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核爆中走出的强者 > 第九十四章 电话


    李求仙闭着眼睛,坐在车上,任凭轿车在灯火辉煌的城市中行驶。

    康坦……

    丹劲宗师!

    一个踏入宗师境界多年,并且不止一次入深山老林执行过探索任务的宗师。

    这绝对是一个身经百战的顶尖强者。

    放眼宗师境界,他都称不上弱者。

    康坦出道的历史上……

    他击败的宗师,不下三位。

    面对一尊如此可怕的大敌,李求仙神色平静。

    可隐藏在他那平静的面孔下……

    却是一颗冷酷的心。

    他知道,这一战,他不能输。

    输了,他会死,和他有关的李少阳会死、秋莉会死,连带着丘吉、李维、昆娜、兰斯洛这些人也会死。

    不要高看一个地下世界王者的底线。

    丘吉、李维、昆娜、兰斯洛,都参与过对白银会那个小队的绞杀,以康坦这等地下世界王者的狠辣,绝不会放任他们安然活在这个世界,想方设法都会将他们暗杀、刺杀。

    只不过现在……

    他这个最大的刺头吸引了康坦的注意力。

    李求仙睁开眼睛,微微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

    在橘黄色灯光的照耀下,这双手称不上细腻,有些地方因为练拳还结出了一层茧,星神淬体拳都养不回来。

    接下来……

    可能一天、可能两天,他却要用这双手决定他,和好几个人的生死。

    “师傅,送我去常青山。”

    李求仙道。

    当下,车辆转道,朝着李求仙在常青山那栋别墅驶去。

    他的别墅装修已经接近完工,只是一些细节上的缝缝补补和卫生上的清理,最多再有十来天就能住人,再加上现在是夜晚十一点,并没有人在。

    到了别墅,李求仙并未开灯,直接来到那已经完工的修炼室中,同时拿出了一个电话。

    “先生?”

    很快,电话里传来温婉的声音。

    “让装修公司将装修停一下,接下来几天,不要让人过来。”

    “好,我这就打电话给文总。”

    温婉马上道。

    “此外,这一段时间里,推掉所有活动,任何人找我,都无需理会。”

    “是。”

    温婉虽然有些不解,但作为助理,只需要听从老板吩咐就好。

    接下来,李求仙再交代了几点,然后挂断电话。

    挂了电话,李求仙看了看手机,片刻,将电话打给了秋莉……

    红豹对他有指导之恩,于情于理,他该提醒一声。

    “李大哥?”

    接到李求仙的电话秋莉十分惊喜。

    “最近没事吧?”

    “没……没有,我很好。”

    “那就好,最近一段时间不要出门……”

    李求仙说到这,似乎想到了什么。

    以白银会的力量,如果真要对秋莉不利,躲在焰城的任何一个地方都不安全……

    “来夏尔市待几天吧,联络丘吉。”

    “夏尔市?”

    秋莉有些担心,又有些害怕:“我……我可以去夏尔市吗?”

    “明天一早就出发。”

    李求仙道。

    “是。”

    秋莉说完,稍稍压低了一些声音道:“李大哥……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小事,你当旅行即可。”

    李求仙道。

    秋莉也是个聪明的女孩,乖巧的没有再问:“我明白了。”

    “那先这样,早点休息。”

    李求仙挂了电话。

    而后,他停顿了片刻……再度将电话打给丘吉。

    他并未告知白银会康坦的事,这件事,丘吉即便知道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他只是称自己有事,让他招待一下秋莉。

    这点小事,丘吉自是慷慨应了下来,保证亲自作陪。

    挂了电话,李求仙的目光再度落到手机上……

    还剩最后一个电话。

    李少阳……

    李求仙看着手机……

    久久不语。

    好一会儿,将手放到手机屏幕上,拨打起那个电话来。

    电话响了不到四秒,很快被接通。

    但接通后……

    却并没有人说话。

    好一会儿,对面才传来了李少阳的声音:“有什么事吗?”

    “……”

    李求仙突然想到,他即便将康坦的威胁一事告知李少阳又如何?

    就如同对付秋莉一样,白银会要对付他,他躲在任何地方都不安全,告诉他于事无补。

    康坦的事是他引起的,那么就让他来从根源上解决。

    “打错了。”

    李求仙道了一声,挂断电话。

    ……

    东阳集团。

    耀阳市最大集团企业,其中东阳集团董事长李少阳,目前已经被称为耀阳市新任首富,其财力在科里行省都名列前茅。

    此刻,这位董事长正在自己的公司中,没昼没夜的加班加点,力求带领着东阳集团走向全新台阶。

    实际上……

    他接手公司的这大半年里,他也确实做到了对公司元老种种许诺,不止将集团中的几款主力产品做大做强,更是将东阳集团的旗号遍布到了科里行省,成为科里行省的明星企业,公司的市值也由先前的百亿不到,冲上了百亿大关,进入一流集团俱乐部。

