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异世界的美食家 > 第1811章 清蒸冬菇鱼
    鸟爷离开消失了。

    步方的生活又恢复到了原样。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烹饪纯天然的美食,享受大自然所带来的美味。

    单纯而不做作。

    小白机械眼黯淡,似乎都变得笨拙了许多。

    小八偶尔都会爬到小白的脑袋上,转动灵动的鸡头,咯咯的叫唤几声,偶尔也会摇晃着鸡屁股跑到田野里,追逐着虫子。

    原本非常不凡的八珍鸡,却是变得如山上的野山鸡似的。

    步方很惬意,或者说很享受这种咸鱼一般的生活。

    他无聊的时候会去研究各种美食。

    对美食的研究,成为了他这段日子里唯一的乐趣。

    山外,处于乱世。

    各种各样的战乱不断的发生,惨烈的厮杀,导致烽火连天。

    山中无日月。

    春夏秋冬连续变化。

    他很久没有下山了,也没有去村里换米。

    簌簌的白雪从天上飘飞而下,落在木屋前的地上,大地盖上了一层厚厚的棉袄。

    小白坐在院子里,发着呆,仿佛被白雪堆砌成了雪人。

    小八头上顶着一撮雪,在雪地里飞奔。

    步方穿着厚厚的棉袄,呼了一口白气。

    咕噜咕噜。

    火焰少腾,锅内的热水冒腾着热气。

    步方取了茶杯,洒下几缕炒的焦黑的茶叶。

    这茶叶是大山上的特产,产量极少,是步方偶然之间发现。

    开水倒入茶杯。

    茶叶被浸润,本身的茶香弥漫开来,袅袅的萦绕。

    茶叶在杯子里,打着转。

    茶水的颜色从透明,逐渐的变成了碧绿色。

    看上去非常的舒心。

    步方双手捧着杯子,披着棉袄,坐在了椅子上,望着外面的皑皑白雪。

    日子一天天的过,步方也不知道他在这大山中过了多久。

    嗤嗤。

    喝一口茶,暖意驱散了身体的寒冷。

    坐在椅子上许久。

    步方才是回到屋里,取了锄头上山,虽然冬天山上的食材少了很多,不过他也不在乎。

    找到食材便是缘。

    小白安静的跟了上来。

    一人一傀儡上了山。

    大雪天的山上,覆盖着皑皑白雪。

    一片白茫茫中,想要寻找到好吃的食材,确实很困难。

    远处。

    一只雪兔在蹦跳着。

    步方看到了,却没有动。

    他扛着锄头,安静的跟着雪兔,雪兔一路跳动。

    很快便是钻到了窝里,窝里几只小兔在簇拥着,可爱的小脑袋滴溜溜的转。

    步方微微一笑。

    远远的看了一眼,就拎着锄头,踏雪而去。

    雪山上,除了雪兔,食材还有很多。

    冬菇便是一种。

    小小的冬菇附着在树干上,簌簌的白雪抖落而下,就仿佛是一片白芒中绽放的花朵。

    步方开心的采摘着冬菇。

    放入篓子中。

    每年冬天,他都会来采摘冬菇,这时候的冬菇长势最可人。

    步方采摘了之后,会在阳光下,把冬菇晒干,铺就开来,备用。

    当然,冬菇直接烹饪也是非常的美味。

    采了冬菇。

    步方倒是就没有直接离去。

    他在山上行走,很快,一只饿急了的野狼盯上了步方。

    朝着步方飞扑了过来。

    野狼饿急了。

    步方也饿急了。

    小白虽然笨拙了很多。

    但是一巴掌下去,那野狼也就爬不起来。

    步方乐呵的将野狼捆绑,扔到了背篓中,因为背篓沉重了许多,就让小白背着。

    收获颇丰,步方还不打算回去。

    他来到了山中的池塘。

    池塘包裹了一层厚厚的冰层。

    冬天的鱼,才是最肥美的时候。

    步方自然不会放过这样的美味。

    他在冰上凿出一个孔洞,不一会儿,几只扑棱的肥美的鱼就落入了篓子中。

    知足了的步方,离开了池塘。

    踏歌而行,在皑皑白雪中,哼着歌,离开了大山。

    不得不说,步方哼了这么多年歌,水平仍旧没有什么见长。

    回到了屋里。

    冬日的白天,总是非常的短暂。

    天很快就黑了,温度越发的寒冷。

    步方烧了火,将鱼处理干净,肥美的鱼肉,被步方一顿轻拍。

    从房间里,取出珍藏的冬菇干,这是往年他做的准备。

    晒干后的冬菇,有一种独特的香味,取了冬菇,摆在了处理好的鱼上。

    一起放入锅中蒸煮。

    腾腾热气在大山中往上冒腾。

    ……

    哗啦哗啦!

    白雪被踩碎。

    锋锐的光不断的爆射。

    簌簌白雪从树干之上飞速的洒落而下。

    可怕的刀气纵横在密林中,无数的树木被斩的崩碎……

    剧烈的喘息声响彻。

    一道人影,穿着染血的铠甲,肩上一道豁大的口子从背部开始,蔓延到了腰部。

    热血从中不断的洒落。

    洒在了皑皑雪地上,使得雪都是融化。

    披头散发,脸色苍白。

    这人在雪地中艰难的攀爬着。

    不时的往后望,身后有追兵在追杀着他。

    嗡……

    一根根的箭矢,箭头散发着寒芒,在黑夜中如夺命之箭。

    朝着那快速攀爬的重伤的男人追随而去。

    噗嗤噗嗤!

