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天行战记 > 第三百零一章 脱身
    嗖,嗖!

    两道人影一前一后,如风般在黑色的林间飞掠。

    虽然风辰已经将御风诀修炼到了小成境界,并且施展到了极致,不过,这毕竟只是一门流星级的轻身功法,在他目前灵台形成的四个武技法阵中,是最弱的一个。

    因此,哪怕此刻灵台全力催动,也只能看着对手越追越近。

    而且风辰知道,追猎者中的这个熊律,是对手中最厉害的一个,实力达到了人境中阶五层巅峰。说他是一只脚跨入人境上阶也不为过。

    甚至可能就是为了这次赌斗,而刻意生生压低了自己的境界,没有选择突破。

    再加之对方身上还有晴家配备的秘器,那么宽那么深的山谷,他一下就过来了,生生将距离拉到了同一起跑线上,此刻和自己追个首尾相接,也就不足为奇了。

    “必须想办法甩掉他!”

    风辰心里想到。

    “他现在开的是追猎模式,一旦我被缠住,其他人包围过来,除非我主动找一个对手进入决斗。否则的话,他们单凭车轮战,就能将我活活耗死在这里!”

    “可现在,还不是我跟他们决斗的时候!”

    一阵风从林中穿过。

    风辰下意识地腾空而起,一脚踩上风头,想要借风而起,拉开和对方的距离,却不料身后追击的熊律见状,一声暴喝,手中长剑划出一道银光,猛地一斩!

    呼啸的穿林风被斩断了。

    摇曳的树叶灌木,就如同被什么东西拉了一下,骤然回弹。同时,那尖锐的风啸声,也戛然而止。

    刚刚踩上风头的风辰,只觉的脚下的风变得凌乱起来,原本聚集在一起的风力,就如同海中一团受到惊吓的鱼群,四散开来。非但不能借力,反倒影响了自己的身形和速度。

    一脚踏空落地,风辰二话不说,手中已然浮现了一杆长枪,反身就是一枪刺出。

    风雪大作!

    黑色的风雪,阴气弥漫,寒冷刺骨。

    风雪枪法第七招,战无常!

    黑无常,白无常,索命追魂。可敌是无常鬼,枪亦是无常兵。兵无常势,水无常形。敌分黑白,枪却是黑白不分!

    这一枪,化作万千枪影,密密麻麻,宛若狂潮一般向熊律袭去,枪势猛烈,排山倒海,内中杀机却飘忽不定,忽左忽右,宛若隐藏着一名幽灵刺客,尽显无常之意。

    “漂亮!”星神殿中,风家族人齐声喝彩。

    熊律瞳孔一缩,手中长剑似缓实快地横于胸前,凝重如山。

    当当当当……

    数十道爆竹般的金铁交鸣中,黑色林中,陡然炸开一片火花。

    熊律长剑守得严严实实,将风辰这排山倒海般的枪势,一一挡了下来。

    不过,这一枪虽然挡下,但他发现,风辰枪上力道之大,匪夷所思。竟然比身为人境中阶巅峰的自己也差不了多少。而且枪重剑轻,以至于自己一时间竟有些气血翻涌。

    熊律的身形随之一滞,被逼得停了下来。

    而风辰一枪撞在熊律的剑芒上,也发出一声闷哼。对方雄厚的源力,使得他感觉自己这一枪如同撞在了铜墙铁壁上一般。巨大的反震力,震得气血倒涌,虎口发麻。

    “果然,在我没动用天衍棋加成之前,单凭高出我四层的境界,他就能完全压制我。如果不是我有灵兵锻体,这一击,他就能震碎我的虎口,抱我的武器挑飞!”

    风辰脑海中分块地一闪念。

    他原本也没想过要硬拼。借着这一枪反震之力,他持枪的手向上一甩,枪势借力倒飞向上,划出一个大圆,向身后甩出。而他的身形也如同一张纸片一般,顺势被大觉枪带着飘了起来。

    旋即,只见他人还在空中,枪头忽然如同九天落石一般,陡然拉出一道下沉的弧线,扎入泥地之中。

    风辰身形随即下落,一个千斤坠,手中的枪杆被压得弯了下去,宛若一张拉满的长弓。

    砰!一声震响!