    能力强,还尽心尽力,年龄上更可称年轻有为,这位董事长很快得到了集团上下所有人的拥戴,那些当初对他上位颇有微辞的元老们,这个时候也是纷纷闭嘴,成为了他诸多的拥护者之一。

    这一次……

    向来工作到晚上十二点才睡觉的董事长,却是离奇的放下了自己手中的工作。

    就这么靠着椅子坐着,不知在沉思什么。

    足有近半个小时,他才突然想到了什么,来到落地窗前,自二十层高楼居高临下望着停在前方马路上的一辆车。

    如果……

    他没有记错,这辆车三天前就在那里了。

    李少阳装作若无其事的活动一下身子骨,同时召来了自己的秘书,询问着这段时间公司的点点滴滴,着重于细节方面。

    很快……

    时间到了十二点。

    挥了挥手,让秘书前去休息后,李少阳来到自己办公室隔间的卧室,一边准备着洗漱一边关好门窗,拉好窗帘。

    他甚至……

    刻意检查了一下卧室是否有窃听设备。

    忙碌了半个小时……

    李少阳关了灯,整个人,就在黑夜当中坐着。

    一坐就是十几分钟。

    最终,他似乎下了某种决定,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

    电话接通,却是一个中转站。

    这是跨国电话。

    经过中转,很快,电话里面传来了一个充满威严的声音。

    “我是李东来。”

    “我是李少阳。”

    “哦?”

    电话那边有些意外:“怎么,你想清楚了么?我们注资收购东阳集团,这对你来说,有益无害。”

    “我不接受注资。”

    李少阳道:“不过,我们可以换一种合作方式。”

    “说。”

    “你们不是一直想打开夏亚王国市场么,我们东阳集团愿意成为你们的跳板,让你们进入夏亚王国。”

    “哦?”

    电话中的李东来语气中带着惊讶:“你这么做,就不怕得罪夏亚九大家族?虽然东阳集团小有资产,可若是破坏规矩,私自联合境外势力,以九大家族的力量,任何一家稍稍发动都能够将你碾成粉碎,到时候别说你的东阳集团会被吞得丁点不剩,你自己都将面临牢狱之灾,我们虽有心进入夏亚王国市场,可并不意味到时候会愿意为你而和九大家族撕破脸面。”

    “如何避免被九大家族察觉,那是我的事,就看你们有没有这个胆量了。”

    “呵呵,既然你都不怕,我们又有什么好担心,我会安排人过去和你接洽商谈此事,以大京到夏亚的路程……三天就能到。”

    “好。”

    李少阳说完,淡淡的道了一句:“不过,你在让人来商谈时,最好带几个高手过来,科里行省不是夏尔市,投资环境不怎么安全。”

    那边沉默了下来。

    好一会儿,才突然笑了起来:“我也奇怪,为何一直拒绝我们插手东阳集团事宜的你会突然主动和我们联络,怎么,遇到麻烦了?以你经营的手段,明面上的手段想要奈何你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是地下世界的麻烦?”

    李少阳避而不答:“我只是一个建议而已,听不听随便你们。”

    “放心,既然你已经展现出了足够的诚意,我们自然不会让我们李家流落在外的子弟心寒,夏亚王国科里行省那种落后的小地方……我带两位先驱者过去,足够了……哈哈,不过我估计,你应该尚不知道什么叫先驱者吧……”

    李少阳微微眯着眼睛:“我劝你们最好不要小看了科里行省地下势力的影响力,到时候你连带着你携带的资金白白折损在了科里行省,我们东阳集团也不会有任何补偿。”

    这段时间,他虽然并未和李求仙联系,父子间连面都没见过,可对于李求仙的动向,他却十分关注。

    自然而然……

    逐浪门一战,他也有所听闻。

    “……”

    李少阳的话让那边的李东来微微停顿了片刻。

    好一会儿,才重新开口:“三天后,我们会到达科里行省,希望你们东阳集团做好准备,协助我们全力推广互联网渠道。”

    “我明白。”

    李少阳应了一声,眼中却是带着淡淡的寒光。

    互联网技术。

    夏亚王国宽带刚刚推广,但在大京王国,却已普及光纤技术,这些,都是互联网技术的基础。

    大京、夏亚,以及东盟其他国度,都在以极快的速度跨入互联网时代。

    这个时候,谁能够占据足够多的市场,谁就能够成为互联网界的霸主。

    而在科技越来越发达,电子化武器比重越来越高的现代……

    主宰互联网……

    将来,甚至可能主宰整个世界。

    夏亚王国的互联网行业刚刚起步,李家人迫不及待想要插手进来,而他李少阳……

    在借力打力的同时,又何尝不是看中了其中的利益,从而夹缝求生,与虎谋皮?

    无非……

    就是看谁的手段更高一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