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异世界的美食家 > 第1592章 自带食材的顾客【第一更!求月票!】


    在步方关注雷云的时候。

    那一盘喷香的酸辣土豆丝,已经见底了。

    主厨和刘牧你一勺,我一勺……吃的不亦乐乎,一边吃,一边还沉浸在酸辣土豆丝的美味中。

    他们从来未曾想过,普普通通的一道菜,居然能够这般美味,这吃了无数次的菜品,居然会这般的撩动他们的心弦。

    难道他们以前吃的都是假的酸辣土豆丝么?

    当最后一条土豆丝被刘牧用手指捏着,丢到了口中后,那一盘土豆丝算是彻底的告磐。

    “好吃……太好吃了!”

    刘牧砸吧着嘴,看向步方的目光中,充斥着惊异。

    这真的是和自己厨艺水平半斤八两的步方?

    难道这小子躲在小出租屋里好几天,就是在提升自己的厨艺么?

    可是,这提升的也太快了吧?

    厨艺是个慢工出细活的事,哪位世界级大厨,不是花费了几十年的功夫沉浸在一门手艺中。

    可是步方才多大啊。

    主厨用布巾擦拭了一下嘴,他的目光有些复杂。

    前面还在教导步方,让步方不要懈怠了厨艺的训练。

    结果……步方展现出来的厨艺水平,让他这个主厨都感到有些羞愧。

    这真的是步方么?

    他虽然一直都很看好步方,因为他觉得步方比起刘牧,更有一颗对厨艺的热爱之心。

    但是没有想到,这份热爱转化在厨艺上的速度居然这么快。

    “你这是开窍了吧?还是获得了什么秘籍?”

    主厨笑着打趣道。

    他现在看向步方的目光,已经不是看晚辈的目光了。

    单单这一道酸辣土豆丝,步方就足以出师。

    “从今天开始,你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了……”

    步方点了点头。

    对此不以为意。

    他的厨艺,早已经超出了主厨的想象,不管是对厨艺的理解,还是专注,都远非凡人所想。

    步方现在在乎的是,到底是谁在限制他。

    他只是做一道土豆丝,居然就引得雷劫警告。

    难道……

    步方眼睛微微一眯。

    跟主厨告别之后,便是离开了厨房。

    他来到了破旧老楼的房顶。

    站在房顶之上,风在微微的吹拂着,他仰起头,看着一望无垠的天穹,天穹碧空如洗,刚才的雷云,出现的快,消散的也快。

    底下,是车水马龙的街道,四周高楼大厦拔地而起,现代化的气息铺面而来。

    步方微微有些恍惚。

    不过很快,他便是沉静下心。

    目光一眯。

    步方的双腿微微的弯曲。

    尔后,腿部似乎有可怕的力量爆发。

    嘭!

    双腿伸的笔直,步方的身形顿时犹如火箭一般冲天而起!

    甚至带着音爆,冲入云霄。

    风在吹动步方的发丝,但是步方不以为意。

    他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在这般限制着他……

    天道?

    亦或是什么神秘人?

    步方的动静不小,至少老旧房屋似乎都是猛地一震,让房屋中的人以为是地震了,不少人都是跑了出来,许多人甚至破口大骂。

    不一会儿,步方便是冲入了云层之中。

    气流在不断的喷薄。

    一股沉重的压力落在了步方的肩膀上。

    步方差点就忍不住要冲开束缚,但是步方可以感觉到,一旦自己冲开神力束缚,地球可能会在一瞬间毁于一旦。

    这古怪的感觉让步方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放弃了。

    嘭!

    冲出了大气层,步方身上的衣衫早已经破破烂烂。

    随着惯性,伫立在星空中,步方扫视四周。

    他的目光如龙,直视宇宙。

    远处的星辰,浩瀚的宇宙,似乎要找到那神秘的力量……

    可惜,一切都非常的祥和。

    皱了皱眉。

    步方没有发现什么古怪。

    身上的压力让他重新落回了地球。

    呼啦之声响彻,如一颗坠落的陨石。

    速度极快。

    地球周围悬浮的卫星,捕捉到了这一幕,顿时引起了不少人的惊慌。

    那是什么?

    陨石?

    可是陨石怎么是人形的?

