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异世界的美食家 > 第1721章 那一锅的寂寞
    资格战,总共有三场。

    一旦步方闯过了三场,就等于得到了进入乙城区的门票。

    所以,每一次资格战都会无比的激烈。

    对于乙城区的强者而言,资格战,实际上是关乎他们的一场荣誉之战,如果败了,乙城区在排行榜上最后一名,就会被革出乙城区。

    乙城区的贵族,一直都以为乙城区的贵族身份为荣,如果被踢出了乙城区,他们怎么能够忍受的了这种委屈?

    那肯定是忍受不了的啊。

    所以,对于资格战,每个人都无比的重视。

    他们会用尽所有手段,拦住步方。

    环形斗场。

    今日的环形斗场格外的热闹。

    无数的强者都汇聚到了这儿,许多相熟的人,互相打招呼,聊的话题也是关于这次资格战的。

    开启资格战,需要十连胜。

    实际上,在这么多强者中,十连胜……可不容易啊。

    而且是丙城区的贵族获得十连胜。

    如果是乙城区的人获得十连胜,这资格战都不会开启。

    因为,在环形斗场的人看来,乙城区的强者获得十连胜,是很正常的事情。

    对于丙城区的人而言,这是一场荣耀,也是一次希望。

    如果有人能够闯入乙城区,这就等于是给他们信心。

    所以这一战,几乎吸引了所有人的关注。

    不仅仅是环形斗场的强者。

    甚至,甲乙丙三个城区的不少人都注视着投影阵法。

    当步方吃着海蛎包,不紧不慢的来到了环形斗场的时候,斗场几乎喧闹的要掀翻天。

    步方将海蛎包塞入口中,踏入其中。

    环形斗场的中间,一位裹在黑袍中的老妪已经盘坐在了那儿。

    这是环形斗场的负责人,一尊混沌圣人。

    当然,混沌之气并不多,应该是初入混沌圣人之境,和霞秋伯爵等应该是没有办法比的。

    在老妪的右手侧。

    则是有一位背负一把锋锐长剑的青年立于那儿。

    这青年,一身血色的长袍,长袍上还有血色的花纹,妖异,邪魅。

    这就是步方第一场的对手。

    晶石排行榜上,排名第十的强大存在。

    曾经获得二十连胜的极强存在。

    虽然修为也是大道圣人巅峰,但是和之前的奥痕比起来,要更强大。

    这青年立在场中,就仿佛一个黑洞,不断的将一切都是吸入其中……

    气息的诡异,加上实力的强劲,能够成为资格战第一场出战的人,倒是也不奇怪。

    步方负着手,踏入了环形斗场。

    小白跟在他的身后。

    小狐坐在小白的肩膀上,小皮则是趴在小白的脑袋上。

    这奇怪的组合一出场,就引起了极大的喧嚣。

    在这段时间里,步方十连胜,所积攒下的名气,在这一刻彻底爆发。

    他已经成为了丙城区强者的骄傲,但是也成为了乙城区强者的眼中钉。

    步方所获的十连胜,是连续战胜了十位乙城区的强者才获得的。

    严格来说,比起那些乙城区的十连胜更难。

    总体而言,乙城区的强者,战斗力上,要比丙城区的强。

    伯爵府。

    霞秋伯爵翘着腿,淡淡的看着投影阵法。

    她也很期待,步方到底能不能入乙城区。

    除了霞秋伯爵,这么刺激的事情,自然引起了丙城区许多贵族的注意。

    其他两位伯爵,以及其他的贵族都看到了这一幕。

    许多人还记得步方。

    “这不是丁城区的那个爬虫么?!”

    “对啊,这个爬虫怎么就成为了贵族,而且……还进入了环形斗场?”

    “我是在做梦么?这个该死的爬虫……”

    ……

    许多贵族如梦似幻,许多贵族不可置信。

    但是,更多的,还是关注这一幕。

    一个来自丁城区的爬虫,居然成为代表他们丙城区,冲击乙城区的希望……

    这是有多讽刺?

