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异世界的美食家 > 第1665章 人皇……复苏【第一更!】


    虚无之城的诅咒女王?

    傲慢大魂主先是震惊了一下,不过很快,他就回过神来,眼前这人并不是他印象中的那尊存在。

    不过,傲慢大魂主的眼眸却是爆发万千的精芒。

    “虽然不是诅咒女王,但是……你这女人的身份,必定是虚无之城的皇室!桀桀桀……难得能够一尊虚无之城的皇室成员,若是将你捕捉了,在魂神觉醒的时候献上,我傲慢大魂主绝对会成为魂神的真正心腹!”

    傲慢大魂主的眼珠子顿时爆发璀璨。

    对于虚无之城,魂主们可都很清楚。

    他们都明白,魂神对于虚无之城有着近乎偏执的情感,这种情感,在过去的无数岁月中已经得到了验证。

    如今,一尊虚无之城的皇室成员出现在他的面前。

    傲慢大魂主怎么可能会放弃这个机会。

    轰!!!

    傲慢大魂主张嘴发出了撕裂般的怒吼,这吼声响彻,顿时轰炸一切似的。

    小幽身穿幽绿色的铠甲,傲慢的身子被衬托的亭亭玉立。

    实际上,她并不想要动用这种力量。

    这是在融合了女尸之后,所苏醒的一种记忆,这是一只覆盖在她灵魂深处的一种记忆。

    如今,这种记忆彻底的爆发。

    如果不是步方如今的状态真的不好,小幽可能真的不打算接受那声音的蛊惑。

    主要是……那代价,对于她而言,太沉重了。

    轰!!!

    墨绿色的长矛和那傲慢大魂主轰击而出的可怕攻击碰撞在了一起。

    气浪顿时四散开来。

    傲慢大魂主的冷笑之声响彻全场。

    “就算爆发力量,也不过是大道圣人层次的力量……你不是我的对手的!”

    爆炸中心。

    巨大的诅咒之蛇翻腾。

    小幽的身形则是如炮弹一般倒射而回,砸落在星空中。

    小幽面容清冷,身上的铠甲散发着奇异的光华。

    她抬起手,长矛被她抓在手中,诅咒之力萦绕在她的身躯周围。

    小幽没有说什么,直接就冲了上去。

    远处。

    通天教主等人看的呆若木鸡。

    谁也没有想到,步方身边的一个吃货女人,居然也会有这般强悍的实力!

    孙悟空等都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九天玄女才是最后怕的。

    她完全想象不到,自己被逼迫着服侍的对象,居然是这么强悍的存在。

    大道圣人啊,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大道圣人!

    “虚无之城?那是哪里?”

    杨戬有些疑惑的发声。

    通天教主的眼眸猛地一眯。

    孙悟空看了杨戬一眼,道:“虚无之城,俺老孙听如来老儿说过,似乎是无尽宇宙中最神秘的地方,那儿是被世界遗弃的地方,聚集着世间最纯粹的邪恶之力,那种纯粹,无关乎善恶。”

    “被世界遗弃的地方?”

    杨戬一愣。

    听起来好像很牛逼的样子。

    “俺老孙也不太懂,反正就是很牛逼的地方。”孙悟空想了想,似乎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有些纠结的挠了挠腮帮子。

    ……

    轰……

    火焰在燃烧。

    这儿是一片火海,周围的火,呈现赤红之色。

    那种炙热,让步方都是不由的流汗。

    要知道,步方如今的修为高深,早已经能够控制体内的能量循环,可是就算是这样,也仍旧是被热的流汗。

    说明这火海中的温度有多可怕。

    步方挽起了雀羽袍的袖子,缓缓的行走。

    燧人氏说,这是人族薪火的内部,薪火代表的希望,也代表了复活燧人氏的希望。

    对于人族皇者,步方是敬佩的。

    这些无私的为人族奉献出一切的伟大皇者,值得步方为他们踏火海。

    嘭!

    火海中,火焰扬起。

    顿时,有一只燃烧在火焰中的鱼从中迸射而出,摇曳着尾巴。

    火海中……居然有鱼?

    步方微微一怔。

    而他的面前,一切都是显得十分的炫目,密密麻麻的鱼儿从火海中一跃而起,仿佛要跳过龙门似的。

    他们坚持不懈的跳跃,一旦越过了龙门,就能随风化龙。

    化龙是他们唯一的希望。

    而这……或许也就是薪火所想要表达的。

    为了希望,而努力不懈。

    希望不是凭空出现,是需要人努力的去争取。

    步方眼眸一凝,入了海。

    脚下不知道何时出现了一叶扁舟。

    那是一简陋的扁舟,缓缓的在火海中摆渡。

    速度缓慢,晃晃悠悠的在火海中行驶,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行驶到尽头。

    燧人氏说希望在火海之中。

    可是步方看着那茫然一片,只有无数着火的鱼在跳动的火海,一时间有些四神无主。

    希望在何方?