    ……

    嘭。

    步方砸落在地上,身上似乎还有未曾散去的热气。

    步方对力量的掌控很平衡,从万米高空砸落,居然没有引起地面的爆碎。

    不管地球有什么秘密。

    步方觉得,自己当前主要的事情还是找到器灵们,让器灵们回归到厨神套装中,或许只有这样,他才能踏上完美的厨神之路。

    哗啦……

    天空又一次的下起了灵气雨。

    冰凉的雨水拍打在步方的身上,让步方甚至有些清醒。

    这灵气雨绝对有古怪,但是这份古怪,到底体现在哪儿,步方暂时也不太清楚。

    回到了出租屋中,换了一套衣服。

    步方则是来到了餐馆中。

    这个点是饭店,可是餐馆中的生意却是一如既往的惨淡。

    这跟主厨的厨艺不太符合。

    主厨坐在椅子上,泡着茶,看着书。

    刘牧则是在一边玩手机。

    他们早已经习惯了这种没有顾客的日子。

    按着架势下去,这餐馆过不了多久……应该就要倒闭了。

    “回来了啊?”

    主厨看到了步方,笑了笑。

    “回来了,就吃吃饭吧,本来还想让你做饭来着。”

    刘牧也收起了手机,他早已经饿的饥肠辘辘。

    不过,就在他们准备吃饭的时候。

    门外,忽然有脚步声响起。

    步方面不改色的夹着菜。

    刘牧则是在主厨的示意下,兴奋的跑过去招待。

    “要吃点什么?八大菜系随便点……咱们餐馆的厨师,啥菜系都会。”

    刘牧笑着说道,脸上洋溢着青春的气息。

    顾客自顾自的坐在了椅子上,这顾客浑身湿哒哒,灵气雨蒸腾的时候,还有灵气在逸散。

    那种感觉颇为古怪……

    刘牧也不笑了,联想起最近传的沸沸扬扬的奇能异士和鬼的说法,他的脸色有些发黑。

    “什么菜都会做?”

    那顾客低垂着脑袋,轻轻的笑了笑,笑声有些冷。

    忽然,那顾客动了,他伸出手,拉开了拉链,从怀里掏出了一只活蹦乱跳,还在吐着泡泡的鲤鱼。

    “把这鱼做成菜……”

    “我们这儿……不接受自带食材。”刘牧脸色有些难看的说道。

    “我说让你做,你就做……那么多废话!做不好……你们就都给这只鱼陪葬吧。”

    那顾客低垂着脑袋说道,一边说,身上的衣服,湿哒哒的雨水还滴落在地上,雨水破溅开来,引起一阵毛骨悚然。

    “我……我……”刘牧脑袋一片空白,这人说啥?

    做不好菜……还要陪葬?还是给鱼陪葬?

    这人在开玩笑吧!

    “快去!”

    那人爆喝了一声。

    就仿佛是震慑心灵似的。

    刘牧身躯一阵发抖,吧嗒一声。

    那只肥肥的鲤鱼顿时飞入了他的怀里,那滑腻冰凉的感觉,让刘牧吓的脸色都白了。

    他是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我来做吧……这条鱼。”主厨放下了碗筷,皱着眉头站了起来。

    难得有个顾客,居然还是自带食材……

    唉……这家餐馆是真的开不下去了。

    主厨走到了刘牧身边,伸出手抓住了这鱼。

    “哟呵,这鱼还挺肥的啊……做什么?鱼头豆腐汤?”主厨笑了笑,捏了捏鲤鱼,眼中闪过一抹惊异。

    这么肥美的鱼他还真的没见过,离开水这么久,还能这般蹦跶。

    “随便你……做好了有赏,做不好……陪葬。”那人仍旧是低垂着脑袋。

    步方夹了一块肉片入口,斜看了那顾客一眼。

    似乎心有所感。

    那顾客也是缓缓的抬起头,湿哒哒的头发拧在了一起,水珠低落。

    那是一张苍白的,毫无血色的脸,一双眼睛似乎散发着幽绿色。

    嗯?

    步方一愣。

    他看了那人一眼,又看了看主厨手中的肥鱼。

    主厨此刻已经拎着鱼入厨房了,这主厨对自己的厨艺很有信心。

    看到这肥鱼,甚至有些技痒。

    看到主厨进入厨房,刘牧有些害怕,缩到了步方的身边。

    他发现,现在呆在步方身边,莫名的有安全感……

    他掏出手机,登上了网络,开始搜索信息。

    趁着他搜索的时候,步方站起身,转身踏入了厨房。

    刚才那鱼……有些古怪啊。

    “江东市奇异事件,和平路,鹿鸣餐馆,餐馆厨师包括主厨,厨师学徒,全部惨死!”

