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异世界的美食家 > 第1812章 云深不知处
    雪簌簌的下。

    落下的是寂静。

    仿佛尘封了历史的尘埃。

    独孤无双醒了。

    耳畔安静极了,安静到,让他以为自己可能在地狱中。

    动一下,身子碰触到了劈好的木柴,发出了一阵声响。

    嗯?

    能动了?

    独孤无双猛地一呆。

    他看向了身躯,他的身躯上,原本那道从肩膀上覆盖开来,一直落在腰际的伤口已经彻底的愈合。

    一夜之间,那致命伤居然就恢复了?!

    独孤无双呼吸一滞,扭头观看四周,发现自己身处于柴房之中。

    “是哪位高人救了我……这种伤势,怕是只有仙人才能有回天之力吧?”

    他站起身,气血有些浮沉,不过他不在意。

    抓起扔在地上的无双宝剑,这是他的命根子,身为剑神的骄傲。

    抚摸着宝剑,独孤无双吐出一口气,“既然贼老天不收我独孤无双的命,那我独孤无双就要将这天,一剑斩破!”

    推开了柴房破旧的门。

    独孤无双顺着门往外走。

    松软的雪铺就了满地。

    院子里,一只肥鸡在欢快的扑棱着!

    这是昨天他昏迷前,踩他脑袋的肥鸡!

    独孤无双眯了眯眼。

    “醒了?醒了就收拾一下离开吧。”

    一道淡淡的声音响彻而起。

    独孤无双一愣,扭头看了过去,发现一位消瘦的青年抓着一碗滚烫的鱼汤,坐在椅子上,哧溜的喝着。

    旁边,一铁皮翻飞的铁疙瘩安静的呆在那儿。

    这是哪里?

    独孤无双皱眉,他可以看出这消瘦青年的身上,一点真气波动都没有。

    毫无疑问,这青年是个凡人,不是修行者。

    那傀儡也一样,没有真气波动,怕也是个凡物。

    或许这青年是救了自己的前辈的弟子?

    “不知仙师可否在家?救命之恩,无双没齿难忘。”

    独孤无双朝着步方微微颔首。

    然而,步方只是淡淡的瞥了他一眼,就不说话了。

    灌了一口鱼汤,哈出一口热气。

    气氛一时间有些沉默。

    “在下帝国剑神,独孤无双……求见仙师。”

    独孤无双皱眉,加重了语气。

    “没有什么仙师,你伤好了,就离开吧……漫漫山野,你能找到这儿也是缘分。”

    步方吃了一口鱼肉,道。

    他站起身,朝着木屋里走去。

    独孤无双深吸一口气。

    这凡人……好大的口气。

    不过,独孤无双也没有闹事,深深的看了一眼步方的方向。

    走到了木屋前,安静的坐下。

    “既然阁下不说,那在下就在此等候仙师的归来……”

    独孤无双道。

    他的内心有些火热。

    寻仙寻仙,仙路难寻,世人皆为此颠倒。

    他既然有缘遇到仙师,岂能轻易离去。

    小白机械脑袋一转,无神的机械眼扫了独孤无双一眼,小八咯咯咯的叫唤了一声,眼神戏谑。

    木屋里。

    步方披着厚厚的棉袄走了出来。

    “你怎么还在?”

    看到独孤无双坐在椅子上,眉头一皱。

    “在下求见仙师……”

    独孤无双道。

    “说了没有仙师,你快走吧,再不走……我赶人了。”步方道。

    他救独孤无双,是因为茫茫深山,后者居然会找到他的木屋,这是一种缘分。

    也就随手一杯酒的事。

    步方可不想留个人在木屋中。

    独孤无双顿时不乐意了。

    “你这青年好不讲道理……在下求见仙师,仙师若回,不见我也就罢了,你凭什么赶人!”

