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医凌然 > 第446章 三合一


        凌晨四点四十分。

        值班室。

        护士王佳和住院总余媛,以及刚刚结束婚假的规培医马砚麟同学,围坐在一只酒精炉子前,望着噗吐噗吐的舟山咸鱼煮鲜肉汤圆,眼睛都有些发直。

        马砚麟是因为累的。

        结婚是件辛苦的事,婚后生活……更加辛苦。

        马砚麟两眼无神的望着鲜肉汤圆,大脑一片空白,只在抽搐的时候,双手无意识的抓挠两下。

        余媛和王佳则是因为咸鱼煮鲜肉汤圆而两眼发直。

        尤其是饿了一晚上的余媛,更是愤愤不平的道:“我觉得鲜肉汤圆也算是能吃的东西,但是煮咸鱼的目的是什么?怕汤太好喝吗?”

        “至少是咸的,总比甜汤咸汤圆好吧。”王佳望着转圈儿起起伏伏的汤圆,食欲不断上升,嗅着一汤的咸鱼味,食欲又不断的减退。

        “可以吃了。”马砚麟忽然说了一句,整个人似乎都放出了光彩,并自我鼓励:“吃饱了再干有力气,十碗饭,一滴血!”

        说着,马砚麟当先夹了一块咸鱼,就埋头大嚼起来。

        “你慢点吃慢点吃,可怜孩子,你是结婚了以后,家里不开火了,还是怎么回事?”余媛看着马砚麟吃东西,突然觉得没那么饿了。

        马砚麟唔囔着,道:“没什么空吃饭哎,要么是冷馒头,要么就是泡烂的面。”

        “这么惨?你婚后生活在干什么?”余媛无比的惊诧。

        马砚麟咽下了嘴里酥脆软烂的鱼骨,盯着余媛,道:“你说呢?”

        余媛用脑子想了一下,恍然大悟:“我说呢……”

        “是呀。”

        “我们昨天给一个病人切了睾1丸。”余媛欢快的转移话题:“原因竟然是……你猜原因是什么?”

        马砚麟浑身一紧,默默的放下了筷子。

        “是因为他老婆会跳舞啊……哈哈哈哈……”余媛大笑三声。

        哈哈哈哈哈……

        走廊的尽头,也传来了笑声。

        经过层层的吸音之后,笑声变的软而柔,僵而远。

        王佳明显的缩了缩肩:“是回音吧?回音这么远?”

        “哪里有这么慢的回音。”余媛的表情严肃了起来,低头看看时间,道:“凌晨四点四十四分。”

        “四十四……分?”王佳重复了一遍,小声道:“好巧啊,四十……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

        “多出来的四个,是死掉的大盗吗?”马砚麟笑着站了起来,一抹嘴,道:“去看看,病房里又不是没有人,就算是……”

        “哈哈哈哈……”女人的笑声,从更缥缈的空中,飞了出来。

        哈哈……

        哈哈哈……

        马砚麟的脸色微变,停下了步子。

        “怎么了?”余媛问。

        “我们海边的人,有时候是有些讲究的,一般遇到这种事,像是我这种刚刚结过了婚的男人,就不适合出面了。”马砚麟呵呵的笑两声,转身坐回到了酒精炉边,舀了一碗汤,吸溜吸溜的暖和着。

        王佳问:“为什么?因为阳气不盛吗?”

        “因为刚结婚就死,太残忍了。”马砚麟抬头说了一句,又吸溜吸溜的喝起汤来。

        余媛也沉默了下来,半晌道:“可惜手里没有黑驴粪。”

        正在喝汤的马砚麟,不由的放下了手里的汤碗:“一般人都是用黑驴蹄子的。”

        “那是以讹传讹,只是因为黑驴蹄子沾上了黑驴粪,所以才说黑驴蹄子能辟邪的。”余媛郑重其事的道:“我研究过这方面的历史,我认为最早期使用的,都是黑驴粪。”

        “我不信,要是黑驴粪有用,谁还用黑驴蹄子啊,不怕花钱吗?”

        “请来做法事的人,当然不怕了。他们要用黑驴蹄子,你就得杀驴,杀了驴以后,难道好意思不给他们吃肉吗?”余媛用看穿一切的表情,看向医院的走廊深处,道:“黑狗血也是一样的道理。”

        马砚麟听的呆住了:“你是真研究了呀。”

        “是呀。”

        “那对付这种事情,最好的策略是啥?”

