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异世界的美食家 > 第1681章 尔哈的爱情故事【第三更,万字更新,求月票!】

第1681章 尔哈的爱情故事【第三更,万字更新,求月票!】



    冥王尔哈?

    步方眨巴了一下眼睛,他确定自己没有听错。

    那呼喊声,确实是冥王尔哈的声音,只不过有些遥远,有些缥缈。

    步方眨巴了一下眼睛,他倒是没有想到,冥王尔哈居然会呼喊他。

    他正准备过些时日去寻找他呢,没有想到现在冥王尔哈居然直接呼喊他,倒是省了他不少的麻烦。

    将手中的瓷碗擦拭干净,步方收拾好了东西。

    “小白,我们出去兜兜风。”

    步方嘴角一扯,淡淡的说道。

    尔后,便是背负着手,走出了餐馆……

    小白的眼眸闪烁了一番,跟在了步方身后,在走出木屋餐馆的时候,小白还随手将门给合了起来。

    步方突破成为天神,小白也发生了改变,不过这些改变,步方暂时没有发现。

    但是有一点步方能够感受的出来。

    那就是小白的气息……变得独立很多了。

    不像以前,被系统所牵制。

    如今的小白,就仿佛是独立的生命体一般。

    比起以前木讷的小白,多了些灵性。

    这对于小白而言,应该算是好的变化吧。

    小白的模样变化不大,依旧是那么的肥胖,跟在步方的身后,铿锵行走。

    步方的肩膀上,趴着小狐和小皮。

    小皮在呼呼大睡,仿佛一个茧把自己给包裹了起来,至于小狐,则是肥胖了一圈。

    显然,最近的伙食很不错。

    轰!!

    步方带着小白,两者冲出了涅槃星,行走在星空中,一步一步,慢慢的走着。

    但是,虽然说慢,但是每一步踏出,星辰都在他的身后流逝。

    冥王尔哈的呼喊声已经消失在了步方的脑海中。

    不过,呼喊的位置,已经被步方锁定住了,所以步方只需要照着位置寻找去就好了。

    冥王尔哈,自从步方归来之后,这家伙就消失不见。

    去哪里了,步方也不知道。

    但是现在看来,冥王尔哈应该是出去浪了。

    毕竟宇宙这么大,他想出去看看,也实属正常。

    “这个方向……”

    步方带着小白在飞驰,突然就沉默了下来。

    因为他感觉到这个方向,似乎……有点门道。

    仙灵神朝。

    步方带着小白落下,悬浮在了仙灵神朝的上空。

    步方负着手,雀羽袍哗啦作响。

    两者落下,仙灵神朝方向,很快就有数道人影飞驰而来。

    肖烟雨惊喜的看着步方,她没有想到,步方居然会来仙灵神朝。

    她如今作为仙灵神朝的女皇,忙活的事情太多,倒是少了很多时间和步方问候。

    步方对于肖烟雨这老朋友也是有些神情复杂。

    肖烟雨将步方请入了神殿中,两人一边交谈一边行走。

    阿莫恭敬的跟在肖烟雨的身后,大气都不敢出。

    他看着走在前面的步方,脸色复杂万分。

    当初那个完全不被她所看好的厨子,如今已经成长到让她不敢窥视的程度了。

    小白跟在步方身后,机械眼闪烁,扫了阿莫一眼。

    被这铁疙瘩傀儡扫了一眼,阿莫也是浑身一冷。

    果然,天神身边的所有事物都不一般。

    肖烟雨本来还想宴请步方的,不过,被步方拒绝了。

    步方跟肖烟雨聊了聊,聊了一些往事,聊了一些关于在清风帝国的事情。

    肖烟雨偶尔聊到了兴致之处,会掩嘴一笑,那一颦一笑,确实是美艳万分。

    当然,他们也谈到了很多清风帝国的熟人。

    可惜,对于如今站在了这个层次的他们而言,很多人,都已经如往事……随风。

    步方和肖烟雨聊了一会儿。

    便是站起身。

    他告知了肖烟雨此行的目的。

    “嗯?步老板要去……上古天神遗迹?”

