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异世界的美食家 > 第1740章 死亡铁骑,冲锋!【第二更!】


    嗤嗤嗤!

    浪鼓侯爵**着。

    白色的蒸汽喷薄在他的脸上,浓郁的香味,在蒸汽中滚滚而出,包裹住了他的脑袋,让他一下子,沉浸在了一种难以自拔的境地中。

    “啊啊啊~~”

    浪鼓侯爵叫着。

    周围人一脸懵逼,这是发生了什么?

    小哀的小鼻子不由自主的耸动了起来,随着蒸汽的喷薄,那香味逐渐的笼罩了整个餐馆,甚至还往外面飘荡而去。

    那种香味,无比的浓郁,就仿佛是渗透到了肌肤中一般,让人忍不住浑身哆嗦。

    小哀扭头看了一眼步方,后者负着手,嘴角微微的上挑,由内而外,散发着自信的意味。

    莫名的觉得这个厨子有些帅气。

    小幽则是抿着嘴,她从一开始就相信着步方。

    从潜龙大陆开始,步方烹饪了多少道美食,她就没有见过步方吃亏的……

    蒸汽散尽了,那是潜伏在猴儿脑中的蒸汽,在这一刻,彻底的散发结束了。

    而那原本平淡无奇的猴儿脑,发生了变化。

    流光溢彩,奇特的法则之力萦绕在猴儿脑的周围。

    仿佛如霓虹一般的绚烂,若极光似的的迷离。

    美,太美了!

    浪鼓侯爵深深的沉醉在了其中。

    他没有吃过美食,甚至,因为诅咒女王的缘故,他对美食存在着偏见。

    但是这一次,他似乎出乎意料的觉得这美食……还不错。

    一勺子舀出。

    那白嫩的猴儿脑在青花瓷勺上跳动着。

    流光溢彩,如玉石一般。

    其上的纹路,在这一刻也充满了迷离的色泽。

    “那……那奴家开动了!”

    浪鼓侯爵道。

    步方点了点头。

    外面,一群贵族都是吞咽着口水……

    真吃啊……

    美食,是禁忌啊!

    浪鼓侯爵,真的是有勇气……

    小哀看着浪鼓侯爵的模样,仿佛想到了自己第一次吃步方下的一碗面的情景。

    她当初内心中也是满心拒绝的。

    但是……

    只是一口……

    就让她背弃了对女王的信仰。

    这美食……有毒!

    浪鼓侯爵深深的看了步方一眼,兰花指微微一挑。

    尔后,将那青花瓷勺中舀着的美食,塞入了口中……

    软嫩!

    极致的软嫩!

    舌头碰触到这猴儿脑的瞬间,所感受到的软嫩,让他一下子,难以自拔。

    舌尖上扩散开来的滋味,一下子蔓延在他的浑身,就仿佛是触电的感觉,就犹如是初恋的感觉……

    这……这是猴儿脑?

    不……

    “哦~~~”

    浪鼓侯爵捂着自己的脸,眼神迷离。

    他感觉眼前的一切都变了。

    眼前一望无际,变成辽阔的瀚海,滔天巨浪在翻腾,在滚动,轰隆之间震耳欲聋。

    而他,抓着拨浪鼓,脚踩着一艘小舟,在翻腾的海浪中,嗷嗷直叫。

    浪花打湿了他的衣衫,让他婀娜多姿的身形展露无遗,他也没有丝毫的在意。

    那一瞬间,他放飞了自我。

    他就是他,不一样的喇叭花!

    咚,咚咚!

    浪鼓侯爵眼眸迷离,拿出了拨浪鼓,不断的摇晃,鼓槌敲打鼓面,鼓面上的水花都是有节奏的跳动……

    那种幸福感,那种陶醉感……

    让他仿佛在那一瞬间,体味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

    咚!!!

    鼓声震耳。

    浪鼓侯爵一声**仰头……望天。

    喉咙变大变大……

    眼前的一切都变得白茫茫。

    现实中。

    浪鼓侯爵脸上充满了坨红,扬着头,眼角有湿润的泪滴缓缓的滑落……

    “这就是美食……”

    浪鼓侯爵声音有些哽咽。

    在场人都是懵逼万分。

    这逼……咋的了?

