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异世界的美食家 > 第1809章 一蓑烟雨任平生
    这是一颗新生的生命星辰,叫做寻仙星,因为生命星辰形成较晚,并且局限于天地灵气的束缚,整颗星辰除了远古之时留下了仙神的传说。

    便是再无仙神的说法。

    星辰中无数的后人寻找仙路,寻找长生路,可是却终究无法寻找到,无奈老死。

    后人也就改名无名星辰为寻仙星。

    浩瀚长生路,无处不寻仙。

    ……

    雨后的山路有些泥泞。

    黄土在雨水的浸润下,变得无比湿润和黏脚,黏在脚掌上,让刚换的鞋都变得肮脏。

    两侧山路上,挂着绿叶,叶子上有虫子在啃食,也有雨珠在凝聚。

    哗啦……

    蓑衣拂过了树叶,树叶顿时一抖。

    晶莹的水珠从数叶上洒落而下。

    小虫子也是吓的紧紧抱住叶子。

    步方扛着锄头,一步一个脚印,慢慢的上山。

    在寻仙星,这山都处于偏僻的地带。

    地面很滑,湿润的泥土,总是给人一种虚浮感,仿佛一个稍有不慎,就会从山上滑落下去似的。

    小白的铁皮翻飞,机械眼中没有光明,安静的跟在步方的身后。

    一脚踩下,铁脚深陷入地面中,拔起,黄土纷飞。

    “走慢点。”