    步方吐出一口气。

    额头上,脸颊上都是有汗水滑落而下。

    吧嗒一声,顺着步方的下巴,滴落在了船上。

    步方喘着气,剧烈的喘着气,感觉到浑身上下似乎都是被火热所充斥,似乎随时要化作一团火焰。

    轰……

    突然。

    步方感觉自己的身体崩散了。

    落入了火海之中。

    他化作了一条鱼,一条混在了无数鱼群,想要越出天地的鱼的一只。

    鱼的身上,燃烧的是火。

    步方有些迷茫,有些惶恐。

    他怎么就变成了鱼?

    吧嗒!

    一只鱼,尾巴拍在了火海之上,还真传出水流迸溅之声,那鱼从火海中,如弹簧一般的迸射而起。

    一跃,朝着那上空而去。

    步方所化的鱼,瞪着眼睛,看着那天穹上一道金色的大门,那门散发着神异的气息,仿佛代表着便是希望。

    步方突然有些心急。

    他学着用鱼尾巴在火海中一拍。

    他的鱼身也是瞬间冲起,朝着那金色的大门飞驰而去。

    他想要进入那龙门之内,抓住希望。

    不过看着那近在眼前的龙门。

    步方突然内心产生一股无力感,龙门越来越远,吧嗒一声,他便是再度掉入了火海中。

    周围无数的鱼都在重复着同样的动作,和步方一般,木然无比。

    周而复始。

    步方不甘心,他已经没有了日月的概念,不断的跃龙门,只期望有一日,能穿过龙门。

    时光在流逝,有的鱼累了,也退了。

    换了一拨鱼来,还是不知疲倦的在跃龙门。

    嘭的一声。

    火花四溅。

    步方所化的鱼,掉入了火海中,他感觉到一阵的疲惫,他抓不住希望,他甚至有些绝望。

    燧人氏所说的希望,到底是什么?

    薪火所要表达的希望,又是什么?

    想要希望,难道就是要先给予绝望?

    步方不跳了。

    他隐匿在火海中,望着那龙门,高高在上的龙门,犹如一张张大的嘴巴,散发着无声的嘲笑。

    步方很累,他想要如其他的鱼一般退却,让新的一辈继续跳跃。

    不过,就在步方打算退却的时候,他愣住了。

    看着那从他身边游荡而过的燃烧着火焰的鱼。

    步方的目光突然逐渐的凝实……

    如果他真的退却,可能这辈子都无法寻找到薪火中所隐藏的希望。

    他就真的会成为一条咸鱼,绝望的面对一切。

    步方睁开了眼。

    他化作了鱼,重新激流勇进。

    他回来了。

    跟其他的鱼一样,在不断的跳。

    火海中的火,迸溅四周。

    步方一日复一日的跳跃。

    他身边的鱼,变换了一波又一波。

    步方感觉自己每一次跳跃,离那龙门都近了几分。

    终于。

    步方所化的鱼,仿佛昂着首。

    尾巴在火海海面上一拍,一阵圆形的涟漪四散的朝着四周扩散开来,犹如平静的池塘,投入了一颗石子。

    嘭!

    步方的身躯一跃而起。

    越来越高,越来越高……

    终于,冲入了龙门之内!

    轰!!!