    一脸被侵犯了的模样?那如水一般的哀怨婉转……

    浪鼓侯爵看向了步方,目光中无比的哀怨。

    猴儿脑,并没有脑的味道。

    入口,是一种软嫩,虽然有腥味,但是这种腥味并不浓郁,甚至并不明显,甚至,这腥味成为了点睛之笔,让这一道美食仿佛有了灵魂一般,仿佛真正的猴脑。

    但是……实际上,这并不是猴脑,可是却吃的让你觉得是猴脑。

    这可不是随意的凭空变物。

    而是一种深入灵魂的缔造。

    美食……原来这就是美食……

    浪鼓侯爵忽然有些迷茫,这样的好东西,仿佛洗礼了人灵魂的美食,为何诅咒女王不让他们品尝呢?

    他到今日才明白了这种滋味……

    那是心动的感觉!

    “怎么样?好吃么?”

    步方看着浪鼓侯爵,嘴角一扯,道。

    他拉过椅子,坐在了浪鼓侯爵的对面。

    手中出现了一紫砂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温热的绿色的茶水,轻饮了一口。

    “好吃。”

    浪鼓侯爵哀怨的看了步方一眼,道。

    他不由自主的夹紧了双腿,叹了一口气。

    这种美食,会让人背弃信仰的……

    再度舀了一勺,那跳动的猴儿脑,在他眼中,仿佛是绝世美女似的。

    啊呜。

    有一口咬下,咸淡适宜的味道,软嫩的磨砂一般的口感……

    让浪鼓侯爵有些沉沦在这种感觉中。

    “那现在……你懂得。”

    步方道,他抬起手,指了指门外严正以待的一群死亡铁骑。

    那些贵族从沉沦中醒悟过来。

    各个眼眸中都是骇然。

    “异端!这是异端!这是欺骗你们灵魂的魔物!”

    死亡铁骑的两兄弟纷纷开口,发出了爆喝。

    他们的眼眸中迸发出了凝重之色!

    在闻到那香味的瞬间,他们险些都有些把持不住了自己……

    幸好,对女王忠诚的信仰拯救了他们!

    “死亡铁骑!冲锋!踏平这个制造魔物的餐馆!我们要坚持女王大人的信仰!一切都是异端!”

    死亡铁骑的统领,两位混沌圣人。

    皮东与皮西……

    此刻眼眸通红,发出了嘶声的怒吼。

    在刚才那一瞬间,他们坚定不移的信仰似乎动摇了……

    这对于他们而言,简直是震耳欲聋的警醒!

    死亡铁骑的眼眸纷纷闪烁起了精芒……

    下一刻,轰鸣声响。

    开始冲锋……和践踏!

    虚无之城,甲城区,皮氏兄弟的死亡铁骑……名震整个宇宙!

    轰!!!

    弥漫整个城区的兽吼之声似乎都震耳欲聋。

    下一刻,地面震动。

    死亡铁骑冲锋开始!

    皮东皮西,目光中带着愤怒!

    浪鼓侯爵吞下一勺猴儿脑,眼眸中流露出了一抹放松的微笑……

    眼角一抹泪,划过了他柔和的面庞……

    “步老板……这美食,给奴家留着……奴家,去去就来!”

    浪鼓侯爵说道。

    下一刻。

    他站起身。

    手中紧紧的抓着拨浪鼓。

    朝着餐馆外走去。

    死亡铁骑又如何?

    真正的守护,就是他刚才美食入口的心动感觉。

    为了守护瞬间的心动,与整个星空为敌……又如何?!

    从今天起,美食将是他的信仰!

    小哀张大了嘴,不可思议的看着浪鼓侯爵那一往无前的身姿。

    在那一瞬间,她感受到了来自浪鼓侯爵身上的力量!

    这还是她所认识的浪鼓侯爵么?!

