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惊雷 > 第一千零一十二章 提醒
    今天打探来的消息,不仅仅没有让余惊鹊松一口气,反而是更加紧张。

    何斯谅不愿意多说,余惊鹊没有办法去逼迫何斯谅。

    甚至是这一次何斯谅愿意说出来这么多东西,都是误会了余惊鹊,以为是蔡望津的意思。

    不然,余惊鹊可能连这些消息,都得不到。

    不能继续打探,余惊鹊就只能回去找季攸宁,既然和纸鸢有关系,就先提醒季攸宁好了。

    回到家之后,和季攸宁坐在房间里面。

    余惊鹊将自己得到的消息告诉季攸宁。

    说完之后,余惊鹊担心的说道:“你这段时间有任务吗?”

    “一些小任务。”季攸宁说道。

    其实就是一些日常的小任务。

    余惊鹊皱着眉头说道:“能不能停一段时间?”

    “不行。”季攸宁摇头。

    别看是小任务,就是专递情报,但是季攸宁不能停。

    她负责的都是一些比较重要的情报专递,如果她停下来,军统的情报不是就出问题了吗?

    余惊鹊也知道,单单是因为自己调查到的一些蛛丝马迹,想要军统停了季攸宁的工作,那是不可能的。

    因为季攸宁就是纸鸢,特务科每天都在找,并不是现在才开始找。

    这样算的话,季攸宁每天都活在危险之中。

    要是危险就要停掉工作的话,那么岂不是就不用工作了。

    所以余惊鹊没有很幼稚的去逼季攸宁不要工作。

    他说道:“你一定要小心。”

    季攸宁笑着说道:“特务科的何斯谅,应该不是我的对手吧。”

    看到季攸宁露出和自己往常得意时一样的表情,余惊鹊可笑不出来。

    “你还得意呢,快点给我认真。”余惊鹊捏着季攸宁的脸说道。

    季攸宁将余惊鹊的手打开,将笑容收敛起来,说道:“好,我认真。”

    “何斯谅不是你的对手,但是何斯谅的能力你不能小瞧,以前的几次失利,不表示何斯谅没有能力。”余惊鹊语重心长的说道。

    因为余惊鹊就在特务科,他对何斯谅还是了解的。

    依照蔡望津的性格,如果何斯谅没有能力,能做特务科通讯班的班长吗?

    所以何斯谅的能力,不需要多说,一定是有的。

    前面的失利,那是因为季攸宁在暗,何斯谅在明。

    而且知耻而后勇,说不定何斯谅就进步了呢,现在就要报仇雪恨呢。

    说完这些,不等季攸宁开口,余惊鹊继续说道:“而且这一次还加上了剑持拓海,虽然我不知道剑持拓海到底有没有准确的消息,可是不会空穴来风,不能大意。”

    看到余惊鹊这么关心自己的样子,季攸宁自然是满意的。

    笑着说道:“好了,我听你的还不行,接下来的行动,我一定会小心的。”

    小心?

    单单小心够吗?

    余惊鹊思考了片刻之后说道:“有人负责保护你吗?”

    季攸宁去发报,总是需要人保护的吧?

    季攸宁点头说道:“以前是爹,现在没有人。”

    以前是余默笙配合季攸宁,只是余默笙也有工作,再加上季攸宁对冰城也熟悉了,所以季攸宁这里,就开始独自行动。

    而且最重要的是,以前车子的油箱是改过的,可以藏电台。

    余默笙可以带着季攸宁行动。

    只是这个消息泄露之后,车子已经不能带着电台行动了,所以需要季攸宁独自行动。

    听到没有人保护,余惊鹊皱着眉头,觉得军统会不会太儿戏了。

    季攸宁看的出来,解释说道:“没有人保护,其实就是对我最大的保护。”

    听到季攸宁的话,余惊鹊知道自己刚才是关心则乱了。

    因为季攸宁的专业能力很强,季攸宁认为,在专业能力上,不会有人抓到自己。

    可是如果有人负责保护季攸宁,这个负责保护的人,可能会出问题。

    不管是背叛,还是被抓,对季攸宁都不利。

    所以干脆不需要保护,季攸宁只要不出事,那么就没事。

    保护的人,就是在出事之后,才能起到保护作用。

    可是如果根本就不出事,还需要保护吗?

    虽然想明白了这一点,但是余惊鹊还是觉得不太好。

    季攸宁毕竟这么重要,对军统来说同样如此,军统应该找可信的人,来保护季攸宁。

    “我觉得,你应该建议军统,找可信的人在每一次任务之时保护你。”余惊鹊提议说道。

    “我之后会说的。”季攸宁的话,其实有点敷衍。

    为什么季攸宁不愿意?

    那是因为季攸宁不想承担风险,不是自己的风险。

    而是余惊鹊这里的风险。

    派来保护的人,不仅仅会知道季攸宁的身份,还会知道季攸宁的丈夫是大汉奸余惊鹊。

    她担心对余惊鹊有影响,所以才会拒绝军统保护。

    “再说了。我也可以保护我自己。”季攸宁笑着说道。

    一方面是为了余惊鹊,一方面季攸宁确实认为,自己可以保护自己,而且更加方便。

    季攸宁虽然这样说,可是余惊鹊还是不放心。

    何斯谅和剑持拓海的联手,给余惊鹊的压力还是挺大的。

    “我看不如这样,之后你的任务,我陪你怎么样?”余惊鹊问道。

    他和季攸宁是相互信任的,那么余惊鹊陪着季攸宁行动,也不是不行。

    季攸宁美目看着余惊鹊问道:“你陪我?”

    “对,出了问题,我还可以保护你。”

    “而且我们两个是夫妻,在街上也是一种掩护,就算是真的遇到危险,说不定也能逢凶化吉。”余惊鹊认真的说道。

    他认为自己的提议没有问题。

    不过余惊鹊又急忙说道:“但是你放心,电台的存放地点,我是不会去看的,你独自去拿。”

    季攸宁白了余惊鹊一眼说道:“我在乎这些吗?”

    季攸宁知道余惊鹊不会对电台有兴趣,而且季攸宁知道余惊鹊的秘密更多。

    他们的信任,可不会去怀疑对方这些问题。

    余惊鹊笑了笑问道:“行不行?”

    看到季攸宁犹豫,余惊鹊又说道:“我希望你可以答应,哪怕就这段时间。”

    “你如果是为了我好,你更加应该答应,不然你遇到危险,你觉得我还能独善其身吗?”

    听到这些,季攸宁点头说道:“行。”

    季攸宁如果遇到危险,被抓,或者被杀。

    余惊鹊都会因为季攸宁的身份,而被审查,甚至是被杀。

    所以余惊鹊如果能帮季攸宁度过难关,对他们都有好处,也正是因为如此,季攸宁才会答应余惊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