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惊雷 > 第一千三百二十七章 提醒
    先动蔡望津的身边人,毕竟这一次剑持拓海离开特务科,是蔡望津一手造成的,起码在剑持拓海心里,是蔡望津一手造成的。

    那么利用木栋梁,对付蔡望津,是剑持拓海做的第一件事情,不奇怪。

    但是发现对付蔡望津失败之后,剑持拓海接下来会怎么做?

    余惊鹊觉得一定会对付自己。

    蔡望津的身边人失败了,那么余惊鹊的身边人呢?

    余惊鹊环顾了一下,他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所谓的身边人。

    季攸宁和余默笙是家里人,剑持拓海不敢动,毕竟已经威胁过了,剑持拓海还敢动家里人,就要考虑考虑自己的孩子能不能保住。

    那么余惊鹊其实身边没有什么人。

    木栋梁和余惊鹊关系近,但是剑持拓海认为木栋梁是蔡望津的身边人。

    至于陈溪桥,孔晨,韩宸之类的,这都是秘密,剑持拓海也不会知道。

    非要说的话就是顾晗月。

    但是在顾晗月接班南浦云的工作之后,余惊鹊和顾晗月见面真的是非常非常少,你宁要说剑持拓海从顾晗月这里下手,是说不通的。

    身边人总要有个联系吧,如果顾晗月这种经常不见面的,在剑持拓海心里都算是身边人,那么特务科的警员全都是。

    所以余惊鹊现在觉得,剑持拓海是不是对自己,有点无从下手。

    可是思来想去,余惊鹊觉得还是要小心一点。

    顾晗月虽然和余惊鹊看起来没有太大的关系,但是和季攸宁的关系不错。

    如果剑持拓海发现,从余惊鹊这里没有办法下手,会不会从季攸宁的身边人开始下手。

    但是他调查顾晗月,能调查到什么东西?

    他什么都调查不到。

    除非是调查到正阳警署去,调查到蔡坤这里,才会知道余惊鹊和顾晗月之前有过情人关系。

    但是这个关系不致命,对余惊鹊一点影响都没有。

    如今的冰城,有点权势,有点家产的人,谁不偷腥?

    可是怕什么?

    怕就怕剑持拓海要恶心你啊。

    剑持拓海明明知道余惊鹊和顾晗月的关系,不会对余惊鹊造成什么影响,但是就是要说出来,就是要恶心你怎么办。

    毕竟这一次剑持拓海吃亏很大,报复的心情是能理解的。

    想到这里,余惊鹊觉得还是和顾晗月见一面,提个醒,让她小心一点的好。

    这剑持拓海没有杀死,果然是后患无穷。

    余惊鹊当时想的一点错都没有,放虎归山后患无穷,可是行动出现失误,被剑持拓海躲过一劫,这是大家都不想看到的。

    而且剑持拓海还非常果断的离开了特务科,让余惊鹊想要继续对付剑持拓海的机会都找不到。

    原本剑持拓海在特务科,余惊鹊还可以利用蔡望津来对付剑持拓海。

    可是剑持拓海离开之后,蔡望津对剑持拓海就不是那么在乎了,不可能跑去宪兵队对付剑持拓海,这无疑就增加了难度。

    回到家中,余惊鹊告诉季攸宁,明天送她去学校。

    “好。”季攸宁没有多问,她知道余惊鹊是想要见顾晗月,她不问是不想打听地下党的事情,让余惊鹊为难。

    第二天一早,两人一起去学校,见到了顾晗月。

    季攸宁借故离开,余惊鹊和顾晗月独自交谈。

    “怎么了?”顾晗月直截了当的问道。

    “剑持拓海离开特务科,可能会盯上你,你想小心一点。”余惊鹊将自己担心的事情说出来。

    “盯上我?”顾晗月觉得很奇怪。

    她和余惊鹊的关系,早就变得淡了,和以前是不一样的。

    所以说剑持拓海盯上顾晗月,在顾晗月看来,有点荒谬。

    “你别管会不会,你就当做他会,小心一点。”余惊鹊也是无奈。

    这剑持拓海离开特务科,反而是成了悬在余惊鹊头上的一把刀。

    余惊鹊做事情不用束手束脚,但是木栋梁和顾晗月这里,反而是受到了影响。

    “我知道了。”听到余惊鹊这样说,顾晗月也知道,余惊鹊是认真的。

    “对了,之前说的日军专家,有消息吗?”余惊鹊问了一句。

    这个消息已经很长时间了,不过余惊鹊一点消息都没有打听到。

    特务科从军统文件里面破译出来了消息,只是蔡望津不想调查,羽生次郎也故意隐瞒。

    让余惊鹊意识到了,这个日军专家问题的严重性,但是告诉了组织和军统之后,到现在都没有消息。

    顾晗月摇头说道:“没消息。”

    提起来这件事情,顾晗月心里也烦闷,调查了很久了,她这里同样没有消息。

    就简单的问了一句,既然顾晗月这里没有消息,余惊鹊也没有多说什么。

    反正顾晗月小心就行了,剑持拓海这个人,可不会按照常理出牌。

    提醒完了之后,余惊鹊就回去特务科上班。

    刚到特务科,李庆喜就跑了上来,说道:“股长,剑持股长,好像立功了。”

    李庆喜一时半会,还没有习惯改变对剑持拓海的称呼。

    “立功?”余惊鹊有点好奇。

    “抓捕到了反满抗日分子。”李庆喜打听来的消息,剑持拓海在宪兵队立功了。

    听到这句话,余惊鹊心里暗骂剑持拓海,可是只能很不在乎的说道:“不管我们的事情。”

    剑持拓海在宪兵队立功,确实是不管余惊鹊的事情。

    因为余惊鹊打听不到具体的情况,宪兵队的事情余惊鹊是不可能插手的,而且剑持拓海也不会让特务科的人插手。

    不管是组织的事情,还是军统的事情,余惊鹊都只能袖手旁观。

    所以对于李庆喜的消息,他没有什么兴趣。

    但是你不得不说,剑持拓海有点本事,刚到宪兵队,身上的伤还没有好利索,就立功了。

    这个消息,蔡望津也听说了,不过同样没有放在心上,甚至是都没有叫余惊鹊过去,专门说这个事情。

    因为蔡望津认为没有必要,宪兵队就是搞这工作的,抓个反满抗日分子,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难道还要难以置信吗?

    剑持拓海不管在什么地方站稳脚跟,只要不在特务科里面站稳脚跟,就和蔡望津一点关系都没有。

    蔡望津是不在乎,余惊鹊的心情可不怎么好。

    心情不好归不好,该做的工作还是要做,木栋梁又代表薛家,来讨价还价了。

    余惊鹊的狮子大开口,薛家确实不满意,自然要还还价了。

    之前的讨价还价,是想要拖时间,让木栋梁调查。

    现在已经调查到幕后黑手了,拖时间就没有意义,还会影响木栋梁在码头的工作,余惊鹊说了一个合适的价钱,让木栋梁告诉薛家的人拿钱来,事情就可以翻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