    步方看了有些迟钝的小白一眼,嘴角微微一翘。

    走了一会儿路,步方就有些气喘吁吁。

    如今的他,跟一个凡人没有任何的区别,就算是肉身,仿佛也返璞归凡。

    山很高,太阳已经西斜,步方不想再耽搁时间。

    小白手脚并用,很快就爬了上来。

    深山中,有猛兽,有凶禽。

    不过,步方虽然归凡,但是他的威压却是没有消失,猛兽和凶禽都不敢靠近他。

    哗啦哗啦……

    山溪流淌,在很远处,步方就闻到了水汽。

    带着小白过来。

    山溪中的水,清冽无比,这是雨后的清水,更显甘冽。

    步方取出了一个陶罐,咕噜的装满了水。

    晃了晃,水质十分的清冽,都没有任何的泥土沉淀。

    步方很满意,继续往上,他要去寻找今晚晚餐的食材。

    树上,长满了菌菇,有的菌菇是有毒的,步方选取了长势好,并且无毒的菌菇,扔到了背后的背篓中。

    继续往山上爬。

    终于,他和小白,来到了一片竹林。

    竹林中的柱子,一根根高耸入云,哗啦之间,发出了树叶沙沙的摩挲声。

    地上落满了竹叶,有的竹叶腐烂,加上刚下了一场雨,所以,腐味很浓郁。

    小白没有动,坐在了一边。

    步方习以为常,拎着锄头,踏入了竹林。

    他在竹林中不急不缓的寻找,很快,找到了一处冒头的春笋,一锄头下去。

    将春笋从大地之中挖出。

    剥去惺忪的泥土,步方拍了拍,就将春笋扔到了篓子里。

    当然,他没有就这样满足,继续寻找春笋。

    这个时节的雨后春笋,是笋最好的时候,烹饪出的美味,才是最诱人。

    连续找了好几个笋。

    步方有些气喘,靠在竹子上,取出了一个水壶,灌了一口水。

    甘冽的水,顺着喉头涌入体内,让他疲惫的浑身,似乎都舒服了许多似的。

    天色渐晚。

    步方没有继续寻找。

    带着小白,下山去。

    伴山吃山,大山里的美食,其实也很丰富多彩。

    哼着歌谣,步方带着小白下了山。

    上山路难走,但是下山的路,却很好走。

    步方的歌谣哼的很生涩,很刻意。

    或许是步方觉得,这种孤寂的路上,不哼首歌,总觉得怪异。

    回到了房子中。

    天色已经变得昏暗。

    小八在房子周围跑来跑去,咯咯的直叫唤。

    步方揉了揉小家伙的脑袋,就拎着食材,进入了房间里。

    小白安静的坐在一边,机械眼不闪烁。

    小八跑过来,似乎跟小白交流了一阵,尔后觉得这铁皮有些无趣,又扭着鸡屁股跑走了。

    步方重新从房子中走出,在院子里,搭建了一个简易的灶台。

    将昨天劈好的柴火烧起,炊烟在朦胧夜色中缓缓的上升。

    小八跑过来,蹲在步方的身边,怔怔的盯着火光。

    不是神火,也不是什么一念可以毁灭天地的火焰。

    这就是简简单单的柴火升腾的平凡的火。

    但是在这火中,小八却是感受到了一股悸动,那是诞生于灵魂中的悸动。

    步方倒是没有在意。

    他舔了舔柴火,大山的里的夜晚,温度急剧下降,他感到有些寒冷。

    唯有在烹饪时候,感受火光带来的温度,才会显得暖和。

    小白坐在远处,在火光的倒映下,显得有些呆萌。

    步方摇了摇头。

    烤了一会儿火。

    就取出了上山采摘下来的春笋。

    春笋呈现不规则的倒锥形,将外面的笋皮剥掉,一层一层,就像是剥开食材的衣裳。

    白嫩的笋肉跃然于眼前。

    步方再度清洗后,将春笋切成了小小的碎块。

    热锅,热水,焯水,下食材,翻炒。

    不一会儿。

    春笋就变为了一道散发着喷香味道的菜品。

    除了春笋,步方还做了一碗菌菇汤。

    略显粘稠的菌菇汤,加上萝卜丝,呈现一种赫红之色。

    打开蒸笼。

    热腾腾的气浪上涌。

    步方打了一碗饭。

    搬着竹桌,竹椅子,坐下。

    桌子上摆着一道菜,一碗汤,一份米饭。

    简单,朴实。

    小八咕咕叫唤一声,就撒欢奔跑走了。

    小白不需要进食,在远处发着呆。

    步方淡淡的扬了扬嘴角。

    靠在竹椅上,椅子发出了嘎吱嘎吱的声音。

    屋子的周围,虫鸣声,树叶摩挲声,不绝于耳。

    虽然吵闹,但是却不然能够让觉得心烦。

    这种清净的感觉,让步方万分的惬意。

    天空上,因为下过雨的缘故,星辰闪耀,点点星光在眨巴着眼。

    坐在星空下,吃着惬意的饭,这种生活,步方在以前,根本想象不到。

    筷子落下,夹起一块春笋。

    春笋白嫩,入口,咬下,酥脆万分,甘冽之味扩散在口中。

    步方眯眼,嘴角一挑。

    虽然只是简单的一道春笋,但是味道却渗透入步方的心田,那是一种有别于以前厨艺所烹饪的菜品。

    如今的他,或许没有了一身通天地的修为,但是心境却是越发的平稳。

    他甚至觉得,这样的日子,过下去,也挺好。

