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异世界的美食家 > 第1817章 帮你踏出最后一步的……神
    一朵花,两朵花。

    一念生得万花开。

    以餐馆为中心,朝着城邦的各地四散开去。

    碧绿色的枝蔓蔓延开来,枝条缠绕起来,汇聚成了一朵朵花骨朵,花骨朵悄然震动,静悄悄的盛放开来。

    馨香飘荡,美不胜收。

    花朵蔓延,一下子,蔓延了整个城邦。

    仙人们沉默。

    牛汉三抱着小八,牛眼睛中布满了泪珠。

    步老板……那么牛逼的一个人,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小花拎着紫檀木饭盒,目光中微微波动。

    杨戬叹了一口气,站起身。

    身躯陡然一变。

    他穿上了铠甲,握着三尖两刃刀。

    哮天犬身上黑气蔓延,跟在他的身后。

    “该回去了。”

    杨戬道。

    下一刻,化作一道流光,脚踩祥云,冲天离去。

    仙人们震惊。

    而凡人们更是惊呼。

    他们何时见识过这样的画面。

    就连皇宫中的皇帝大臣们都是被惊动,每个人都是流露不可置信之色。

    凡人们跪伏,不断的跪拜,祈求事事平安。

    一日见得百花开。

    这种祥瑞,让他们皆是激动不已。

    他们相信,这时候求拜,能够心想事成。

    独孤无双没有走,他靠在了餐馆的墙壁上,缓缓的滑落,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他叹了一口气。

    他抬起手,捂着脸,宝剑被他扔在了地上,他现在有些迷茫。

    步方让他离去,让他离开餐馆,到天地间游历,或许游历之后,他的实力能够获得十足的突破。

    但是独孤无双没有。

    他待在餐馆中,安静的坐着。

    牛汉三抱着小八也没有离开。

    他跟独孤无双一样,都待在了餐馆中。

    老牛到现在还坚信着,步老板会回来。

    牛汉三很清楚的记得,当初他被步方抓入田园天地。

    本以为自己要死了。

    不过,死了也好,在墟狱中的日子,他过的并不好。

    然而,在田园天地中,他没有想到,日子会越来越好,他甚至实现了自己的人生价值,对未来的人生充满了积极向上的想法。

    他学会了杂交,发挥了自己的作用,成为了异界的杂交之父。

    他还记得,他和步方讨论毁灭干锅的制作方法。

    如何将天道意志融入食材中……

    那一切的一切,想起来,都恍如隔世。

    小八也无精打采,吃饭都没有食欲了。

    小花走了。

    她要做她该做的事情去,她答应了步方,自然要去完成。

    牛汉三没有跟她一起走。

    小花也不强求。

    因而,她化作了一道巨蟒,横亘过天穹,她的口中叼着食盒,仿佛有奇特的能量在饭盒中流转。

    实际上,饭盒中装的,只是用普通食材制作的美食。

    ……

    洪荒宇宙。

    函谷天关。

    盘坐在函谷天关上的四尊强者缓缓的睁开了眼。

    通天教主目光流露出万分复杂。

    他抬起手,剑光流转。

    负着手,伫立在天关城墙上,望着远处天穹上,悬浮的一道菜。

    那一道菜,犹如世间最惊艳的菜品,绽放无上光辉。

    那道菜,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只是看一眼,就让人无法抑制的释放出食欲。

    迫不及待的想要尝一尝那美食。

    可是,没有人敢去品尝。

    那简单的一道菜下,蕴含着无比可怕的恐怖存在。

    菜品的周围,也布置满了各种各样的阵法。

    那些都是洪荒宇宙的顶级阵法,每一道阵法,都具备可怕的杀伤力。

    这些阵法,都是为了防止那菜品镇压下的可怕存在出世。

    “五百年了……一晃就过去了。”

    通天教主叹了一口气。

    五百年光阴,过的居然这么快。

    步方布置的阵法,只能镇压魂神一千年,而如今,时间已经过去一半。

    仿佛有一个沙漏,在不断的流淌。

    流淌过的,都是时间。

    通天教主目光深邃。

    他一步踏出。

    下一刻,身形就陡然消失在了这片天地之中。

    一道剑光,横亘过无垠宇宙。

    迸射到了寻仙星。

    寻仙星上。

    通天教主身穿一身道袍,背负一柄青萍剑,缓缓行走。

    远处,是餐馆。

    餐馆周围,绽放满了花儿。

    通天教主目光一缩。

    那些花儿,是意志的凝聚,带着让他心悸的能量。

    他踩着花儿的间隙行走,来到了餐馆前。

    门前,坐着两个人,一只鸡。

    牛汉三一把鼻涕,一把泪,哭泣的心酸不已。

    通天教主淡淡的扫了他一眼。

    尔后一转,目光落在了独孤无双的身上。

    通天教主目光一缩。

    看着独孤无双,仿佛在看一把锋锐的,要出鞘的宝剑。

    剑道天才,对剑意的理解,远超所谓的剑仙。

    若是给他足够的时间成长,甚至能够达到混沌圣人的层次。

    难得啊。

    独孤无双看了通天教主一眼。

    眼眸中带着悲戚。

    通天教主没有说话,摇了摇头。

    他虽然动了收徒的念头,但是从独孤无双的眼眸中看到了一缕死灰。

    他知道,如果他提出收徒,绝对会被独孤无双所拒绝。

    手捏剑诀,通天教主的神识瞬间覆盖整个寻仙星。

    许久……方是叹气。

    终究还是来晚了。

    真的沦为腐朽的凡人,消失在天地间了?

