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无双不俗记 > 第一百零三章 断岩冈


    本来还有些担心的明非走了一段路后,竟然把忧虑忘了个一干二净。沿途的鸟语花香,一副晨光图景。

    西郊外的土路是一片潮呼呼的露水气味,树影子渐渐的淡了,星斗渐渐的少了,天空渐渐的高了,早晨的花儿顶着露珠儿开放,豆荚子在微风里摇摆。

    明非觉得野趣十足,可惜这个世界没有照相机,不然一定要给拍照留念。

    在东方,明非可以看见一道亮光,上边发绿色,下边是粉红色,最后成为一道金红色的光,越来越扩大,总觉得此处的阳光要比别处的亮一些。

    他对着崇山峻岭大喊:“好美啊!泷川!古厉茵!你们看到了吗?!!”

    她们当然看不到,可明非喊完以后,漫山遍野的回音都在提醒着他,质问着他。

    为什么会喊出她们两个的名字?

    为什么是她们两个?

    为什么是两个?

    为什么?

    他继续抬头。

    太阳照耀着杨柳树顶,这些树在夏天的爽朗的气息下,愈发油绿了。

    不远处宽广的河流静静地在阳光下闪耀着。睡醒了的天鹅从长满湖岸的短树丛下庄严地游了出来。

    早起的云雀在那半明半暗的云空高啭着歌喉,而在遥远的、遥远的天际,则有着一颗巨大的最后的晨星正凝视着,有如一只孤寂的眼睛。

    明非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如何去面对这两个女孩,昨天晚上已经伤害她们一次了,好在是剧情反转,有惊无险。可是以后要是再有这样的情况该怎么办,古厉茵今天还要向泷川报平安……

    真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意外,以后少不了吃苦了……

    太阳已经完全升起。这是—个非常新鲜幽丽的早晨,阳光晒的大地镀上金色,空气是清冷而甜蜜的。田野中的青苗,好象顿然青长了几寸。桥下的河水,也悠悠地流着,流着,小鱼已经在清澈的水内活泼地争食了。

    古厉茵表现的十分担心,可是明非根本不知道她在担心些什么。这里并没有什么山水险恶,简直就是世外桃源,要是有机会一定要带她们出来看看这里的风景。

    他在车上坐着,惬意的简直可以睡着,而且根本不需要担心迷路,因为这里只有一条土路,唯一的不足就是荒无人烟。

    越走明非越发现不对劲,原本绿草茵茵,鸟语花香,走着走着渐渐变得杂草丛生,岩石林立。本来树木茂盛的地方,慢慢的路边只有光秃秃的灌木。同一段路,仿佛连接着两个不同的世界。

    明非自言自语,有些紧张:

    (本章未完,请翻页)

    “这是怎么回事?这路该不会是通向地狱的吧?”

    断岩冈这名字倒是来的名副其实。

    明非一种不好的感觉慢慢袭上心头,他抽了马儿几鞭子,加快了车速。

    越走地势越高,明非的马车登上山巅,岩体渐渐变得陡峭,远处的山峰若隐若现。

    明非仰视天空,成群的怪鸟展翅高飞。

    一块块怪石屹立在山巅之上,摇摇欲坠。一阵阵微风吹过,能感受到大自然的神奇和鬼斧神工。

    原本的小桥流水,变作了奇峰兀立。几百米长,像宽阔的天梯斜挂下来。

    远远的望见一块巨石,石头上刻着三个大字“断岩冈”。

    明非欣喜,突然到了!

    断岩冈上,赫然伫立着三个高大的身影,一家三口,身材健壮,兽耳,戎装,不会错的!就是兽人一家,他们身后赶着三辆大车,虽然没有明非这一辆华丽,却也能承载不少重量。看样子里面装了不少鱼。

    崇晶远远看见明非,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

    她远远地望见大水车,开心地跳起来,晃了晃崇岩的胳膊说:“爹!你看!他来了!”

