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狂暴逆袭 > 第四五五章 艳祸
    第四五五章    艳祸

    “不过……这个座位可是我倾家荡产买来的,你想要不是不可以,拿出一万倍票价的元石来,这座位,就是你的了!”

    这句话一出,景胜的眼神立即从阴鸷,变成冰冷。

    “小子,你耍我?”

    林西耸耸肩,显出一副厌恶的表情。

    “耍你?我的取向很正常,从不搞基。那啥……有钱给钱,没钱滚蛋,没工夫跟你瞎比比!”

    轰!

    景胜的眼中,立即开始燃烧起了滔天的火焰。

    “好,你很好!从来没有人敢跟我这样说话,你是第一个,你会受到我最严重的关注!”

    景胜气得哆嗦,背负的双手,捏的骨节乱响,浑身气息都气得紊乱,滔天杀意滚滚。

    第二排的散修们一看,赶紧的越过座位,朝后面远离。

    坐在林西旁边的诗含烟,美丽眼眸眨巴着,其中新奇的笑意浮现。

    能让这个讨厌的追求者景胜吃瘪的,竟是这样一个穿着和长相,都很普通的小子,这让她心中畅快。

    她可不以为,景胜愿意给出一万倍于票价的上品元石来,购买林西的座位。

    不是买不起,而是太贵了。

    真的买下这个座位,景胜会成为天花国都武修界一大笑话。

    一张第一排的座位,需要一千上品元石,普通的散修,根本就不敢问津。

    一千块上品元石的一万倍,就是一千万上品元石。

    就相当于一千块极品元石。

    一千块极品元石,就算是天花国都的小家族,随手拿出来,都要肉疼的吐血。

    而此时的林西,景胜的杀意降临笼罩,景家其他十个武皇境强者护卫,也几乎同时释放神威,镇压林西。

    虽然这个神威只针对林西一个人,但是磅礴的神威,还是直接将林西脚下的地面,都镇压得龟裂塌陷。

    无数散修惊悚猜测,这个小子这下子完蛋了。

    这神威镇压之下,不说他一个不明境界的小家伙,就是武皇境一二层的强者,都会被镇压的七窍流血,元神龟裂。

    而林西此时,浑身都在颤抖,翻着白眼嘶声呐喊:

    “护卫!护卫在哪里?护卫救命啊!景家大公子要杀人啦!”

    这一嗓子喊出,整座角斗场的人都听到了,引发喧哗。

    此时刚刚离开的三层武皇护卫头领,再次降临,大声呵斥:

    “还敢闹事?景家这是不将我角斗场放在眼里吗?”

    林西一嗓子喊出,只要有眼睛,有神识的武修,都能够看到景胜和他的护卫,在镇压一个年轻人。

    护卫头领,也不敢再次维护景胜,直接开口叱咤。

    “哼!”

    景胜冷哼一声,摆摆手,自己收起杀意,其他武皇境强者,也同样收起神威。

    “头领说笑了,角斗场之中,谁敢不守规矩?我景家不惧任何势力,但是角斗场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景胜大声回应,不敢弱了景家的气势。

    护卫头领脸色发青,朝着呐喊救命的林西道:

    “为何呐喊喧哗?”

    林西此时抚膺哆嗦,指着景胜和他身后的护卫。

    “他们……他们太霸道了,让我让出座位,我说了要一万倍的补偿,才出让,他们没钱,就直接镇压我。头领大人您说,这可是堂堂的天花国都角斗场啊,是有规矩的。你没钱就不要嚣张,买不起就赶紧走人。买不起不走,还要杀人,我这腿儿都要被镇压得断了,胆儿都破了,识海都要崩溃了。要不是大人您降临,恐怕已经被景家大公子给害了。算算……穷散修,没钱没势力,那谁,景大公子,这座位我不要了,你就看在我让给你座位的份上,事后千万不要再找我后账,暗中派人追杀我啊……”

    说着,林西就要抱头鼠窜。

    这情景,让几乎所有看到听到的人都莞儿不已。

    旁边的诗含烟,更是捂着小嘴嗤笑。

    三层武皇境头领内心怒吼,吐槽林西的同时,也对这个野小子佩服不已。

    景家那是什么样的存在?大庭广众之下,众目睽睽之间,会做强横霸道,强占人座位的事情?

    一旦做了,以后谁还敢去景家的商行做生意买东西?

    而这小子在声讨了景胜之时,同时装作害怕,不要钱让出座位,更是各种暗示嘲讽,将景胜事后找他算账的路都堵了。

    一旦这小子横尸街道,传出去,景家都要遭遇城卫军的询问,麻烦不小。

    除非景胜能够在无声无息之间,干掉林西,并毁尸灭迹。

    但是那可能吗?

    整个天花国都,都笼罩着一重隐藏的结界,一旦有剧烈的战斗,立即就会惊动附近的城卫军,跑都来不及。

    林西此时抱着自己的肩膀,直接就要挤开人群,赶紧离开角斗场。

    “站住!”