    ……

    环形斗场

    四周喧嚣不断,更多的是对步方的加油声。

    当然,也有乙城区强者的怒吼,对步方发出嘘声。

    影响是不可能影响的。

    步方也根本没有在意。

    他来到了环形斗场,看着负责人。

    这负责人淡淡的瞥了步方一眼,那一眼,仿佛要让步方堕入黑洞中似的。

    混沌圣人,确实是深不可测。

    “资格战……你居然险些迟到……年轻人,莫不要小看资格战了。”

    老妪看着步方,淡淡道。

    步方认真的点了点头,他自然不会小看任何人。

    “资格战,总共三场,这是你第一场的对手……剑魔,贺丈。”

    老妪道。

    话语落下。

    老妪的身形,就开始缓缓的消失,仿佛融入了虚空中似的。

    “资格战,第一场……开始。”

    “丙城区,步方,对战乙城区,贺丈。”

    吼!!!

    老妪消失的瞬间,环形斗场,喧嚣声冲入云霄,仿佛要撕裂天幕似的。

    步方对面的那血袍青年,目光也是微微一凝……

    背后那仿佛浴血的长剑瞬间出鞘。

    铿锵之声,震颤着虚空,似乎将虚空都是撕裂开来道道口子。

    “一剑,解决你。”

    贺丈道。

    丙城区的人,能够夺得十连胜,确实很难得。

    但是,贺丈却是仍旧没有将步方放在眼里。

    如果换了他,他也能轻易的夺得十连胜。

    他的诅咒之力,乃是血之诅咒……

    以剑道融合血之诅咒,所化的剑术,可斩一切……

    轰!!

    贺丈的神识操控着血色的长剑,那剑顿时在虚空中划过道道虚影。

    使得虚空都是发出了音爆。

    那剑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步方只能看到一道剑光流淌而过,就逼近了他的脸颊。

    小白机械眼闪烁,铿锵声响,扬起了蒲扇般的手掌,猛地朝着那剑就抓去。

    “认真来吧,不要用一破傀儡来拦我……”

    剑魔贺丈淡淡道。

    语气中有对小白的不屑。

    他在战斗之前,可是有仔细研究过步方十连胜的战斗,虽然之前的每一场战斗都是小白出手,但是最后一场,让贺丈看到了步方。

    如果只是小白,贺丈自然不放在眼里。

    可是步方太神秘了,底牌,实力根本看不清。

    这就是一个笼罩在迷雾中的男人……

    他知道,他最大的对手,不是小白,也不是那狐狸,而是……步方。

    剑光瞬间一闪,掠过了小白。

    出现在步方面前。

    要一瞬间,扎爆步方的脑袋。

    那血色的诅咒之力,仿佛能够牵引人体内的血液。

    就算平静如步方,也是感觉到血液在沸腾。

    忽然。

    步方抬起手。

    屈指一弹。

    手指便是弹在了那血色的长剑之上,直把那剑给弹的飞了出去。

    时间法则,让急速的剑给顿住。

    贺丈眯起了眼,神识一动。

    剑一化万千,密密麻麻的朝着步方扎下。

    “小白。”

    步方道。

    轰!

    被无视的小白,顿时动了。

    仿佛洪荒凶兽一般,瞬间冲击而下……

    朝着贺丈逼近而去。

    贺丈眉头微微一皱。

    虽然他没有将小白放在眼里,但是后者免疫神力的能力还是很棘手。

    贺丈后撤。

    剑指一抬。

    顿时,血色之力汇聚,化作了两尊剑奴,握着剑,朝着小白杀去。

    周围的观众们都沸腾了!

    资格战,果然不一般,果然很精彩!

    只是一瞬间,所爆发的战斗,就让他们直呼过瘾。

    步方负手,另一手,捏着法则之力。

    不断流转的法则之力,则是阻碍着剑气。

    贺丈微微惊异于步方的实力,没有想到,后者居然能够抵挡这么久。

    这般下来,贺丈再度动了。

    脚尖点在了虚空。

    身形腾飞而去。

    嗡……

    血色的剑飞速迸射,被他握在了手中。

    犹如天外飞仙,朝着步方便是扑杀而去,一剑……刺下!

