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异世界的美食家 > 第1727章 干他丫的


    哗然之声,顿时萦绕!

    就算是因为碰撞,而变成了废墟的环形斗场,也是在这哗然之声下颤抖。

    所有人不可思议的望着天穹。

    不仅仅是环形斗场中的贵族。

    更有丙城区,乙城区,甲城区,三区贵族,都是在震撼的注视着这一幕。

    他们通过因为崩坏,而显得有些破旧的头像阵法,虽然许多画面都模糊了,但是那天穹上的画面,却是那么的清晰和震撼。

    两尊诅咒天女……居然在此刻,发生了碰撞了!

    每一尊诅咒天女,实际上,都是有无数的拥护者,他们会站立队伍,选择诅咒天女。

    所以,诅咒天女的碰撞,自然会成为虚无之城的大事。

    要知道,诅咒天女可是能够继承诅咒女王的王座。

    一个王座,至高无上。

    代表的是无上的权力。

    掌控虚无之城,就等于是掌控了宇宙……

    就算是魂魔宇宙,混沌宇宙,洪荒宇宙,都不一定敢得罪虚无之城。

    身为无尽的放逐之地,虚无之城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这也导致,能够有几乎继承虚无之城的诅咒天女,变得无比的高贵。

    没有成长起来的诅咒天女是人们的公敌。

    但是成长起来……那就是至高无上的宇宙公主!

    虚无之城的两位诅咒天女……

    居然为了一个男人打了起来?!

    这实在是……太劲爆了!

    霞秋伯爵,饶有兴致的看着。

    她的目光都是认真了许多。

    步方带给她的惊讶,实在是太多了,这个厨子……很神奇。

    不仅仅是霞秋伯爵在关注。

    丙城区的伯爵,乙城区的侯爵,还有甲城区的那位来自洪荒宇宙的诅咒天女,和她身后那位公爵都在关注着。

    甚至……

    许多人都觉得,那位高高在上的诅咒女王……也在关注着。

    如果真的是这样。

    不少人已经倒吸了一口凉气,那这件事……就真的有点意思了!

    废墟中,烟尘滚滚。

    周围……

    一尊尊的贵族悬浮在虚空中。

    如果说,无数宇宙中,哪个宇宙的大道圣人最多。

    那必定是要数虚无之城了。

    其他宇宙放逐而来的大道圣人,最终都是变为了虚无之城的人。

    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其他宇宙,想要成就大道圣人的要求将会变得越加严苛。

    但是,在虚无之城却没有这个要求。

    经过爵位争夺赛,步方也是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虚无之城的强大。

    悬浮在虚空中的贵族,很多是大道圣人,但是也有不少是神皇。

    这些在其他的宇宙,至高无上的存在,在虚无之城,却只能混个还不错的名头。

    步方站在地上。

    雀羽袍飘荡。

    刚才施展的那造化混沌锅,对步方的消耗倒是不小。

    毕竟,在碰撞之前,维持能量平衡和稳定的,都是靠步方的精神力……

    不过,爆炸的威力,倒是让步方很满意,虽然许多力量都因为爆炸,而浪费掉了。

    但是,步方觉得,这是个研究方向,可以让牛汉三去钻研一下。

    未尝不可成为步方的底牌。

    就跟以前牛汉三研究出毁灭干锅一样。

    贵妇温和的笑着。

    这女人是真的很美,身材丰腴,虽然不是那种完美的匀称,但是该大的地方特大。

    那天怜公爵站在她的面前,就显得有些寒酸了。

    不怕没有伤害,就怕没对比……

    两者的规模,完全不成正比。

    “天怜妹妹……咱们是护道者,可不是打手……你这样子是不对的呢!”

    贵妇轻笑着说道。

    笑着,身躯就微微一抖。

    胸前顿时波涛汹涌。

    天怜公爵哀怨的些看了一眼云澜公爵的胸前,撇了撇嘴……

    诅咒天女幽,便是云澜公爵选择的人。

    实际上,天怜公爵不太懂,为何云澜公爵选择了这么个没有任何希望的诅咒天女,还有出头对抗她。

    不是应该和她打好关系么?

    否则,未来诅咒天女魂,继承了虚无之城的王座,难受的可就是云澜公爵了。

    至于,能否继承王座……

    天怜公爵,觉得完全没有担心的必要。

    小幽漆黑色的眼眸盯着远处的那女人。

    两女的目光在虚空中碰撞,仿佛有漆黑色的雷霆在轰鸣。

    嘶嘶嘶……

    小幽的背后,幽绿色的诅咒之蛇冲起,庞大无比,仿佛要咆哮苍天。

    而那诅咒天女魂的背后,同样也是有磅礴的能量涌动。

    湛蓝色的诅咒之蛇目光狰狞,对着幽绿色的诅咒之蛇咆哮。

    气势上的碰撞,诅咒天女魂甚至将小幽的诅咒之蛇压制了不止一分。

    这是实力上的差距,想要弥补倒是有些困难。

    小幽继承了上一代的混沌宇宙诅咒天女的精华,实力也不过刚刚冲入大道圣人的层次,混沌之气都未曾凝聚。

    而那诅咒天女魂,则是半步混沌圣人,甚至凝聚了混沌之气。

    “你想要对抗我?你一直都在龟缩……现在居然敢出头?”

    诅咒天女魂,很霸气,冷冷的看着小幽,道。

    她的嘴唇微微一翘。

    “是因为这个厨子么?”

