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仗剑万里 > 第二百三十一章 死了很多人
    明州的夏天很热,阴雨天的时候,又闷又热,像一个特大号的蒸笼,让人很不舒服。

    穆凡满身的泥泞,手里提着一颗头颅。为了拧下这颗头颅,他没少费工夫。

    头颅带着一截脖颈,颈部后方布满倒刺,倒刺足有拇指粗细,长度接近手掌。除嘴部以外的地方均布满鳞甲,鳞甲在阳光的照射下泛着淡淡的黄晕。

    这种灵兽名唤金晶兽,成年后实力和璇玑镜修士相近。金晶兽的活动范围有限,一般在矿脉附近出没。实力弱小的人碰到它自认倒霉,实力强大的人碰到它算运气。

    它们的鳞甲是制作兵器的上好材料,有些精锐军队身上的甲胄就是用它们的鳞甲制作的。一般有金晶兽出没的地方总少不了矿脉,充分开发这些矿脉也是一笔很可观的财富。

    穆凡用飞剑挖了一些,只是普通的金矿。黄金对他没什么吸引力,不过他不介意多带一些。

    默默记下此处的位置,他转身对见性道:“走吧,先回去再说。”

    见性身上脏得更厉害,他眉宇间的稚气不见了,但仍慈眉善目的,看着就像一个好人。

    一个半月的磨练让他不像以前那么天真,经历丰富了他的心灵,却改变不了他的性格。

    不知是因为和穆凡相处的多了,还是他本身就受到慧空大师很深的影响,见性在危急时刻也会用雷霆手段。

    “没有雷霆手段,怎显菩萨心肠!”他是这么安慰自己的,然而他还是有些纠结,不能确信这么做是对的。

    见性看着穆凡手里的灵兽头颅,双手合十,轻声念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穆凡道:“你又多了一个可以讲的故事,呐,看到了吗,这个金矿你我一人一半。”

    “我是出家人,出家人不需要这些身外之物。”见性的手保持着刚才的姿势,他对金矿不感兴趣。

    “既然你不要,那这些就全是我的了。”穆凡丝毫不矫情,偶然碰到的金矿见者有份,见性不要,便是他一个人的。

    他把金晶兽的头颅放进储物戒指,说道:“到了明州的地界,我们可以肆无忌惮的御剑。”

    见性怀着期许,“我想看看剑宗是什么样子?很早以前就想了。”

    穆凡想了想说道:“一个景色优美的地方,人也挺不错的。”

    “看得出来,你很喜欢剑宗。”见性笑道。

    “如果你是剑宗弟子,你也会喜欢的。”穆凡一捏飞行决,飞剑瞬间变大,飞到他的膝盖处,“带你去欣赏欣赏,上来。”

    见性率先跳到剑上,“听说你们那里有一条龙鲸,传说龙鲸可以长到四五十丈,你们哪里的有多大了?”

    “我记得和你说过,它还是只幼崽,现在很小。”

    见性挠了挠头,“说过吗?”

    穆凡笑道:“你这记性,还说要把我们经历的事说给别人听,恐怕过一段时间全忘了。”

    “不会的,不会的……”见性羞涩的笑了两声,“比如说你击败无数天突境高手的事,我记得清清楚楚。”

    穆凡脸上的笑意逐渐消失,慢慢换成阴沉和些许哀伤。

    从鼎州到明州数万里的路程,他和见性一刻也没有闲着,奔袭了一个半月,终于到达此处。

    一个半月不久,却发生了很多事。有些事明明心里有所准备,真发生了,还是觉得难受。

    冰玄那次离开客栈,告诉穆凡半颗御神丹的下落,再也没有返回客栈。

    穆凡和见性等了一夜,第二天清晨出发。最初奔走的三天,他和见性有意放慢速度,希望遇到赶来的冰玄。

    第四天的上午,二人找家客栈落脚,听到了冰玄的死讯。死的人远不止冰玄一个,五毒教教众全部身死,无一例外!

    穆凡想方设法套近乎,旁敲侧击问出一些零碎的东西。

    冰玄死了,夜尽死了很多人,穆家死了很多人,至于具体死了哪些人,这些人的地位如何,皆未可知。

    穆凡和冰玄仅见过两次面,没有多深厚的情谊,不过他就是觉得难受。哪怕冰玄做的事很不光彩,甚至可以说是见不得人的勾当,但冰玄死了,他心里就是不舒畅。

    还记得第一次见面时,冰玄要收他为徒,教授他炼器、炼丹、阵法……

    穆凡没同意,他不能一直呆在五毒教,那不是一个正常人该呆的地方,而且当时他不清楚家里的处境。

    第一次见面冰玄就做了死的准备,第二次见面,冰玄真的死了。一千四五百年的寿命,比千岁兰活得还久……

    接下来的路程里,穆凡每天都在担惊受怕,陆陆续续听到有人死亡,有些还是他认识的家里人。

    到了半个月前,传闻停了,想必已经死过的人都确认了。

    鬼枯死了,据说和冰玄死在一起,而且临死时还傻叫了一通,具体说什么内容,穆凡不知道,因为传闻有四个版本。

    四个版本的意思相近,差不多在说自己不后悔吧。

    穆凡对鬼枯的情感很复杂,一方面鬼枯三番五次的对他动手,另一方面鬼枯的原则很明确——毁灭玄门。

    人都死了,是怀念还是怨恨意义不大。他自嘲的笑了笑,看着见性脸上的关切又道:“走神了,说了带你去见识见识剑宗的风光,站稳了,我加速了。”

    飞剑骤然提速,见性身体向后一晃,急忙站定,差点被甩了出去。

    红花赌场的大部分房舍翻新了,最高的八层小楼里,胡老三托着下巴,仰望天空,突然看到天边闪过一道剑影。

    剑飞得是那么高,除了剑影外,什么也看不到。

    赌场的生意没有以前好了,朝廷打仗,达官贵人们也得做做样子,赌钱的人少了,他这赌场的进项也就少了。

    不过好在西北的事告一段落了,他身为一家江湖势力能打听到的东西有限。有消息称西北胜负已分,接下来不会再打仗了,但具体会怎么处理,谁在其中充当什么作用,就不是他能触及到的了。

    胡老三向下瞧了瞧,每次看到偌大的红花赌场,他心里就生出一股自豪。

    “全部是我的!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