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异世界的美食家 > 第1785章 棺椁上的一盘菜
    轰隆!

    星空梯高耸入云,随着龟裂开来,顿时发出了轰鸣!

    恐怖的气息,弥漫天地!

    宫殿在剧烈的颤抖,仿佛有一股无上的气息要觉醒似的!

    那气息,让所有人都是惊骇万分!

    这……这是要发生什么?

    或许,只有步方,小萝莉,三大公爵以及小幽明白,星空梯的裂开,意味着什么!

    因为……星空梯中埋葬的……是诅咒女王的身躯!

    难道是诅咒女王要出现了?

    小萝莉小咒粉嘟嘟的脸上顿时浮现出了激动之色。

    她的大腿要出现了啊!

    步方心中也是一紧,看着开裂的星空梯,看着星空梯上的王座瞬间崩裂。

    心中也是有些期待。

    虚无之城的主宰者,镇压宇宙星空的诅咒女王……到底是如何?

    那个跟厨神羁绊颇深的女人……到底有何神奇?

    魂魔一脉,人人自危。

    虚空中的懒惰大魂主也是顿住了动作,恐怖的气息轰鸣不断。

    裂缝中,仿佛有一道懒洋洋的目光转动了过来。

    显然,强如懒惰大魂主,也对这诅咒女王感到万分的好奇。

    无面男人,歪着脑袋,似乎对那星空梯中所迸发出的气息颇为感兴趣。

    因为,他感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

    阿魂的面色大变。

    王座之下是什么,虽然三大公爵没有告诉她,但是她早就知道了。

    她想要坐上王座,也是因为这!

    诅咒女王!

    该死的!

    疯子!

    阿魂忍不住悸动,诅咒女王,那是跟魂神大人一个层次的存在。

    小幽站在幽冥船上,淡然自若,黑色而精纯的诅咒之力萦绕在她的身躯周围。

    犹如一朵花,悄然绽放……

    虚无之城的许多人都不知道要发生什么。

    但是他们知道,绝对是不一般的事情。

    狗爷,冥王尔哈等,都是张大了嘴,盯着那裂开的星空梯。

    很是心悸。

    嗯?

    轰鸣声忽然顿住了。

    下一刻,虚无之城的诅咒之河似乎都倒流而回,纷涌而上,旋转了天穹上,化作了一条蜿蜒盘旋的神龙。

    那水流不断的汇聚,缓缓的涌入了那裂缝之中。

    浮沉而起。

    堆叠了起来。

    那裂缝之中,有一口棺材。

    青铜棺椁,棺椁上绘制着万千的纹路。

    但是……

    让所有人都万分心悸的是……

    那口棺椁的棺板上放置着一盘菜。

    淡淡的热气,还在那盘菜的上方流动……

    什么鬼?

    所有人都懵逼了。

    这一次,真的是所有人。

    包括步方,包括小幽在内的所有人都懵逼……

    或许,无面男人没有,因为他没有五官,做不出懵逼的样子。

    其他人,都是张大了嘴,呆若木鸡。

    步方嘴角一抽……

    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说好诅咒女王讨厌美食的?

    说好诅咒女王厌恶厨子的……

    所以,诅咒女王的棺材板上放一道菜……是什么操作?!

    小幽也是微微张大了嘴,也是有些没有料到。

    小萝莉眼眸倒是很精亮,眯着眼,耸动着鼻子,好像,记忆中……回味过那盘菜的味道。

    狗爷,冥王尔哈都是不由的翻了个白眼。

    果然……

    诅咒女王也是个吃货。

    被厨子祸害了的吃货……

    小幽继承王座,想来……并不是偶然。

    阿魂输的不冤。

    要怪……

    只能怪阿魂背后没有一个厨子。

    步方心神一动,想要感知那道菜。

    那盘菜,很平常,没有什么华丽的光,没有什么冲天的灵气,平静的就仿佛是家常菜。

    可是就这一道菜,却是像是宇宙中最绚丽的光,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就算是步方,内心也是涌起了强烈的渴望!

    那是什么菜?!

