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异世界的美食家 > 第1716章 吃一口茶叶蛋
    “九纹混沌茶叶蛋……”

    步方的话,萦绕在霞秋伯爵的耳畔。

    小狐从小白的怀里一跃而出,落在了步方的肩膀上,瞪大了眼睛,嘴巴中都是流淌着口水,盯着那步方手中的茶叶蛋。

    蛋香,茶香,让小狐早已经蠢蠢欲动了。

    这必然……是非常好吃的玩意!

    小狐心中非常的肯定。

    “这不就是普通的蛋么……”

    霞秋伯爵看着步方手中的蛋,简单的一个蛋,让她不由的皱起了眉头。

    按照老头子所说,美食是非常神秘的东西,可是现在看来……并没有感到什么神秘。

    不过,闻起来确实不错。

    “普通的蛋?不……不普通。”

    步方摇了摇头,经过他手的蛋,从来都不普通。

    趁着阵法还存在。

    霞秋伯爵伸出了手,取了一块蛋。

    蛋被步方像是切西瓜一样的切成了三块。

    霞秋伯爵取了一块,那蛋的切面平整无比,蛋香,茶香共同萦绕,让霞秋伯爵心中微微一震。

    不知道为什么,霞秋伯爵感觉口中似乎都有唾液分泌出来了。

    步方毫不客气,直接抓了一个蛋。

    小狐则是捧着一个蛋,小眼睛都眯成了月牙状。

    有吃滴,很开森!

    霞秋伯爵美眸流转,看了步方的一眼,后者没说什么,她也就直接下口。

    这蛋的蛋白可能因为浸润了汤汁的缘故,变成了赤褐色,至于那蛋黄则是裹着一层灰色,不过越往里,则是变得越发金黄。

    霞秋伯爵抓着那一块蛋,张开嘴,将蛋送入口中。

    啊呜。

    轻轻咬下一口。

    没有很坚硬的感觉,牙齿咬合而下,直接将蛋给咬开,蛋黄都是散开,浸润入了她的口中。

    一入口,蛋黄呈现出来的是一种干涩感。

    不过蛋白的软嫩和滑润,却是让霞秋伯爵眼珠子都是不由的瞪大。

    咕噜。

    似乎是唾液使得茶叶蛋变得温润。

    一口吞下,仿佛喉咙都产生了一种磨砂感。

    茶叶蛋入腹,瞬间爆发出一股磅礴的能量。

    香味滚滚涌动,茶香,蛋香融合了近乎完美,让霞秋伯爵一时间有些难以把持住自己。

    忍不住又是咬了一口……

    “这味道……”

    霞秋伯爵不知道自己已经多少年没有吃过东西了,那几乎要退化的味蕾让她感受到了一股久违的怀恋感。

    轰隆隆!

    一口蛋下去,霞秋伯爵感觉自己体内的混沌之气都是沸腾了起来。

    这蛋,居然能够牵引起自己体内的混沌之气?

    甚至还不仅如此,霞秋伯爵感觉体内的混沌之气在滋生,凭空凝聚出了一道混沌之气。

    不可思议!

    要知道,想要成为混沌圣人,混沌之气必不可少,唯有这种能量,才能让人发挥出极强大的力量。

    混沌之气的数量决定了混沌圣人的实力。

    越是强大的混沌圣人,混沌之气就越强。

    基本上来说,一尊混沌圣人,几万年方能凝聚出一缕混沌之气,当然,有的情况下,会凝聚的多一些。

    不过这种概率很小。

    然而,此刻,霞秋伯爵感觉自己的常识被颠覆了。

    只是一口茶叶蛋,居然就让她产生了一缕混沌之气。

    身为伯爵,她的混沌之气达到了惊人的百道。

    实力一施展,毁天灭地,撼动宇宙。

    可是,就算是撼动宇宙,都没有此刻她的内心那么震撼。

    “这就是美食……基本操作罢了。”

    步方看了大惊小怪的霞秋伯爵一眼,淡淡道。

    步方也咬了一口茶叶蛋。

    闭上了眼,感受能量在体内的流转。

    茶叶蛋没有给步方提供混沌之气,因为步方无法倚靠这般提升修为。

    按照步方对系统的了解。

    他如果要提升修为,必须要烹饪。

    烹饪出菜品,并且菜品达到一个程度,方能提升修为。

    修炼?

    步方不需要修炼,修炼是不可能修炼的,这辈子都不可能。

    他只要做菜,就能提升修为。

    当然,到了步方这种层次,做菜,其实并不比修炼来的轻松。

    茶叶香味很柔和,对人的心灵产生了一种洗礼的感觉。

    只要蛋的味道。

    或许是取决于食材,这蛋,是步方迄今为止吃过的最美味的蛋了。

    一口销魂,两口着迷,三口嗨翻天。

    霞秋伯爵闭上了眼,长长的睫毛微微一颤。

    她将所有的茶叶蛋都塞入了口中。

    性感的红唇周围还沾染着蛋黄,伸出红润的小舌,一舔那周围的蛋黄,那唾液摩挲过肌肤所留下的湿润感,爆发出极致的诱惑。

    霞秋伯爵胸前的高耸剧烈起伏,眉头微微蹙起,双手攥紧,下身微微一弯曲,夹紧,感觉到一股热流顺着身躯瞬间传遍了浑身……

    “哦~~~”

    霞秋伯爵难以抑制的发出了一声。

    她感觉到那一瞬间,自己仿佛面对着宇宙的本源,那散发着炙热的宇宙本源刺激着她身躯的每一寸肌肤。

    她眼前的画面改变了。

    无数脑海中尘封的记忆被翻了出来。

    洗魂茶的作用,似乎在这一刻彻底的体现。

    霞秋伯爵眼角湿润。

    沉浸在了记忆中,脸色坨红,泪眼婆娑。

    步方一边吃着茶叶蛋,一边看着霞秋伯爵。

    后者的状态让他有些意外。

    “对美食的抵抗力……这么低么?”