    扫去了浮尘,静心的体会天地。

    平凡中,见得真意。

    竹杖芒鞋轻胜马的惬意与洒脱。

    一蓑烟雨任平生的淡定。

    或许就是步方此刻的心态。

    几年前,步方以自己一身的修为,加上厨神留存在小白体内的意志以及伪厨神菜品。

    封印了出世的魂神,镇压魂神一千年。

    这已经是步方所能做到的极致,他不是厨神,他只是在成为厨神的路上不断奔跑的一个小厨子。

    他献祭了自身修为,已经付出了所有。

    不过,其实,很多人都不懂。

    步方为何要做到这一步。

    魂神出世,比如洪荒的顶级强者,实际上还是能活的,他们只要离开宇宙,躲避到宇宙中的虚无中,虚无漫漫,就算是魂神也奈何不了他们。

    因为魂神不可能在根本找不到边际的虚无中,花费无数的时间去寻找他们。

    很多仙神都做好了这个准备。

    若是魂神真的出事,就逃避入虚无。

    步方其实也可以。

    即使魂神非常的痛恨步方,他也做出这样的选择。

    但是,最终的结果是,步方选择封印了魂神。

    跌落凡尘,沦为一介凡人。

    他原本跳出了轮回,却又重新进入了轮回。

    生老病死,四季更迭。

    他放弃了恢弘的一切,选择了平凡的凡人生活。

    或许,他只是想要沉淀自己浮躁的内心。

    系统,如今随着小白爆发厨神意志而消散。

    步方如今真的只是一个凡人。

    精神海和神识实体脱离了肉身,选择了镇压魂神。

    如今的他,无法动用精神力,除了肉身比起凡人要强,百病不侵以外,也没啥区别。

    他会累,他会流汗,他也有了凡人的七情六欲。

    小八这小家伙,步方也不知道怎么出现的。

    因为他无法打开田园天地,所以不知道田园天地到底如何了。

    当然,田园天地不会被毁。

    因为步方在释放了修为之后,将田园天地打入了宇宙虚空。

    如今的田园天地,应该重新化作了生命星辰。

    甚至,比起一般的生命星辰都要可怕。

    比拟混沌宇宙的大世界。

    不过,步方还是搞不懂小八为何会出现?

    想不通,步方也不想了,这小家伙,出现在这儿,步方也不会有什么天材地宝给他吃。

    小八能吃的,只有平凡的大米。

    说到大米……

    步方回到屋子里,打开了米缸,里面的米已经见底了。

    “又没有米了啊,这小东西食量是真的大。”

    步方摇了摇头。

    收拾好了桌子上的碗筷。

    回到屋里,睡觉。

    如今的步方,除了吃,最大的爱好,就是睡了。

    第二天。

    步方穿着蓑衣,带着斗笠,离开了房子。

    他没有带小白。

    只身一人,来到了大山中的一处池塘中。

    静坐一早上。

    篓子里,多了几只活蹦乱跳的肥鱼。

    拎着篓子,步方肆意而洒脱的走向下山的路。

    很快。

    他来到了山下的村子里。

    这个村子,也算偏僻。

    步方到来,不少人都跟他问好,几年时间,步方跟村子里的人都混熟了。

    村子人也都知道,山上有一个怪人。

    起初村子人都以为步方是仙人。

    但是,当步方拎着几只肥鱼下山来换米时开始,村子人就知道,步方跟他们一样都是食五谷的凡人。

    一来二去,也就都混熟了。

    “张大娘,还有没有米,我用刚出水的鱼跟你换些?”

    步方朝远处拎着锄头的农妇,道。

    农妇看着步方竹篓子里的鱼,吞了吞唾沫,她也想换,大山里想吃顿鱼可不容易。

    不过……

    “步娃子,不行咧,今天官兵入村,村子里很多大米都被村长集合起来,给官兵吃食了咧。”

    张大娘有些遗憾的说道。

    “要米的话,大娘改天进城给你带?”

    步方一怔,没米了啊。

    “张大娘,你忙,我继续问问……”

    步方也不在意。

    总能换到米的,就算换不到,他也不急。

    心态要平和,要淡定。

    远处。

    有炒菜声响起,还有香味飘来。

    步方眉头微微一挑。

    “那边是官兵们吃食,步娃子,你如果实在饿,过去跟村子说,让村长给你腾个位置。”

    张大娘道。

    “俺家娃子要跟官兵去城里当官差啦,步娃子你要不要去?”

    农村人就是会唠嗑。

    步方回了几句。

    就朝着远处的位置走去。

    忽然。

    步方一愣。

    村子中的大空地上。

    摆满了酒席桌子,官差们在觥筹交错。

    步方拎着竹篓,微微皱眉。

    他的目光穿过了诸多的吃的满嘴流油的官差,看向了那远处。

    那儿……

    一位脑袋笼罩在迷雾中的人影伫立在那儿。

    虽然看不清面孔。

    但是步方可以看的出来……对方在朝着他笑。

    “鸟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