。

    出租在小区门口停下,经历了保安的问询之后,夏悠三人被放入了小区中。

    他们走了半个小时,没有走到卓爱的家。

    这不是因为小区太大,卓爱家太远的缘故,而是因为——

    三人找不到卓爱家在哪了。

    “我家有个金色的钟楼,一下子就能看到。”卓爱疑惑着。

    夏悠向着周围看了看,看到了黑色的钟楼、蓝色的钟楼、白色的钟楼,就是没有看到金色的钟楼。

    “除了这个还没有别的特征吗?”

    “应该就是这一带啊!”

    然而,卓爱的旁边只有一个黑色的哥特风别墅,和一个白色的欧风别墅。皱起眉头,卓爱思考着要不要打电话让自己父亲过来接自己。

    不过离家出走的女儿回来会认不得路,打电话让父亲接自己什么的……

    “该不会是你爸搬家,忘了告诉你吧?”

    “就是搬家了,家也应该在的。”

    “可能为了拍宣传片炸了。”

    “真亏你记得这个梗!”

    虽然反驳了夏悠,但卓爱的心里还是不可避免的慌张起来,那个一点儿也不细心的父亲,该不会真的把自己忘了吧!

    她着急起来。

    就在这时,在她的旁边,走过来了一个中年女人,女人穿着西装马甲,她是卓爱家的女仆。

    “大小姐,早饭已经准备好了。”

    见到管家,卓爱欣喜起来,跟着管家,她走进了一旁的黑色哥特建筑中。

    卓爱一脸疑惑,她询问着管家:“家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老爷在那边,您问他比较好。”管家指了指花园的方向。

    在花园里,卓爱的父亲正在指挥着工人,将旁边的灯换做维多利亚风格的煤油灯。

    见到卓爱回来,男人放下手里的工作,抱住了女儿。

    “之前真是抱歉了,我完全不知道爱你居然是个中二病,我已经认真的悔改了!”

    管家默默的出现在了男人的身后,递上了一个黑色的箱子。

    箱子镶着蔷薇花纹的金边,锁的部位是一朵金色的玫瑰图案。

    男人将箱子给了卓爱,打开箱子,卓爱见到了一件黑色的哥特洋服,一顶黑色的贝雷帽,和一根黑色的手杖。

    拄着手杖,将贝雷帽按在头上,低着头,卓爱发出低沉的笑声:

    “库库库,我就是伟大的黑黄之主,伊莎贝拉·薇·菲丽希媞·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