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异世界的美食家 > 第1813章 弹指岁月如浮华
    全村三百口人,一个不留……

    独孤无双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颇为沉重。

    乱世人命如草芥,确实如此。

    看着被皑皑白雪覆盖的荒村,或许曾经人烟袅袅,但是如今,却是破败不堪。

    乱世中,所有人都在求生存,而最凄惨的,莫过于这些凡人。

    独孤无双沉默了。

    不是他不想说话,而是他说不出话,一股诞生于灵魂深处的恐惧,让他连喘息,都变得困难。

    叮当一声。

    宝剑掉落地上。

    独孤无双一屁股坐在地上,瞳孔睁大,惊恐的盯着步方。

    这一瞬间,这个凡人,仿佛真的如天神那般的恐怖。

    “仙师……”

    独孤无双张开嘴,喉咙中艰难的发出了声音。

    仿佛有一只手,掐住了他的喉咙似的。

    突然。

    那恐怖的气息消失了。

    他整个人一松,大雪天里,浑身却都是被冷汗给浸润,额头上汗珠滚滚而落。

    这一次,他看向步方,真的是毫无怀疑……

    步方叹了一口气。

    怅然若失。

    望着一片白茫茫的荒村,情绪有些复杂。

    刚才那一瞬,他一不小心流露出了心境,让独孤无双一脸惊恐。

    步方毕竟曾经达到了宇宙巅峰的存在,混沌圣人,放哪里都是至高无上。

    就算如今的步方,实力全无,单单只是心境,一缕意念的流露,就足以让人感到可怕的压力。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说的正是这个道理。

    天地间,雪花在飞舞。

    时空似乎都变得十分的安静。

    独孤无双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似乎只剩下了他喘气的声音,能够被听见。

    悠然间,一抹叹息,让他感觉到内心无比的震撼。

    “你去找只野鸡来。”

    步方淡淡的声音响彻而起。

    独孤无双顿时浑身一松,如蒙大赦。

    他应了一声,连滚带爬的就朝着远处荒野而去。

    步方盘坐在地上,目光复杂的望着荒村……

    村子人的音容笑貌似乎都还浮现在他的面前。

    淳朴的村民,给步方留下的印象颇为深刻。

    大婶,大伯,老村长……

    一个个人影仿佛飘过他的面容。

    步方吐出一口气。

    尘归尘,土归土,或许这就是凡人的宿命吧。

    独孤无双很快就归来了。

    他手中提着一只野鸡。

    他将野鸡递给了步方,脸上满是恭敬和忐忑。

    如果之前他只是猜测步方是仙师,那刚才那瞬间……一念之间,仿佛让他如堕死亡的感觉,让他明白。

    步方一定是仙师。

    而且是那种超级厉害的仙师。

    寻仙寻仙,他寻的不就是这仙?

    步方接过了野鸡。

    在独孤无双惊讶的目光中,直接处理了起来。

    步方从荒村中翻出了一口沾染了灰尘的黑锅。

    清晰干净后,直接在村子里,架起了一口锅。

    火焰升腾而起,将周围的寒冷都是驱散了许多。

    独孤无双不知道步方要做什么。

    步方让他找另一只鸡猴,他就安静的盘坐在了远处,等待步方的吩咐。

    不过,步方并没有吩咐他。

    而是自顾自的做着自己的事。

    野鸡被处理了,鸡毛被扒光,经过热水的滚沸,皮肉逐渐的凝实……

    而步方的动作不减,仍旧是对食材进行着处理。

    不仅仅有野鸡,还有步方所准备的肥鱼。

    去鳞,剖腹,去除内脏,步方的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

    此刻的步方,就仿佛是一位淳朴的厨子,在认真的烹饪着菜。

    独孤无双不敢惊动步方。

    只能安静的看着。

    步方的动作很快,空气中弥漫出了一股香味。

    只是……

    嗅着这香味,独孤无双眼眸中却是流露出了一抹悲戚之意。

    他心中大惊,以剑意刺激身躯。

    “香味居然能影响神志?”

    独孤无双惊恐不已,越发的觉得步方神秘。

    两道菜很快就烹饪完成了。

    一只金黄的烧鸡,一道喷香了蒸鱼……

    步方一手端着一道菜,将两道菜摆在了雪地之中。

    浓郁的香味滚滚扩散。

    但是却仿佛带着让人压抑的悲伤。

    步方坐在两道菜之前,他没有吃菜。

    他沉思着。

    他归隐这颗星辰,回归凡人的生活,但是凡人终究是要归于尘土。

    那他步方后面的路该怎么走?