    独孤无双道。

    涉及仙缘,他独孤无双岂能放弃。

    虽然他独孤无双一身剑术通天地,但是距离传说中的仙人,还远着呢。

    他曾想武破虚空,可惜失败了。

    从那时候开始,他就知道,他距离成仙,还远着。

    “我不讲道理?我若不讲道理……你早已经化作枯骨喂了深山野狼。”

    步方摇了摇头,嘴角一挑,略微觉得好笑。

    “小八……把他赶出去。”

    步方淡淡道。

    说完,就转身进了木屋,提着篓子准备出门,游山而去。

    “赶我出去?”

    独孤无双嘴角一抽。

    步方只是个凡人。

    在场一个木讷傀儡,一只鸡……你让谁赶他出去?

    独孤无双不以为意。

    而步方则是背着篓子,径直出门。

    “咯咯咯咯咯!”

    突然。

    独孤无双愣住了。

    远处。

    那只肥鸡眼眸陡然变得万分犀利。

    鸡头微微下压。

    鸡翅膀往身躯上猛地一拍。

    迈开两只鸡腿,就飞速狂奔了起来……

    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咯!!!”

    一声鸡叫!

    小八一爪子踩在雪地中。

    雪地顿时炸开,暴露出一大大的鸡爪。

    尔后,小八腾空,鸡爪子张开,往独孤无双的脸上便是踹来!

    卧槽?!

    独孤无双一脸懵逼。

    来不及反应。

    便是被一只肥鸡踹在了脸上,身躯不受控制的倒飞而出。

    直接砸出了木屋。

    嘭!

    积雪纷飞。

    独孤无双呆滞的望天。

    他特么的……被一只鸡给踹了出来。

    难过到想哭……

    步方背着篓子,抓着竹杖从木屋中走出,小白跟在他的身后。

    瞥了一眼,倒在雪地中怀疑人生的独孤无双。

    面无表情的继续踏步而行。

    不一会儿,他的身形就消失在了云雾缭绕的山路中。

    独孤无双翻身而起。

    看了一眼消失的步方。

    他现在心神悸动。

    他错了……

    他一直都错了。

    他先入为主的以为仙人应该是什么耄耋老者。

    哪里知道……这身上没有任何真气气息的步方,就是仙人!

    这么厉害的肥鸡都能听步方的话。

    说明步方绝对有非凡之处!

    独孤无双站了起来。

    然而,他还没有站直,小八一顿助跑,一跃而起,鸡爪子迈开,噗的一声,踹他脸上。

    独孤无双一脸懵逼,再度被踹飞。

    雪落了满地。

    独孤无双怒了。

    他堂堂帝国第一剑神,还被一只鸡给骑头上踹?

    他独孤无双就是战死,也不可能败给一只鸡!

    咯!!!

    白雪纷飞。

    独孤无双再度砸落雪地。

    ……

    步方这一次去深山中,短时间没有回来。

    他去了山顶,在山顶中过了一夜,最后在山顶一块巨石之下,用锄头挖开。

    一坛美酒从中被他挖出。

    “酿了三年,总算是成功了……”

    步方嘴角一扯。

    这酒埋在这山顶,受天地精华的洗礼,涌大山土气的冲击,绝对不凡。

    将封盖揭开一个小角。

    滚滚的酒香便是从中冒涌而出!

    深吸一口气,步方陶醉不已。

    此刻。

    山之下。

    云层滚滚,云海盛景浮现而出。

    仿佛有紫气从东而来,汇入了酒坛之内。

    一坛酒散发出了磅礴的气息。

    步方目光一凝,用普通至极的食材,也能酿制出经天纬地的美酒。

    盘坐于山巅。

    雪纷飞而过。

    簌簌落下。

    步方倒了一杯酒。

    酒液成碧蓝,像天空一般的颜色。

    步方喝了一口。

    浓郁的酒香顿时涌入了他的四肢百骸,步方感觉到一阵的悸动。

    这一口酒,是他这么多年沉淀的精华。

    或许不带什么情感。

    但是莫名的让他眼前一片通明。

    一口酒,观看翻腾云海。

    步方心中平静如水。

    厨神之路该如何走?