    ……

    甲城区。

    天女宫。

    诅咒天女魂一身白袍,白袍的袍尾如孔雀的尾巴一般铺散了满地。

    她端坐在地上,面色严肃万分的盯着身前的一个圆球。

    她沐浴更衣,就是为了这个东西。

    这是她从魂魔宇宙带回来的,内蕴含着本源。

    七大罪恶之力共同堆积。

    傲慢,贪婪,暴食……属于七大魂主的力量,共同凝聚在这个小圆球中。

    咚咚咚……

    轻轻的敲门声响起。

    诅咒天女魂目光一转。

    心神一动。

    那黑色的圆球顿时化作流光钻入了她的手掌中……

    这圆球是她的秘密,在魂魔宇宙中,拯救她于危难中的那个人给她的东西。

    是她的信仰。

    “进来。”

    诅咒天女魂整理了一下衣裳,说道。

    门推开了。

    一道柔弱的仿佛被风一吹就会吹散的身影走了进来。

    天怜公爵。

    “阿魂,你让死亡铁骑去追杀小幽了么?”

    天怜公爵说道,这女人其实很美,不是那种惊艳的美,而是那种我见犹怜的美。

    “继承人的争夺已经到了关键时候……杀她,难道不可?”

    阿魂站起身,拖着长长的袍尾,走到了天怜公爵的身边,抱住了天怜公爵的腰肢,将脑袋轻轻靠在后者的胸前。

    “不是不可……我只是想让你,手下留情些……毕竟,你们都是诅咒天女,是诸多宇宙中难得脱颖而出,而且存活下来的宝贝,是我虚无之城的宝贝……”

    天怜公爵道。

    阿魂靠在天怜公爵的怀里,轻叹了一口气。

    她的眼眸有些深邃,面色冷漠。

    “正是因为存活下来的不易,所以才要杀戮……诅咒天女之间是竞争关系,我如果不杀他们,总有一天,他们会杀了我的……在魂魔宇宙,我已经经历过了太多的背叛,杀戮。”

    天怜公爵叹了一口气。

    “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三朵争艳的花,总有要凋零……”

    天怜公爵拍了拍阿魂单薄的身躯,闭上了眼,长长的睫毛,抖了抖。

    “有我在,我会一直支持你,不怕。”

    ……

    轰!!!

    在死亡铁骑动身的瞬间。

    整个甲城区的贵族们都知道。

    诅咒天女们的竞争已经开始到摊牌的阶段了……

    许多贵族都是退去,这种竞争,他们不好站位。

    许多贵族都选择中立,暂时观望。

    诅咒天女有三位,除了这位势弱的诅咒天女幽,还有一位来自洪荒宇宙的诅咒天女。

    后者虽然不及诅咒天女魂,但是后者……有着整个洪荒宇宙在做后盾……

    结果如何,还真的不好说。

    而诅咒天女魂居然率先对诅咒天女下杀手,这就立于不义之地。

    毕竟,诅咒天女同根同源……

    轰!!!

    铁骑践踏,城池震动。

    乌黑的一群铁骑,朝着餐馆冲击而去,仿佛要一瞬间,将餐馆给踩踏崩碎!

    餐馆中。

    浪鼓侯爵行走而出,望着那铁骑,他的目光也是一凝。

    咚咚咚……

    他取出了拨浪鼓,轻轻的摇曳着。

    嘴角上挑,面对诸多铁骑,一步不退……

    这一战,就当做给诅咒天女幽的见面礼吧。

    有那样一位能够缔造奇迹的厨师跟随,或许……诅咒天女幽,并不是一无所有。

    候选人的位置……可能还有悬念呢?

    皮东皮西两兄弟目光一眯。

    对视着那浪鼓侯爵。

    嗡……

    凤羽飘飞。

    下一刻,皮东与皮西搭弓射箭。

    弓是漆黑色的龙骨弓。

    箭是冰冷的黑凤羽箭。

    皮东抓弓,皮西射箭……

    两兄弟心有灵犀,一箭呼啸而出……

    箭鸣之声响彻了整个甲城区……

    一箭压低,朝着浪鼓侯爵迸射而来……

    在黑羽箭之后,则是磅礴的死亡铁骑。

    轰!

    黑羽箭迸射而来!

    嘭的一声,将浪鼓侯爵手中的拨浪鼓给洞穿,穿着拨浪鼓朝着餐馆中疾驰而去,直逼安静的站在步方身边的小幽而去。

    至于浪鼓侯爵,则是一刹那……

    被死亡铁骑给吞没。

    被无数凶兽,践踏在了铁骑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