    鸟爷问过步方,若是几百年后,他步方沦为一柸黄土,那又如何?

    之前步方回答的洒脱。

    现在,看着荒村,一种寂寥之感陡然蔓延。

    死亡是寂寥的。

    若是他死,那些老朋友该如何?

    闭关的小幽,狗爷,冥王尔哈……

    他们又该如何?

    他们如果得知了他的死,应该都会很悲伤吧。

    村民们的覆灭,都让步方此刻悲怆不已,那别说其他的了。

    步方抬起手,捂着胸口……

    他的心脏微疼。

    这种疼,仿佛诞生于灵魂深处。

    “魂神,洪荒天道都证明了无情路才能踏上巅峰……而我却沉迷于情感中,像是一只迷失了方向的鱼。”

    步方目光迷茫。

    步方也想走无情道,但是他发现自己走不了。

    他没法做到无情。

    就算隐居深山数载,情感也仍旧存在。

    或许他从一开始,就是个矫情的人吧。

    虽然他不爱笑,不爱说话,面瘫脸。

    但是……心的感觉,是骗不了人的。

    若他真的是无情,那他身边,也就留不下那么多的老朋友了。

    洪荒天道,魂神,都是孑然一身,他们无敌天地,却是寂寞在宇宙。

    而步方很幸运,他的身边有很多人。

    狗爷,尔哈,小皮,小幽,小白,肖小龙,肖烟雨……

    等等熟悉的名字浮上心头。

    步方摇了摇头。

    脸色苦涩。

    他站起身,荒村依旧,了无人息。

    步方双手合十,微微一俯身,算是跟曾经的村民们道别了吧。

    独孤无双在步方的背后,瞪大了眼。

    他看到荒村中突然闪烁起了点点精亮的光芒。

    天穹上,一道道人影浮现,行走着,忙碌着。

    消失的荒村忙碌景象,突然又一次的出现。

    仿佛是时间长河中的一缕投影。

    许久之后。

    一切都消失。

    荒村依旧破败,大雪漫卷了历史的尘埃。

    步方负手,离开了村子。

    一步一步,回到了山上。

    独孤无双深吸一口气,他的心中震撼无比,没有丝毫的犹豫,扭头跟上了步方的步伐。

    回山的路,覆盖满了积雪。

    两人一深一浅的回到了半山腰的屋子里。

    夜已深。

    步方屋子里的灯光熄灭,睡下了。

    独孤无双在柴房中,心情却久久不能平静。

    他知道,他的仙缘出现,他必须要抓住。

    抓不住,他将永远跟仙缘失之交臂。

    这一夜。

    很快就过去了。

    独孤无双睁开眼,听到了门外窸窸窣窣的声音。

    他抓起宝剑,连忙冲出。

    院子中。

    步方背着厚厚的行囊。

    肥鸡被步方塞在了胸口中,只能露出一个鸡脑袋。

    小白也背着行囊,机械眼黯淡,站在步方身边。

    这是要远行?

    独孤无双一惊。

    他抓起一把雪,抹了一把脸,让自己清醒很多。

    “仙师这是要?”

    他开口询问。

    “出去走走……你要跟着么?”

    步方看了一眼独孤无双。

    独孤无双一怔。

    “要跟着,就跟着吧……”