    小幽目光一凝,没有说话。

    “我知道……你跟这厨子关系匪浅,不过……让姐姐来告诉你,你这种心态是不对的。”

    “想要坐上虚无之城的王座,你可不能缠绕于不清不明的关系中……你需要有一颗冰冷而无情的心,才能胜任那个位置,诅咒女王……不需要情。”

    诅咒天女魂说道。

    她的一字一句,都犹如雷霆震颤,虚空,让小幽的脸色变得微微有些难看。

    甚至,最后一句落下。

    小幽站在战车上的身形都是一颤,嘴角淌出了殷红的血。

    那种压迫感,实在是太强了!

    不过,她倒是没有畏惧,也没有退缩。

    即使在诅咒天女魂的强大压迫下,也没有放弃。

    贵妇看到这一幕,倒是很欣赏,嘴角噙着笑意。

    天怜公爵轻叹了一口气。

    “何苦呢……”

    底下。

    步方扭动了一下脖子。

    那诅咒天女魂,让他很不爽。

    当然,这种不爽源于后者对小幽的压迫。

    那种压迫,本来应该是对准他的,但是却转而让小幽去承受了……

    嗡……

    空间法则如莲花般绽放。

    步方的身形,顿时出现在了小幽的面前。

    “诅咒女王不需要情?”

    步方淡淡的看着诅咒天女魂。

    “你以为你是诅咒女王了?”

    诅咒天女魂,扫了步方一眼,完全没有将后者放在眼里。

    “你……算什么东西,这儿有你说话的份?”

    “怜姨,杀了他。”

    冰冷的话语响彻。

    那被贵妇所拦住的怜姨又是叹了一口气。

    下一刻。

    身形陡然在原地,拉过道道残影。

    “哎哟,妹妹,你等等姐姐。”

    贵妇轻笑。

    胸前波涛汹涌。

    两道残影在虚空中,幻化出了无数的身影。

    密密麻麻,都是两人的背影!

    嘭嘭嘭!

    低沉的能量席卷碰撞,在这一瞬间,这两人居然交手了数万招!

    步方扫了一眼,在厨神之眼下,步方将一切都是看的清清楚楚,但是他不在意。

    轰!!!

    天怜公爵后退了一步。

    目光也是凝重了许多。

    贵妇香汗淋漓,性感的嘴唇张开,吐着热气。

    诅咒天女魂看到这一幕,不由的皱起了眉头。

    “你们要开战是么?”

    诅咒天女魂,歪着脑袋,似笑非笑。

    步方淡淡的看着她。

    忽然。

    小幽探出了手,抓着步方的肩膀,将他拉到了身后。

    “让我来……”

    小幽道。

    步方一怔,他似乎从小幽的话语中,听到了坚定之意。

    步方也不说什么了,看着小幽,一切让她自己来解决。

    诅咒天女魂很自信,她似乎牢牢的掌握住了小幽的一切……

    开战?

    小幽怎么跟她开战?

    一个新回归的诅咒天女,一没有势力,二没有资本,三还没有实力,凭什么跟她开战?

    就依靠一个云澜公爵?

    但是,正如云澜公爵所说的,他们只是护道者,不是打手。

    不可能帮助小幽战斗。

    再说了……

    一个公爵,可万万不够。

    她诅咒天女魂,可是掌握着诸多的侯爵和伯爵,一个公爵,不够看。

    她料定小幽不敢跟她开战,会跟她服软。

    只要小幽今日,在万众瞩目之下服软。

    那这一次……她就赚了。

    接下来,小幽就对她没有任何的威胁。

    并且,也失去了和她竞争这诅咒女王王座的资格。

    诅咒天女魂嘴角微微的翘起。

    常年混迹在魂魔宇宙,在罪恶之力的浸染下,她对于人心的把控,那是信手拈来。

    贵族们纷纷注视着。

    这新回归的诅咒天女,真的会为了一个厨子……跟老牌诅咒天女开战?

    若真是如此,还真的可以佩服她的勇气。

    步方看着小幽。

    远处,贵妇也是看着小幽。

    天怜公爵又是叹了一口气。

    “我其实很不喜欢阿魂这咄咄逼人的气势……可是,唯有这样的她,才能坐上那个王座。”

    真的是两难的局势啊。

    心疼那位新回归的诅咒天女。

    天怜公爵轻叹。

    小幽淡淡的看着阿魂,后者自信,骄傲,神采飞扬,胜券在握,仿佛掌握了一切……

    小幽也知道,这个抉择,就是一个送命题。

    战,没有资本战……

    但是,若是不战,那就等于失去了战的资格……

    小幽目光微微颤抖,似乎有些游移不定。

    突然。

    一股香味迸发而出。

    小幽愣了愣。

    扭头看了过去,便是发现,身侧,步方正抱着一碗麻辣血龙虾。

    步方一只手捏着血龙虾,手一抖,虾壳脱落,露出了白嫩充满弹性的虾肉。

    那喷香的滋味钻入小幽的鼻孔中,让小幽恍惚不已。

    抿了抿嘴唇,小幽目光直接被血龙虾吸引了。

    “来,吃个血龙虾压压惊。”

    步方将剥好的血龙虾肉扔给了小幽。

    小幽接过,塞入了口中。

    “别担心,战……干他丫的。”

    “军队算什么?你有……我。”

    步方往嘴里塞了个血龙虾肉,揉了揉小幽的脑袋,面无表情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