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是她的喵 > 第26章 屠夫


    感受到小拉布拉多的无助,韩明并没有着急行动。

    龚哥也好,光头也罢,是没有什么善良和道义可言的。

    特别是光头身上就散发着浓浓的血腥味,心肠早就硬了,弄死一只英短和切菜一样简单。

    如果方法不对,很容易就会把自己陷于死地。

    偷偷跑出去把兰博找了过来,后者虽然有些惧怕店里面的气味,不过有老大在旁边,心里面稍微安定了点。

    韩明和兰博没有支援,想要搞定两人,必须得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不然等他们两个反应过来,韩明和兰博就只有被动挨打的份。

    “呜呜~”小拉布拉多还在哀嚎着,突然朝着兰博躲藏的位置看了一眼。

    它还有些小,思维有点混乱,并没有意识到什么,只是奇怪为什么其它的狗狗都被关在笼子里面,那条大狗怎么能到外面去了。

    小拉布拉多熬得一口气没有接得上来,嗓子卡了一下,就看到大狗从角落里面跳了出来。

    拎着笼子的龚哥身体有些不稳,韩明一个连跳,就到了笼子上面。下坠的力量让龚哥闪了下腰,笼子一下就落在了地上。

    “我去——”看到英短出现,龚哥眼珠子都要蹦出来了,不自觉地就感到小腿肚子火辣辣得疼。

    龚哥未战先怯,想要向光头求助,一撇头,就看到一条德牧正扑向光头。

    光头注意力都在英短这里,没有想到还有偷袭,猝不及防,被兰博以体重压倒,摔得头晕眼花。

    韩明体型小胜在灵活,只要牵制住龚哥,给兰博争取时间就行。而兰博很好地完成了它的任务,一击制敌,让光头瞬间失去了战斗力。

    “喵!”韩明见兰博翘起了尾巴,赶紧提醒了一声。

    趁他病要他命,不然光头爬起身来,他们两就得吃不了兜着走。

    兰博在光头身上一阵蹦跳,光头一口气就没有喘上来,翻起了白眼。

    龚哥知道只能够靠自己了,也不管身边的笼子,伸手就想把韩明给打下去。

    韩明根本就不给他机会,快速跃起,顺便回击了一爪子。

    “汪汪~”兰博打起架来气势强到不行,朝着龚哥就扑了过来。

    龚哥“哇”地一声,撒腿就跑。

    识时务者为俊杰,德牧凶狠的样子吓破了他的胆子,毫无抵抗的决心。

    兰博追着龚哥就出了店门,韩明都来不及喊住它。

    唉~顺风不要浪,逆风不要投,怎么那么简单的道理都不知道啊。

    韩明挨个把笼子给打了开来,店铺里面瞬间被各种品种的狗子淹没,噼里啪啦的声响不绝于耳。

    “咳~咳咳——”

    倒在地上的光头剧烈地咳嗽了一阵,脑子总算是清明了一些。

    韩明心中暗道一声不好,兰博追龚哥去了,他一个人面对壮实的光头有些不够啊。

    光头杀了那么多年的狗,从来都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屠宰于他而言,不过是一份工作。心软的人,干不了这活。

    经过他的手上餐桌的狗中,乡下养的看门狗占了不少。这些狗要比城市里面的宠物狗更有灵性,被杀的时候会哭,会挣扎,有的会瑟瑟发抖,有的则是拼命挣扎。

    光头杀的第一条狗是条老狗,捆着的绳子勒得它皮开肉绽,还在不断挣扎。近在咫尺的光头能够感觉到老狗的求生欲,能够体会得到不甘和对生命的留恋。光头一刀下去,老狗涌出来的血液很热,和人的一样,鲜红、刺眼。

    光头那时候还年轻,手不断地抖着,迟迟没敢下第二刀,就眼睁睁地看着老狗不停的扭动,直到失血过多再也无力晃动。光头那时候就一直盯着老狗那灰蒙蒙的眼珠子,过了好久,才把老狗从架子上放了下来。

    已经凉透了。

    再后来,光头杀的狗越来越多,头发秃了,身材肥胖壮实了起来,技术也娴熟,基本都是一刀毙命。

    杀了那么多年的狗,光头也没有好好数过,但从来没有哪一次这么狼狈。

    光头的眼睛里面充满了血丝,身上隐隐泛起了一阵血腥味。

    他现在有些生气,觉得自己得好好杀几只狗,才能平复一下内心的躁动。

    找了根趁手的铁棍,光头朝着身边一条萨摩就是一棍子。

    萨摩刚刚出了笼子,正处于劫后余生的迷茫中,躲得慢了些,背部结识得挨了一棍子。

    一声惨叫之后,白色的毛发瞬间绽开一片殷红。

    光头一脚把萨摩踹到一边,拎着铁棍追赶下一个目标。

    “喵——”

    “喵—喵—”

    韩明急促地叫喊了起来,想要让店里面疯窜的狗子们赶紧跑出去。

    光头这是疯了,下起手来毫无顾忌。

    这些狗在光头眼中,不过是还活着的肉,现在打死和等会一刀捅死,并没有什么差别。

    四处捣乱的狗子察觉到了危险,有几只机灵些的掉头就跑,不敢有丝毫的停留。

    “砰——”

    “砰——”

    光头胡乱打了两棍子,狗子是没砸到,倒是把一张桌子给打了个对穿。

    韩明缩在角落里面,眉头紧锁。

    他没有预料到光头醒得那么早,而且兰博没听指挥,跟着龚哥就跑了个没影,搞得他现在完全对局面失去了掌控。

    以他的战斗力,打是打不过光头,而且只要是被抡上一棍子,基本就意味着game over。

    小拉布拉多刚从笼子里面跑出来,还在那里思考着狗生。在一个陌生而充满危险的环境中,小拉布拉多实在是无所适从。

    其它的狗子各自逃命,小拉布拉多就落入了光头的眼中。

    和一些流浪狗比起来,小拉布拉多自然是身价不菲,但光头陷入暴躁之中,只想好好发泄一下自己的火气,抬起棍子就朝着小拉布拉多挥了过去。

    韩明心头一惊,以小拉布拉多愣愣的样子,显然是无法及时反应,这一棍子下去……

    有心相救,可无力回天,韩明离得还有些距离,何况他力量不够,跑过去也是送人头。

    韩明转头过去,不忍看到这一幕血腥场面。

    小拉布拉多无意中抬了下头,就看到一根棍子正朝着自己而来,眼中充满了恐惧。

    突然一道白影从旁边飞跃而来,撞在了光头的手臂上。

    铁棍偏了一寸,在地面上溅出一片灰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