    步方道。

    说完,就推开了屋子的栅栏。

    独孤无双跟出来,步方将栅栏锁好,抓着竹杖,踩着雪,悄然离去。

    小白背着行囊,亦步亦趋的跟在步方的身后。

    小八在步方的怀里冒出小巧的脑袋。

    独孤无双没有犹豫,抓着宝剑跟了上去。

    三道身影,缓缓的消失在大雪茫茫的深山。

    ……

    寻仙星,并不大。

    但是徒步行走,也足以花费无数的岁月。

    步方,小白,还有一直跟随的独孤无双。

    三人漫步在整颗星辰之上。

    他们以深山为起点,向全世界进发。

    独孤无双,就仿佛是贴身的侍卫,守护着步方,很多事情都会帮忙。

    步方也没有拒绝,默许了他的行为。

    时间流转,十载光阴飞逝而过。

    步方的面容刚毅了许多,眼眸中也浮现了沧桑。

    独孤无双穿着破旧衣裳,背着已经十年不曾拔出的拔尖,脸上的胡子拉碴。

    小白倒是没有什么变化,铁皮外翻,机械眼仍旧黯淡无光。

    小八仍旧小巧可爱,就算是徒步行走,小东西仍旧吃的圆滚滚的。

    ……

    五十年。

    三者继续行走。

    独孤无双已经初具老态。

    佝偻着背,手臂上青筋浮现。

    不过他没有怨言,仍旧跟在步方身边,跟随着步方行走大陆。

    跟随步方的这些日子,独孤无双吃到了美食,体会到前所未有的心境变化。

    从前的他,被称为帝国第一剑神,而帝国覆灭,剑神身殒。

    所谓的剑神之名,早已经消失在大陆。

    但是能被称为剑神,他剑下亡魂,少说万千。

    然而,跟随步方,他仿佛经历了一次灵魂的洗礼。

    虽然几十年不曾出剑,但是他对剑道的理解,却是沉淀了许多。

    ……

    第一百年。

    大陆已经快走尽了。

    寻仙星的极地,无尽的森林,无垠的瀚海,都留下了他们的踪迹。

    独孤无双头发已经泛白,整个人变得苍老了许多。

    气血开始枯寂,一代恢弘剑神,确实是老了。

    步方的模样没有多大变化。

    但是眼眸深处,却也可以看到老意。

    毕竟,百年时光,肉身或许不败,可是灵魂却是承受不住。

    如今的他,灵魂已经是凡人的灵魂。

    步方越发的内敛。

    小白和小八模样没变。

    ……

    第两百年。

    独孤无双走不动路了。

    他曾经屹立在巅峰,但是他未寻得仙路,终究只是凡人。

    步方也老了。

    白发苍苍,脸上皱纹密布。

    佝偻着背,耄耋老者。

    他们没有继续行走大陆,因为能走的地方,都被走尽了。

    世界很大,他们已经看完。

    因而,步方没有继续行走。

    两百年光阴,他们见过王朝的崛起,也看过王朝的覆灭……

    走累了,就该歇一歇。

    闹市之中。

    步方和独孤无双买了间房子,隐居于此。

    步方重归老本行,开了一家餐馆。

    只不过……这餐馆他开的很随意。

    他只凭心情烹饪。

    独孤无双在餐馆中打杂,宝剑早已经被他尘封了起来。

    他现在也不知道步方是不是仙师。

    可是仙师会如凡人般老去么?

    计较这些没有意义。

    他现在只想安静的生活……

    红尘中炼心,如今的剑神,拥有一颗比起鼎盛时候的剑神,更强的剑意。

    ……

    第三百年。

    独孤无双的生命到了尽头,他走不动路了,做不了餐馆的服务员。

    步方也老态龙钟,安静的呆在餐馆中。

    闹市变了又变,街坊领居们也不断的变化。

    生命的尽头,总是平静而优雅。

    餐馆中。

    步方倒了一杯清冽的酒,遥遥的敬了一番盘坐在对面的独孤无双。

    后者气若游丝。

    混浊的目光盯着步方,满是复杂情绪。

    小白和小八都待在餐馆中。

    气氛有些沉凝……

    许久后。

    一声悠然叹息。

    “仙师……无双先走一步了。”

    独孤无双满是皱纹的嘴角微微一扯。

    步方一口饮尽杯中酒。

    轰!!!

    一缕扫去了浮华,锋锐到极致的剑意冲天而起。

    直冲云霄。

    可怕的剑气绽放于天穹之上。

    这是凝聚了三百年的剑意。

    剑意一出,天下惊!

    仿佛传说剑神,重新归临大地。

    餐馆中。

    独孤无双在释放出这一剑之后。

    满足的垂首。

    双手无力垂落腰际。

    步方抓着酒杯,杯中酒泛起了涟漪。

    许久之后,一声叹息,悄然释放。

    弹指岁月如浮华。

    虚空中。

    鸟爷负手踩着虚空出现。

    寻仙星外。

    一道道的人影,踏空而来……

    这些人影的目光,都万分复杂。

    他们的气息无比雄浑,都乃是洪荒宇宙的顶级大佬。

    这一日。

    洪荒顶级大佬,纷纷降临寻仙星。

    整颗星辰沸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