    几乎在熊律身形停滞的一瞬间,随着大觉枪的猛然回弹,风辰整个人如同出膛的炮弹一般射了出去。瞬间和他拉开了距离。而大觉枪也化作一道龙形,回到了风辰的体内。

    一人一枪,瞬间蹿入林中,去的远了。

    这一次,星神殿里,不光风家族人齐声喝彩。就连世家和宗门的观察者们,也点头称赞不已。

    从实力来说,熊律明显比风辰要高出一筹。双方的这次交锋,其实只能算是一次很轻微地试探性接触。仅仅一招的碰撞,连品味的时间都没有,就已经结束了。

    不过,也正因为如此,大家对于风辰的枪法,以及他的机变,才愈发印象深刻。

    要知道,对于风辰来说,这已经是大家能想到的最好的结果了。

    一旦和熊律陷入缠斗,另外三名包抄的追猎者,很快就能形成合围。因此,风辰根本没有丝毫的停留时间,他必须跑起来,尽快甩掉对方,交手时间越短越好。

    而风辰不但只交手一招,而且还趁着这一招,和对方拉开距离,这等机变,实在让人叹为观止。

    巨大的水晶一侧,雨夫人笑盈盈地扫了晴时雨一眼。虽然没有说话,那眼中的得意却是尽显。

    晴时雨风轻云淡地捋了捋耳边垂落的发丝。

    而就在这时,水晶中,熊律几乎是在风辰弹射如林的一瞬间,又甩出了那块木简。

    “古道!”

    白色的雾气瞬间出现,形成了一条笔直的道路。这条道路,向着风辰延伸,瞬间就已经追着他到了身后。

    前方,风辰在枝桠横生的黑色丛林中披荆斩棘,速度虽快,却哪及得上后面踏着白色雾气形成的宽阔道路追来的熊律。不过短短数十秒,他好不容易拉开的距离,就再度被缩短。

    雨夫人的脸顿时沉了下来。

    用余光她都能看到晴时雨嘴角勾起的一丝笑容。

    她没好气地扭头道:“晴家倒是财大气粗,这等秘器,你们也舍得拿给侍卫用?”

    晴时雨托着下巴,注视着水晶道:“这类秘器,晴家多得是。放着也只是积灰罢了。况且,这个秘器也只能人境用一用。地境能缩地成寸,天境更是御剑飞行,没什么大用处……”

    雨夫人忽然觉得不想跟她说话了。

    无论是在洛原州,还是早在下游洪河州,雨家都是公认的有钱人家。

    而身为雨家大小姐,雨寻霓这辈子,过的都是大手大脚的日子。早些年,雨家大小姐的手笔场面,那可是人尽皆知。

    就算嫁到了风家,雨寻霓也没委屈过自己。

    她不用风家的钱,娘家有爹有娘,只要一开口,要什么有什么。也因此,身为风家媳妇,她腰杆挺得很直。

    可女人最不喜欢看到的,就是和自己一样的女人。

    尤其是这个女人的家底,还比自己雄厚十倍百倍,败家程度比自己更过份,那就太讨厌了!

    “过日子还是精打细算的好,”雨夫人哼了一声道,“若是不知节俭,再大的家业也要败光。尤其是还没嫁人的小女孩子,这样下去,会没人敢要的……”

    “没人要么?”晴时雨神情淡淡地,眼中却闪过一丝阴霾,无声道:“那倒好了。”

    黑色山林中,风辰也被这秘器吓了一跳。

    无论他怎么左拐右绕,那白雾道路都紧紧地追在他背后。

    蓬,一声爆响。

    白雾形成的道路,在某一刻陡然化作炸开的白烟,消失不见。而这个时候,熊律已然穿过白烟,到了风辰身后,身形一跃而起,凌空一剑向风辰刺来。

    风辰手中化出大觉枪,反手一招横扫千军。

    枪剑相交,风辰一声闷哼,身形倒退几步。而熊律则落地之后,一个大步,已然逼近到了风辰侧前方,反手一剑刺向他的脖子。

    身为北神国皇家侍卫,熊律等人修炼的武技,都是简练有效的格杀技巧,剑法不花哨,不华丽,却相当实用,而且常年在战场上磨砺,其中自有一股凛冽杀气。

    这一剑,力量不大,威势不猛,却快如闪电。

    尤其是角度和时机,拿捏得分毫不差!

    眼看风辰就要被一剑洞穿脖子,却只见他手中长枪往肩上一扛,以枪杆格开了熊律的剑尖,同时身子一转一仰,扛在身后的枪锋已然划过一道弧线,反刺向熊律胸口。

    风雪枪法第三招,饮酒踏歌。

    这一招动作,正如同挑着酒壶,仰天长歌而行一般。

    在风雪枪法中,这一招变化最多,枪路也最为诡异。风辰此刻用在这里,连挡带反击,尽数糅合在一招之中,使得熊律无奈之下,只能后撤半步,反手荡开这一枪,再继续进攻。

    双方重新形成互有攻守之势,眨眼间,你来我往,已经交手七八招。

    星神殿里,众人都啧啧称奇。

    要知道,这熊律可是五名追猎者中,最强的一位。虽然风辰的实力明显弱于对方,但凭借风家的这手风雪枪法,竟然能支撑这么多招还不露败像,着实让人刮目相看。

    尤其是一帮世家子弟,此刻神情都有些难看。

    早前来樊阳城时,所有人都以为风辰是个废物。这其中好几个,还是以前就认识风辰的人。这些天在北神国的青年俊彦们面前,没少贬低过风辰。言语中颇有不屑。

    可没想到,这家伙的实力,竟然这么强。

    之前战胜了人境下阶五层的吕翔不说,现在竟然还能跟熊律这位人境中阶五层巅峰的武者相持七八招,简直匪夷所思。

    要知道,身为同龄人的他们,很多都已经进了宗门,如今大部分也都不过是人境下阶三四层的水准。能达到五层,已经算是其中的佼佼者了。

    而他们扪心自问,若是自己跟熊律交手的话,恐怕三招都撑不下来。

    “这家伙,是吃过什么灵丹妙药么?”詹歌道:“要不就是以前装疯卖傻,隐藏实力……”

    秦风摇头道:“有这必要么?”

