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异世界的美食家 > 第1840章 徜徉于永恒尽头
    小幽的眼眸中,焕然无神,犹如被操控了意念,又犹如沉入了无尽的虚无。

    她抓着一把漆黑色的匕首,这匕首是诅咒之力凝聚的,诅咒之力如毒虫一般在其上汇聚,化作冰冷的匕首。

    一点一点的往步方的心脏靠近。

    欲要一匕首,把步方的心脏给洞穿。

    一旦洞穿了心脏,步方必死。

    步方的身躯被诅咒之力缠绕,无法动弹。

    脸暴露了出来,紧闭着眼眸,仿佛在这瞬间,被黑暗的力量所麻痹。

    小幽一步一步的靠近。

    匕首悬在步方的胸口之前。

    噗嗤。

    匕首抵在胸口上。

    “对……就是这样!”

    诅咒女王身躯犹如一道青烟,她的眼珠子,化作了彻底的漆黑,满头的乌黑发丝犹如蠕动的毒虫。

    她靠近小幽的耳畔,低声浅语。

    小幽就犹如被操控的木偶,麻木的进行着。

    诅咒女王的怨念万分的可怕,飘荡在天地间,引得整个天地都是在轰鸣似的。

    诅咒女王宫之外。

    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

    他们根本不知道宫殿内的事情如何?

    步方被吸入其中,会遭遇到什么,他们只能等待着。

    小白在轰了好几拳,未曾将餐馆给轰爆,也放弃了继续攻击,安静的坐在了宫殿之前。

    ……

    宫殿中。

    黑色的诅咒之力,不断的攀附上步方的面容。

    匕首的尖端靠近……

    那诅咒之力则是缓缓的流转,化作了一个漩涡,露出了诅咒之力之下的雀羽袍。

    匕首往里落下,诅咒之力则是分散开来。

    终于……

    匕首落在了雀羽袍上,漫入其中。

    诅咒女王冰冷的笑声响彻天地之间,笑声中蕴含无数的怨毒。

    她抬起手,遮掩住小幽的双眸。

    “孩子……继续往下,刺穿这个厨子的心脏,你将斩断有情,成为至高无上的诅咒女王……”

    诅咒女王喃喃私语响彻小幽耳畔。

    忽然。

    落下的匕首,突然僵住了。

    丝毫无法继续往下。

    诅咒女王一愣,扬起头。

    他看向了被诅咒之力包裹的步方。

    步方的眼眸,缓缓的睁开,厨神之眼爆发。

    “这种眼神……”

    诅咒女王呆滞了几秒,尔后发出了尖锐的咆哮。

    声音仿佛要划破苍穹,撕裂天幕。

    这熟悉的眼神……让诅咒女王,躁动了起来。

    轰!

    步方淡淡的看着。

    身上的诅咒之力,如冰雪消融一般,纷纷的退散而去。

    他抬起手。

    一碗炒饭缓缓的悬浮在他的手中。

    那炒饭……不是步方烹饪的,而是之前摆在棺椁之上的那碗炒饭。

    “你有尝过么?”

    步方看着诅咒女王,淡淡的问道。

    他的话语中,毫无情绪波动,就仿佛一尊无情的判官。

    这道炒饭,是迟暮衰老的厨神,在生命最后的尽头给诅咒女王烹饪的菜品。

    他想说的,他想要表达的可能都已经藏在了这碗炒饭里。

    可是,可能连厨神自己都没有想到,诅咒女王到死,都不会吃这炒饭一口。

    “臭厨子的菜品……我不会再吃!死都不会吃!”

    诅咒女王如一条游鱼,飞速的在这片属于她的天地之间驰骋。

    这是棺椁中的世界,也可以说是诅咒女王的意识海。

    周遭的诅咒之力很强。

    以步方如今的修为,也只能勉强抵挡住。

    以诅咒女王通天的修为为何会死?

    步方可能不太清楚。

    但是,感受到女王的怨恨,或许,步方懂了一些。

    正是怨恨,导致了诅咒女王的死亡。

    她虽然斩断了七情,选择了无情道。

    可是……她无法真正的斩断,因而步上了绝路。

    这也是她怨恨厨子的原因,为什么她到死都无法斩断最后的一缕情……

    小幽麻木的站在原地,在诅咒女王的控制下,握着匕首,不断的朝着步方走了过来。

    步方身躯上,一点火光燃烧起来。

    那是神火,在步方踏上有情道之火,这火……越发的简谱,仿佛化作了凡火。

    但是却与凡火有天壤之别。

    其中不凡,或许唯有亲自感应才能感觉出来。

    小幽抓着匕首,缓缓的朝着步方刺来。

    诅咒之力,在小幽背后凝聚,华族哦了一头巨大的,咆哮的诅咒巨蛇。

    吼!!!

