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的冷艳总裁房客 > 第126章 南王已逝,落河风景今犹在!(一更)
    王九九犹犹豫豫,看着楚轩。

    半天没有动弹。

    反倒是一把抹干脸上茶水的张涛,勃然大怒道,“你这个臭不要脸的东西,外面有了野男人,还跑来跟我勾勾搭搭?”

    因为茶室人很多。

    这般一吵闹,立马引起诸多的关注视线,不少人探出小脑袋,指指点点。

    楚轩目光微寒。

    “哼。”

    张涛冷哼一声,喋喋不休道,“我这样的高收入社会精英,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今天能看上你,是你的福气。”

    “竟然还不肯领情,真是不知好歹。”

    所谓话不投机半句多。

    抬手拎起公文包的张涛,起身就要离开,只是途径楚轩的时候,寸步不移的楚轩,开始居高临下的盯着他。

    “混蛋,让开。”

    常言道,人是精神钱是胆。

    在这样一座快节奏,且高压的城市生活,你只有挣得多,才会活的轻松,才会有底气和胆气。

    所以,张涛并不忌惮楚轩。

    相反,甚至有股比试财力的冲动。

    但,有些话得事先挑明,“老子不要的女人,也就你这种货色能当个宝贝,放心,小爷明天会找到更漂亮的女人。”

    楚轩站在门边。

    余光正好看见张涛放在西装,右上口袋里的私人名片,应该是为王九九准备的,只是中途忘记拿出来。

    “金腾置业,项目部策划组长?”

    楚轩夹出名片,两指翻动,“两个选择,要么向你后面那位女士,因自己的羞辱语言,报以诚恳道歉。”

    “要么,半个小时之内,直接下岗。”

    “让我下岗?”

    张涛主动忽略第一个选择,揪着第二个选择,呵呵冷笑道,“你以为自己是谁?天王老子?让我下岗,你脑子没病吧?”

    “还有二十秒,供你考虑。”

    楚轩示意王九九稍安勿躁,然后目光烨烨地盯住张涛。

    张涛张大嘴巴,脑袋有点转不过来,这家伙谁啊,张口闭口,让自己下岗?

    他在公司是项目组策划,属于核心人物,过两月,等他完成手头的一份项目计划,就能晋升为经理。

    无论自身的才干能力,还是在公司的重要地位,都注定前途无量。

    现在,莫名其妙跳出来一个人,让自己下岗?

    简直可笑!!!

    “这是我今年,听过最好笑的笑话,麻烦你滚开,老子下午还有个会要开。”

    张涛扬起手提包,做出一副凶巴巴的模样。

    楚轩漫不经心地举起手机,截取名片上的地址,姓名,职位,当即传给了阿奴。

    ‘怎么说?’

    阿奴很快发来一串询问。

    楚轩大致吩咐了几句,看看腕表,然后似笑非笑瞄向张涛。

    叮叮叮。

    来电铃声赫然响起,并没有意识到问题的张涛,翻开一看,是公司老总亲自打过来的。

    “喂,江总,你找我什么事?”

    这毕恭毕敬,刚问候一句,对面却传来猛烈的喝骂。

    ‘你他妈在外面是不是惹了什么人?总部董事长吩咐下来,让我亲自请你滚出公司。’

    啥?

    起先还以为听错了。

    只是,随着不断的了解深入,张涛的脸色越来越白,神情也变得无比错愕。

    他战战兢兢抬起头,不敢置信得看了楚轩一眼。

    楚轩将名片塞进对方口袋,“我给过你机会。”

    嘶嘶!

    这一刻,张涛满心透凉,他抽搐着脸皮,几乎哆哆嗦嗦挂上电话。

    哪怕是现场围观的看客,也齐刷刷抬起视线,不敢置信的望着楚轩。

    “听话是个良好美德,可惜你没有。”

    楚轩扬起一脚,当场将张涛从三楼踹下阳台。

    玻璃炸裂。

    生死不知。

    “走了。”

    楚轩朝王九九打了个响指,柔声提醒道。

    王九九从失神中醒悟过来,捋顺长发,这才迈开步伐,低着脑袋,急匆匆走在楚轩前面。

    一路无话,两两沉默。

    “为什么你要来?”

    许久,王九九才小声得询问。

    楚轩双手抱头,故作无所谓道,“如果要真的告别,麻烦隆重一点,而不是像个胆小鬼,流着泪,独自走上回家的路。”

    王九九止住步伐,愣在原地。

    楚轩跟上,与她面对面站立,“我会尊重你的选择,别怕,有什么说什么。”

    哇!

    一瞬间情绪失控的王九九,猛然抱紧楚轩,潸然泪下道,“为什么爱上一个人会这么神伤,这么痛苦,这不是我想象中的爱情。”

    “你走了三年,我等了三年,现在你回来了,可突然发现,小九儿已经爱不起现在的你了。”

    楚轩揉过她的小脑袋,以此安慰。

    “我不想和你告别,也舍不得,我的青春,我的爱情,全都是关于你的记忆,你叫小九儿怎么割舍?”

    楚轩道,“我一直用自以为是的态度,去淡化我们之间的纠缠,其实到头来,只会让自己变得假清高,甚至虚伪。”

    画地为牢。

    囿于其中,不得解脱。

    “所以,你还是不会喜欢上我的。”

    王九九推开楚轩,擦干眼泪,怯生生道,“抱歉,一不小心染湿了你的衣服,我想回家休息了,再见。”

    “我没说过不喜欢。”

    王九九茫然得瞪大眼睛,眸光深处,有异样神泽一闪而逝。

    她歪歪脑袋,静静凝视着楚轩。

    “家里老爷子,从小就教坏了我,说着什么古来帝王家,哪个不是三妻四妾,美女成群……”

    王九九,“……”

    “左拥右抱,其实也挺好的,反正老子有钱,养得起。”

    王九九,“……”

    “你爷爷怎么教你这些?以后有机会碰着了,我要跟他掰扯掰扯一些道理。”王九九琼鼻一皱,瞪着眼珠子道。

    “他走了很多年了。”楚轩叹气。

    南王已逝。

    曳落河,风景犹在。

    二十年光阴岁月,一朝远去。

    绵延江山,动荡又起。

    北境以北,有第一将吕布俯瞰群雄,更有沈姓书生,扬言要打一场定鼎之战,五留其一,余者为臣。

    窃钩者诛,窃国者候。

    五个姓氏当扛把子,轮流坐庄,的确没一个人说了算,来得豪情万丈。

    “你在想些什么?”

    似乎看出楚轩心情不佳,王九九下意识握紧他的右手。

    楚轩喃喃道,“一面旗帜。”

    “旗子?”

    王九九眉头拧成一条线,茫然不解。

    “我楚家的王旗,立在曳落河边,快二十年了,中途虽更换无数次新的,但,从未离开过。”楚轩解释道。

    “你家好大哦,竟然还有旗子,能送我一面珍藏吗?”王九九神经大条地开玩笑道。

    “现在不行。”

    楚轩眯起眼,指了指天空最北的地方,王九九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等有朝一日,我让它成为了皇旗,再来送你。”

    “一言为定。”王九九高兴点头。

    白幡为王。

    湛金成皇。

    氏族荣耀的最高象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