        “哦……躲着吧。”余媛缩回到了炉子边,道:“恐怖片里,死掉最多的就是好奇心重的那些。”

        砰。

        余媛话音刚落,就有人使劲的敲了敲门。

        一名小护士兴奋的冲了进来:“病人清醒了。”

        “啥?”马砚麟抬头,满脸的惨白。

        小护士对他的表情很嫌弃,移开视线,道:“凌医生昨天做的手术,那个中医药大学的夫妻,丈夫现在清醒了。对了……凌医生还没来吗?”

        “凌医生快到了。”余媛解释了一句,又问:“病人清醒了就清醒了,为什么这么吵?”

        “大概是因为病人全家都是医生,觉得是意料之外的惊喜吧。”小护士回忆了一下,倒是满满的兴奋,道:“听他们聊天,就感觉好丧,各种觉得要死了,觉得醒不过来,怕后遗症太严重,没想到24小时不到就清醒了,数据还特别好……ICU的医生说,再住两天就可以转普通病房了。”

        余媛松了一口气:“病人家属在哪里笑呢?”

        “他们坐谈话室里了。”小护士说着悄声道:“陶主任给开的门。”

        余媛讶然:“陶主任还没回去睡?”

        “也是刚来,听说陶主任经常睡沙发,天不亮就要给老婆买早餐,有时候为了能睡到床,新闻联播看完了就赶紧跑去睡觉,第二天凌晨三四点钟就睡不着了,跑医院里来……”小护士随口就是一串八卦。

        王佳听的眼睛发光:“陶主任还有这样的黑历史?”

        “什么黑历史啊,这是正在发生的事。所以,陶主任今天早上来上班,一点都不稀奇。”

        “这样算的话,陶主任和我们的起床时间差不多了。”马砚麟这么回想着,心情都愉悦起来。

        余媛在职的时间最久,听着就呵呵的笑了起来:“别瞎传了,陶主任晚上回家都是骑自行车的,新闻联播的时间,他还在路上呢。”

        “这样……那他也不给老婆买早餐的?”

        凌然肯定的道:“当然不可能了。陶主任起床的时间,早餐店都没开门呢,他一般都是凌晨三四点给老婆开始做早餐,蒸包子啊,煮豆腐脑啊什么的……”

        “自己做豆腐脑?”

        “是。陶主任的手可巧了,他年轻的时候做紧急阑尾炎手术,那时候咱们医院还有好多阑尾炎的急诊,陶主任一刻钟就能做完一例。”

        马砚麟听的心驰神往,喟叹道:“不知道我什么时间能到陶主任的水平。”

        “快了。”余媛微笑,再面容一:“凌医生。”

        “凌医生?”背对着门的小护士,几乎是跳了起来。

        王佳也低着头,整理了一下帽子,才露出最佳笑容,朝向门口。

        凌然向几人点点头,问:“有情况发生?”

        “病人清醒了。”小护士抢着将说过的信息,重复了一遍。

        “清醒了就好。”凌然笑一笑,道:“那咱们去查房吧。”

        “凌医生。”余媛连忙叫住他,道:“咱们也去谈话室看看吧。”

        余媛此刻满满的责任心。

        医生病人和医生家属,算是仅次于老师病人和家属的存在了。

        中医药大学的教授家庭,当然更属于顶级中的顶级。

        就算是凌晨四点多钟,余媛也觉得不可怠慢。

        凌然倒无所谓,道:“那就先去谈话室。”

        说着,他扯了一件新的白大褂,就率先转身出去了。

        走廊里,长长的笑声,更加的恐怖。

        特别是,笑声并非是持续的,而是过一会,出一阵笑声,再过一会,又来一波笑声。

        小小的谈话室内,此时已经挤了不下20人。

        病人家属与亲朋好友们,正聊的无比的欢快。

        “陶主任。”余媛打了一声招呼,让出了凌然的位置。

        “凌然?”陶主任露出惊喜的笑容,底气更足的笑了出声:“各位,这就是咱们的主刀医生,凌然凌医生了。凌医生每天都是凌晨查房,非常辛苦。”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