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医品至尊 > 0334 夜独行的纠结
    “我最讨厌有人挑拨离间,别人都不说话,偏偏你在这里唧唧歪歪,分明是居心不良,既然你心怀叵测,想要害我,那我自然不会放过你,给你一分钟交待遗言的时间。”

    血魔虽然怂了,但丁宁却没有打算放过他,落雪脸上那清晰的鞭痕就如抽在了他的心上,让他疼的浑身都在颤抖。

    满腔的怒火无处发泄,这血魔既然挑拨离间,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那就拿他开刀吧。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里会突然多了这么多人,但这些人既然看着落雪受欺负都不帮她,那在他心里就全是该死之人,他也不担心会错杀好人。

    “好狂妄的小子,你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吧,说,灵宝是不是被你得到了。”

    冰魔坐不住了,虽然丁宁身手诡异,让他心里有些发憷,但他知道必须要保住血魔的命,否则天魔教威严何在。

    再说,就算丁宁再厉害,现场这么多人都是为了灵宝而来,只要稍一挑动,这些人肯定会对他群起而攻之,他完全可以浑水摸鱼,大不了打不过就跑。

    “你算什么东西,竟然敢跟我师父这么说话,真是不知死活,别以为你得到灵宝就可以嚣张了,这里这么多人你杀的光吗?”

    见冰魔为师父出头,云翳再次激动起来,他心里可是怕的要死,之前他可是扇过落雪耳光的。

    这家伙连凤家大小姐说打就打了,要是知道他打了落雪耳光,肯定是不会放过他的,他必须要配合冰魔,把所有人的敌对情绪掀动起来。

    “呃!”

    一声急促而短暂的惨叫声嘎然而止,丁宁的身影缓缓的在云翳身旁出现,云翳张大了嘴巴,死不瞑目的眼睛里充满着不甘和恐惧,脑袋“咔擦”一声耷拉在肩膀上,竟被丁宁直接拧断了脖子。

    “敢打我妹妹耳光,真是死不足惜。”

    丁宁眼底闪烁着冰冷的寒芒,就如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似的轻描淡写的拍了拍手。

    落雪忘记跟他说了,可不代表记仇的空翼不会说,这会儿功夫,空翼已经在精神链接里把整个事情的经过跟他详细的说了一遍。

    这让丁宁心中的怒火无法抑制,他不敢想象,要是他再晚出来一会儿,三只忠心耿耿的空翼死后,落雪会落到什么样的下场。

    倒是卓一凡和宁夜的表现让他刮目相看,非亲非故的能够维护落雪到这种程度已经很不错了,这让他下意识的看向卓一凡,递给他一道感激的眼神。

    可在看向宁夜时,这家伙却低着脑袋,不给他对视的机会,让他微微一愣,心里蓦然生出古怪的想法,这个小白脸不会是想泡落雪吧?

    要是宁夜知道丁宁此刻的想法,非得咬牙切齿的追杀他不可。

    宁夜,宁夜,丁宁和夜独行的名字里各取一个字,夜独行只是没事易了容来凑热闹的,也不知道怎么的,就随口起个这个假名。

    要是知道落雪是丁宁的妹妹,她刚才就算暴露身份,也绝不会坐视凤霓儿对她欺压。

    “你……你竟然杀了云翳,去死吧!”

    血魔眼珠子红了,他这辈子就收了云翳这么一个徒弟,倾注了他几乎全部的心血。

    没想到竟然就这样被丁宁杀了,这让他如何能无动于衷,大脑一阵充

    (本章未完,请翻页)

    血,双目通红,怒吼着冲丁宁扑了过来。

    “辱人者人恒辱之,杀人者人恒杀之,怎么,你师徒两能杀了苍南七妖,我就不能杀了你徒弟?”

    丁宁嘴角勾起一抹莫名的意味,淡淡的说道。

    从一开始血魔挑拨离间,到冰魔和云翳话里话外的总是点名灵宝被他所得,已经弄清楚事情经过的他,就在盘算如何搅乱局势了。

    他知道灵宝对这些武者意味着什么,他再修为大进,再自信满满,也不敢说能和在场的所有人抗衡。

    所以他必须挑动这些人之间的矛盾,从而分化他们,苍南七妖死在血魔师徒手上,烈火老怪急吼吼的想要报仇,却摄于冰魔的修为不敢动手。

    那他就来把冰魔拦下,让烈火老怪收拾血魔,所以丁宁故意点明苍南七妖是死在血魔师徒的手中,并避开血魔的一击,转而主动冲向冰魔。

    其实烈火老怪在检查了徒弟的尸体后,就已经知道他们是死在血魔的手里了,只是忌惮冰魔不敢轻易动手罢了。

    可此刻丁宁挡住了冰魔,烈火老怪哪里还忍得住,大喝一声道:“血魔,纳命来。”

    “竖子敢尔!”

    冰魔见丁宁竟然挑起烈火老怪和血魔的仇恨,大怒之下迎着丁宁一掌拍出,刺骨的冰寒竟然让方圆数十米都结上了一层冰霜。

    只是丁宁可是降服了九幽冥火破冰而出的人,让别人骇然色变,纷纷躲避的冰寒对他来说却根本没有任何影响。

    气沉丹田,双腿微曲,连真气都没有使用,纯心试验下纯肉身的力量,暴喝一声道:“来的好!”

