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大明第一祸害 > 第163章 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朱寿罚跪在传心殿的孔子画像前。他憋屈,他蒙冤,他有一肚子苦水要诉。

    “谷大用,给老师发电。询问本宫现在该如何解决此事。”朱寿着急地下令。

    曾经为了弄明白朱俊杭和陈熊妹妹的事,他特意查了史料。甚至脑子一抽找来《女戒》、《内训》、《女论语》扫了一遍。合上女书,他感慨后世女同胞的幸福。

    古代七岁不同席、男女授受不亲,被自身污点满满的朱熹‘提炼精华’后,女子的地位急剧下跌,一直影响了后世几百年。

    《明外史·烈女传》记载柴氏被人捏了手,她咬掉被捏过的肉;被另一人碰了胳膊,再把胳膊上的肉咬掉。士大夫们竟然大肆宣扬此为烈女。

    真让人毛骨悚然!

    谷大用咽下口口水,低声回禀,“皇爷已经问过。”

    “老师有什么好办法?”朱寿眼含希翼之光。

    谷大用吞吞吐吐地说:“杨大人想问是否为小爷故意为之。”

    “六月飞雪!”朱寿扶额大叹。

    为了防止后宫干政,太祖弄出后妃殉藏,并且要求皇帝及亲王后妃宫人等必须选择良家女子。仁宗之后甚至规定不与权贵之家联姻。那位李小姐是李阁老的女儿,光祖制一项就不会被满朝文武接受。

    若朱寿娶李小姐,李东阳必须辞官。刘健致仕后,李东阳是首辅的不二人选。也难怪杨廷和会怀疑此事是朱寿故意为之。

    朱寿大喊冤枉:“本宫再不济,也不会拿女子撒气。真要整李阁老,本宫有的是法子,何须调戏他女儿。不对!明明是李小姐扑倒本宫,本宫才是受害者!”

    “恶念值+1……”

    英国公头疼欲裂,刘健胡子抖动,谢迁太阳穴青筋突暴,谢铎嘴唇发白……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大家措手不及。负责保护太子出宫的锦衣卫指挥使牟斌,同样被弘治帝罚跪。戴义前往李府看护李小姐,防止李小姐想不开让事态进一步恶化。

    “超市为何要选今日开张?”刘健肩负弘治帝所托,弄清事情原委。

    弘治帝正在安抚李东阳,以及未来的衍圣公孔闻韶。李小姐不但是李阁老的女儿,还是孔大少的未婚妻。听说孔大少此次上京为定亲而来,结果不但被打还丢了未婚妻。

    孔大少被打的事吸引众多百姓旁观。在众目睽睽下,太子和李小姐有了亲密接触,孔李两家的婚事不可能继续。太子和李小姐更悬。李小姐可惜了,李公爱女心切一病不起。

    这真不是太子殿下的算计?!孔府和江南有联系,又提议把灾民送往河套,一定让太子记恨上。李公多次出主意遏制太子势力。以太子眦睚必报的性子,说是巧合信的人真不多。

    “本宫用学到的周易六爻算卦,发现今天是超市开业的好日子。”朱寿眼巴巴地瞅着刘健等人。这事真是意外。

    谢铎用严厉的目光注视朱寿:“老臣第一日授课清楚明白地讲明,孔子推崇《周易》不在卜筮应用,而在其蕴含的天地宇宙和人生的大道理。”

    朱寿瘪嘴:“本宫用亲身遭遇领会了孔夫子的深意。”卜筮都是骗人的!

    “《周易》蒙人,宿主不要再学下去了。”系统探出头说。

    朱寿微不可查地点点头,他还是继续学下去。

    刘健再问:“殿下为何要亲自点鞭炮?”

    朱寿看看他:“本宫还是孩子。孩子都有好奇心。逢年过年时孩子们都喜欢点炮仗玩。”

    “恶念值+1……”

    朱寿眉头一皱,他刚满9岁,李小姐16岁,年龄差距有点大。

    朱寿脑中浮现一张俏脸。圆圆的脸蛋、水灵灵的大眼睛、羞愤的双颊、气鼓鼓的腮帮、凹凸有致的身段,李小姐挺符合他的审美观。相差悬殊的年龄,会让大臣们联系想起便宜爷爷和万贵妃那档子事。

    “为何鞭炮声会惊马?内行厂的马车都是从年老的战马中淘汰。战马连枪炮声都不怕,还能怕鞭炮声?”朱寿问出他的疑惑。

    英国公沉声说:“马车的马来自仁寿宫庄。”

    朱寿脸色微沉。仁寿宫庄被改成马场,京师外大部分庄子被强拆后移交兵部养战马。战马来自于邱聚从女真人手里换来的。

    “本宫好不容易从女真人手里骗来养战马的诀窍,兵部怎么还能把马养废!”朱寿怒气冲冲地从跪垫上爬起。

    大明的隐患一直是北方游牧民族。战马是对付游牧民族的利器。远征军打败鞑靼人,从女真手里弄到的战马居功至伟。

    “从女真人手里骗来?”耳朵灵敏的刘健眯起眼睛。

    朱寿翻翻白眼:“首辅大人别抓着小事不放,兵部养不好战马会危机九边安全。”

    “恶念值+1。”

    刘健深吸一口气,太子不让他们知道的就是大事。

    英国公模棱两可地说:“北方缺粮,很多田庄恢复耕作。”

    “他大爷的!一群短视、自私的家伙!没有战马保护九边,他们积累的家财只会被鞑靼人掠夺。都忘了瓦剌曾打到京师城门下?”朱寿怒不可遏地大喊大叫,“如果驾车的是退下来的战马,怎么会发生这种事!都是他们的错!”

    “恶念值+1……”

    这是刘健等人见过最无耻的甩锅借口。

    弘治帝不得已让宝贝儿子罚跪。听牟斌的转述,弘治帝坚定认为照儿是受害者。谁让李东阳能力卓绝可以协调各方,而且这种事对女子的名声伤害更大,最后只能委屈自家儿子。

    弘治帝听闻照儿用来养马的田庄重新被收回,当天派出锦衣卫和东厂彻查。

    晚上,司礼监几位太监拿着弘治帝的圣旨,依次前往庆云侯、寿宁侯、仁和大长公主府等多位皇亲国戚府中宣旨。弘治帝破天荒第一次在圣旨中把他们骂的狗血淋头。这份圣旨很有太祖骂人的风范。

    “恶念值+1……”

    被关在传心殿的朱寿数着恶念值熬过一晚。他太憋屈,史无前例的失眠了。绝对不是因为脑子里不时浮现的俏脸。

    第二日一早,山东传来六百里急报。

    山东曲阜的孔庙昨晚大灾,众多古籍烧为灰烬。

    吏科给事中上奏:“这是上天示戒。”

    弘治帝又想喷人。上天得有多闲,才会因为照儿抢了孔家的媳妇降下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