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异世界的美食家 > 第1711章 用尽一生翻一道墙【第三更!万字更新,求月票!】

第1711章 用尽一生翻一道墙【第三更!万字更新,求月票!】



    五十丈!

    当步方木车上的诅咒之龙冲破五十丈的瞬间,所有人都惊呆了。

    漆黑色的诅咒之龙在咆哮,身上的鳞片似乎都变得十分的真实。

    五十丈是个分水岭,基本上就等于立于不败之地了。

    但是……这还不够。

    因为达到五十丈,还无法完全奠定胜局。

    那男人疯了。

    他被反超了,率先达到五十丈的不是他,居然是对面那厨子。

    然而,他并没有放弃,他还有机会。

    看着底下那迷茫的十位放逐之人,只要让他们吃下食物,那他还有机会。

    平局对于他而言,虽然是一种耻辱。

    但是……

    也就等于是他的胜利。

    这是诅咒女王定的规矩,同样五十丈,就等于是平局,但是平局就等于是虚无之城获胜!

    然而,很快……

    他失望了。

    不管他如何吆喝,那些被放逐之人,都选择远离了他。

    他们踉踉跄跄的走向了步方的木车。

    步方坐在木车前,面无表情的看着他,那瞬间的冲击力,让他只感觉胸口一阵发堵……

    步方的诅咒之龙,再度庞升,五十丈瞬间越过。

    最终达到了五十一丈。

    画面瞬间定格。

    所有的诅咒之人都消失不见。

    诅咒女王那幽绿色的身影再度浮现,居高临下的观望两者,冰冷的气息瞬间扩散开来。

    “厨艺比拼结束……”

    女王清冷的声音响彻。

    步方这个时候,才是淡定的站了起来,扭头看向了背后。

    他的木车之上,一只漆黑色的神龙冲天而起,冰冷的鳞片散发着渗人的光泽。

    五十一丈,唔……看来还不错。

    虽然获胜没有出乎步方的意料之外,但是步方也着实是捏了一把汗。

    同样一道菜,想要打破千万年的习惯,确实是比较难。

    这等同于打破常规。

    那些被放逐之人,被诅咒之力纠缠在了这虚无之城无数的岁月,他们早已经麻木,早已经习惯了黑暗料理所带来压制诅咒的爽感。

    所以,步方想要用豆沙包打破他们的习惯,压力确实不小。

    所幸,结局是美好的。

    对面,那个男人则是惊恐的望着自己的双手。

    他败了。

    他居然败了……

    不可思议,震惊,愤怒,绝望……

    各种各样的情绪出现在了他的脸上,他无法结束这个事实。

    在他心目中,他是不败的神话,然而事实上……他败了。

    “为什么……”

    男人攥着自己的胸口,整张脸都几乎要堆积在了一起。

    “我为什么会输?”

    他在呢喃自语,在询问着自己。

    佝偻老者,在外面看的早已经泪流满面。

    这是数万年前的他,然而……他早已经就失败了,那时候失败的他,也是这副模样。

    这是自信的他,被诅咒女王剥离而出,自信的他,也是属于他身体的一部分。

    可是,再一次的尝试失败的滋味,真的很难受。

    步方站在木车之前,看着那绝望的男人,眉头不由的皱了起来。

    轰!

    木车崩碎。

    步方落在了冰冷的地面上,那男人也是落在地面上。

    诅咒女王翘着腿,居高临下的看着两者。

    这不是诅咒女王的真身,甚至只是诅咒女王设置在这儿的一道意志。

    “胜负已经出现,胜者……是你。”

    诅咒女王的目光一转,落在了步方的身上。

    “不过……我很好奇,你是怎么压制住本女王的诅咒的……”

    诅咒女王道。

    这不仅仅是她的好奇,更是在场所有人的好奇。

    那男人依旧是失魂落魄。

    斗兽场周围的贵族们则是懊悔无比。

    “有个女孩,她身上的诅咒比这诅咒还要强,我天天都得喂她,顺便压制她的诅咒……有经验。”

    步方想了想,实话实说道。

    有经验……

    喧嚣的贵族沉默了下来。

    霞秋伯爵也是无语。

    小幽面色不变,贵妇倒是笑的花枝乱颤。

    “有意思,有意思……这小厨子,果然是有意思……”

    ……

    诅咒女王眯了眯眼。

    “有经验是么?”