    嘶吼之声响彻。

    整个空间都在颤抖。

    步方的脚下,泥土翻飞,碎石滚滚。

    可怕的气息,仿佛掘地三尺。

    那匕首,在巨蛇的包裹下,朝着步方刺来,要一招洞穿步方的心脏。

    小幽似乎都在诅咒之力的包裹下变得……超凶。

    当然,步方很淡定。

    那中淡定与从容,发自内心。

    抬起手。

    手指一朵火苗在燃烧。

    点在了那诅咒之蛇的眉心。

    就犹如抵在了匕首的尖端似的。

    一滴猩红的血珠浮现而出。

    小幽背后的诅咒之力纷纷崩散,诅咒之蛇也是彻底的崩溃。

    一碗热气腾腾的龙血米饭浮现而出。

    步方端着,在小幽的面前晃了晃。

    “想吃么?”

    步方道。

    小幽目光中的神光,似乎在缓缓的恢复过来,不住的点头。

    步方嘴角一扯。

    屈指一弹,龙血米饭,顿时飞到了小幽的手中。

    小幽哐当一声,扔掉了匕首。

    捧着龙血米饭,开始了大吃特吃。

    每吃一口,她身上的黑暗都是退去了一分。

    到了最后……

    小幽身上缠绕的怨气纷纷散去。

    “好吃么?”步方问道。

    “好吃。”小幽点点头。

    步方拍了小幽的脑袋。

    转头看向了诅咒女王。

    “你……尝尝?”

    步方举起了厨神烹饪的那碗炒饭,厨神想说的话,可能都蕴含在了这一碗炒饭中。

    诅咒女王看着吃的津津有味的小幽,一时间有些语塞。

    她千年的教导……难道比不上一碗龙血米饭?!

    “对于厨师而言,我们想说的话,通常不会从口中表达出来,更多的表达方式……是从菜品。”

    步方淡淡道。

    一边手负于身后,一边缓缓的走向诅咒女王。

    “我们想表达的情感,会通过菜品来表达,特别是在走上了有情道之后……厨神想对你说的话,也都在这一道菜里,你真的不想知道么?”

    步方再度问道。

    他一步,一步,火焰燃烧,诅咒之力退散。

    在诅咒女王的主场,步方仿佛跟在自家一样的悠闲。

    “不!!”

    诅咒女王嘶吼着。

    诅咒女王咆哮着。

    她的眼眸中满是怨念,满是不甘……

    她遭受到了欺骗,说好的一起走到了老……可是厨神却是自己独自老去,腐朽在天地间!

    独留下无边的痛楚给她。

    诅咒女王嘶吼着。

    她狰狞,可怕。

    突然。

    步方抓起一勺炒饭,塞入了诅咒女王的口中……

    “女人固执起来就是可怕……厨神怕是也没有料到你会这么固执。”

    步方往诅咒女王口中塞了一勺的炒饭,淡淡道。

    轰鸣的空间,静止了下来。

    没有可怕的爆炸,没有震天的轰鸣。

    整个空间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

    步方看着诅咒女王眼眸中的情绪复杂起来。

    不由的后退了一步。

    他淡淡的吐出一口气。

    女人……太可怕了。

    还是做菜比较舒服。

    ……

    诅咒女王怔怔的咀嚼着。

    熟悉的味道,弥漫在她的味蕾,包裹住她的舌苔。

    浑圆的米粒,温暖的味道,喷香的滋味,一点一滴的渗透入她的身躯,潜移默化的作用在她的身躯之上。

    那种感觉,很难以言明。

    她身躯周围的黑暗,都在这温暖中驱散。

    一点光在远处浮现。

    一道白袍人影,缓缓从远处走来,微笑的看着她。

    一如当年,灯火阑珊中的回眸。

    身影飞驰,伸出了温暖的大手,抚着她的脸,喃喃私语。

    两行清泪,顺着诅咒女王的脸颊滑落而下。

    ……

    步方负着手,看着诅咒女王,在远处,流着泪,一口一口的吃着炒饭。

    感慨的叹了一句。

    周围的黑暗,开始缓缓的消散。

    犹如万年不化的寒冰,在一点点的笑容。

    山清水秀,又再度回归,清泉石山流。

    绿色的草地,葱绿的树木。

    慵懒的灵兽……

    熟悉的画面,让步方不由的点了点头。

    诅咒女王的心结,果然就在那一碗炒饭,固执的不吃,只不过是多束缚了自己千万年。

    实际上。

    一切的问题,只是一口炒饭的问题。

    步方摇了摇头,嘴角一挑。

    “呵,女人。”