    一根根的箭矢迸射在了地上。

    白雪翻飞。

    男人瞳孔陡然一缩。

    身躯一卷,巨大的力道,从雪地中冲起,身躯旋转。

    一根箭矢呼啸而过,贴着他的脸皮飞驰而过。

    “独孤无双……你逃不了了!枉你被称为帝国十大剑客之首,如丧家之犬的逃,有辱威名!”

    淡淡的声音响彻而起。

    尔后,男人身后的密林中。

    一道道黑衣刺客,踏雪而行。

    这些刺客身上爆发着真气。

    速度极快。

    重伤男人啐了一口鲜血。

    冷哼了一声,继续往前爬。

    他手中的宝剑,猛地挥起。

    一道锋锐的剑气,轰然炸开,朝着远处的那些刺客斩去……

    几位此刻同时伸手,一把把剑落入他们手中。

    剑端扬起,噗嗤!

    剑花撕裂了雪花。

    与那斩来的剑气轰然碰撞。

    剑身弯曲,巨大的力道弹开。

    使得几位刺客身躯后撤了数步……

    剑出无痕,这些刺客的修为也相当高明。

    那男人毕竟重伤,越是催动,气息就越是萎靡。

    刺客们逼近。

    与他在深山中大战,一战惊天地。

    地上满是血痕,无数的树木被剑气斩为了虚无。

    深山仿佛都在震动!

    剑与剑的碰撞,不断的发出铿锵声响。

    许久之后。

    大战结束。

    只留下了地上的几道面目全非的刺客尸体。

    深浅不一的脚印朝着密林深处,逐渐的扩散而去。

    风雪吹拂。

    使得脚印被淹没在白雪之下。

    ……

    咕噜咕噜。

    步方掐着时间,关了火。

    他将蒸笼打开,顿时滚滚的热气从蒸笼中涌动而起。

    那热气在黑夜中,仿佛滚动的元气弹,逐渐的散去。

    “好香。”

    步方嗅了嗅空气中的香味。

    冬菇干的香味混合着鱼肉喷香,软嫩的鱼肉包裹在滑润的鱼皮之下,显得非常的可口。

    除了这道蒸鱼,步方还翻炒了一道冬菇片。

    略显粘稠的浇汁落下,冬菇片仿佛闪着光。

    新鲜的冬菇和冬菇干是完全不同的味道。

    步方将菜品摆在了桌子上。

    转身回到了木屋里。

    从制作好的地窖中,取了一坛酒。

    这是步方酿制的酒,酿了好几年……

    惬意的时候,才会喝一口。

    这酒的美味,让步方沉醉。

    他酿制过很多酒,可以说,对于美酒,步方深有心得。

    但是……

    在步方看来,以前的酿酒,都是用独特的酿制手法来酿制。

    而实际上,酿酒是需要情感的铺就。

    这种情感的强烈,取决于酿酒之人。

    以前的步方,对于酿酒的情感,更多的是流于表面。

    当然,即使只是手法,那也是非常的惊人。

    一坛酒不大。

    差不多一个拳头大小。

    步方乐滋滋的拍开了封盖。

    浓郁的酒香就从中扩散了开来……

    ……

    独孤无双很累,他觉得自己的血流淌的太多了……

    他几乎要晕厥过去。

    寻仙路,踏歌行……

    他独孤无双也有濒临死亡的时候啊。

    叹了一口气,他很无奈。

    一代剑神,难道如今要死在这渺无人烟的深山中了?

    独孤无双苦笑。

    或许多年后,后人会给这座深山取名无双山……毕竟这山上,躺尸着他无双剑神。

    远处。

    一点火光腾腾起。

    慢慢的流转。

    火光逐渐的在他眼中扩散,他有些头昏眼花了。

    独孤无双咳出了鲜血,点点鲜血在白皙的雪面上,染出了血色的梅花。

    扑通。

    他跪伏在了地上。

    整张脸埋在了雪中。

    凌乱的发丝铺散在他的脸上,他只能听到自己的喘息和心脏跳动的声音。

    要死了啊……

    独孤无双叹了一口气。

    突然。

    一只肥美的鸡扑棱着翅膀,踏雪而来。

    那鸡似乎有些好奇的观察了一会儿他。

    在他的身躯周围转了一圈。

    独孤无双动弹不得,但是却能感知到那活蹦乱跳的肥鸡。

    突然。

    那肥鸡一鸡爪踩在了脑袋上,居然到他的身躯上乱蹦乱跳……

    独孤无双差点没有一口气被气死。

    眼睛一翻。

    终于是忍不住了。

    “小八……别闹。”

    一道消瘦的人影,从火光中行走而出。

    淡淡的声音响彻。

    独孤无双意识模糊,最后只能感受到一冰冷的铁掌落下,把他的身躯如拎小鸡似的拎了起来。

    独孤无双凭着强悍的意识,睁开眼。

    顿时……

    一浑身铁皮外翻的铁疙瘩在他眼中放大。

    独孤无双被吓了一跳,直接昏死了过去。

    ……

    “小白,你吓到人了。”

    步方嘴角一抽。

    大晚上的,这深山上居然有人跑来。

    看了一眼这浑身都是伤的人,步方倒是没有见死不救。

    让小白将此人带回了小屋里。

    扔在了院子中。

    步方坐在了椅子上,搓了搓手,吐出一口白气。

    准备开始吃饭。

    用冬菇蒸好的鱼肉绝对美味。

    步方夹了一筷子,鱼肉软嫩喷香。

    入口瞬间跟汁水似的化开……

    一口鱼肉,一口美酒。

    清冽的美酒入腹,如一团火,让步方浑身毛孔都是舒张开来。

    小八在步方的周围晃荡着,求吃。

    步方给小八扔了一块鱼肉后。

    就倒了一杯酒。

    走到了那重伤垂危的男人身边。

    看着后者凄惨的模样,叹了一口气。

    将酒液倒入了此人的口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