    景胜此时下意识地喝止。

    林西一下就闪到了三层武皇头领身后,声嘶力竭嘶吼。

    “我都不要钱给你座位了,你还不让我走,难道你还想在这里杀了我吗?这太不讲理了,太可怕了……”

    无数散修此时对林西钦佩到骨子里。

    此前强势一拳轰炸了吴燕青的一条胳膊,对景胜不理不睬,根本就没有怕事的意思。

    此时直接面对景胜,竟是一副老鼠见猫的形象,这简直太逗比,太搞笑了。

    景胜,景家大公子,此时被一只老鼠耍得快晕了,诸多势力的大佬神识蔓延而来,在看笑话。

    景胜怒不可遏,但是镇压自己的怒气,掏出一个储物袋,直接丢给林西。

    “我说了,买你的座位,你敢出价,我就敢给,这里有一千块极品元石,它是你的了!”

    林西接过储物袋,战战兢兢对着护卫头领道:

    “真的吗?这是真的吗?我一下就发了财了?我这不是做梦吧?一千块极品元石,我的祖坟上,青烟袅袅?”

    泥煤!

    头领差点笑出声来。

    “行了,你已经没有座位了,赶紧离开角斗场,不然以逃票论处。”

    林西眨巴着眼睛,一副委屈的样子。

    “那啥,我补票行不?哪怕是最后一排的座位!”

    头领点点头。

    “座位票是没了,不过你可以去最后一排之上的台阶上,那里最高,也没座位,你可以买站票。站票一块上品元石……”

    林西抱着储物袋,低声嘶吼呐喊。

    “我要赌个大的,我要再发一次大财,不!发一次猛财!”

    顺着座位之间的过道,蛇形鼠窜,直接就朝着后边赌盘窗口而去。

    景胜盯着林西离去的背影,眼中的阴鸷之色,越来越冷厉。

    无数散修叹息。

    这个逗比小子,算是完蛋了。

    不说景胜那睚眦必报的性格,绝对不会让他活过明天。

    就说景胜给出去的一千块极品元石,那真的是有命拿,没命花啊!

    一千块极品元石,天花国都有多少人会惦记上他?

    也许一出角斗场,就会直接被谋财害命吧!

    林西可不管这个,直接抱着储物袋来到角斗场外围一排房子跟前。

    先拿出一块上品元石,买了一张站票。

    然后直接冲到开赌盘的一溜窗口前,大呼小叫,我要下注,引得无数人关注。

    此时赌盘周围,排着几十道人流,林西冲到前头,也不插队,直接塞给排在第二个的人十块上品元石。

    “兄弟,这是一千块极品元石,帮我买韩长庚胜,拜托!”

    排队的人也都关注到林西和景胜之间发生的冲突,很惊讶林西得到一万倍座位票价的补偿,不是赶紧逃走,而是胆大包天,还跑这边来下注豪赌。

    但是看在十块上品元石,就这么顺手买史家武皇胜出,那就是多了一份赌注。

    “兄弟,不知道你为啥要买韩长庚胜,这明显的是糟蹋钱啊!”

    看在十块上品元石的份上,这个散修好意提醒。

    林西哼哼哈哈。

    “兄弟,信我,你也买韩长庚胜出,赚了是你的,赔了算我的,算是给你替我买注的一份谢意。”

    散修翻白眼,心中吐槽。

    “信你的,就出鬼了!”

    正好此时排在第一位的已经下完了注离开,这个散修上前,买了一千块上品元石的注,赌史家赢。

    再买了一份一千块极品元石的注。赌韩长庚赢。

    这个举动,惊得开赌盘的人都张大了嘴巴,其他排在近处的人也都纷纷议论,都说林西这是过路财神,给角斗场送钱的。

    林西拿着赌注凭证,直接无视了无数鄙夷的议论。

    刚要转身朝着站票高台上去,就闻到一股温香从身后袭来。

    “这位公子,你真的买了韩长庚胜?一千块极品元石,全赌了?”

    林西咂舌,心中不乐。

    你是第一美,你美你的,我赌我的,刚才因为你在我身旁一坐,就给我找了一个又一个仇家。

    你这是自带倒霉鬼诅咒的先天光环吗?

    老子怎么就躲不开你呢?

    来者,正是天花国都第一美,诗含烟。

    林西乜斜着眼睛,上下打量着诗含烟的娇躯。

    “我说,你是不是看上本少了?跟的这么紧,容易让我浮想联翩啊……”

    我擦!

    无数排队的散修,此时一个个都咕噜咕噜咽着唾沫,嫉妒的眼神,在林西身上乱扎。

    能有你这样的机会靠近第一美,我们短寿一百年也愿意啊,怎么你小子还不乐意了呢?

    诗含烟羞怒,刚要发飙,就再次皱眉。

    因为此时,身后气势汹汹跟上来十几个人。

    乃是狗皮膏药一般的景胜一行。

    诗含烟眼珠一转,立即上前,抱着林西的胳膊撒娇摇着。

    “告诉含烟,你真买了韩长庚胜出的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