    摇了摇头,诅咒女王也不再说什么了。

    她扬起了手,庞大的手指,猛地一指那失魂落魄的男人。

    “你胜,可以入虚无之城成为高等生命,失败者,则会被彻底的抹除。”

    诅咒女王说道。

    话语落下,步方顿时抬起手,他手腕上的那诅咒之力已然彻底的消失不见。

    很显然,那所谓的诅咒之力,其实是对虚无之城生命等级的一种束缚。

    步方不太喜欢这种等级。

    轰!!!

    诅咒女王的气息猛地而一变。

    她的另一根手指,指向了远处的男人。

    那男人顿时惨嚎了起来。

    他的身躯之上,诅咒之力缓缓的蔓延而起,缠绕在了那男人的身上,开始吞噬那男人。

    一股幽绿色的火焰焚烧而起。

    那男人仿佛遭受到了最惨无人道的煎熬和焚烧。

    最终……缓缓的消散。

    门外。

    佝偻的老者浑身都是一震……

    眼眸中浮现出了一抹如释重负……

    终于结束了。

    扣押在他心中的一把枷锁,终于被焚烧了。

    步方的胜利,对于老者而言,反而是一种幸运。

    嗡……

    步方眼前的画面消失不见了。

    那诅咒女王的身形则是开始缓缓的消失不见。

    但是,步方有种直觉,那女王一只都在高高在上的盯着他。

    那眼神,让步方有些不习惯。

    似乎要将他给看穿一般。

    诅咒女王的实力绝对不凡,远远超越了天神的等级。

    这种等级,暂时还不是如今的步方所能够碰触到的。

    按照步方的猜测,诅咒女王应该是跟厨神一个等级的存在……

    虚无之城,在宇宙中,绝对是顶级势力!

    比起混沌空间还要强!

    毕竟,作为所有宇宙的放逐之地,没有实力,如何收纳下这么多的放逐之人?

    轰隆隆……

    一道刺眼的光,顿时照耀而下。

    让步方感觉浑身都是暖洋洋的。

    这在丁城区根本感受不到的舒适阳光,照耀在他的身上。

    在步方的身边,佝偻的老者,小白,小狐,小皮等都出现了。

    步方朝着小狐招了招手。

    让他意外的是,小狐却是紧紧的抱着小白的脑袋,朝着他摇晃着脑袋,扬着小巧的爪子,丑拒了步方。

    这小东西……还傲娇了?

    佝偻的老者目光复杂的看着步方。

    他身上的诅咒之力开始不断的腐蚀着他。

    他知道,他的时间不多了。

    能够活这么久,主要是因为那被封印在死关中的曾经的他。

    如今,曾经的他消失,那把束缚他生命的锁也彻底的消失。

    老者终于可以获得解放了。

    嗡……

    突然。

    老者苍老而颤颤巍巍的手抬了起来。

    手上,多出了一张金色的菜谱……

    嗯?

    看着这张菜谱,步方的目光顿时一凝,有些惊疑不定的望着这老头。

    “这菜谱现在属于你了……你让我明白了以前的我,还是很不合格。”

    老者轻笑了起来。

    虽然诅咒之力的腐蚀,让他痛不欲生。

    “我得感谢你,让我重新获得了自由……”

    菜谱化作了一道金光,入了步方的星空精神海。

    下一刻,老者便是佝偻着背,朝着死关外走去。

    一步一步,坚定无比,带着让人震撼的执着。

    步方吐出了一口气。

    跟在老者的身后,小白迈开机械步伐,也是跟了上来。

    死关的门,轰然打开了。

    无数年来,第一次有人闯过死关。

    这是所有人都万万没有想到的。

    贵族们都惊呆了,张大了嘴,望着从斗兽场的门中缓缓行走而出的数道身影。

    阳光洒下,落在了斗兽场上。

    老者感觉身上有些暖和。

    这就是她所处的城市啊……

    隔着一座墙,几万年的时间,他终于能够见到她了。

    用尽了一生的时间,翻越一道墙。

    轰隆……

    死关的门猛地紧闭了起来。

    而死关的关卡也是再度变化,至于变成了如何,除了其中的诅咒女王意志以外,没有人懂得。

    寂静的斗兽场,在一瞬间哗然起来。

    喧嚣之声,直冲天穹。

    无数的贵族们,疯狂的叫嚣着,这是兴奋的叫嚣!

