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异世界的美食家 > 第1709章 吃一口豆沙包【第一更】


    作为一个厨师,步方对自己的菜品,是有着绝对的自信的。

    这些放逐之人不吃,那就自己吃。

    步方伸出手,捏着一个柔软的豆沙包,这个豆沙包是小狐狸的形状,白嫩嫩,粉嘟嘟,眼睛位置,被步方滴上了一滴蜜汁,所以变得十分的晶莹发亮,仿佛炯炯有神似的。

    远处,趴在小白肩膀上的小狐也是咿呀一声,瞪大了眼睛,盯着那步方手中栩栩如生,仿佛要活过来似的小狐狸。

    似乎有些疑惑。

    小狐看的认真,要仔细看看,步方手中那位大兄弟,是不是要跟自己争宠。

    忽然。

    小狐呆住了。

    因为,步方抓着那豆沙包,便是往两侧猛地撕扯开来。

    噗嗤!

    豆沙包直接被撕扯开来,松软的表层彭松无比,仿佛棉花一般,里面一个个小气孔,散发着浓郁的热气。

    七彩色的光华从被步方撕扯开来的豆沙包中浮现而出。

    一道道光华,流转不定,晶莹而璀璨。

    小狐顿时被吓了一大跳。

    在小白的肩膀上连滚带爬,最后紧紧的抱着小白的脑袋,瑟瑟发抖。

    太吓人了,那位跟自己争宠的大兄弟,就这样被撕裂了!

    而且,还被步方给吃了……

    这个世界太可怕了!

    难道长的好看的狐狸都要被吃么?

    小狐心中不由的为自己感到悲哀,看来她还是得跟步方保持距离。

    步方抓着豆沙包,深深的嗅了一口气。

    浓郁的豆沙气味,从中蜂拥而出,钻入了步方的鼻子中。

    那种感觉,很美妙。

    只是闻着气味,步方就能够感受到豆沙中所蕴含的磅礴力量……

    各种各样的法则之力,甚至魂魔的力量都是蕴含在其中,十分的奇特。

    这就是牛汉三所说的豆子么?

    步方眼睛也是微微一眯。

    他闭起眼,将豆沙包塞入口中。

    嘴巴咬合而下。

    先咬到的,则是松软的包子皮,那包子皮是用精致的神麦制作而成,不仅仅松软喷香,更拥有极致的甜腻香味。

    入口丝滑。

    再往下,便是豆沙……

    七彩色的豆沙,粘稠,却不粘牙。

    咬下,有种沙沙的磨砺感,甜腻的味道瞬间爆发,这种甜腻是恰到好处的甜腻,仿佛流水,缓缓流淌,沁入心田。

    步方很享受这种味道。

    一口豆沙包下去。

    整个人似乎都得到了升华了似的。

    一股无形的能量飞速的流转,在步方的体内钻动。

    忽然,步方睁开了眼,抬起手,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臂,他的手臂上,那原本钻动的诅咒之力,开始被缓缓的压制。

    豆沙中所蕴含的各种能量对于那诅咒之力而言,是一种巨大的折磨。

    噗嗤!

    诅咒之力被压缩的仿佛龟缩在了一隅,一动不动。

    这倒是步方没有预料到的。

    豆沙包居然对诅咒之力有压制作用。

    这倒是意外之喜,这点的出现,让步方的把握更足了一些。

    或许,这豆沙包,真的能够在绝境之中,找到突破口,将突破口狠狠的撕裂,撕扯出一个巨大的口子!

    将整个豆沙包都是塞入口中,步方嘴角微微一扯。

    远处。

    那男人,负着手,仿佛睥睨天下。

    他掌握了一切,他势在必得。

    和他对战的厨子,必输无疑。

    后者怎么赢?就靠那莫名其妙的包子?

    呵呵……

    男子冷笑。

    那些被放逐之人,疯狂的追捧着他的美食,甚至为此,死亡都愿意。

    那他们又有什么理由去那包子呢?

    那包子,又有什么资格吸引这些被放逐之人呢?!

    没有人看好步方,因为这本来就不是一场公平的对决。

    女王的目的,就是要彻底的毁了这个厨子。

    男人木车上的诅咒之龙不断的升高,已然突破到了三十丈,如果再继续下去,步方基本上就没有任何的可能性了。

    一千个人,诅咒之龙的高度也就一百丈,若是一方超越了五十丈,胜负基本上就没有任何的悬念。

    步方想要绝地反击,根本不可能。

    甚至,这步方想要得到诅咒之力……都根本做不到。

    斗兽场中,看着画面的贵族们都是在嗤笑。

    他们现在唯一的期待和兴奋点,那就是看着那厨子失败,最后被女王彻底的放逐,抽走灵魂,永远的封印。

    不过,那厨子似乎很淡定啊。

    居然在悠闲自在的吃着包子。

    在虚无之城,没有人会吃美食,因为女王陛下讨厌厨子的缘故,所以这些贵族们已经很久没有吃过食物了。

    会吃食物的,也就丁城区那种落后而恶心的爬虫才会吃。

    到了他们这种程度,不进食根本没有任何问题,就算万年不进食,也不会影响他们任何的力量。

    ……

    步方吃完了一个豆沙包,饱腹感让他有些幸福。

    有的时候幸福很简单,就是吃一个包子,甚至是喝一杯水。

    步方的木车位置空空如也,没有任何的放逐之人前来。

    每个人都像是饿了无数年的疯狗似的,追逐着那男人的木车,疯狂的跪舔。

    甚至滴溅在地上的那黑暗料理,都成为无数人争抢的对象。

    不过,或许是因为太拥挤了。

    有的人没有抢到黑暗料理,眼睛都红了,疯狂的堆积在车下。

    甚至还发生了斗殴和战斗。

    恐怖的能量喧嚣而起。

    一些实力弱的就直接被打飞,摔在了远处,有的人更是狰狞万分。

    男人冷漠的看着这一幕。

    那些贵族则是疯狂的大笑着,这一切,在他们看来,就仿佛是闹剧一样。

    步方皱着眉头看着这些人。

    忽然。

    步方抓了一个豆沙包,一步踏出。

    身形居然直接从那木车之上落下。

    那潇洒的模样,却是让不少人都是愣住了。

    这个家伙要做什么?

