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异世界的美食家 > 第1708章 毫无悬念?【第三更!万字更新,求月票!】

第1708章 毫无悬念?【第三更!万字更新,求月票!】



    火光下的蒸笼,蒸发着霞蔚,仿佛有七彩色的光芒,在那蒸笼中酝酿和流转,随时要爆发出万千光华一般。

    这蒸笼,通过斗兽场的画面,传递到了所有人的眼中。

    贵族们都是嗤笑无比,之前步方捏豆沙包的画面,他们可都是亲眼所见。

    这厨子,怕是已经自暴自弃了。

    捏出兔子形状,还捏出小狐狸的形状……

    你特么的怎么不捏出一坨翔的形状呢?!

    反正你也是乱来……

    他们已经被步方,一次又一次的打脸了,但是他们对于这最后一次,却是异常的执着,因为他们觉得,这一场……步方没有任何的胜算。

    作为丙城区的贵族。

    实际上,甲乙丙丁四个城区中,唯有丁城区是个例外。

    丁城区是下等城区,里面的人都是低贱的被放逐的人。

    那些人,遭受到了诅咒的腐蚀和折磨,正需要那种食物才能镇压住诅咒所带来的痛楚。

    那种食物……即使再恶心,都无法掩盖成为那些人梦寐以求的食物。

    更何况,对于放逐之人而言,那食物……并不难吃。

    所以,步方凭什么来赢?

    步方跟虚无之城的厨师,根本不是站在同一水平线上相比拟。

    胜负的结果,也自然变得简单而清晰。

    那些丁城区的人,绝对不会看步方的食物一眼……

    没错……就是一眼都不会看!

    在那些低贱的人眼中,唯有那用诅咒之河中的虫子制作的食物,才能够激起他们的食欲。

    步方做的很随意,也做的很开心。

    火光笼罩下,使得色彩在他的脸上跳跃。

    烹饪本来就是一件开心的事情,品尝美食也是一种开心的事情,为何要给自己那么多的束缚呢?

    步方心中这般想到。

    一想到这,他的念头就有些通达。

    咕噜咕噜……

    水蒸气蒸腾了起来。

    生命之泉水中的生命之力纷纷逸散在了空气中,仿佛净化着一切似的。

    火光渐渐的变小。

    最后只剩下了一朵如火莲一般的火焰在焚烧。

    焚烧了一会儿,那火焰便是消失不见,彻底的逸散。

    化作了一道火丝,缠绕在了步方的手指尖上。

    “七彩梦幻豆沙包……完成。”

    步方嘴角微微一扯。

    似乎对这一次的烹饪,比较满意。

    哗然之声顿起。

    步方的烹饪完成了,这意味着,接下来,就是实打实的比拼了……

    能赢么?

    那肯定是……铁定输啊!

    贵族们纷纷冷笑,他们对步方,完全不抱任何的希望。

    当然……

    他们也是押注步方输。

    并且,有的贵族更是将全部的身家都是压了下去。

    毕竟,万年以来,能有这样的赌局也是很刺激。

    那男人看了步方一眼,眼眸中饶有深意。

    下一刻,男人跳上了木车。

    那一瞬间,步方有些恍惚。

    嗯?

    步方一愣,总觉得这男人有些熟悉,和那佝偻的老者有些相似。

    难道这两者中,有什么必然的联系么?

    亦或者说,这男人,就是年轻的老者?

    但是年轻的老者和佝偻老者为何会被分割开来?

