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这个天国不太平 > 第1190章 纵兵三日
    阿斯特拉罕城是一座历史名城,城内的古迹很多。

    因为身处在伏尔加三角洲地区,又是里海的北方海港,阿斯特拉罕城可谓是真正的鱼业之乡,因此,从很多年前,这里便有人居住。在蒙古兴起以后,这里便作为金帐汗国的秋季官邸,从那里以后,阿斯特拉罕城便是波斯和印度通往欧洲途中的一个大商业重镇。

    而阿斯特拉罕城在被沙俄占领之后,作为沙俄向南扩张的前哨,同时因为阿斯特拉罕城所处的重要地理位置,不但封锁了伏尔加河,还将里海也收入囊中,因此,沙俄历来非常重视阿斯特拉罕城的建设与掌控。

    阿斯特拉罕城城内不但建造了阿斯特拉罕克里姆林宫,城内还有著名的圣母升天大教堂以及圣三一大教堂、普列奥布拉任斯基修道院、圣约翰教堂等,这还只是城内,城外不远的郊区,还有一处叫白城的居民区,住了不少商人和从东欧平原闯荡过来的沙俄定居者,异常的繁华。而且,因为城内的俄军逃得匆忙,许多居民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来不及逃走,阿斯特拉罕城便已经被中华帝**队所占领。因此,这些居民在城内都紧闭门户,纷纷提心吊胆地祈祷着上帝的保佑。

    而他们不知道的是,对于他们来说一场浩劫悄悄地开始了。

    呆在阿斯特拉罕城的这两天,石达开和一众参谋幕僚们全部住进了城市西部的阿斯特拉罕技术学校内,整个技术学校全是西方哲学与自然科学方面的书籍,相当的全面,虽然这所学校才建起来不过几十年,但景色如画,石达开一下便喜欢上了这个地方,因为学校占领宽广,他除了自己住进学校之外,还将第三野战兵团的这个步兵师全部调入学校内,将学校团团守卫起来。

    而对于其他的第四野战兵团,石达开直接将之调在阿斯特拉罕城外,分几处方向驻扎,防止有俄军搞的突袭,同时也接应刚刚渡过伏尔加河的炮兵师的缓慢而艰难的挪动,更为主要的是,一旦有变或是有那支6万骑兵的消息,可以第一时间接应。

    而石达开让各胁从军全部调入阿斯特拉罕城内或是城郊,要不是因为阿斯特拉罕城实在无法容纳十多万人,他都准备让所有的胁从军入城。并且,石达开召集锡克、廓尔喀、孟加拉、哈萨克等胁从军队的主将,透露出自己的一个意思,让各胁从军的主将都非常的诧异,继而是大喜过望!

    石达开的意思是利用这段休整的时间,开放3天,不限军令不限军纪,让各胁从军自由活动,当然,反叛是不可能的,这些胁从军将领都已经清楚自己的那帮部队和中华帝国野战军之间的巨大差距,有第三野战兵团的一个步兵师驻守,自然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这些胁从军将领自然明白,这是义王石达开释放出的一种善意和奖赏,是对大家这次西征获得大捷的奖励。也就是传统意义上的不禁军纪,石达开对于各胁从军的行为,全部睁只眼闭只眼不做军纪方面的要求,任由各军纵兵三日的意思。

    于是乎,一场针对阿斯特拉罕城的洗劫便顿时开始了。

    因为阿斯特拉罕城内的居民大多数是信仰东正教的教徒,而大多信仰锡克、和佛徒等教的胁从军,丝毫没有留手,而纵兵最狠的不是作战作为勇猛的锡克军和廓尔喀,反而是一直不显山不露水的哈萨克军队。哈萨克人一向与沙俄有世代仇恨,恰好哈萨克汗国几乎全部被沙俄侵占,无数哈萨克人被迫离开故土,被沙俄驱赶去开发西伯利亚或是北极一带,而他们的家园最肥美的土地和最漂亮的女人都被沙俄的哥萨克士兵所占领,因此,哈萨克人一向与沙俄仇恨很深。这次出征,本就想着一来是宗主国的命令,二来可以为自己报仇,如今有这种机会,哪能错过,即便这阿斯特拉罕城内的居民不是欺负他们的哥萨克军队,也顾不了那么多了,毕竟,这城内的居民当中,哥萨克人并不少,最关键的是,他们长的侵略哈萨克汗国的敌军面孔和相貌都相差不大。这约束一旦被解除,军队都完全乱了套。幸好各胁从军相互之间,早有安排,为防止因争抢地盘而造成冲突甚至相互之间火拼,各胁从军都划分了各自的片区,并下令禁止相互接近50米以内。

    随着哈萨克人将阿斯特拉罕城的克里姆林宫内的各种奇珍异宝抢了出来,然后点燃一把火将整个克里姆林宫付之一炬之后,整个阿斯特拉罕城便陷入了一片狂热之中。

    锡克军队还稍微好一些,他们虽然作战勇猛,却不喜好争斗,锡克军队的主将只是下令将自己辖区内的居民家中的财物和圣母升天大教堂以及圣约翰教堂内的财宝全部抢了出来,而且,即便是这个时候,这些锡克军队还是军纪森严,并没有随地胡乱杀人,即便是对于那些死死抱住家中钱袋子的守财奴,也是用枪托砸晕,将钱袋子抢走便算数,没有像其他的胁从军一样,直接开枪或是以刺刀刺死了事。

    但其他的胁从军队就不是这么友善了。廓尔喀、哈萨克、孟加拉这三支军队,都是如狼似虎地冲入居民区,按照各自的区域范围进行分段搜获财物,刚开始是稍有阻拦便将城内的俄国民众杀害,而哈萨克是纯粹地到处寻找俄国人虐杀为乐了,甚至连财物都忘记抢夺了。

    到第二天早上,这些城内城郊的俄国民众开始越好了起来反抗了。他们本就业不是什么良善之辈,不是有钱有势的地主商人,就是以前的哥萨克军队中退役出来的从西伯利亚和哈萨克汗国抢了些财物才移居这里的人,越来越多的人反抗,甚至还出现城内的俄国民众拿起火枪朝胁从军开火的事情,这下,彻底将胁从军的怒火点燃了。甚至在锡克军队也损失数人之后,连温顺的锡克军队也开始了前所未有的大屠杀。

    整个阿斯特拉罕城内城外,充满了报复性的虐杀屠杀行为。胁从军队们从原本的主要以搜获财物,变成了主要以搜杀俄国人了。

    就这样,没到三天时间,阿斯特拉罕城惨叫连连,到第二天的黄昏时分,被杀的俄国居民已经超过两万八千人。而这阿斯特拉罕城内外的民众,总共也就不到三万人,其中还有数百名卡尔梅克人早就已经在第四野战兵团的军营中被保护起来,实际上,城内外的俄国民众,几乎被全部屠杀一空。伏尔加河旁边,堆砌的尸首如麻,而城内的各大教堂,圣母升天大教堂、圣三一大教堂、普列奥布拉任斯基修道院等,全部被这些不信仰基督教也不信仰东正教的屑从军们在抢完所有的财物之后,全部付之一炬,甚至包括城内的部分居民的房子。

    要不是身在阿斯特拉罕技术学校内的石达开发现城内四处冒起了大火,连忙向各胁从军下令严禁放火烧城,只怕整个阿斯特拉罕城都要被烧得一干二净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