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惊雷 > 第一百八十九章 攻心计(加更)


    看到吴归远的一瞬间,余惊鹊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他想要装作没有看到,从旁边过去,却事不如人愿。

    “余警官。”吴归远拦在余惊鹊身前。

    “吴股长啊,怎么在这里。”余惊鹊一副刚看见吴归远的样子,吃惊的表情恰到好处,差一点吴归远就信了。

    心里暗骂了一句,吴归远笑着说道:“我是专程在这里等余警官的。”

    “等我?”余惊鹊觉得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余警官可否赏脸,我们找个地方,喝两杯。”吴归远的态度怎么说呢,好的出人意料。

    喝两杯?

    你说敲闷棍,那是不可能的,保安局对付余惊鹊没有用,明眼人都知道,万群和蔡望津想要对付王若愚,你弄死余惊鹊难道就能救王若愚吗?

    那么吴归远此番前来,有何用意?

    “那个家里等着我吃饭。”余惊鹊抱歉的说道。

    “不急不急,余警官可以先打个电话回家。”吴归远看来今天是非要和余惊鹊聊一聊。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会一会吴归远看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不必了,走吧。”余惊鹊推辞不掉,只能跟着吴归远离开。

    坐上吴归远的车,两人来到一个饭店,要了包间,点了菜。

    “来,余警官请。”两人喝了一杯。

    吃了两口菜,余惊鹊问道:“吴股长今天找我,所为何事?”

    “余警官是聪明人,心里岂能不明白。”吴归远笑眯眯的说道。

    “王若愚?”余惊鹊问道。

    “你看,我就说余警官是聪明人,一点就通。”吴归远这大帽子是一顶接着一顶。

    吴归远这态度弄的余惊鹊迷茫,他想要干什么。

    “有话直说。”余惊鹊说道。

    “既然余警官着急,我就长话短说,王若愚这个案子你我心里都明白,那些证据不过是镜花水月,一碰就碎,当不得真。”吴归远慢条斯理说道。

    余惊鹊瘪了瘪嘴说道:“我不明白。”

    “你看刚说余警官是聪明人,你现在就开始装糊涂,现在就你我二人,有什么话不好说的。”吴归远的声音,带着亲和力,好似和余惊鹊多年老友一样。

    看到余惊鹊不说话,吴归远继续说道:“这些证据是假的,你心知肚明,如果被查出来,上面怪罪下来,余警官觉得倒霉的人会是谁?”

    “万群?”

    “还是蔡望津蔡科长?”

    “都不是,他们都不会倒霉,倒霉的只有你余警官啊。”

    听到吴归远话说到这里,余惊鹊冷笑,这是打算攻心计啊。

    为了救王若愚,想要先说服自己,而且这话语听起来,还真的挺有说服力。

    余惊鹊低头不语,吴归远以为自己的话起到了作用,趁热打铁说道:“你只是一个牺牲品,是一个上层斗争的牺牲品,为什么这一次的事情,万群不出面,让你全权负责,你还看不懂吗?”

    “这样下去,你只有死路一条,还是一个替死鬼。”

    听到这里,余惊鹊还是不开口,但是却将面前的酒杯端起来,一饮而尽。

    看到这一幕,吴归远心里暗笑,继续自己的自言自语。

    “你不如实话说出来,告诉上面这些证据是伪造的,你到时候就算是揭露有功,不仅没有错,还有功劳。”

    “至于你担心王若愚报复你,那请你放心,我们会和他说,到时候他不仅仅不会报复你,还会感谢你,给你不少好处。”

    说句实在的,如果换一个人,可能还真的就被吴归远给说动了。

    因为他说的话,太具有蛊惑力,而且句句在理。

    但是他却想不到,真的想要王若愚死的人,是余惊鹊。

    这个念想,余惊鹊敢说,自己比万群和蔡望津还要强烈,王若愚必须死。

    至于吴归远说的什么替死鬼,余惊鹊认为是无稽之谈。

    哪怕现在余惊鹊去揭露这件事情,他有功劳吗?

    他什么都没有,而且这件事情,不足以扳倒蔡望津和万群,到时候余惊鹊就多了两个敌人。

    王若愚如果出去,他第一个想要弄死余惊鹊,他才不管余惊鹊是不是帮了他。

    到时候敌人这么多,你让吴归远保护,那是痴人说梦,他们能记得你才怪。

    吴归远的上面,不过是看中了王若愚答应的好处,想要救王若愚捞一笔罢了。

    该说的话已经说了,吴归远认为余惊鹊应该被自己打动。

    威逼利诱,吴归远都用上了,他觉得已经足够。

    从随身携带的公文包里面,吴归远掏出一个红布包着的东西,放在桌子上。

    打开红布,里面是两根金条。

    “这算是小意思,王若愚得了林山月的一部分家产,你要是救他出来,他会给你更多。”这就是利诱,真金白银,让你看的真真切切。

    做完这一切,吴归远没有停留,起来就离开。

    看着出去的吴归远,余惊鹊心里冷笑,这吴归远还真的是玩手段的高人。

    今天见面,说了一堆话听起来都是为了余惊鹊好。

    可是余惊鹊心里也明白,如果自己不照办的话,过不了几天,他和自己见面的事情,一定会传到万群和蔡望津的耳朵里面。

    而且自己拿了金条的事情,同样会人尽皆知。

    到时候万群和蔡望津,还会信任余惊鹊吗?

    吴归远今天不让余惊鹊做回答,放下金条就走,其实就是藏了后手在这里。

    挑拨离间余惊鹊和特务科的关系,到时候余惊鹊就会在特务科混不下去,只能投靠他们保安局。

    那么那个时候,还不是任由他们摆布,你的价值被用完之后,一样会被一脚踢开。

    余惊鹊笑着摇头,伸手将金条抓起来,用红布包好,从饭店出来。

    出来之后,看到了吴归远的车停在不远处,不过余惊鹊装作没有看到,独自回家。

    吴归远坐在车里,看到余惊鹊出来,就知道他一定拿走了金条,笑了笑发动车子,回去复命。

    今天晚上这一手,玩的还不错,吴归远很满意。

    余惊鹊答应帮忙最好,不答应帮忙,就挑拨离间,到时候主动权就掌握在他们手里。

    因果报应。

    你算计人,人算计你。

    余惊鹊想方设法的算计王若愚,这边吴归远就想着办法算计余惊鹊。

    可是吴归远千算万算,也算不到,余惊鹊想要王若愚死的心,是特务科里面最强烈的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