    嗡……

    步方的背后,浮现出了朱雀模样。

    雀羽袍的防御顿时浮现。

    贺丈的那一剑,居然无法破开步方的防御……

    “果然有法宝……你果然没有用全力……”

    贺丈目光中战意火热。

    剑吟之声轰鸣,贺丈身形旋转,裹挟起了旋涡。

    每一剑,都带着肃杀之气,直挑步方的要害而去。

    步方一脚踹出,点在了剑尖,身形后撤到了远处。

    步方落地。

    抬起手。

    远处,小狐化作了一道流光迸射而来。

    被步方抱在了怀里。

    步方手一抖。

    毁灭干锅,死亡剑锅,加上魂魔丸,皆是塞入了小狐口中。

    小狐也来者不拒,吃的不亦乐乎。

    原本修长苗条的小狐,如今……已经变得滚圆。

    但是,这一切……不是她的错。

    吃了食物。

    就等于是填充了炮弹。

    小狐的嘴巴顿时鼓了起来。

    下一刻,有雄浑的能量在小狐的口中酝酿和流转……

    贺丈落地。

    血色之气弥漫,仿佛化作了云层。

    他的目光犀利,眼底之下,似乎都有无数的剑光在席卷。

    每一道剑光都可以斩碎星辰。

    在万千剑气中。

    一把把的血色长剑凝聚……

    “没用的……”

    贺丈冷冷一笑,步方,早就被他研究透了!

    轰!

    贺丈长啸。

    发丝铺散。

    璀璨的气息,让环形斗场的气氛越加的激烈。

    那些押注贺丈的强者兴奋的都是忍不住站了起来……

    轰隆隆!

    万把长剑,铿锵连成了一片,化作了一剑阵。

    “万剑杀阵!一招……灭你!”

    贺丈头顶剑阵,气息仿佛从混沌中觉醒的神魔,强大万分。

    这剑阵的威力,比起通天教主的诛仙剑阵都不弱分毫。

    步方目光一眯。

    小狐嘴巴越来越鼓。

    尔后,被步方轻轻一拍。

    一朵巨大的能量莲花,便是被小狐给喷了出来。

    莲花划过了一道弧度,朝着那贺丈冲击而去。

    贺丈脚踩虚空,脚踏阵法,犹如于星空中剑舞。

    下一刻,一剑遥指。

    万剑剑阵,便是与小狐吐出了莲花碰撞在了一起……

    轰隆隆!

    这一碰撞,仿佛混沌炸裂,虚空崩塌,整个环形斗场的地面在一瞬间,崩碎塌陷。

    幸好周围布置有阵法,使得周围的观众都是毫发无损。

    所有人都是狂热了起来,这种层次的碰撞,简直……太刺激了!

    铿锵声响。

    能量爆炸碰撞的中心,实在是太过于璀璨!

    贺丈也是心惊,他没有想到,他的剑阵居然都无法灭杀步方,似乎还打了一个平手……

    小白和两尊剑奴打的有来有回。

    不过小白毕竟是小白。

    一杆长矛挑飞了两尊剑奴。

    尔后,蒲扇般的手掌猛地拍下,将两尊剑奴的脑袋给拍的崩碎!

    剑奴顿时化作了剑气……逸散开来!

    贺丈心惊……

    这傀儡……似乎强的有些过分。

    轰隆隆……

    能量碰撞的中心。

    贺丈目光陡然一凝。

    一道金光迸射而来。

    尔后……

    贺丈感觉眼前一黑。

    一道人影,脚踩皮皮虾而来,肩膀上趴着一只吐着黑气的狐狸。

    而那人影手中,则是拎着一……黑锅!

    黑锅之中,一缕混沌之气,在轰鸣旋转。

    等等……混沌气?!

    贺丈心中一愣。

    下一瞬间,那一口黑锅便是猛地朝着他砸下。

    血色长剑撩起。

    跟黑锅碰撞在一起。

    咔擦一声。

    剑碎了。

    贺丈也是被一锅砸在了脑袋上。

    吐血倒飞而出,嘭的一声,砸在了环形斗场的中间……

    小白手一捞。

    将贺丈给拎了起来。

    机械眼闪烁,手掌大开大合……

    撕拉一声。

    贺丈衣衫炸裂……如秋天的落叶,飘零在了地上。

    贺丈双目无神,他败了……居然败给了一口黑锅!

    虚空中,步方脚踩皮皮虾。

    单手握着玄武锅,玄武锅中,那因为黯然销魂蛋而诞生的一缕混沌之气,沉重流转。

    步方眼眸有些忧郁。

    那一锅的寂寞……或许只有他自己能懂。

    环形斗场周围,欢呼声戛然而止。

    说好的势均力敌呢?

    说好的大战五百回合呢?

    怎么一锅……就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