    “天新街,白宇餐厅,餐厅老板跑路,厨师古怪惨死……”

    “奇异事件频出,厨师遭殃?惨死厨师的餐馆中意外发现诸多鱼鳞……”

    ……

    刘牧脸色刷的发白,他的眼眸死死的盯着手机中的信息,心脏在扑腾扑腾的直跳。

    鹿鸣餐馆他当然知道,和平路边上一家非常火爆的餐馆,还有那白宇餐厅也一样……生意虽然说不上好,但是也不差。

    可是这餐厅的厨师居然都惨死了。

    而且……在餐馆中还发现了诸多鱼鳞?

    鱼鳞?

    刘牧嘴唇在发抖,他突然觉得自己的手莫名的滑腻和恶心,在身上擦了擦。

    抬起头,要寻找步方,他要将这消息告诉步方,现在唯有面不改色的步方才是他心灵的港湾。

    可是,一抬头,却是发现步方不在。

    餐馆中安静无比,只剩下他的呼吸声,以及身后那顾客,衣服上雨滴滴落地上发出的吧嗒声。

    尼玛……

    为什么留我一个人在这儿独自忧伤?!

    刘牧心中堵塞,有点想哭。

    他抓着手机,准备站起身,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向厨房。

    可是,还没有等他起身。

    吧嗒……

    一只苍白的手,拍在了他的肩膀上。

    刘牧:“我……”

    “安静点……你很吵。”

    沙哑的声音响起,刘牧浑身抖动若筛糠,猛地扭头,看向了身侧。

    那儿……

    一张发白的脸,一双眼眸散发着油绿色。

    那拧在一起是头发,吧嗒吧嗒的渗透着水。

    此刻,那油绿色的眼珠子,整斜盯着刘牧,距离……不过一寸。

    ……

    厨房中。

    主厨,抓着鱼,将鱼放到了篓子里。

    做鱼,他自然有一手。

    当然,他原本准备做鱼头豆腐汤,但是想了想,做鱼头豆腐汤,鱼身的肉就浪费了,怕顾客觉得他黑那鱼肉,所以又改了一道菜。

    准备做水煮活鱼。

    这他可就擅长的多了。

    没有先处理鱼,反而是准备其他的配料。

    从大号冰箱中将食材取出,黄瓜,豆芽,黑木耳等等食材摆好,切好处理好,装入盘子中待用。

    另一边,则是准备调水煮活鱼的锅底。

    水煮活鱼重要的就是锅底味道。

    步方走到厨房中的时候,主厨已经开始准备处理鱼了。

    锋锐的刀抓在手中,从篓子中将那肥鱼抓出来,准备刮鳞。

    步方站在厨房门口,淡淡的看着。

    主厨的动作有条不紊。

    刮掉了鱼鳞,那些鱼鳞飞迸,迸溅到了地上,似乎还发出了轻微的声响。

    去鳞,剔骨,鱼肉切片,入油锅过油……

    主厨的一系列操作,有条不紊。

    咕噜咕噜。

    一勺油汁浇灌在了不锈钢脸盆中,切好的黄瓜和黑木耳在其中若隐若现,撒入几许葱花,这道水煮活鱼就做完了。

    主厨端着脸盆,转身,正好看到了步方,微微一怔。

    “步方啊,你怎么在这儿呢?”

    “我把鱼端出去给客,你处理一下厨房吧。”

    主厨笑着说道。

    尔后,跟步方错身而过,走出了厨房。

    步方扭头,看着那不锈钢脸盆中的水煮活鱼,眉毛微微一挑。

    尔后,步方走到了灶台前。

    地上散落满地鱼鳞。

    灶台上,鱼骨零散的散落。

    步方吐出了一口气。

    伸出手,朝着篓子中抓去,顿时,从那篓子中……抓出了一只活蹦乱跳的肥鱼。

    正是那奇怪顾客拿出来的肥鲤鱼。

    此刻那肥鲤鱼正对着步方龇牙咧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