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女帝家的小白脸 > 第六百五十八章 学生私奔了
    任八千走上讲台将书本放在桌子上,目光向下一扫便看到了中间的一个空位,有些疑惑道:“徐鹏,杜老六呢?怎么没来?”

    徐鹏的脸色本就有些忧心忡忡,见到任八千问起,表情也没多少好转,起身回答:“老师,他来不了。”

    “怎么?”看到徐鹏的表情,任八千心中顿时一个咯噔。

    徐鹏心中一合计,此时杜家和图家应该都知道了,也没必要再隐瞒,便道:“杜老六私奔了……”

    任八千顿时一脸的囧囧有神。

    其他学生也都是哗然,目瞪口呆的看着徐鹏。

    杜老六竟然私奔了?

    任八千立刻想起自己曾经在酒馆看到的那一幕,当时他和女帝看的清清楚楚。

    本想着学生经历这样的事也是一种成长,可没想到杜老六竟然这么绝,直接私奔……

    “什么时候的事?”任八千问道。

    “应该是昨天中午放学后。”徐鹏说道。

    任八千皱了皱眉头,略微思索一下,之后他打听过那个图玉的家世,图玉的父亲叫做图红,是刑部都官司的副手,从四品的官职。而图红和户部尚书图晚还是近亲。

    至于杜老六,他的家世和图玉差不多,不过杜老六是最不成器的第三子。

    至于那个姓石的女孩儿,他倒是没询问过。

    不过杜老六和那女孩儿这么一私奔,是直接将图家和那女孩儿家的脸直接踩到泥里了,双方都不会放过他的。

    两人能不能跑掉还是未知。

    若是不成功,他的下场堪忧。

    若是成功了,那便是把学业全都放弃了,以后泯然众人,着实可惜。

    想到这里任八千心中有些遗憾,本来还以为杜长空有些长进了,日后也能有不错的出息,没想到出了这样的变故。

    “好了,继续讲课。”任八千收回心思拍了下桌子道。

    不过下面的人却没多少听课的心思了,一个个交头接耳挤眉弄眼的,若是往常任八千会用枪与子弹告诉他们什么叫做课堂纪律,不过今天也没多少心情。

    然而只上了半堂课,就听到外面传来一个带着怒气的女子声音:“任府长,杜长空那小子可在你们这里?”

    不用想,是人找过来了。

    任八千将书往桌子上一拍,沉声道:“先自己看书。”

    随着他出门,教室里立刻炸开了锅,一堆人挤在门口和床前朝着外面张望。

    “你是哪位?有什么事?”任八千走到学府门口就看到一个四五十岁穿着宽袍大袖衣服的女子站在那里,背后还跟了五六个膀大腰圆的随从,一个个气势汹汹的。

    好在这些人还知道不能往学府里闯。

    “任府长,我的女儿石继月昨天被杜老六拐走,到了现在都没见踪影。我要问问他,我女儿哪去了?”那女子脸上带着嗔怒质问道。

    “恰好,我学府里的杜老六也不知道被人拐到哪去了,夫人若是见到,记得通知我一声,学府的规矩还是要有的,无故旷课可是要受罚的。”任八千好整以暇道。你问我要人?我还不知道找谁要人呢。

    “杜老六没在这里?”那女子带着咄咄逼人的语气问道。

    “你若是能找陛下要了手令,便可以进来找找。”任八千站在门口没好气道。

    那女子仔细看了看任八千的表情,脸上乌云密布,最后恨恨道:“任府长教的好学生。我们走!”

    任八千心里骂了句MMP,当我是背锅侠么?什么锅都往我身上扣?

    你女儿没了现在才来找?为什么没了你自己心里没点数么?

    我还没了个学生呢!好歹经过我一年的教育,也是个能算明白加减乘除的人才了。

    “哼!”任八千看着对方的背影,拂袖转身进了院子就吩咐:“把门关上。”

    见到任八千脸色不快,本来还堵在门口的学生瞬间鸡飞狗跳窜回自己的座位上。

    等放了学,徐鹏找到任八千道:“老师,能不能帮帮杜老六?他和石继月都是互相喜欢,他还说等有了成绩去石家提亲,结果被图玉横插了一脚。”

    “我怎么帮?”任八千反问道。若是之前找自己,自己也许还能帮着想想办法。

    现在人都跑了,自己还怎么帮?

    徐鹏一想也是这个道理,自己想太多了,便冲着任八千抱拳行礼,忧心忡忡的离开了。

    见他走了,任八千摇摇头。心里倒是也不太担心,古族的年轻人毕竟不像地球的年轻人那么五谷不分,好歹也是造化天的实力,比普通人轮武者还要强上许多,在野外只要不去招惹深山老林里的凶兽,也不会有多大危险。

    就看两人什么时候被抓回来了。

    古族人中许多原本都是山里的猎手,擅长追寻踪迹的人极多。

    任八千是不看好两人能私奔后双宿双栖,被抓回来是早晚的事。

    回了宫中,任八千先问了女帝的所在,女帝还在朝堂上与诸位大臣商议关于大夏的动向。

    因为这半个月来大夏的动向表面上进攻很猛烈,一连半个多月每日攻城不休,可五十万大军围着三座城猛攻半个多月仍然没有太大进展,就让人有些疑惑。

    上一战只一晚上,梓越城便被破了,副都护被众多高手围杀,当场战死。

    这么一对比,就能看出问题来了。

    回平乐苑转了一圈,又给了想要扑上来的舔舔和滚滚各一巴掌,便又溜溜达达去宫中一处湖泊了。

    湖的面积不算大,直径不过百丈,上面也没有什么水榭楼阁,就是在周围种了一圈树。

    透过清澈的湖水,任八千能看到水底一个通体碧色鳞甲的家伙趴在那里。

    任八千先是找了个舒服的地方坐着,是一块突出岸边的岩石,在那里感受着周围传来的清亮感觉不错。

    随后才扬声喊道:“祈水!”

    湖底的便是那只曾经骑过的麒麟,不过从回了大耀后就一头扎到湖里,任八千偶尔没事时会来看看,可从没见它出来过。

    任八千坐在岸边上念念叨叨:“人都有点理想,或者说是梦想,小时候的梦想,长大后变成了欲望,总有那么一些事是发自内心的想要去做。

    人是这样,麒麟也是这样吧?哪怕是拉车,哪怕是当坐骑,多少也得有点什么想做的吧?比如说拉车中的高富帅,坐骑中的天王……看看你,天天就窝湖底下,一年都不冒上来一次,身上怕是要长青苔了。还好这是在水里,要不然身上都得臭了……”

    “知道不,人类天天窝在家里的叫宅男宅女,麒麟天天窝在窝里的该叫什么?宅兽?话说我还不知道你是公的还是母的呢……当初你也不让我看看……”

    “你有什么想吃的没有?比如生鱼片什么的?推荐你蘸芥末吃,辣根也不错,我挺喜欢辣根那冲味儿的……你给我片鳞片,我请你吃生鱼片怎么样?”

    唠唠叨叨半个时辰,任八千才略微有些无聊的起身:“过两天再来看你啊,你好好考虑下!”

    等着任八千走后,祈水才在湖底睁开眼睛,在湖底如同灯泡一般,眼中全是苦恼……

    这货实在太唠叨了,每次来都要唠叨半天,偏偏自己透着湖水还能听的清清楚楚,想要睡觉都睡不安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