    步方恍然,这应该就是诅咒女王所说的诅咒……和生生世世的封印。

    佝偻老者也是个有故事的人啊。

    难怪后者时刻叮嘱步方不要选择厨艺,原来原因在这里。

    老者是受过伤的人。

    轰隆隆……

    随着步方烹饪的结束。

    虚空中似乎冥冥中有一股奇特的意志,在牵引着步方。

    步方打开了蒸笼,取过了一圆形的青花瓷盘。

    蒸笼一揭开,热气气浪滚滚的往天上涌去。

    步方抓着筷子,小心翼翼的将豆沙包个夹了出来。

    每一个豆沙包都栩栩如生,仿佛活过来似的,似乎只要步方往那豆沙包的动物上,点上了眼睛,就能赋予那些动物生命。

    这种感觉很玄妙,仿佛造物主一般的感觉。

    当然,步方不会迷恋这种感觉。

    一点酱汁,纷纷点在了这些豆沙包之上。

    那些豆沙包轰的一声,各种各样的法则之力弥漫,似乎具有了百态。

    有的豆沙包,祥和气息萦绕。

    有的豆沙包,杀戮气息纵横。

    甚至还有豆沙包,扩散着诅咒……

    总而言之,这是一笼与众不同的豆沙包!

    豆沙包那白皙粉嫩的表层,看的步方都是有些如饥似渴。

    弥漫着的豆沙味道,让步方不由得想要闭起眼感受那甜腻滋味……

    步方舔了舔唇,有些兴奋,有些享受……

    自己烹饪的美食,怎么样都是好的。

    轰!

    厨房的门被打开了。

    一个个疯了似的放逐之人,疯狂的冲入了厨房中。

    不过,被一股玄奥的力量给冲击中,纷纷倒飞而出。

    即使这些人中有大道圣人,也同样是如此。

    一个个倒飞而出,摔了个嘴啃泥,但是翻身而起,便是再度贪婪的扑了过来。

    “我要吃!我要吃!”

    “快给我吃!我受不了了……”

    “我要食物!”

    ……

    放逐之人,疯了似的,这画面颇为震撼。

    至少,对于那些贵族而言,这种画面很难见到,冲击着他们的心灵。

    霞秋伯爵还好,她偶尔会路过丁城区,可以见到这种画面。

    至于其他的贵族,则是从未感受过这种画面。

    这种疯狂,他们根本难以体会。

    “这些肮脏的家伙……”

    “卑贱……神经!他们已经被磨平了棱角,失去了作为人的基本权利!”

    “这些爬虫……活该被放逐!”

    贵族们疯狂的叫嚣着,他们呵斥怒骂,那种人上人的感觉,让他们迷恋。

    虚无之城,就是这样一个现实的地方。

    对于有的人而言,这里是天堂,但是对于放逐者而言,这里却是地狱。

    有放逐者曾经选择要起义,但是又诅咒女王在镇压,所谓的起义就是笑话,反手就被抹平……

    轰隆隆……

    诅咒女王的身形重新凝聚而出。

    那一道端坐在王座上的高贵女人。

    翘着狭长美腿,纤细笔直的腿散发着高贵的气息。

    虽然是由光点组合而成,但是给人的感觉,却仿佛真实的近在咫尺……

    “全部退下。”

    女王冰冷的声音响彻。

    下一刻,那些被放逐之人,纷纷僵住了,原本疯狂的他们,跪伏在了地上,一动都不敢动。

    女王的气息,让这些放逐之人惶恐无比。

    “即使你们是最低贱的放逐之人,也属于我虚无之城,维持秩序,别丢了我虚无之城的面子……违背者,抹杀。”

    诅咒女王冷冷道。

    话语落下。

    一个伺机而动,想要扑向木车,扑向那黑暗料理的放逐之人顿时直接脑袋爆碎,被诅咒彻底的腐蚀成渣……

    死了一人,女王便是从丁城区挪移了一个人过来。

    这下子,所有人都不敢放肆了。

    “你们两者,分别宣传自己的菜品……这儿有一千人,他们会对你们的菜品做出评价,每俘虏一位,你们木车上的诅咒之力便是会提升些许……最后,以木车上诅咒之力高者胜。”

    诅咒女王淡淡的说道。

    宣布了规则。

    男人淡笑,不以为意。

    宣传?他的菜品……不需要宣传。

    步方也是眯了眯眼,负着手,不动如山。

    宣传是什么?他没有这个概念。

    他对自己的菜品……有自信。

    这个规则一出。

    贵族们也是蠢蠢欲动。

    他们纷纷发出了兴奋的呼号!