    真的要如魂神那般斩断七情六欲?

    走无情道?

    可是……无情的美食,真的能走到极致么?

    又或者说,如步方之前所想那般,聚集天地间最顶级的美食,就可以烹饪出最美味的菜品,成就厨神?

    或许……都不对吧。

    真的厨神……并不是如他所想的那般。

    步方沉默的喝酒。

    静看云卷云舒。

    ……

    第二日。

    步方下了山。

    云深不知处,不过步方竹杖轻敲,自然而然就找到了回归的路。

    回到了木屋之前。

    步方一怔。

    远处。

    一道人影跪伏在雪地中,皑皑白雪已经落满了他的身躯,仿佛将其包裹成为了雪人。

    小八夹着鸡翅膀,迈着鸡腿,在晃晃悠悠的走来走去。

    似乎感应到步方归来了。

    小八迈开了鸡腿,飞速的朝着步方飞扑而来。

    咯的一声,一跃而起。

    被步方抬起手拎住了鸡脖子。

    “你怎么还没走?”

    步方将小八扔到小白的脑袋上,看着跪伏在地上的独孤无双,道。

    独孤无双一脸幽怨的盯着小八。

    他的脸上布满了鸡爪子印。

    “前辈……我错了。”

    独孤无双猛地跪伏在地上,朝着步方道。

    “离去吧……”

    步方摇了摇头,淡淡道。

    迈开步子,踏入了木屋中。

    洗菜,烹饪,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

    浓郁的香味很快便是萦绕而出,扩散在天地之间。

    独孤无双闻着那味道。

    腹中传来强烈的饥饿感。

    怎么能够这么香?!

    那不就是一道简单的炒山珍么?

    身为帝都第一剑神,他什么美味没有吃过?

    可是,从来没有闻到过这么香的味道。..

    步方没有理他,做完了菜,一边喝酒一边吃菜。

    吃着吃着,步方不由的皱起了眉。

    叹了一口气。

    放下了酒杯。

    “好久没有吃到香喷喷的米饭了……怪想念的。”

    步方嘟囔了一句。

    轻松写意的吃完。

    便是收拾好盘子。

    带上了斗笠,拎着篓子,篓子里是游荡的肥鱼。

    该下山跟村民们换些米了。

    看到步方又要出门。

    独孤无双的脸陡然一黑。

    这仙师……难道就忍心看着他一直跪在这儿?

    没错……真的忍心。

    小八迈着鸡腿在他面前晃悠,独孤无双心中戚戚。

    步方抓着竹杖,往山下走。

    独孤无双眼睛顿时一亮,仙师这是要下山?

    一念及此,独孤无双也没有在跪伏。

    爬起身,拍了拍跪麻的膝盖,拎着宝剑,飞速的跟了上去。

    他远远的跟在步方的身后,不敢上去打扰步方。

    步方下了山,按照记忆中的路,往村子里中走。

    过了好几年,不知道村民们可否还记得他。

    虽然步方没有了修为。

    但是独孤无双的跟随,他还是知道的。

    他也没有管,爱跟那就跟着吧。

    顺着泥泞的路往前走。

    村子的影子近在眼前。

    独孤无双看到步方行走的方向,脸上的表情顿时有些古怪……

    他欲言又止,但是想了想又没有继续说……

    步方来到了村子中。

    冰冷的寒气涌动而来。

    让步方眉头一皱。

    村子中一片狼藉和破败……

    农具上都落满了皑皑白雪,有的屋子倒塌一片……破败万分。

    整个村子,渺无人烟。

    仿佛一座荒村。

    “仙师……虽然不知道你和这个村子有什么纠葛,但是,这个村子在三年前,就已经被屠村了,全村三百口人,一个不留……”

    独孤无双,叹了口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