    步方心中一惊,他居然不自觉之间,就被这道菜给吸引了……

    难道是厨神烹饪的菜品?!

    他的精神靠不近棺椁,仿佛有一层隔膜,阻隔住了他的靠近。

    狗爷舔了舔爪子,“狗爷我……不自觉的就想念起了步方小子的醉排骨了。”

    冥王尔哈叼着辣条,也是眼神迷离,“给我一吨辣条,我能吃到天荒地老!”

    小萝莉眯着眼,身子前倾,小鼻子不断的耸动,“啊呜!”

    小狐眼睛贼亮,小嘴巴中流淌着口水,尾巴甩来甩去。

    小皮趴在步方的肩膀上,淡定的吐了个泡泡。

    一口棺椁的出现,吸引了全城的目光。

    所有人哗然,不知道这女王宫中的棺椁是什么?

    是诅咒女王么?

    无人得知。

    虚空中。

    懒惰大魂主深吸了一口气,收回了手。

    诸多魂魔也是禀住了呼吸,大气都不敢出。

    如果真的是诅咒女王……一旦后者出手,他们谁都别想跑……

    小幽淡然自若。

    她仿佛成为了花瓣的焦点。

    随着那口棺椁的出现,无面男人也不再出手了。

    无面男人踏出了一步。

    小幽眉头一皱。

    嗡……

    小幽抬起手,纤细的手,仿佛攥住了虚空。

    轻轻一握。

    虚无的花瓣蔓延开来。

    魂魔们惊恐的发出了呼救……

    虚无之力纠缠住了他们的身躯,让他们几乎要窒息。

    精纯的诅咒之力不断的刺激着魂魔的肌肤,让他们心脏紧缩。

    阿魂呆滞万分……

    因为她也被缠绕了起来……

    生死似乎都远离了她,只要小幽一个意念下去,她的身躯就会被绞杀的崩碎,化作虚无,散在虚空。

    她不想死!

    她要陪着大人!

    “大人……救我!”

    阿魂眼眸中流露出惊恐,对着身前的无面男人求救。

    她从未求救过,也就在大人面前会求救。

    那是一种依赖,一种信任。

    曾经的他,也是在她求救的时候,带给她希望,拯救了她。

    可是,这一次……她绝望了。

    因为无面男人,没有回头。

    依旧是踩着虚空,一步一步的朝着那远处悬浮的棺椁而去。

    仿佛有一种神秘的气息,在吸引着他。

    小幽皱眉。

    “站住。”

    然而,无面男人仿佛根本未曾听见。

    小幽手掌再度用力。

    魂魔们都是发出了惊恐的呼嚎。

    他们发现,心神在崩碎……肉身在崩塌。

    那虚无诅咒之力,仿佛要融化他们的身躯……

    包括三尊大魂主也是如此。

    或许,唯有虚空中的懒惰大魂主没有被影响了吧……

    “我知道了!”

    耸动鼻子几乎要飞起来的小萝莉,忽然回过神来,眼睛猛地一亮!

    “这是诅咒女王所射的星空大阵,虚无之中一朵花!”

    小萝莉道。

    她拥有女王的一些意志和模糊记忆。

    步方一愣,女王……用自己的棺椁作为阵眼?

    不过不得不说,女王这这阵法的名字……真心难听。

    小幽眉头紧皱。

    看着不断迈步的无面男子。

    后者逼近了棺椁,距离棺椁越来越近……

    棺椁周围有无上的伟力,要推开他。

    虚无之力缠绕着他的身躯,却是不断的被无面男人用独臂撕扯开来。

    终于……

    无面男人靠近了棺椁……

    他仿佛在盯着那道摆在棺椁上的菜,发出了嘶吼……

    那声音,凄厉……愤怒……

    小幽面色一变。

    脚踩幽冥船,飞驰到那无面男人的面前。

    轰!

    大罪之力,化作了一只大手,朝着小幽拍来。

    小幽的诅咒之蛇也是冲起,与之相撞!

    轰!!!

    整个虚无之城都是在颤抖。

    所有人心惊胆战。

    “幽丫头,可以么?”

    冥王尔哈叼着辣条,道。

    “不然你上?”