    居然有人闯过死关,这让他们无尽的生命中,带来的很刺激的事情。

    让他们平淡如水的生命,泛起了涟漪!

    一群贵族纷纷瞪大了眼,盯着步方。

    甚至有贵族叫嚣着,想要弄死步方!

    因为步方让他们输了无数的赌注……

    霞秋伯爵站在位置上。

    她也看着底下。

    但是,和其他人不同,她的目光中……只剩下了那老者。

    那佝偻的老者,那丑陋无比的老者……如今却是成为了她唯一的焦点。

    老者的目光也是一眼从人群中就找到了她,两者视线碰撞……不可言喻。

    步方挠了挠脑袋,走出了死关的大门。

    温暖的阳光,让他浑身都是懒洋洋的。

    这才是人活的地方嘛。

    丁城区,简直太压抑了。

    步方吐出一口气。

    距离他的目标,在诅咒女王的虚无之城中开一家餐馆,又更近了一步。

    嗯?

    忽然。

    步方一愣。

    目光一扫,猛地抬起。

    落在了那高台之上。

    那儿,小幽正安静的站在那儿,面色平淡。

    在小幽的身边,那位贵妇满脸笑容的望着他,甚至还朝着他招了招手。

    咦?

    这么惊喜,这么刺激的么?

    一走出死关,就找到了小幽……

    好像……比起想象中的……有点容易啊。

    “谢谢你……让我在生命的最后时刻,能够见到她……”

    老者扭头看了步方一眼。

    下一刻,便是猛地朝着远处奔跑而去。

    那一瞬间,带着一股从灵魂深处所沸腾而起的喜悦。

    “大胆!”

    “放肆!!”

    斗兽场周围,不少贵族爆喝。

    而一尊尊黑甲守卫也是陡然落下……

    冰冷的长矛扬起,拦在了老者的面前。

    “滚!”

    忽然。

    一阵冰冷的喝声响起。

    所有的守卫身躯都是一僵,贵族们的呵斥之声也是戛然而止。

    一道曼妙的人影,从黑暗中行走而出,扭动的腰肢似乎都散发着冰冷的杀意。

    守卫纷纷侧过身躯,惊恐的望着那霞秋伯爵。

    披风在吹拂,霞秋伯爵修长的腿一步一步的迈动步伐。

    很快,就来到了老者的面前。

    老者浑身颤颤巍巍,黝黑的诅咒之力,在不断的腐蚀着他的身体,他的生命力,飞速暴跌。

    霞秋伯爵叹了一口气,修长白皙的手扶住了老者。

    哗啦。

    披风猛地卷起,包裹住了老者。

    霞秋伯爵深深的看了步方一眼。

    性感而丰润的红唇轻启。

    “谢谢……”

    话语落下。

    一头黑龙顿时发出了震耳欲聋的龙吼。

    虚空都被撕裂开来,冰冷的黑龙散发着可怕的气息,钻出。

    霞秋伯爵裹挟着老者的身形,落在了黑龙背上,直接离去。

    贵族们大气都不敢出。

    守卫们也是面色复杂。

    贵妇看着离去的霞秋伯爵,嘴角微微一挑。

    老者叫什么名字,步方不知道。

    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希望他在最后的时间里……幸福。

    步方抬起头,目光依旧落在了小幽身上。

    歪着脑袋,步方想了想。

    学着老者的方式,朝着远处大踏步而去。

    目光望着小幽。

    贵族们都是无语了……

    又来?

    守卫们也是呆了呆,难道还有一个霞秋伯爵?

    步方觉得,小幽可能也会像霞秋伯爵那样飞奔而下吧,毕竟……小幽那么喜欢吃他做的菜。

    贵妇嘴角一扯。

    似乎有些无语的看着步方。

    轰……

    守卫们的冰冷长矛一扬,指向了步方。

    站在高台上的小幽面色清冷,那眼眸没有丝毫变化。

    “我们走吧。”

    小幽对贵妇说道。

    话语落下,小幽便是转身,一步踏出,瞬间消失不见,没有丝毫的……留恋。

    只留下底下迈步的步方。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步方:“???”

    小白机械眼闪烁,走到了步方的身边,抬起蒲扇般的手掌,拍了拍步方的肩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