    这个厨子疯了么?

    步方落下,脚踩在冰冷的地面上,一步一步的朝着远处走去。

    很快,就来到了拥挤的人群之前。

    木车之上。

    那男人冰冷的看着步方,居高临下,眼神中带着不屑和冷傲。

    步方则是面无表情的朝着那男人点了点头。

    他抓着一个豆沙包,走到了一个被打飞的放逐之人的身边,轻轻的拍了拍那人的肩膀。

    那人猛地抬起头,通红着眼盯着步方。

    “我要吃……我要吃!!”

    被放逐之人抓着步方的手,疯狂道。

    “好好……吃。”

    步方点了点头。

    屈指一弹。

    顿时,那个豆沙包,便是塞入了那人的口中。

    嗯?

    那人的脸色顿时大变。

    下意识的以为是吃到了那黑暗料理,脸色陡然变得欣喜若狂。

    吧唧吧唧……

    一口一口的咬下。

    疯狂的咀嚼。

    不一会儿,那人咀嚼的速度就变得越来越慢。

    眼睛都是变得无神……

    吧唧吧唧……

    唔……

    这味道……怎么怪怪的?

    那放逐之人看了步方一眼。

    步方拍了拍他的肩膀,尔后嘴角一扯。

    负着手,就那样飘然无比的朝着自己的木车走去。

    那放逐之人,咀嚼的速度又一次的变快了。

    好吃……那是肯定的!

    那种甜腻的味道,让这被放逐在虚无之城无数岁月的人,感到了一丝悸动。

    那如一滩死水一样的心,陡然一缩,仿佛有无穷磅礴的生命力蜂拥而出。

    这是一种久违的味道。

    这人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臂。

    手腕上的诅咒之力开始不断的涌动。

    那原本狰狞,如毒蛇一般天天折磨他的诅咒之力,在这一个包子之下,居然开始冰消雪融一般的融化……

    是真正的融化,可不是像那吃了黑暗料理一样被压制……的慢性自杀!

    这种感觉,前所未有的舒爽,就仿佛是三月的春风吹拂过了身躯一般。

    舒坦!

    这放逐之人,毫不犹豫,扭头看了一眼步方的木车。

    尔后……连滚带爬,疯了似的朝着的木车冲了过去!

    吃……他还要吃!

    这人真的是疯了,瞬间就冲到了步方的木车前,眼中满是渴望,那种渴望,是一种久旱逢甘露的希望。

    步方屈指一弹。

    一个小白兔模样的豆沙包顿时飞到了那人的手中。

    那人,肮脏而漆黑的手,抓着白嫩的豆沙包,就像是捧着个希望一样,小心翼翼。

    温热的豆沙包,让他感到了一股久违的温暖。

    白皙的豆沙包上都是乌黑的手印,但是那人根本不在乎。

    抓起豆沙包,猛地咬下一口。

    热气,七彩的光……

    笼罩了他。

    这人感觉重获新生似的。

    眼睛中都是有泪水流淌而下,滴溅在了地上……

    一口,两口,三口……

    整个豆沙包都是被他塞入了口中。

    这人扑通一声跪伏在了地上,泪水如泉涌……

    诅咒之力被消磨的几乎要消失了。

    原本笼罩在那人身上的晦暗,也是一瞬间消失不见……

    感动,泪水不断的流淌而出。

    他抬起头,张嘴发出了嘶吼,那是兴奋的嘶吼。

    嗯?

    这一声嘶吼中,蕴含的太多了……

    或许他无数年前是一个恶人,或许他在千万载岁月前,做了什么让人无法饶恕的事情,让他的宇宙放弃了他。

    可是,刚才一个豆沙包中,他感觉到他生命存在的意义。

    远处。

    疯狂的跪伏在那男人承载着黑暗料理的木车前的放逐之人,都是被这一声吼给吸引了。

    疯狂的劲头似乎变小了许多。

    不少人都是小心翼翼的扭过头,看向了那跪伏在步方木车前,唯一的一个放逐之人。

    那人泪流满面,那人身上……流淌着阳光。

    步方的木车上,一缕诅咒之力涌动而出。

    步方看着这诅咒之力,嘴角微微的一扯。

    “奇迹……从现在开始。”

    步方呢喃。

    这一缕诅咒之力的出现,带起的是一阵疯狂!

    贵族们惊呆了。

    霞秋伯爵也是被震惊住了。

    小幽倒是很淡定,但是那贵妇目光也是一缩。

    身为甲城区的公爵,她可能无法理解这些放逐之人对黑暗料理的疯狂,但是她知道,这厨子居然能够从黑暗料理中夺得一缕诅咒之力,

    这厨子……有点东西啊!

    男人的目光一凝。

    这个厨子……居然能够从他的黑暗料理下,虎口夺食?

    那外面的老者也是呆住了。

    似乎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嗡……

    那跪伏在步方车前的那个放逐之人,身上的诅咒之力散去了。

    其他的放逐之人,一瞬间,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那人。

    似乎有一股波动如潮水般冲过了他们的身躯……

    吼!

    下一个瞬间。

    整个斗兽场都是发出了一声震耳欲聋的声响!!

    放逐之人疯狂的冲起,朝着步方的木车疯了似的扑了过去……

    奇迹……即将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