    步方猛地睁开了眼。

    他感觉到眼前的一切都变了。

    他仍旧站在扁舟之上,但是扁舟之前,却是一片海岸。

    金黄色的海岸,步方看着上面,绿色的枝丫生长而出,很快,便是覆盖开来,笼罩了步方的眼帘。

    一株株的水稻生长而出,很快便是成熟,变得稻穗鼓鼓,生机勃勃。

    拨开云雾见明月,跃过龙门看生机。

    步方吐出了一口气。

    眼前这些稻穗,或许就是所谓的希望吧。

    步方嘴角微微的一扯。

    负着手,踏入了漫山遍野的金黄色稻穗中。

    他抓着龙骨菜刀,熟稔的割着稻穗,捣碎,取出了白花花的米粒……

    那米粒澄碧,惊异剔透,拇指和食指捏住,仿佛能够看到那稻穗中摇曳的火花。

    这是与众不同的稻米,这是象征着希望的稻米。

    步方有些恍惚。

    跃龙门的鱼,就仿佛他自身一般,感同身受。

    厨神之路,其实就是无上的龙门,这条路……无比的艰难,必须要有一往无前的自信和坚定,方能找寻到那一缕希望。

    这一次在薪火中寻找希望的旅程。

    对于步方而言,是一次心灵的洗礼。

    以前迷茫的步方被彻底的洗刷干净,剩下的,只有坚定无比的步方……

    哗啦啦……

    步方取出玄武锅,搭锅做饭。

    晶莹的米倒入玄武锅中。

    玄武锅下,薪火自动燃烧了起来。

    步方嘴角一挑,手一抖。

    火焰哗啦啦如流水一般的倒入了锅中,覆盖住了晶莹的仿佛流淌着火焰的米粒。

    步方盘坐在地上,安静的等待着米饭的成熟。

    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的岁月。

    步方终于等到锅内的饭成熟了。

    步方感觉自己似乎从青年,熬到了老年……

    时间在他的心上,无情的划下岁月的沟壑。

    叮……

    如铜铃一般的声音响彻而起。

    步方终于张开了眼。

    揭开了玄武锅的锅盖。

    白白的腾腾热气,从那玄武锅中鼓鼓涌动而出……

    喷香无比,清香万分。

    白净的米,白的纯洁,白的无暇,白的像是世间最宝贵的玉石。

    取过一个青花瓷碗。

    步方装了一碗饭。

    饭的弧度优美,每一粒米与米之间的间隙都是完美,松软而喷香。

    步方目光复杂无比。

    可以说,这是步方迄今为止,烹饪的最好的一道菜了。

    说来也是可笑,最好的一道菜,居然是一碗没有什么技术含量的白米饭。

    不过唯有步方自己知道,这一碗米饭中,承载了很多。

    步方抓着米饭,他不知道自己下一次烹饪出这种层次的菜品,是什么时候。

    步方有种感觉,在刚才米饭成熟的一刹那,步方忽然觉得自己似乎真的成为了厨神。

    站在了厨道的巅峰,俯瞰一切。

    可是,睁开眼,却只是南柯一梦。

    玄武锅消失了。

    薪火也消失了。

    步方手中抓着的米饭却没有消失。

    熟悉的火焰空间。

    远处,燧人氏正盘坐在地上。

    似乎感言到步方的归来,燧人氏睁开了眼,嘴角绽放开来的微笑。

    后者头发发白,脸上沟壑纵横,在看到步方的瞬间,慈祥无比。

    “孩子……你回来了。”

    燧人氏看着步方,说道。

    步方点了点头。

    端着米饭走了过来,将白花花的米饭递给了燧人氏。

    “我要你寻找的薪火希望,找到了么?”

    燧人氏道。

    步方没有说话,仍旧将米饭递了过去。

    燧人氏仍旧温和。

    不过却没有看步方手中的米饭。

    “薪火的希望呢?”

    燧人氏道。

    步方没动,仍旧抓着米饭。

    下一刻。

    原本慈祥的燧人氏变了,一下子化作了如恶魔般的恐怖,周遭的火焰也变的漆黑如墨!

    步方很平静的看着那变了的燧人氏,轻叹了一口气。

    “这就是薪火的希望。”

    步方轻声说道。

    那一碗白花花的米饭,顿时爆发无穷神芒,其上,逐渐的衍生出了一缕如白玉般的气。

    那是……混沌气。

    轰!

    暴躁而恐怖的燧人氏消失了。

    画面中。

    只剩下了步方熟悉的画面。

    燧人氏盘坐在远处,低垂着脑袋。

    燧木枝被他搭在肩膀上,两只手臂挂在其上。

    燧木枝的两端,则是各自悬挂着魂魔的脑袋……

    那两个脑袋正在凶神恶煞的朝着步方嘶吼着。

    步方端着米饭。

    来到了燧人氏的身前。

    至于那两个魂魔脑袋,不断的挣扎,似乎要撕咬步方。

    “聒噪。”

    步方淡漠。

    尔后,抬起手。

    一朵红色的火焰顿时在他的手中燃烧而起。

    屈指一弹,火焰跳入了两尊魂魔脑袋上,直接将两尊魂魔脑袋焚烧为了灰烬……

    烧了两尊魂魔脑袋,步方就仿佛做了什么微不足道的事情似的。

    而接下来。

    他小心翼翼的将那白米饭舀入了燧人氏的口中。

    一勺一勺,十分的认真和精心。

    米饭入口,米粒瞬间化作了混沌气流……钻入了燧人氏的身躯之中。

    一碗饭很快被吃的干干净净。

    轰!

    犹如暮鼓晨钟一般的声音响彻而起。

    燧人氏那低垂着脑袋的身躯,微微一抖。

    体内原本干涸的血液,缓缓的流淌了起来,最后化作如大江般的奔腾。

    步方负着手,后退了两步,望着燧人氏。

    火焰空间,火焰大盛。

    尔后,那低垂着脑袋的燧人氏,缓缓的抬起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