    小幽面色淡然,眼珠子中神情甚至没有丝毫的跳动。

    霞秋伯爵很感兴趣。

    贵妇也是饶有兴致的看着。

    佝偻老者怔怔的望着那画面,他的眼眸中满是绝望。

    赢?

    怎么赢?

    根本没有任何的可能性和希望能够赢……

    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

    步方必死无疑。

    佝偻老者长叹了一口气。

    ……

    “现在……开始狂欢吧。”

    女王的话语响彻。

    尔后……

    整个画面都沸腾了。

    那些浑身缠绕着诅咒之力,脸上流露出疯狂之色的放逐之人,疯了似的朝着木车飞驰而去。

    所有人身躯一震,盯紧了画面。

    然而,下一刻,画面呈现出来的一切,让他们都是大笑不已。

    一切……都没有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

    还没有开始……就结束了!

    一千位放逐之人,疯了似的朝着那男人所在的木车飞扑而去。

    喧嚣之声震耳欲聋,画面一下子变得十分的拥堵。

    男人淡笑。

    负着手。

    他随手一摆,无数的破旧瓷碗飞驰而出。

    一勺一勺的将那些粘稠的黑暗料理倒入碗中。

    即使食材肮脏又如何?

    即使烹饪手法简单粗暴……又如何?

    他的食物,这些人已经吃了数万年了,又怎么可能会因为步方的出现,而轻易的失败。

    能够打败他的,唯有他自己!

    男人的自信,几乎要冲出云霄。

    吧唧吧唧!

    那些人,抓着碗,疯狂的将碗内的食物倒入口中。

    甚至有的人,迫不及待的用手抓着食物塞入口中。

    那吃相,众生百态。

    一份,两份,三份……

    男人木车上,仿佛有恐怖的兽吼之声响彻而起。

    尔后,一道黑龙形态的诅咒之力不断的升高,在男子的背后,爆发无穷气息。

    一丈,两丈,三丈……

    诅咒之力飞速的腾空,不断的冒腾而起。

    男子自信的站在诅咒之柱下,仿佛在俾睨天下。

    佝偻老者看着曾经的自己,面容苦涩。

    可能那曾经的自己根本不知道,他已经被封印在了这死关中,生生世世。

    除非有人闯死关,并且还要闯到第三关,他才能出现。

    否则,他永远只能徘徊在无尽的黑暗中。

    所以……你嘚瑟个什么劲?

    佝偻老者莫名的感到有些悲哀。

    五丈,六丈……

    男人背后的诅咒之柱,很快就冲破了十丈。

    选择他黑暗料理的人越来越多,一下子就冲破了三百人。

    反观步方的木车。

    寂静无比。

    甚至都可以落麻雀。

    一个放逐之人都没有……

    这对比是强烈的,这反差是巨大的。

    步方甚至一缕诅咒之柱都未曾得到。

    “这还用比么?太惨了……”

    一位贵族笑道,他有些幸灾乐祸。

    果然,女王大人最讨厌厨子,这种方式,对厨子的打击是最极端的。

    你精心烹饪的美食,实际上还比不过用虚无之城诅咒之河底层虫子捣出来的黑暗料理……

    这打击,绝对会让自视甚高的厨子绝望。

    当年那老头,不就是这样被打击的失去了信念的么?

    看来这青年……也要重蹈覆辙了。

    在所有人看来,步方必输。

    小幽目光闪烁。

    贵妇轻笑的摇了摇头,有些遗憾和可惜。

    霞秋伯爵则是目露失望之色。

    她其实是很希望步方成功的,当年那个男人失败了……她并必须这青年重蹈那男人的覆辙。

    毕竟……霞秋伯爵在步方身上,看到了当年那男人的身影。

    真的要输了么?

    步方站在木车之前,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

    看着那疯狂的一群放逐之人。

    步方用洗干净的手抓起了一个豆沙包……

    轻轻一捏,往两侧撕开……

    轰!!!!

    七彩色的光束,瞬间从豆沙包中涌动而出……

    既然你们不吃,那就我吃吧……

    步方撇了撇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