    步方微微诧异,转念一想,似乎也正常。

    虚无之城,因为诅咒女王的缘故,封禁了厨师,已经很久没有美食出现了。

    所以这些人,根本不知道美食的好。

    霞秋伯爵算是第一个敢于打破诅咒女王规矩的人了。

    而她,也是第一个感受到美食魅力的人。

    “这九纹混沌茶叶蛋,还有一个别名……叫做黯然销魂蛋。”

    步方扯了扯嘴角,道。

    远处。

    小狐张大了嘴巴,坐在小白的肩膀上,吧唧一声。

    将整块蛋都是塞入了口中。

    吧唧吧唧的吃的不亦乐乎。

    白色的绒毛上,甚至都沾染了蛋黄。

    小家伙很开森,小眼睛眯成了细缝。

    忽然。

    小狐狸浑身一震,尔后小爪子捂住了嘴巴,大眼睛瞪大,变得湿润,泪眼汪汪。

    她顺着小白的身子往上爬,爬起来,东倒西歪……就仿佛是喝醉了酒似的。

    小白似乎嫌弃它爬的慢,蒲扇般的手掌直接落下,捏着小家伙的尾巴,提起来,直接放在了脑袋上。

    小皮看了一眼泪眼朦胧的小狐,嘴巴中吐出的泡泡噗的一声破裂……

    看来黯然销魂蛋的威力……很巨大啊。

    步方看着小狐那醉倒的模样,顿时微微扯了扯嘴角。

    茶叶蛋中没有放酒,但是仍旧是醉人。

    实际上,醉人的不是酒,而是故事。

    因为茶叶蛋能够将人最原始的记忆和悲伤情绪勾出来……

    霞秋伯爵身躯踉跄,脸色坨红,剧烈的喘着气。

    她踉跄了几步,修长的美腿微微弯曲,坐在了地上……

    两腿叠在一起,目光迷离。

    她说,她想要感受到老头子对美食的那种迷恋和热爱。

    她想要步方的菜品让她感受到那种感觉。

    实际上,她根本不觉得步方能够让她尘封而冰冷不知道哭泣的心,感受到那种感觉。

    可是……实际上,她感受到了。

    她的眼前,仿佛浮现出了一道人影。

    那是英俊的男子,满脸灿烂微笑……

    穿着厨师袍,挥舞着菜刀,转身,踏入了花丛中。

    似乎追逐他的厨艺大道去了。

    不知不觉,泪珠划过了脸颊。

    霞秋伯爵早已经没有了雍容华贵,就像是个丢了布娃娃的小女孩,哭的满脸泪痕。

    那模样,我见犹怜。

    任何一位怜香惜玉的人,都会忍不住被勾引心神。

    可惜,站在她对面的是步方。

    步方嘴角翘着,负着手,很满意霞秋伯爵的模样。

    食客的表情和情绪,是最能够衬托出厨师菜品的评价。

    “感受到了么?还满意么?”

    步方淡淡道。

    话语响彻,将霞秋伯爵从沉浸中抽了出来。

    霞秋伯爵模样一凝……

    “难怪女王陛下要弄死你们这些厨师……一个个果然都是祸害。”

    “都是冤家啊……”

    霞秋伯爵抹去了眼睛的泪水,她刚才差一点就想把步方给弄死了。

    仅仅是一个蛋,就将她的心神给勾引了起来。

    这种厨师,着实可怕。

    她可是混沌圣人啊!

    虚无之城的伯爵啊!

    不过,记忆中的感受,那男人对美食的热爱,让霞秋伯爵放弃了对步方的杀意。

    这怎么能怪厨师呢?

    厨师只是负责烹饪美食……

    真正引起她感伤的,其实就是美食所勾引起的故事。

    美食是原罪,但人的心才是根本……

    “我或许有些明白他对美食的追求了……”霞秋伯爵感慨的说道。

    步方点了点头,你说的很有道理。

    “现在……可以告诉我如何进入乙城区的办法了吧?”步方看着霞秋伯爵,认真的问道。

    霞秋伯爵擦拭去了额头上的香汗。

    美眸瞥了步方一眼,抬起手,散去了阵法。

    “诅咒天女在甲城区,那儿诅咒天女可不止一位,候选人也不止一位……”

    “虽然按照正常情况,丙城区人想要进入乙城区很难,但是……却也不是不可以。”

    霞秋伯爵看着步方,伸出舌头舔了舔唇,她还在回味茶叶蛋的味道。

    她似乎有些迷恋这种味道了。

    步方看着霞秋伯爵,示意她继续说。

    “虚无之城实际上是不灭神国,每个城区的人几乎都不死不灭,不过诅咒女王每隔十万年便是会对城区中的人口进行更新,那时候,就能够从丙城区进入乙城区了。”

    “不过,距离下一次的人口更新,差不多还要等三万年,我看你也未必等的起,那就只有唯一的一个办法了。”

    霞秋伯爵目光熠熠的看了步方一眼,道。

    “什么办法?”

    步方皱眉。

    “这个办法很简答……”霞秋伯爵似乎有些兴趣。

    笑道:“简单而粗暴的……”

    “打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