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异世界的美食家 > 第1810章 世界很大,出去看看
    鸟爷?

    步方确实有些惊讶。

    鸟爷,这个在记忆中都很久远的人,居然在如今这个时候出现在他的面前。

    远处。

    官兵们吃的满嘴流油,觥筹交错,食物的香味,菜品的滋味,不断地蔓延。

    然而,这一切,仿佛都成为了虚无。

    只剩下了步方,和鸟爷……

    即使鸟爷的脑袋朦胧在雾中,看不穿,猜不透,但是步方能够感受到对方迸射而来的目光。

    他在看着自己。

    步方很平静,朝着鸟爷点了点头。

    周围的官兵似乎都没有发现鸟爷,后者径直的朝着步方行走而来。

    来到了步方的面前。

    “你居然躲在这里。”

    鸟爷淡笑了起来。

    步方还记得,当初在上古天神遗迹中,鸟爷和他一起品酒,吃菜的画面。

    这个人,对于美食似乎有着自己的独到见解。

    很不凡。

    不过,鸟爷是谁,步方猜不透。

    之前修为在的时候,就猜不透,如今修为全无。

    步方更没有任何的可能猜透了。

    “镇压了宇宙中的顶级大魔头魂神,居然躲在了这儿,你倒是很洒脱啊。”

    鸟爷行走而来。

    他的气息很平凡,就跟村子里的其他村民一样。

    当然,除了那笼罩在头顶上的雾气。

    步方古怪的看了一眼鸟爷。

    步方当然不会认为鸟爷也修为全失了,这个人从一出现开始,就神秘万分。

    步方曾经以为这家伙会不会是木鸿子那家伙,不过……后者如今正陪着夏天,游荡宇宙。

    应该没有闲心来寻找他吧。

    因而,这个鸟爷,步方还是看不透。

    “不用想了,知道你在这儿的,也就只有我。”

    鸟爷淡淡道。

    “你做你该做的。”

    鸟爷道。

    步方一愣,也懒得理会他。

    就算鸟爷找到他又如何?

    他顶多只能镇压魂神一千年,一千年之后,以步方如今的凡人之躯,可能早已经腐朽。

    化作尘归尘,土归土。

    鸟爷就算让他去对付魂神,也不可能了。

    步方没有理会鸟爷,找到了村长,想要换点米。

    不过,罕见的被老村长给拒绝。

    也不算拒绝吧,老村长叹了口气,说是村子没有米了,这些官兵在村子驻扎了好几天,已经吃了好几天的饭了,村子里储备的米都被吃完了。

    老村长说,大山外的世界,发生了战乱,死了不少人,粮食都不够用了。

    步方点了点头,换不到,他也就不换了。

    看了一眼远处一群吃的正酣的官兵,步方嘴角一撇。

    拎着竹篓子,转身便走。

    步方口中哼着歌。

    潇洒而写意,如今的他,跟以前的他完全不同。

    那是一种从层层枷锁中释放出来的感觉。

    以前的他,绷得太紧,努力的想要冲上更高的境界,往厨神的目标不断的努力。

    无时无刻都在练习厨艺,或者在思考如何提升修为。

    或者是在完成系统任务的路上不断的奔波。

    而如今,安静下来,发现这种能够事事由心的感觉是真的很不错。

    换不到米,那就不换了。

    步方背着篓子,重新往山上走。

    口中哼着歌,虽然不着调,但是他乐意。

    鸟爷安静的跟在他的身后,不急不缓。

    步方回到了山上的房子里。

    小白仍旧端坐在门口,机械眼晦暗无比。

    小八在院子里,追着一只虫子一直跑。

    似乎听到步方回来的脚步声。

    小八抬起了脑袋,摇晃着鸡屁股,朝着步方所在的位置飞奔而来。

    在靠近了步方的时候。

    鸡爪子在地上一拍,气浪纷飞。

    扑棱着翅膀就朝着步方飞扑而来。

    不过在临近步方的时候,被步方捏住了后脖子,提了起来。

    “别闹,今天有客人。”

    步方淡淡道。

    小八一呆。

    有客人就有客人……你何必强调?难道你想把小八宰了待客?!

    小八顿时鸡毛炸开,不断的扑棱,往远离步方的方向飞去。

    小八永远都忘不了,步方对他的鸡翅膀做出的罪恶!

    看着飞扑而走的小八,步方嘴角一抽,这小家伙怕是胡思乱想了。

    “寒舍简陋,请随意。”

    步方对身后的鸟爷道。

    鸟爷大笑了起来。

    “你这是隐居了?”背负着手,鸟爷在步方简陋的屋子中逛了好一会儿。

    才是走出院子,看着在院子中忙碌的步方,道。

    步方取出了没有换成米的肥鱼,将肥鱼按在了案板上,去鳞,剖腹……

    “你准备剩余的一辈子都呆在这儿?你知道的……虽然你失去了修为,但是你的根基还在,你若是修行,虽然达不到之前的高度,但也不至于手无缚鸡之力。”

    鸟爷道。

    “手无缚鸡之力?你可不要乱说……”