    肖烟雨一愣。

    她没有想到,步方居然会是这个要求。

    每一个神朝都有上古天神遗迹,仙灵神朝也有,但是对于如今层次的步方而言,这种地方,他进去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步方只是扯了扯嘴角,说在那里面感应到了老朋友的呼救。

    肖烟雨当场不马虎,吩咐了阿莫去安排。

    不过步方却是摆了摆手,带着小白,直接就消失在了原地。

    虚空挪移什么,对于如今的步方而言,只是一念之间。

    看着消失的步方。

    肖烟雨面色僵了僵,红唇轻启,吐出了一口气……

    有些怅然若失。

    如今的她和步方,确实不是一个层次了。

    “阿莫……吩咐下去,我要闭关。”

    肖烟雨沉默许久,道。

    她的语气中,似乎带着一股决心。

    她领悟了四道宇宙至强法则,天赋妖孽,她是唯一一位可以追逐步方步伐的人。

    她也会努力的追逐。

    ……

    仙灵神朝,上古天神遗迹。

    步方去过夏邑神朝的上古天神遗迹,那时候,那天神遗迹,成为了魂魔的游乐场。

    不过如今魂魔之难都过去了。

    步方行走在遗迹中,这遗迹有些古怪。

    天是血色。

    地是黑色。

    画风有些诡异。

    小白跟在步方的身后,他的脚踩下,似乎都深陷入泥土中一般。

    这种感觉,有些古怪。

    小白倒是无所谓,每一次抬起脚,仿佛都拉起了泥垢。

    步方一步一步,不急不缓。

    冥王尔哈的呼喊和求救,就是从这儿发出的。

    步方循着步伐,寻找而去。

    声音传来的位置,是那遗迹的深处。

    步方和小白行走而来,这个上古天神遗迹中,人很少。

    有的,只是满地的尸骨……

    这些是神王的尸骨。

    越过了大山,跨过了血色湖泊,踩过了沼泽。

    终于。

    步方在远远的一个山坡上,找到了冥王尔哈。

    咦?

    看着冥王尔哈那熟悉的身影,步方顿时一愣。

    因为,他发现自己似乎有些认不得冥王尔哈了。

    那嬉笑游戏人间的冥王尔哈,失去了天真浪漫,此刻……满脸胡子拉碴的跪伏在地上。

    他的双臂塌陷,仿佛被千斤重物所压迫,沉重到抬不起来。

    在冥王尔哈的身上,步方感受到了浓郁的悲怆和撕裂般的心痛。

    这种情绪……

    怎么可能出现在这浪子的身上?

    想起当年那嬉笑喊自己小年轻的冥王尔哈,步方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哒哒哒。

    步方没有飞行,而是一步一步的顺着那山坡走去。

    山坡附近,一片平原,顺着山坡而上,则是有一个个脚印。

    那脚印中沾染着鲜血……

    从那鲜血中,步方感应到了一股绝望和悲怆。

    唔……似乎颇为惨烈啊。

    小白脚踩而下,轰的一声,地面塌陷了下去,那脚印顿时被踩没了。

    小白身躯僵了僵,仿佛做了坏事的小孩子,有些手足无措,挠了挠圆嘟嘟的脑袋,机械眼闪烁不定。

    步方嘴角扯了扯,似乎在轻笑。

    “你在下面,我上去看看。”

    步方道。

    说完,负着手,就朝着山坡上那跪伏着的人影走了过去。

    小白蒲扇般的手掌拍了拍胸口,直接盘坐在地上,抬头,望天。

    步方负着手,来到了冥王尔哈的面前。

    他手一翻。

    一根缠绕着灵气的辣条顿时浮现。

    冥王尔哈跪伏在地上,他的模样颇为凄惨。

    步方将辣条递给了他。

    冥王尔哈抬起头,沧桑无比的看着步方,眼圈通红,眼中满是血丝。

    “你来了。”

    冥王尔哈道。

    他开口,声音让步方一愣,那种沧桑,那种彻骨般的冰冷,让步方眉头一皱。

    这还是冥王尔哈么?

