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自古红楼出才子 > 第846章 接下来就交给中书令大人了(第一更)
    第846章

    “现如今,怕是他们应该已经进入到了盐州境内……”

    “……你没有派兵马阻拦?”仁多宗保不由得惊奇地道。“既然你的麾下兵马已经缀上了宋军,为何不将他们拖住?”

    “中书令,不是末将无能,而是宋军兵马甚众,而且全是骑兵,末将麾下一万两千人马,只有三千骑兵,若是阻拦,那岂不是如同螳臂挡车一般吗?”

    “之前中书令您曾经向末将下令,让末将谨慎从事,末将也不希望麾下儿郎过多伤亡。虽然没有接战阻挠,但是末将却将那些宋军的行踪掌握得一清二楚。”

    “螳臂挡车?……好,很好,野利将军你果然不愧是野利家的骨干之士,连这话都能够说得如此清新脱俗,倒是本帅误会你了。”仁多宗保有些颓然地摆了摆手。

    看到这位仍旧是一副没事人似溜跶而去的翔庆军司指挥使,二位大佬相顾无言。这位野利洪虽然只是一个翔庆军司指挥史。

    但问题是人家生了一堆花容月貌的好闺女,一位闺女早早的就入了宫,在国主李乾顺身边侍候着。

    虽然国主所要迎娶的皇后将会是辽国的宗室女,但是野利洪的女儿,却已经在国主李乾顺亲政之初就被册封为了妃子,深得国主宠爱。

    另外还有两个闺女,一个嫁给了费听族长的嫡长子,一个嫁给了房当家的才俊。可以说,这货只要不造反,几乎就不可能让李乾顺能够下狠心去责罚于这位老丈人。

    “还好,他野利洪无才干,却也无甚野心,再加上日后我大夏的皇后乃是辽人,大夏终于不用担忧又会出现一个干政的后族了。”嵬名阿吴看着野利洪离去的背影,无可奈何地苦笑道。

    仁多宗保一脸悻悻之色,将马鞭拍打在铁甲上铮然作响。“你莫要忘记了,若是皇后是辽人的话,以我大夏如今之局面,又能够比去过去好多少?”

    嵬名阿吴的脸色不禁又多难看了几分,张了张嘴,却又无话可说,无言可辩。

    “本帅会再率领兵马再继续追赶一路,希望能够撵得上,就算是撵不上,本帅也总不能空手而归,告辞……”仁多宗保咬了咬牙,若是再不做出点成绩来应对的话,不说那些异邦,就算是国中诸人,怕也会看轻自己这位中书令。

    “恭送中书令大人……”嵬名阿吴朝着仁多宗保一礼,目送着此人策马渐行渐远,很快,五万精锐骑兵,又开始缓缓移动起来,朝着东方疾驰而去。

    目送着仁多宗保的大军离开,嵬名阿吴这才悠悠地长叹了一口气,转过了身来,看到身后边驻立的众将,抬手挥了挥。“全军回师兴庆府,接下来的事,就交给中书令大人了……”

    众将面面相窥,最终还是默默地随同嵬名阿吴一块离开。

    天色已然擦黑之时,一万大宋铁骑,终于缓缓地停下了奔驰的脚步,背依着山峦开始准备扎营体息。

    “距离白石城还有多远?”折可适跳下了马来,将缰绳扔给了亲兵,转过了头来朝着熟悉地形的副将询问道。

    “咱们距离白石城还有一半天的路途,将军……”

    “还有一天半……”折可适咧了咧嘴,看向身后边那些都显得很是疲惫不堪的将士们,哪怕是策马奔腾,潇潇洒洒,但是人和马都有累的时候。

    特别是李茂等人,更是连番长途奔袭,之后又连夜渡河南下与大军汇合,可以说就没怎么好好的休息过。

    现如今又跟随大军连夜奔袭了整整一天一夜,已经开始出现有将士因为实在太过疲惫而从战马上摔下来摔伤的事故,幸好没有出现死亡或者是残废。

    “罢了,今日我们就在此地扎营,让将士们好好的休息一夜,问问后军那边,摆脱了那帮子该死的苍蝇没有。”折可适有些烦燥地摆了摆手示意道。

    不大会的功夫,满脸倦色的李茂等人也都陆续赶了过来。就连腿上受伤的梁寿也由着两名亲兵抬着滑杆赶到了临时搭建起来的中军大帐。

    很快,后军的将领也赶到了中军大帐禀报,西夏的侦骑虽然被大宋游骑绞杀了不少,但是还是有少数远远的缀在后方。

    对于这些西夏人这种死缠滥打的手段,折大将军也很是头疼。“不管了,他们想跟就由着他们吧,反正只要敢进逼,那就设法宰了就是。”

    “诺!”

    很快,就有人端来了热气腾腾的汤食,折可适招呼大伙一起用食。“来来来,都赶紧乘热吃吧,啃了几天干粮,想必大伙也跟我一样嘴都快淡出鸟了吧?”

    诸将纷纷两眼放光的起身端碗,筷子从碗中抄起了汤面,还有切得指头粗细,都还没有炖烂的肉干,照样吃得喷香。

    “奶奶的,这几日就啃那些干粮,现在这样的猪食吃起来也感觉像是天下难得的美味。”某位将军三下五除二干掉了一碗之后不禁发出了这样的感慨道。

    “放屁,这特么你还居然叫猪食,老子上次去你府上拜访你丫的弄来的吃食怕连猪食都不如。”某位与其相熟的将领立即吐槽道。

    “那是我家的厨子得了急症,老子亲自给你下厨,很给你脸面了好不好?”

    看着这帮子糙汉子一边吃饭一边爆粗口,却非但没有半点的不和谐,反倒是让大伙都乐不可吱。

    “好了,都停一停,大伙继续吃,不过先别说话,折某要交待一下。”折可适打了个饱呃,放下了碗筷之后清了清嗓子,总算是让中军大帐之内的喧闹平息了下去。

    虽然稀里哗啦的吃食之声仍旧络绎不绝,但至少不再有人大声笑骂。

    “总之,托了李、梁、洛三位将军的福气,咱们烧毁了西夏的兴庆仓,又狠狠折腾了一把西夏王陵,就连李元昊那个老小子的陵寝都被炸出了几个窟窿,实在解气。痛快!

    可惜现在军中无酒,折某现在就以面汤代酒,敬三位将军和你们麾下的三千勇士一碗。”

    刚刚平息下去的一干将领们又纷纷鬼哭狼嚎的叫唤了起来,端起了碗,挤向李、洛、梁三人,非要与他们碰个碗,结果丁当之声络绎不绝,整个大帐之内又乱着一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