    见到他们,明非放心了不少,他们果然守约了。

    明非缓缓驶过,拉了一下辔头,几匹马齐齐嘶鸣,停下了马蹄。

    崇岩见到明非靠近,抱拳拱手:“哈哈,恩人来了!崇岩一家已在此恭候多时了!”

    明非:“您太客气了,不必叫我恩人,总感觉怪怪的……”

    崇岩连忙赔笑:“脚夫老爷,那我要如何称呼?”

    明非:“额,我也不是脚夫……”

    拜古厉茵所赐,他多了一个脚夫老爷的称号。

    明非尴尬地说:“叫我明非吧,我的名字。”

    崇岩:“好的!明少侠,宜早不宜迟,我们开始验收交接吧!”

    明非:“第一单生意,钱押在那个女孩那里,你们应该可以理解吧……”

    崇岩点点头,微微一笑:“理解!完全理解!”

    明非:“不知崇老板信不信得过我们?”

    崇岩:“我为什么信不过呢?”

    明非:“您就不怕我卷了这几百条鱼跑了?”

    崇岩哈哈大笑:“我们一家三口的命都是您救的,有什么好”

    明非没有注意到,崇晶一直红着脸躲在水车后面,不时地探出头偷偷地看一眼,她一直不肯出来,直到崇岩一声令下:

    “哈哈!

    (本章未完,请翻页)

    晶儿,快点帮明少侠装车验货。”

    崇晶闻言,像是一愣,然后抿着唇不好意思地从马车后走出来。她一直低着头,不好意思去看明非的眼睛。

    父亲对此付之一笑,可崇晶的母亲却面带难色,掩饰不住的焦虑。她见的太多,也经历的太多了,女儿的表情分明就是情窦初开,可这感情似乎来得不是时候,而且爱上了一个不该爱,也不能够爱的人……

    崇晶刚才还兴高采烈,可现在却一言不发,连看都不敢看一眼。

    崇岩:“明少侠不要见怪,我这女儿自幼饱读,精通礼乐,性格十分内向,难为她了,这两年家中突生变故,本来娇生惯养也要帮我来干这样的粗活。”

    明非:“没关系的,其实我也挺内向的。”

    看崇晶的样子,倒像个娇生惯养的大家闺秀。她温文尔雅,任劳任怨,不肯多说一句话,知书达理,眉清目秀,挺拔苗条的样子让人很有好感。

    明非:“您说的变故,到底是指什么呢?是上次边境事件吗?”

    崇岩一拍大腿,万分懊恼地说:“提起这件事,我就悲从中来!”

    明非:“我或许能帮到您,您能不能跟我说说?”

    崇岩:“本来,我是边境水晶镇最大的商家,整个半条街都是我的生意。后来我做大了,把另一条街也盘了下来,可谁知……谁知……”

    说到这里,崇岩气的说不下去,几乎哽咽。

    明非:“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崇岩:“本来一切风平浪静,我也开始盈利,生意上了轨道,一家人其乐融融。可人族的士兵突然就打了过来!他们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简直比魔鬼还要可怕!”

    明非:“太可恶了!怎么可以这样!”

    崇岩:“我的商家被尽数赶走,不少还被无辜杀害!他们抓了很多男人做奴仆,甚至还把好多女孩抓起来凌辱!我的一切都没了。为了盘下商铺,我已经失去了太多,钱了一屁股债,我无力偿还,只能想到卖鱼这种走私暴利的买卖……”

    明非想起来,这肯定就是古家士兵的所作所为,古炎这个老家伙一定就是幕后主谋!

    他问崇岩:“发生了这么可怕的事情,您恨人族吗?”

    崇岩:“你说不恨,那是假的。可仇恨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而且作恶的只是那些疯狂的士兵,大部分人只是被愚弄的群众。您能救我们一家,就说明这世界上还是有明白人的。”

    明非看着崇岩一家,心中深深敬佩,兽人都能明晓的道理,为何人族大众却想不通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