    寻道失败?

    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通天教主目光复杂。

    一步踏出。

    身形瞬间化剑冲霄离去。

    ……

    寻仙星。

    皑皑白雪覆盖着深山。

    被积雪覆盖了厚厚一层的山路上,两道身影,艰难行走。

    步方佝偻着背,一步一步行走着,在雪地中留下足迹,只不过这足迹,很快就被风雪给覆盖消失。

    小白亦步亦趋跟在他的身后。

    远处。

    一座小屋浮现。

    小白机械眼闪烁。

    步方来到了木屋前,轻轻推开,抖落酥雪。

    熟悉的地方。

    步方又回到了这儿。

    他推开木屋的门,从里面取出了竹椅子。

    可惜椅子已经腐烂了,木屋也几乎要崩溃……

    腐朽的木屋,就如快要腐朽的步方似的。

    没有坐在椅子上,步方反而是坐在木屋前的阶梯上。

    安静的坐着。

    小白也坐在他的身边。

    气氛十分的安静,没有任何的声音。

    树叶摩挲,沙沙响。

    寂静的像是无声的游戏。

    步方当初选择归隐在这儿,过着简单而潇洒的生活。

    而如今……

    他又回到了这儿,重新坐下。

    小白安静的坐着,他锈迹斑斑,腐朽程度,跟步方差不多……

    步方的目光闪烁着。

    他低垂着脑袋,一切的声音,都变得十分的清晰。

    虫鸣声,雪融化声,风吹声……

    山下新生的村子小孩的嬉闹声,山上小溪中结冰的河流下鱼儿游荡声……

    嗡……

    步方忽然回过神来。

    安静的扭头,看向了身侧的小白。

    小白的身上,散发出了点点白光……

    那些白光在不断的逸散,逸散在空气中,飘荡在虚空中……

    小白机械眼望向了步方。

    它伸出手,在步方的肩膀上拍了拍。

    尔后……

    身躯开始化作白光不断的散去。

    叮铃铃……

    犹如风铃摇曳声响起。

    步方目光一怔,望着小白化作白光冲入天穹。

    犹如化作指间沙悄然溜走……

    怅然若失的感觉,让他莫名的难受。

    步方抬起手。

    他看着自己的手指,他的指尖,也如小白一般泛起了点点白光……

    这些白色的光点,就如系统刚出现时,给步方组建的传送阵。

    步方仰起头,看着苍天。

    他的身躯所化的白点,就这样飘散入了苍天之中……

    叮铃铃……

    风铃吹动的声音响彻。

    腐朽的木屋前,空空如也。

    轰……

    雪花翻飞。

    木屋一声轰鸣,腐朽的木屋砸落在了地上,彻底沦为了废墟。

    在风雪的覆盖下。

    成为历史的尘埃。

    步方和小白,这一次……真的消失了。

    ……

    迷蒙中。

    步方睁开了眼。

    他这是死了么?

    他了一眼自己的身躯,他苍老的身躯不见了,重新变得修长又消瘦,跟刚刚继承系统的时候一样。

    步方微微发怔,他不想走无情道,不因为别的,就因为他是个厨子。

    若是无情,他又能烹饪出什么美味的菜品呢?

    没有情感的菜品……那都是耍流氓。

    他不否认无情道,能存在,便是有他的道理。

    洪荒天道是无情道。

    天若有情天亦老,正是因为无情,所以才能永存。

    步方看向了四周。

    黑暗无比,那是一种冰冷的黑暗,像是灵魂被禁锢,无法挣脱。

    小白不在,周围没有一个熟人。

    一种汹涌而来的孤单感,让步方感到寂寞。

    回首凡人五百年。

    他感受过人世间的人情冷暖。

    凡人寿命有限,他因为肉身缘故,能够活五百年,已然是不容易。

    而五百年时光,他看透了生命的腐朽与轮回。

    亲情,友情,爱情,兄弟情,师徒情……

    所有的情感,他都有感受过。

    当然,这些情都是从凡人身上感受到的。

    对于他而言,是震撼的。

    嗡……

    步方在怔怔的想着,无边的黑暗,或许唯有这些记忆中的情,能够给他的身躯带来一点温暖。

    突然。

    步方一愣,看向了无边的黑暗。

    一点点的白光汇聚在了一起。

    幻化出了一道人影。

    那人影无比的模糊。

    但是,给步方的感觉,却是无比的熟悉。

    那种熟悉,深入骨髓,漫入灵魂。

    模糊的脸,看不清楚,修长的身形,纷飞的黑色发丝。

    身上穿着简简单单的白色长袍。

    他由白色的光点凝聚,悬浮在了步方的面前……

    嗯?

    步方一怔。

    盯着那身影。

    模糊的身影,缓缓的悬浮,不一会儿,便悬浮在了步方的面前。

    模糊的脸凑近,跟步方的脸几乎要凑到了一起。

    步方甚至能感受到对方在笑……

    “你是谁?”

    步方面无表情的问道。

    仿佛灵魂震动而产生的声音,响彻在步方的脑海中。

    然而,那声音,却是让步方的身躯,陡然紧绷……

    “百世宿主……你终于来了……”

    “几百世了,坚持来到这儿的,只有你。”

    “我是谁?”

    “我是来帮你踏出最后一步的……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