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惊雷 > 第一千四百六十五章 顺水推舟
    聪明反被聪明误。

    蔡望津居然是自己先露出了破绽。

    余惊鹊一直在找机会,可是一点机会都没有。

    甚至是不仅仅没有找到机会,还被蔡望津给发现了阴谋,弄不好之后余惊鹊就会非常危险。

    可是蔡望津的绝地反击,居然是自己给自己反击出来了问题。

    因为蔡望津做梦也想不到,余惊鹊在发现木栋梁家里的东西之前,就已经是开始算计蔡望津了。

    而且蔡望津更加想不到,他派人暗杀剑持拓海这件事情,不仅仅是地下党知道,还有余惊鹊也知道。

    当然了,余惊鹊就是地下党,他能不知道吗?

    就是因为这两点的判断失误,让蔡望津选择了绝地反击,确实将自己给害了。

    因为蔡望津说的话都对,没有错,甚至是误打误撞,全都对了。

    但是他和余惊鹊一样,用了一招,伪造证据。

    余惊鹊伪造的就是诬陷蔡望津的东西,蔡望津伪造的,就是账本。

    但是问题是什么?

    问题就是,余惊鹊伪造的东西,蔡望津不敢说是伪造的,羽生次郎也不敢说是伪造的。

    但是蔡望津伪造的东西,那就一定是伪造的。

    因为他说谎了。

    他说账本是余惊鹊从房间里面拿出来交给他的,这个谎蔡望津必须说。

    不然蔡望津说,房间里面拿出来的东西,被自己给烧了?

    那好了,你为什么烧掉?

    是不是因为这东西对你很不利,比如就是余惊鹊说的那样?

    所以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蔡望津只能伪造一个,对自己不利,但是却不会致命的东西。

    比如账本。

    蔡望津的想法没有错,错就错在,余惊鹊也提前准备了账本。

    余惊鹊心头一喜,脸上说道:“队长,这账本肯定是科长伪造的。”

    “不然我怎么可能不拍照呢?”

    还是这一句话,如果是我从房间里面拿给蔡望津的,我怎么可能不拍照。

    “但是为什么上面还挺正确的,字迹也一样。”羽生次郎说道。

    “队长,这上面记录的东西,都是真的,蔡科长收过木栋梁几次钱,每次多少钱,蔡科长应该心里也有数。”

    “而且之前我给了蔡科长很多木栋梁准备的资料,那些字迹就是木栋梁的字迹。”

    “所以蔡科长伪造这样一个账本,并不难。”余惊鹊说道。

    蔡望津是聪明。

    他这个账本虽然是伪造的,但是上面的东西,还是真的。

    因为真正的账本,现在蔡望津并不知道在什么地方。

    他担心自己伪造了之后,账本又被找出来。

    所以他就按照真的账本来做,就算是最后还有账本被找出来,那也是木栋梁小心,多弄的备份,你不能说蔡望津这个就是假的。

    但是蔡望津万万没有想到,真的账本,居然是比他这个账本,还要早出来。

    那么现在的问题就比较明朗了,蔡望津伪造账本。

    因为蔡望津有这个能力,他知道账本的内容,他也知道木栋梁的笔迹。

    这是不是也从侧面证明了,余惊鹊给了蔡望津木栋梁收集的资料,不然蔡望津从什么地方,知道木栋梁的笔迹去?

    “队长,虽然账本看着不新,但是应该是做旧的。”余惊鹊说道。

    账本看起来不像是新写的,可是一定是新的。

    应该就是蔡望津自己做旧的,冰城里面不是没有能人异士,就算是有你也找不到了,蔡望津不会留这个人活命。

    “队长,蔡科长识破了我的计划,做了这么一份东西。”

    “就是想要污蔑我,我真的将东西给了蔡科长,就是照片上的东西。”

    “账本我肯定是没有给过,照片上的那些东西,蔡科长一定已经都销毁了,不然不敢这样做的。”余惊鹊说道。

    “如果他销毁的话,你怎么证明照片上的东西,是真的?”羽生次郎问道。

    “队长,真不真我不知道,只是从木栋梁的家里搜查出来罢了。”

    “如果是地下党陷害蔡科长,也是有可能的,但是蔡科长为什么会害怕,他为什么要烧掉。”

    “而且现在还要弄出来一个假的账本?”

    “这难道不是心虚吗?”

    “所以东西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不需要我来证明,蔡科长自己已经证明了。”余惊鹊说道。

    羽生次郎微微点头,余惊鹊说的是有道理的。

    如果蔡望津没有派人暗杀过剑持拓海,蔡望津不至于这么大的反应。

    看似蔡望津一直都很淡定,而且处理的很好,可是却也能感觉得到,他比较在乎这件事情。

    但是不管怎么说。

    今天说谎的人,一定是蔡望津,而不是余惊鹊。

    “队长,您可要保护我啊,事情已经败露,如果蔡科长临死之前,想要拉上一个垫背的,我可不想死啊。”

    “而且队长,如果蔡科长最后破罐子破摔,说是安排我负责暗杀的剑持拓海,您可一定不能信啊。”

    “如果是我做的,我还调查这件事情,我不是找死吗?”

    余惊鹊哭丧着脸对羽生次郎说这件事情。

    他担心蔡望津最后还准备拉着自己垫背,所以给羽生次郎先说一声,免得到时候羽生次郎怀疑自己。

    羽生次郎说道:“我知道了。”

    他也觉得暗杀剑持拓海和余惊鹊没有关系,如果有关系的话,余惊鹊一定是不敢调查的。

    而且如果有关系,蔡望津刚才直接就说是余惊鹊暗杀剑持拓海诬陷他就行了,蔡望津不敢这样说,就证明这件事情,蔡望津就不想提。

    为什么不想提?

    因为是蔡望津自己做的。

    蔡望津现在只是想要羽生次郎认为,什么暗杀剑持拓海,被地下党知道平房区细菌实验,这些都是假的。

    只是余惊鹊的诬陷罢了,根本就没有这回事情。

    蔡望津是自动忽视,甚至是想要弱化这件事情。

    但是余惊鹊不,余惊鹊认为这些事情是真的。

    这样一对比,余惊鹊反而是更加坦荡一点,蔡望津反而是在忽视一些问题,弱化一些问题。

    这样看的话,那么这件事情,难道真的是因为蔡望津引起的。

    余惊鹊一步一步引导羽生次郎,他知道羽生次郎已经想到了什么。

    他迫不及待的想要羽生次郎现在就下令抓捕蔡望津,可是羽生次郎没有这样做。

    他皱了皱眉头说道:“我说了让你们两个明天一起过来,当面对质。”

    听到羽生次郎的话,余惊鹊哭笑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