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医凌然 > 第1066章 特殊


        午间。

        凌结粥从房梁取下一挂腊肉,再用刀细细的削了半盘子出来,才重新挂上去。

        新做好没多久的腊肉,外表还是透着光的红色,只有外皮的部分是褐色的,看起来像是将玉石切开了一样。

        凌结粥给老婆做饭向来是认真的,选的也是最好的位置,上火蒸起来以后,他有从水缸里抓了一只大草鱼出来,当场开膛破肚,片成了鱼片。

        下沟巷子里有好几人都喜欢野钓,钓上来的鱼吃不完的,就送来给凌结粥。

        凌结粥通常都是半买半卖的,人家偶尔客气客气,不收钱或者收的少了,他就在对方下次来看病的时候,从药费或者药里面补出来。

        凌家的诊所生意一直都做的不大,但也从没缺过钱,以市井的角度来说,小日子也是过的红红火火。

        凌结粥更是练出了几手得意的技术,片鱼也是其中之一。

        他片的鱼,雪白透亮,两边稍微有点卷,那是太薄了,但丢进水里面,又是韧性十足,稍微把握一下火候,都没有煮碎的。

        “我今天刷抖音,看到一个沸腾鱼片,正好,咱们也有鱼,我就做了个轻麻版本的,里面还加了点白菜。”凌结粥做好了饭,就去向老婆表功。

        陶萍心疼的给他倒了杯茶,道:“先喝两口,午饭随便做点就行了,儿子不是晚上回来?”

        “我就是算着他晚上要回来,所以才做了一大盆的鱼片,到时候吃不完,晚上正好一热,白菜还入味了。”凌结粥笑着将茶喝了,又道:“腊肉也多着呢,到时候汤汤水水的,他肯定香巴拉的吃饱了。”

        陶萍白了老公一眼:“儿子几天才回来一趟,你都不知道给做点好的。”

        “他天天外面吃好的呢。都不用别人,就诊所的苗医生,恨不得天天喊他师父,给他把烤全羊供上呢。”

        陶萍哼的一声:“我儿子什么时候吃的不好了,你都不记得了,就小学三年级的时候,你以为我给儿子钱了,我以为你给儿子带饭了,结果凌然天天空手去学校,还不吃的油亮油亮的,后来我给还人情买的酸奶太多了,都帮街口小卖部弄了一个区代理。”

        “所以说啊,咱们给他折腾什么劲儿,咱们把自己顾好就得了。老辈人怎么说的,不给儿女添麻烦,就是最大的贡献了。”凌结粥说着搓搓手,笑道:“走了,咱俩先去吃饭,早点吃完早点收拾,免得儿子回来又看到了。”

        凌结粥喊了老婆,就雄赳赳气昂昂的往餐厅去。那模样,就好像是炫耀自己下蛋功劳的母鸡似的。

        诊所重装修以后,面积大的多了,生活区与诊所本身也就基本分离开了,如熊医生等人,也就单独开火,自己吃自己了。令凌结粥自觉又省下了不少钱。

        到得餐厅,一盆沸腾鱼,一盘炒青菜,一份蒸腊肉,简简单单,又颇有风味,陶萍亦是食指大动,用胳膊搂了下老公,撒娇道:“我要汤泡饭,不要油。”

        “没问题。你先坐稳了。“凌结粥颠颠的舀了饭,又拿两个汤勺,一个撇油,一个舀汤,忙的不亦乐乎,脸上都挂着笑。

        笑容,一直保持到了他送出手中的米饭的时间。

        “凌然回来了。”凌结粥露出意外而僵硬的表情。

        “恩,今早的五台手术都挺顺利,预计下午要做的病人也给做掉了,就提前回来了。”凌然脱下外套,便坐到了桌子边。

        “先去拿碗,自己舀饭。”凌结粥将浇了汤的碗端给老婆,又是摇头失笑:“这小子运气好的很,今天这条鱼是最精神的。”

        陶萍笑着摇头,然后跟老公将最大的四片鱼给均分了。

        凌然自己带着碗回来,装满了米饭,配着腊肉和鱼,倒是吃的挺美。

        就算医院里有大厨,有吕文斌,有餐厅外卖,但是,家里的味道始终是特殊的。在凌然的印象里,沸腾鱼这道菜,老爹以前都是做的极少的。

        一餐饭吃罢,凌然浑身都透出了汗,竟是感觉慵懒起来。

        “我去睡觉了。”凌然丢下碗筷,稍微有些心虚的撤了。

        凌结粥也没追着他洗碗,反而是多关心了一句:“窗户记得关一下,我今早给里面透气呢。”

        凌然“哦”的一声,爬回房间,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最近几日,为了给新建的重症监护室遴选合适的病人,他手术做的都不多,精力药剂也就没再喝,反而是困的厉害了。

        一觉睡到下午,敲门声才将凌然给吵起来。

        “凌医生,起来了没?”熊医生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凌然愣愣神,才起身开门。

        熊医生吊着眼袋,一只手揉着皱纹,倚在门框处,见凌然开门了,不由一笑:“还好小然你回来了,要不然,今天还不好弄呢。来来来……”

        凌然不明就里的跟上去,问:“是要我做手术?”

        “见到了你就明白了。”熊医生笑呵呵的。

        两人一前一后,很快就到了诊所的诊疗室。

        此时,诊疗室内有一名少年,傻呆呆的坐着。

        “关上门。”熊医生将小男孩对面的椅子让给了凌然,又道:“这位是刘创洲,今天14岁了,一个人来诊所的。”

        熊医生又笑呵呵的对临床周道:“凌医生是我们诊所最好的医生了,我们给他看一下受伤的地方。“

        小男孩低下了头

        熊医生于是向凌然示意了一下,再缓缓的脱下了少年的裤子。

        接着,就见少年的丁丁根部,套了一只小小的螺母。

        凌然一脸茫然的看着熊医生,这是所谓的“见到你就明白了”?

        谁能明白得了?

        “不小心套进去的。”熊医生向凌然眨眨眼,又接着道:“他以前来我这里看过病,这就过来了。”

        “这种情况,一般是不是叫消防车?”凌然问。

        “太兴师动众了。”熊医生装模作样的压了一下声音。旁边的少年抬了一下头,又迅速低下了。

        凌然没有辩论的意思,转而问:“你们试着取过吗?”

        “取了,不太好取。嵌顿的时间相对比较久了,水肿也比较严重了。”熊医生年纪大了,动手能力明显下降,而且,他在这方面的经验也委实薄弱。在他学医的年代里,这种案例也是相当少见。

        “试过用润滑油了?”凌然又问。

        熊医生点头。

        “这样啊……”凌然不由沉吟起来,虽然在急诊科干了这么久,类似的病症,他也是一个都没接手过呢。别说才做了几年的医生,有的医生做十年二十年,也不一定能接手这么……特殊的案例呢。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