    “轰”的一声爆响,恐怖的气浪翻涌。

    冰魔竟被这纯肉身力量的一拳轰的倒飞而出,落地后连连后退,气血一阵翻涌,喉头一甜一口鲜血再也压制不住喷洒出来。

    全场一片死寂,没有人想到冰魔竟然连丁宁一拳都扛不住就被打的吐血,骇然的看向宛如神魔般的丁宁,暗想古武界何时出了个这么年轻了得的强者。

    刚刚醒转的凤霓儿看到这一幕,眼中闪过一抹惊惧之色,再也不敢有任何嚣张。

    毕竟,这里是俗世,不是她可以为所欲为的地方,但她心中已经下定了决心,一回到古武界就立刻派人暗中把丁宁除掉。

    他才多大?二十出头的年纪,竟然能够一拳打败冰魔,这样的敌人一旦成长起来,凭借他和凤家之间的仇怨,绝对会成为她的噩梦,必须要把威胁扼杀在萌芽之中。

    龙啸天目光灼灼,心中升腾起强烈的战意,恨不得和丁宁酣畅淋漓的大战一场,他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地武境巅峰,却迟迟无法突破天武。

    霸皇拳讲究的是以战养战,只有在生死战斗中才能找到突破的契机。

    可他却因为身份地位,始终找不到旗鼓相当的对手,修为比他低的,打起来毫无压力,修为超过他的又顾及他的身份束手束脚,根本感受不到生死战斗的压力,造成他停留在地武巅峰迟迟无法突破。

    古武界,三十岁以下突破天武境的目前只有夜独行一人,这让表面放荡不羁实则心高气傲的他如何能接受,他可是号称古武界年轻一代第一天才的龙啸天。

    当然,尽管夜独行比他先行突破,他依然还算是古武第一天才,毕

    (本章未完,请翻页)

    竟夜独行是灵师而不是古武者,所以他只要能够近期突破天武,第一天才武者的名称还是他的,只是在他看来这个第一天才有了很大的水分罢了。

    他一向自视甚高,输给夜独行已经让他很不舒服了,现在又出了丁宁这么个怪胎,年纪比他还小,竟然就疑似突破了天武,这让他如何能不焦急。

    其实,严格算起来,丁宁只是刚刚达到地武境初期罢了,却因为他的修炼体系和所有人都不同,再加上经历了非人的炼兵体过程,才让他的战力强横无双。

    在这么多人中,最震惊的莫过于夜独行了,她当初可是想过,如果三年内丁宁能够达到天武境,就给他一个追求自己的机会。

    可这才几天啊,丁宁都能一拳把地武巅峰的冰魔打吐血了,按照他之前杀敌表现出来的越级战力来看,他现在的修为最少也是个地武境初期啊。

    这下子可把夜独行给震住了,这妖孽的成长速度这么快,根本不需要三年就会突破天武,到时,要不要给他一个追求自己的机会呢?

    夜独行心乱如麻的暗自嘀咕着,虽然还没有最终下定决心,但心里却莫名的生出一丝与有荣焉的自豪,毕竟,这个家伙可是她唯一的男人。

    哪怕这个男人还远远没有达到她的择偶标准,但对一个女人来说,对自己的第一个男人总会有一种特殊的感情,夜独行也不例外。

    只是一想起这家伙把凤霓儿给打了,她就一阵的头疼,深深的替他发愁,凤家的老祖宗可不是个多讲理的人,要不是有她宠着惯着,凤霓儿也不会变的这么嚣张跋扈。

    她所在的宗门倒是能保丁宁,也能让凤家老祖不敢打击报复,可问题是,她现在都不敢跟师门说起她已经失去元阴之事,更别说开口保丁宁了。

    师门长辈是什么德性她比任何人都清楚,根本看不起俗世中人,若是她敢说实话,都不要凤家老祖出手,师门长辈就会第一个把丁宁给灭了。

    除非……丁宁表现出来的实力能达到让师门长辈都需要大力拉拢的地步,否则,她们是绝对不会接受丁宁这样的俗世武者的。

    可现在,他虽然也算得上惊艳,但距离能让师门长辈重视的程度还很远,这让她极为纠结,事情似乎进入了一个死循环,怎么解都解不开。

    “好厉害的灵宝,以地武境初期的修为竟然能够打伤我。”

    冰魔捂住胸口,脸色变幻不定,满脸悲愤的说道。

    “原来是灵宝的作用,难怪那小子能打败冰魔呢。”

    “难怪,这小子才多大啊,怎么可能妖孽到这种程度,原来是灵宝的作用。”

    “我说这世上的天才哪有这么多,连龙啸天这个第一天才都还没突破天武呢,这个世俗中的无名小卒怎么可能比天才还天才。”

    “是啊,原来是灵宝厉害,这就难怪了。”

    “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灵宝,竟然如此强悍,竟然能够越级战斗。”

    “这岂不是说,谁得到灵宝,谁就能越级战斗了吗?我是玄武巅峰,如果能得到灵宝,岂不是说我可以拥有地武中期的战力?”

    ……

    众人听闻冰魔所言顿时露出恍然之色,连呼吸都变的急促起来,看向丁宁的眼神闪烁着贪婪之色。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