    狗爷瞥了冥王尔哈一眼,道。

    后者讪笑了一番,赶紧不说话。

    虽然是生命天神,但是也扛不住那无面男人一矛啊。

    无面男子伸出手,抓向了那摆在棺椁上的一盘菜。

    那一盘菜,热气腾腾,淡淡的热气如小蛇一般涌动在其上。

    随着那无面男子的逼近。

    小幽的目光越发的一缩。

    噗嗤!!!

    虚空中,不少魂魔被虚无诅咒之力给绞杀。

    阿魂面如死灰,口中喷血……

    三位大魂主也是如此。

    再过不久,他们可能真的要寂灭在虚空。

    无面男子没有回头,没有理会,没有管漫天魂魔的死活,没有管阿魂的死活。

    他伸出手,就是要逼近棺椁……

    终于,靠近了那盘菜。

    指尖不断的靠近,一寸……一寸……

    轰!!!

    突然。

    棺椁一颤。

    缓缓的打开了一道缝隙。

    天地似乎都在这一刻,发出了惊天爆响!

    轰!!!

    棺椁之中,爆发出一股镇压天地的可怕威压。

    嘭!

    虚无之城中,无数贵族,纷纷跪伏在了地上。

    无数被缠绕的魂魔身躯都是爆碎!

    三尊大魂主,发出了惨嚎。

    阿魂眼眸中只有绝望之色,死死的盯着无面男人的背影……

    虚空中。

    裂缝扯开。

    懒惰大魂主动手了。

    大圆满实力的他,在这种力量下能够抵挡的住棺椁中的无上伟力。

    三尊大魂主被他抓住,捞走。

    阿魂的束缚也被他扯碎,捞走。

    无面男人没有五官的面容上流淌出了鲜血……

    鲜血似乎都在蠕动……

    那伸出的手臂,不断的融化,融化……

    轰!

    棺椁再度开启一点。

    嘭!!

    无面男人直接被弹飞,整个人都变成了血人!

    步方感觉身上的压力沉重无比,沉重到他几乎要喘不过气来。

    忽然,步方脑海中,流淌过一道热流。

    步方一愣,这是系统的力量,步方很熟悉。

    威压消失了。

    步方无压一身轻。

    看着那再度逼近的无面男人,心中犹豫了一下。

    虚空中。

    小幽嘴角有鲜血流淌而下。

    显然,支撑这个大阵,对如今的她而言,也是不小的负担!

    看着再一次逼近的无面男人,小幽漆黑的眼眸似乎都要燃烧起了火焰。

    幽冥船周围的诅咒之蛇在咆哮。

    无面男人一步一步的踏进,浑身是血,那鲜血仿佛小虫子似的在蠕动。

    终于……

    原本被弹飞的无面男人,再度逼近。

    伸出手,抓向那菜品……

    近了!

    又近了!

    棺椁没有再打开,仿佛,打开到这个程度……已经是极限。

    所有人都能感受到无面男人的渴望……

    这种渴望,让众人心悸。

    仿佛,一旦这菜品被无面男人得到,所有人都将陷入灾难!

    怎么办?

    众人很心急。

    菜品散发着热气,毫无神奇之处。

    最大的神奇,可能就是摆在棺椁上了吧。

    无面男人的独臂,手指微微颤抖,血珠在指尖滴落。

    滴落的瞬间,便是被巨力给吹拂的飞速朝身后迸射……

    终于!

    他马上就要抓住菜品了。

    指尖只差分毫就要抓住了。

    天地之间,似乎只剩下来拿一点点的差距!

    突然。

    “那个……抱歉……我先看看这盘菜。”

    忽然。

    一道淡淡的声音响彻而起。

    无面男人抬起脸。

    不知道何时,那棺椁边上,一道消瘦而修长的身影浮现。

    白皙的手掌落下,轻飘飘的落在了那菜品之上,直接扒拉开来……

    无面男人的指尖几乎都要碰到菜品了,可是……只能看着菜品跟指尖……越来越远!

    我敲里麻!

    无面男人……几乎要咆哮出声!

    整个天地也是一片寂静,万分古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