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纯阳第一掌教 > 第六百一十七章 三年之后
    转眼之间三年过去,佛道两教平静无波,纷争不起。

    若说武林中最大的事情,莫过于唐家堡内乱。有天罗门主唐明信、副门主唐永柏挑动唐门内讧,被家主唐峰当场斩杀。

    值得注意的是,唐明信死于唐峰之手,而副门主唐永柏却死于惊羽门主唐明礼手中,足见惊羽一脉已彻底归心。

    传闻唐家有一位出身天罗一脉的老祖宗愤然出世,却被另一位不知名的唐家老祖镇压。表面上看唐家堡自断一臂,明眼人却知道——唐家堡此时才真正凝聚成了一体,当这个传承数千年的庞然大物形成合力之时,其实力足以令天下侧目。

    江湖中另一个庞大势力丐帮,一位刚过双十年华的绝美女子一飞冲天,担纲丐帮护法长老一职,背负九袋,位居丐帮八大长老之列,堪称丐帮有史以来晋升最快的弟子。

    消息传出,江湖中一片哗然,丐帮中却是波澜不惊,盖因这少女慷慨豪侠,待人仁厚。授以九袋长老之职,丐帮弟子人人信服。

    得知这个消息,坐镇玉虚峰的萧千离哈哈大笑,郭鹏程一脸羡慕的说:“姐姐的运气可真好……”

    “运气好?”萧千离摇头笑道,“去年匈奴左贤王呼耳都维恢复元气,发狠报复,派兵大举入侵,但军中数名大将接连暴毙,师行不利,无功而返,中原免除了一场兵灾。暴毙的将领之中,便有地位最高的大将蒙克查。你可知道是何人所刺杀么?”

    郭鹏程这一惊非同小可,惊骇道:“莫非……是家姐所杀?”

    萧千离含笑道:“原本听闻呼耳都维出兵,为师本打算亲自前往,玉盈却来信劝阻云:‘这等小事,弟子代为其劳即可,无需恩师出手’。遂深入匈奴境内,借助丐帮门人,接连刺杀六名将领,匈奴军中人人自危,故而自行退兵。”

    想到姐姐与万军从中刺杀上将军,是何等的英姿勃发,郭鹏程不由得心驰神往,沉默片刻,徐徐道:“身为胞弟,鹏程自当不弱于家姐!”

    看着已经成熟许多的郭鹏程,萧千离欣慰道:“如今你也今非昔比,执掌隐元一脉,多建功勋。距离那天地屏障,也仅剩一步之遥,为师期待看到你捅破那张窗户纸的时刻!”

    郭鹏程肃然道:“弟子定然不教师尊失望!”

    这三年来,留在山中的门徒武功大进,先有羽纤柔将自身所学融会贯通,演化北傲真诀,领悟“霸刀”之意,正式突破先天之境。郭鹏程、云浅依与薛慕白三人业已金丹大圆满,距离破镜只剩一步之遥。

    不仅如此,拜入纯阳内门的一众门人,也有不少弟子展现出过人的天赋,其中有武学天才薛轻骨精擅破阵刀,如今有金丹中阶的火候,另有十多人正式凝结金丹,踏入炼精化炁之列。

    看着如今沉稳无比的郭鹏程,萧千离微微一笑,目光越过三清殿门,看向那如洗碧空,喃喃道:“也不知随风他们如今又是何等的风采……”

    三年前,纯阳宫亲传弟子柳随风、楚寻、李承渊、程君,加上记名弟子方少白、池寒桐六人下山历练,各自闯出了不小的名头。三大亲传原本便已是执掌法则的先天大能,两年来一边行侠仗义,一边打磨自身修为,已是江湖中声名鹊起的青年豪侠。

    程君性情耿直憨厚,福缘逆天,半年之后无惊无险的踏破生死玄关,成为第四个位列先天的纯阳二代门人。此后洞彻世情,也博得了一个少年英杰的名头。

    自广济身死之后,方少白单身上路,追查谋害恩师玉真道君的真凶,抽丝剥茧,终于查明真相——为挑动中原武林内乱,广济和尚与呼耳丘合谋,利用东匈奴派来的好手搅风搅雨,煽动佛道之争。玉真子身患重病之下,被广济和尚亲手打杀。

    嵩山约战中,广济和尚中了萧千离的谋算,与左贤王之子双双死在诛仙剑阵之下。方少白满怀悲愤,截杀匈奴几位侥幸逃脱的先天供奉,虽是身负重伤,却也得脱心中桎梏,金丹粉碎,正式踏入先天之列。

    见到师尊感叹,郭鹏程默然片刻,低声道:“敢问师尊,池师弟……”

    萧千离笑容渐敛,沉声道:“旁人误解倒也罢了,我纯阳门下,可有半个穷凶极恶之徒?此事必有定论!”

    六位下山历练的纯阳门人,唯独池寒桐最为特殊。此人身负《红尘决》与《坐忘经》两大盖世绝学,被萧千离投身至红尘中历练,游历至江南吴县,在金凤楼中巧遇瞽目歌姬小麦,一时间惊为天人,对其爱慕不已。

    小麦本名麦粒,幼年因目盲被弃,遂成孤女,被金凤楼收养,及至二八,出落得亭亭玉立,歌喉婉转动人,又聘名师学得琴艺,引得宾客如潮。池寒桐时时前来听琴,又以重金付于金凤楼,嘱其好生对待小麦云云,二人渐成知交。如是已有半年之久。

    正值清明,麦粒乘轿前往明月山礼佛,池寒桐出身玄门,不便作陪。故而仅有侍女陪同上山,却遇劫道盗匪,双双杀之、劫掠钱财,继而逃之夭夭。

    等池寒桐闻讯赶来,却只见地上血迹斑斑,不由得狂性大发,一夜之间屠尽吴县盗匪一百六十六人。

    却不料这盗匪亲属之中,与官府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吴县官家巧立名目,颁下海捕公文,捉拿悍匪池寒桐云云。又有黑道巨擘发布悬赏,要取池寒桐的项上人头。

    池寒桐痛失至爱,悲愤郁结,与赶来的朝廷鹰爪与赏金刺客大打出手,血踪千里,死在他手下的两路人马足有数百人之多,一路追杀至太行群山便不知所踪。江湖中大多不知真相,只听信官府名目,视池寒桐为魔头,欲杀之而后快。

    得知此事,萧千离勃然大怒,取出唐门令交还唐家堡,换其追查真相;陆无厌交还青竹令,号天下丐帮弟子探察详情;又有天香阁画姬雨东凌出世,亲自追根溯源。此事尚无定论,唯独池寒桐却始终不见踪影。

    郭鹏程点了点头,低声道:“弟子也不信池师弟是如此恶徒,如今大师兄等人已陆续赶往太行,只望池师弟吉人天相,不至有所损伤才是……”

    萧千离却是胸有成竹,系统星图中,代表池寒桐的南斗第五天相印星璀璨无比,显然正是处在大兴其时的状态。

    如此又是二月有余,秋高气爽,有画姬雨东凌拜山,萧千离当即立起身来,目视伺立一旁的羽纤柔与薛慕白二人,轻笑道:“也该带回寒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