    步方嘴角一扯,道。

    抬起手,朝着小八招了招手,小八一跃而起,被步方提着脑袋。

    在鸟爷面前晃荡了一波之后,就松开了手,让小八自己玩去。

    鸟爷蒙着雾的面容似乎抽了抽嘴角。

    也不说话了。

    就安静的看着步方烹饪。

    失去了修为,失去了神力,步方能够烹饪的也就只能是没有任何灵气的普通食材。

    这肥鱼就是生长在山上的池塘,不是什么天材地宝。

    咕噜咕噜。

    锅里的水开始滚沸。

    厨神套装伴随步方的神识实体,镇压住了魂神。

    如今的步方,可以说是孑然一身。

    用着普通的厨具,用着普通的食材,完全看不出,那种距离厨神只有一步之遥的顶级神厨风姿。

    往滚沸的水里放入了一些食材,锅的颜色顿时微微变的浑浊。

    将处理好的鱼放入了锅中。

    盖上锅盖,安静的等待。

    步方钓了三条鱼,他就做了三道鱼类的菜品。

    一道是清炖鱼汤。

    一道是红烧鱼。

    一道是烤鱼。

    三道菜,各有各的特色。

    当步方将三道菜分别端着摆在了竹子做的桌子上的时候。

    鸟爷也是自来熟的坐了下来。

    没有多余的椅子。

    鸟爷不在意,手一挥,神力凝聚,汇聚出了椅子,悠然的坐下。

    “很香。”

    鸟爷道。

    “很久没有吃这种凡人的菜品了。”

    步方看了鸟爷一眼。

    舀了一份白米饭递给他,这是用仅存的米蒸出来的米饭。

    鸟爷一手握着筷子,一手捧着米饭。

    “请,寒舍简陋,只有这些了,招待不周,请见谅。”

    步方道。

    鸟爷轻笑了起来。

    两人不再言语。

    鸟爷抓着筷子,看着三道菜,和手中白皙的米饭,不由的叹了一口气。

    步方舀了一份鱼汤。

    清冽的鱼汤,清冽透明,散发着淡淡的甜香,上面漂浮着几粒枸杞,看上去十分的素雅。

    咕噜。

    一口鱼汤入腹。

    身体似乎都暖和起来似的。

    热流涌动在身躯,胃部传来了饥饿感。

    步方扒了一口米饭,喝一口汤,吃一口鱼肉……

    红烧鱼的鱼肉软嫩,酱汁渗透入了鱼肉中,让味道越发的美味。

    烤鱼的火候掌握的非常好。

    至少,鱼肉中的喷香,让鸟爷感慨万分。

    鸟爷吃着菜。

    心中不由的有些心悸。

    步方的厨艺退步了么?

    说实话,退步了。

    不及步方巅峰时候,甚至差的太远。

    但是……那是因为食材和装备的原因。

    如果硬要说,鸟爷甚至觉得,步方的厨艺有些小突破。

    那是一种心态上的突破。

    “大起大落者,基本上稳不住心态……你倒是也有些神奇。”

    鸟爷轻笑道。

    “你还吃不吃?”

    没有理会鸟爷的话,步方抬起头,看着后者,道。

    鸟爷一怔。

    看着步方风卷残云似的开始扫荡,嘴角一抽。

    “给我留点……”

    一顿饱饭之后,餐桌上只剩下了一片狼藉的鱼骨头。

    步方靠在竹椅子上,嘎吱声响彻。

    鸟爷也是摸着肚子,在呼着气。

    虽然是很平凡的菜品,可是吃起来,居然难得的胃口大开和舒心。

    “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步方道。

    “直觉。”

    鸟爷慵懒无比。

    步方嗤了一句,“茫茫宇宙无穷无尽,你能找到一颗生命星辰,星辰上恰好有我?”

    鸟爷笑着摇了摇头,没有回答步方。

    鸟爷不说,步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本来就是不善于言谈。

    “你要修行不?我可以传你功法……千年时间,应该够你恢复些许修为。”

    “有用么?千年后魂神出世,我也没辙。”步方摇了摇头。

    没有了厨神的意志,单靠步方,做不到。

    所以,恢复修为和没有恢复修为,又有什么不同?

    只不过是多活一些日子?

    然而,步方并不想这样,他想活的痛快。

    这些年在山村中的日子,他过的很开心。

    鸟爷沉默。

    “你不修行……最多两百年后,你就死了。”

    鸟爷道“你不怕么?”

    “活的再久,不痛快,又有何用?”步方淡淡道。

    天色渐晚,他站起身,看向了天穹。

    摇了摇头。

    “夜已深,该睡了。”

    步方的话语中,下了逐客令。

    鸟爷一滞,站起身,没有说什么。

    他似乎有些明白步方所追寻的路了。

    淡淡的笑了笑。

    “有意思。”

    “步老板……世界很大,出去看看。”

    “鸟爷我等待步老板回归的那一天,到时候……你我在一起喝酒。”

    “哈哈哈哈……”

    鸟爷大笑着,转身便是消失在了深山夜色中。

    大笑声,惊起了深山中的鸟雀。

    步方看着鸟爷消失的背影,沉默了半响。

    “世界很大,出去看看……”

    步方嘴角微微一翘。

    “或许……真的该出去看看了。”

    “有限的生命,总该找点事情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