    他到底经历了什么,居然变得这般……

    冥王尔哈看了一眼步方手中的辣条,踌躇了一会儿,却是没有接过。

    主要是他的手,抬不起来了。

    步方取出了一个海蛎包,喂冥王尔哈吃了下去。

    咕噜。

    吃了海蛎包,冥王尔哈顿时咳出了一口鲜血。

    那伤口处,恐怖的法则之力在纵横……

    “嗯?你这伤口……”

    步方目光一凝,抬起手,落在了冥王尔哈抬不起的双臂之上。

    轰!

    步方仿佛感觉到了一道仿佛从亘古中睁开的眼眸,盯着他。

    “天神之力?”

    步方皱眉,体内的神力涌动,轰隆隆的席卷而出。

    那天神之力,仿佛是一股锁链,缠绕在冥王尔哈的身上,不断的破坏着冥王尔哈的身躯。

    此刻,尔哈体内的生命力几乎接近枯竭,要知道,冥王尔哈可是领悟了生命法则。

    噗嗤!

    那天神之力虽然强,但是在步方神力的冲击下,还是爆碎开来。

    冥王尔哈的双臂复原,不过整个人的沧桑还是没有消退。

    这是心灵上的创伤,步方没有能力恢复。

    步方坐在了冥王尔哈的旁边。

    吃了海蛎包后的冥王尔哈状态好了很多,至少没有那么狼狈了。

    递给冥王尔哈一根辣条。

    步方取了根辣条,叼在嘴角,“发生了什么,跟我说说……很少见你这般绝望。”

    冥王尔哈也是将辣条叼在口中,深深的**了一番,还是熟悉的味道,让他感动。

    “你爹我帮你复活了,有空会去看看他。”步方道。

    冥王尔哈身躯顿时一颤,许久后,才道:“谢谢。”

    这声谢谢,莫名的有些沉重和感恩。

    步方诧异的挑了挑眉毛。

    “你发生了什么,体内怎么会有天神的力量在折磨你?”步方道。

    冥王尔哈两根手指夹着辣条,深深吸气,整个沧桑了许多。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冥王尔哈感慨着。

    步方嘴角一抽,斜了冥王尔哈一眼,“说人话。”

    冥王尔哈白了步方一眼,“你这木头懂什么。”

    “呵呵。”步方皮笑肉不笑的抽了抽嘴。

    冥王尔哈没有理会步方的冷笑。

    他似乎陷入了回忆。

    脸上流露出温柔和幸福的微笑。

    那笑容,让步方都是忍不住毛骨悚然。

    步方可以猜的出,这逼绝对干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我的故事,你想听么?”

    冥王尔哈沧桑一笑,**了一番口中的辣条,深邃的看着步方。

    步方面无表情。

    手一抖。

    一坛神酒顿时浮现而出。

    给自己倒了一杯,小酌一口,看着尔哈,“你有故事我有酒,正好,你说吧。”

    冥王尔哈看着步方,顿时幸福的笑了起来,有个听故事的人,真好。

    “我在你和狗爷离开之后,就开始游历宇宙……然后我遇上了一个女孩。”

    山坡下,小白也听得很聚精会神。

    步方轻酌一口酒,看来是个很唯美的爱情故事……

    “此处省略你侬我侬的一千字……”

    步方:“……”

    尔哈吐出一口气,目光逐渐变得哀伤。

    “最后……她告诉我她是天神的女儿,出来游历人间……”

    “然后呢?”步方顿时精神一震。

    冥王尔哈哀伤的看了步方一眼,“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步方嘴角一抽,“说人话。”

    冥王尔哈顿时抿了抿嘴,“然后……我睡了她。”

    步方:“……”

    “天神出现,带走了她,要带走我的人,我拼命要阻拦,毫无反抗的被打成了重伤……”

    冥王尔哈吐出一口气。

    步方嘴角一抽……这故事,真刺激。

    天神的女儿你也敢睡,不愧是冥王天藏的女儿……

    “你没死,真的是万幸了。”步方道。

    “不……那天神从混沌中拍出一掌,那一掌绝对下了杀手,我也不知道我为何没死……”冥王尔哈目光深邃而沧桑,“可能是因为我帅吧。”

    步方翻了个白眼。

    “那天神是哪位……这世间,能出手的天神,应该没几位了……”

    步方问道。

    冥王尔哈吐出了一口气,眼眸顿时爆发出了不屈不甘。

    “我知道……他自称……轮回天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