    远处。

    崩毁的木屋,仿佛在时光的流转之下,重建了起来。

    木屋搭建,很快,便是恢复了原样。

    伴随着鸟语花香,一片惬意。

    步方深吸一口气。

    “步方……我吃完了,再来一碗。”

    小幽冷冷的声音响彻而起。

    步方深吸的一口气,还没有吐出去,顿时被呛的发出了咳嗽声。

    步方捶了捶胸口,瞥了一眼,满脸无辜的小幽。

    有些无奈。

    手一翻,又是一份龙血米饭出现。

    正准备递给小幽。

    忽然……

    眼前的画面陡然一变。

    轰隆隆……

    仿佛一股巨大的风吹拂而来。

    步方睁开了眼。

    眼前恢复了清明。

    步方盘坐在棺椁之上,面色微微发愣。

    他的手中,抓着一个原本盛着炒饭的盘子。

    棺椁中。

    小幽缓缓的从中直起身子。

    小幽手中捧着一碗龙血米饭在吃着。

    步方看着嘴角沾了米粒的小幽,嘴角不由的一挑,摇了摇头。

    轰!!!

    小幽的眉心,汇聚了一颗黑色的晶石。

    她的气息开始飞速的攀升,不断的攀升……

    瞬间冲入到了一个无比可怕的程度……

    步方感应着小幽的气息,不由的感慨。

    诅咒女王的传承,小幽算是彻底的掌握了……

    可惜,小幽没有走完无情道,她的修为终究是无法冲入祖神的层次。

    不过……

    这样也就够了。

    步方坐在棺椁上,抬起手,揉了揉小幽的脑袋。

    外面。

    虚无之城的贵族,木鸿子,小白,冥王尔哈等人也都是看到这一幕。

    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是放下。

    诅咒女王毕竟是祖神级强者,步方若是出一点意外,那就真的欲哭无泪的。

    现在看来……

    皆大欢喜。

    嘎吱。

    诅咒女王宫的门,缓缓的开启。

    步方负着手从中走出。

    小幽一边吃着炒饭,一边走出,她仿佛要将千年时光的炒饭都吃回来。

    青铜棺椁重新落入了星空梯中,深埋在了诅咒女王宫之下。

    至于厨神和诅咒女王最后到底说了什么。

    步方不知道,没有人知道。

    就只能当做是秘密,埋在历史的尘埃中。

    “恭迎诅咒女王!”

    小幽走出了女王宫。

    虚无之城的贵族们都是激动到无法用言语来表达。

    云澜公爵,梦魇公爵,天怜公爵,三者为首,纷纷跪伏而下,满脸恭敬。

    其后。

    伯爵,子爵等等全部跪伏。

    这一幕,颇为壮观。

    原本松散的虚无之城,似乎在这一刻,拧成了一股绳,多了魂。

    “嗯?”

    小咒满意的看着这一切。

    忽然。

    她似乎心有所感,抬起了手,她原本有些虚幻的身躯,在这一刻……逐渐的凝实了起来。

    她怔怔的看着。

    原本的她,只不过是诅咒女王的一缕意念化身。

    而如今,她似乎变为了真正的人……

    哗啦……

    跪伏在地上,激动无比的贵族们,也都是愣住了。

    从女王宫中。

    一点点绿意蔓延开来。

    朝着整个虚无之城外覆盖而去……

    绿色的光,让每个人都是不由的望着。

    诅咒女王宫中,化作了两道光,那两道光冲天,往虚无之城所在的宇宙飞驰而去。

    原本死寂的虚无之城,周围的一切,都是在光辉的笼罩下,恢复了无穷的生机……

    白骨船缓缓散去。

    死寂的星辰上,也是弥漫生机,绿意盎然,甚至……还开出了一朵朵的粉嫩小花。

    所有的贵族都呆呆的看着。

    这一切,犹如神迹。

    步方仰着头,看着星空中飘荡的两道光。

    仿佛化作两道人影,朝着他微微点头。

    步方嘴角一挑。

    光化作流星,划破星空……消失在了宇宙中。

    仿佛永远纠缠着,徜徉在永恒的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