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医凌然 > 第894章 兵荒马乱


        霍从军即说即走,将在场的几名住院医和主治喊来,吩咐了两句,就去自己的烧伤中心布置了。

        作为一名老军医,霍从军对医学的探索,大部分都落在了烧烫伤这一块,当大量的烧烫伤病人出现的时候,霍从军就不想仅仅以某某中心主任的身份做事了。

        众人的目光,从离开的霍从军身上,转向了凌然。

        几名无甚特色的住院医,此时都不免用怀疑的目光看向凌然。

        他们是看着凌然进入医院,越过实习生的屏障,又越过规培医的屏障,很快成为住院医——但却不与之平起平坐的。

        对于凌然的技术,云医上下早都是没有怀疑了,可论起管理来,情况就颠倒过来了。

        众人甚至鲜少听到凌然的当众发言,更别说是“我简单讲两句”这样的领导言辞了。而在紧张的急诊室工作中……

        “接下来,各组请将能够转诊的病人全部转诊,不能转诊的病人,根据危、重、轻三个等级来分类。”曾经两次在灾害现场呆满全程的凌然,面对一场还不知道规模如何的火灾,并没有什么畏怯的。

        大场面,对凌然来说,从来都不是问题。

        “左慈典,你带一名规培,去导诊台帮忙,告知病人和家属目前的情况,请不符合急诊原则的病人自行离开,或者到专业科室就诊。”

        “病房可以出院的病人,尽快开住院单,护士现在就开始加床。”

        凌然说的很快,但逻辑非常清晰,顿时将急诊室里稍稍泛起的急躁气息给压住了。

        紧接着,凌然才看向众住院医,道:“各治疗组正常工作,有需要的,我会帮忙的。”

        刚刚有点放松的住院医们愣了愣,再抬头想问什么的时候,凌然已经奔向了处置室。

        “这……”一名长相普通以至于让人记不住名字的住院医,逮住左慈典,忙道:“左医生,现在这是怎么一个章程?我们主任一会从手术室里出来问我,我都不知道怎么答……”

        “照常工作,凌医生会帮忙,就有什么听不明白的?”左慈典淡淡的道。

        “问题就在帮忙上吧,那是怎么个帮忙的方法?我得给主任汇报……”住院医低声道。

        急诊比其他专业科室惨的地方,就是主任一级的医生,也得亲临一线,而且除了夜班,很少有工作上的优待。

        这对年老体衰的高阶医生来说,是一件很辛苦的事,而对小医生们来说,主任永远在你面前晃悠着,同样是非常辛苦,且真的枯燥。

        另一方面,住院医们不想被主任雕的话,就不仅要在手术室和查房的时候表现好,手术室日常活动,也得处理的妥妥当当。

        有长相普通而名难记的住院医开口询问,其他几名在处置室里做事的小医生,也都围拢了过来。

        他们不敢围着相当于BOSS的凌然,就只好围着脸皱而笑的左慈典了。

        左慈典盯着第一个说话的住院医看了几秒钟,愣是没记起这只长相普通的住院医的名字,于是问:“你主任是?”

        “陶主任。”住院医回答。

        “哦……陶主任没事,他脾气那么好,又是紧急情况,对吧。”左慈典笑笑。

        “我们杜主任呢,怎么给他报告?”旁边另一名住院医又问左慈典。

        左慈典看看对方,再微微笑:“杜主任也没事。”

        “我们李主任……”

        “李主任也没事。”

        急诊中心总共两名主任医师,分别是霍从军和陶主任,再加另外三名副主任医师,其中两人独立成组,加上凌然的治疗组,就是5个治疗组。

        住院医们问了一圈,就发现左慈典给每个组的答案都是没事,不由抱怨起来:

        “怎么可能没事呢。”

        “陶主任脾气好,那就算了,其他组难道能没事?”

        “对啊,李主任脾气多暴啊,一会出来问我,我一问三不知,要被雕到毛都不剩的。”

        “我们老大也不好说话啊……”

        左慈典呵呵的笑了起来。

        在众人的目光中,左慈典微笑:“是你们的主任脾气暴,还是霍主任脾气暴。”

        正在抱怨的住院医们,顿时为之一静。

        左慈典再向两边看看,发现并没有人在跟前,于是又道:“我再说一句,日后有人问起来,我是不承认的。”

        众住院医点头。

        左慈典微点头,再用有些沙哑的嗓音,道:“你们觉得,凌医生好说话吗?”

        众住院医警醒的互相看看,接着,都醒悟过来,嘿嘿的笑了起来。

        “就是说啊。”左慈典深吸一口气:“都忙去吧,各组的病人各组清空,清不干净的,清的慢的,凌医生会去帮你们忙的。”

        住院医们这下子都听明白了,凌然不是吊在他们面前的红萝卜,是抽打他们的鞭子。

        果然很霍从军风格。

        众医再没有多话的,该打电话的去打电话,该做事的去做事,像是一群被晨钟惊飞的麻雀,恨不得给每一颗戒疤上拉屎。

        ……

        凌然给自己治疗组收治的多名病人开了住院单。

        他的治疗组是奉行长住院政策的,因着急诊科不考察病床周转率,他这里甚至积累了一些只需要做复健的病人。

        这些病人在医院休养,恢复的自然是要快一些,但回家休养,影响也都不大,无非就是延长一两个月的恢复期罢了。

        凌然一口气开出了近20张的住院单,这才重新洗了手,回到急诊室来。

        这时候,急诊室里,各个治疗组都已经忙碌了起来。

        二线休息的主治们要么比从休息室,家里,甚至手术室踢了出来,以清空轻伤聚集的处置室,并让护士重新布置,以容纳接下来的大量烧烫伤病人。

        三线的主任们,有的从手术室里走了出来,有的依旧留在手术室里忙碌。

        但最忙的永远是住院医,他们就像是蜂巢里的工蜂,寺庙里的小沙弥,妓院里的龟公,当其他人躺着的时候,他们要工作;当其他人躺着工作的时候,他们还要工作;当其他人躺着工作完了休息的时候,他们还要工作。

        凌然扎着手,两眼犀利的巡视着处置室,心里不停的做着判断:

        一名腹痛的患者,疑似阑尾炎,被转去了普外。可惜!

        一名小骨折的患者,开X光检查,转送骨科。可惜!

        一名屁股被打开了花的患者,被家长和住院医一起按住,叫声犀利的被扎针……这个就没得跑了。

        凌然脚步一顿,立即上前:“我来!”

        手忙脚乱的住院医一句反对的话都说不出来,只好继续做人力支架,看着凌然拿着针管打麻醉……

        平常时间,这样的小创伤,都是住院医乃至于规培医们练手的素材,但在今天,他们就只能做辅助中的辅助了。

        凌然迅速的给做了局麻,接着引流缝合一气呵成,没等住院医反应过来,就将稀巴烂的屁股,留给了对方。

        紧接着,旁边呼吸困难的病人,又被凌然现场做了气管切开术,待做了心电图后,送去了心内科。

        急诊室里,一片兵荒马乱。

        为了尽快清出位置来,原本休息的医生全都上阵了,而等候室里的病人,也都被迅速的分流和处置。

        忙碌中,一片连续的“喵呜喵呜”的救护车声,传了过来。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