    詹歌道:“听说他有个哥哥,名叫风惊河,天赋超凡。现在是长河门的首席弟子。他和风惊河并非一母所处,而风家几乎所有人都认为风惊河才是未来继承风家的继承人……”

    秦风皱着眉头道:“所以,你认为他……”

    “要么,就是他不愿意跟自己的哥哥争什么,”詹歌看着巨大水晶球中的风辰,目光闪动,“要么,就是他所图更大。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这家伙就太可怕了。”

    秦风悄无声息地扫了周围一脸铁青的世家子弟们一眼,尤其是刚刚收到家族覆灭的消息,正面如死灰,失魂落魄的任之于,脸上浮现一种不知是庆幸还是后怕的表情。

    “他所图大不大我不知道,我知道,有些人的运气不太好,选来选去,选中了这么一个家伙!”

    詹歌无声地点了点头。

    而就在这时候,星神殿里,爆发出一阵惊呼。

    两人扭头看去,却见巨大的水晶球里,风辰已经被熊律逼到了一处断崖边上。

    断崖很高。一旦掉下去,就算是人境巅峰,身体淬炼到极致的武者,也至少是断手断足的下场。

    更何况,风辰此刻还处于对手无时无刻的攻击之下,一个失足,人还没落下去,身上恐怕就多了几个窟窿。

    而就在所有人都认为,风辰已经完蛋的情况下,却见他手中长枪陡然一振,原本风雪枪法引发的风雪,赫然消散,旋即,天空中出现了一道群星流转的星图。

    大觉枪法,茅塞顿开!

    “是他刚才击杀申家武者那一招!”詹歌沉声到。

    这一枪,他们的印象很深刻。之前风辰正是凭借这明显不同于风雪枪法的一招,击杀了一个申家武者。

    而如今,大家又看到了这一招的出现。

    星神殿里的人知道,不代表熊律也知道。原本已经习惯了风辰风雪枪法的他,陡然在这星图的笼罩下,发现自己的每一个念头,似乎都被洞穿,而自己的每一个动作,似乎都破绽百出。

    大惊之下,他手中长剑陡然变招,同时,祭起了木简。

    “人家!”

    白色的雾气,化作一座屋子,将他整个人包裹在内。赫然形成了一个全方位,完全无死角的防御。

    然而,预料中的一枪却没来。

    风辰虚晃一枪之后,毫不迟疑地转身从崖上跳了下去。在飞速下坠的过程中,他用长枪在崖壁上连点,又踩了一道风,最终重重地摔在了崖底,打了几个滚。

    这一刻,星神殿里鸦雀无声。

    晴时雨忽然发现,自己的小臂被一只手紧紧抓住,抓得生疼。扭头看去,只见雨夫人死死咬着嘴唇,眼眶泛红。

    而后,手松开了。

    在众人目瞪口呆地注视下,风辰有些狼狈地站起身来。他先是往悬崖上看了一眼,这才一瘸一拐地钻进了树林。

    “这家伙的身体,是铁打的么?”有人喃喃道。

    没人知道风辰经历过灵兵炼体,因此,对于他从山崖上往下跳,竟然还能站起来,都感到不可思议。

    要知道,就算用长枪在崖壁上连点,又以轻身功法减缓了下坠速度,但他最终落地那一下,也足以摔碎全身骨骼了。

    可他竟然还能走路?!

    熊律站在山崖上,和风辰对视一眼,然后看着他钻入了山林,消失在黑暗之中。

    他记住了少年的那双眼睛。

    冷漠,平静。你很难从这双眼睛里,发现什么情绪。但也正是这样的一双眼睛,才让人感到可怕。

    这是一个废物?!

    熊律不敢相信。

    身为追猎者中最强的自己,非但没能留下这小子。而且,这家伙在之前的战斗中,不但扛住了自己的攻击,最后那一枪,竟然给自己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

    熊律静静地看着山崖下方。

    山崖,他是不敢跳的。且不说跳下去,他能不能站起来,就单说以他的经验,就不会不明白,人家可能守在下面,等自己落地时的致命一击。

    而更糟糕的是……

    熊律看了看自己手中光芒黯淡的木简。在连续使用三次之后,短时间内,这件秘器已经不能再使用了。

    想着想着,一个声音浮现在脑海,熊律的眼中,闪过一丝危险的光芒。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