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异世界的美食家 > 第1530章 天神宝藏【第二更!】


    轰隆隆!

    一阵轰鸣响彻,整个上古天神遗迹似乎都在这一刻,震颤了起来。

    璀璨的光芒爆发,仿佛成为了无数强者目光汇聚之处,每个人都是紧紧的锁定着那儿。

    天神宝藏的位置,阵法被破开,秘密赤条条的暴露在所有人的视线中。

    嗡……

    奇特的波动在扩散,那是属于天神的法则之力,还有终于面世的完整天神骨!

    泰飞被打爆了。

    被狗爷用狗爪,硬生生的拍爆,这点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许多人也是在惊讶如今狗爷的实力。

    不知道这只狗,到底达到了何种程度。

    当然,泰飞还没有死,化作黑气钻入了地面,逃窜而走。

    有的人关注到这点,但是却没有时间去追逐。

    他们把目标都是锁定在了那天神宝藏上。

    比起逃走的泰飞,大家更注意的……还是天神宝藏。

    这是他们来到这方天地的原因,而如今,他们终于要触摸到这方天地的真正秘密了。

    璀璨如莲花,晶莹闪烁。

    一道道的光束冲天,迸发到了极致。

    天神的气息扩散开来,让人忍不住沉浮。

    天神,是一个非常强大的层次。

    那个层次,让人惊悚,让人心悸。

    上古天神遗迹中,埋葬的都是曾经战死的天神,天神号称不朽不灭,所以很多人都是疑惑,这些天神骨是从何而来?

    当然,有人觉得这些天神骨是来自于上古时代的天神大战。

    虽然天神不朽不灭,但是那是不磨灭在岁月长河中的原因。

    战斗,还是会导致天神陨落。

    不管如何。

    这些都跟步方无关,他现在呼吸有些急促,他要做的,就是将那些属于天神的法则之力纷纷用神火,吞噬焚烧!

    只要焚烧成功,他的临时任务也就完成了。

    能够获得法则果,再度觉醒一道宇宙至强法则!

    朦胧在雾气中的鸟爷此刻眼眸也是微微的一亮。

    显然,对于天神宝藏,他也是很有兴趣。

    当然,没有谁会对天神宝藏不感兴趣的。

    特别是,那宝藏中,还存在一道雄浑的混沌气的缘故。

    那是成就天神的根本!

    狗爷的身形飞速的迸射而出,在那阵法开启的瞬间,朝着宝藏之中飞驰而去,他的目标……是混沌气。

    其他的法则,他都不在乎。

    天神已经陨落,那些法则对于他们而言,没有多大的用处。

    但是,混沌气不同,那是成就天神境界的钥匙!

    得到之人,才有机会冲击天神境。

    错过了这一次机会,那就不知道要寻找多少年了。

    每一个纪元,混沌宇宙会诞生一道混沌气。

    可是,那混沌气转瞬即逝,想要获得太难了,远没有此刻这近在咫尺的混沌气来的方便。

    而且,一纪元出现一次的混沌气,很容易成为个大神朝的争夺对象。

    想要在各个神朝,神皇和神王的手中夺得混沌气,太难。

    步方目光闪烁,跟在狗爷的身后。

    他的目标跟狗爷不同,所以倒是不会产生太多的冲突。

    鸟爷的目标不知道是什么。

    步方和狗爷也懒得理会他。

    如果鸟爷也要混沌气,那就只能和狗爷去争夺了。

    如果鸟爷要的是法则……寻常人要这些已经陨落天神的法则做什么?

    步方肯定是不会让。

    嗡……

    步方的速度很快,陡然迸射而出,刹那疾驰。

    在远处。

    神王们的内心再度火热了起来。

    这些课都是天神宝藏啊,许多人互相对视了一眼。

    都是看到了彼此眼眸中的兴奋之色。

    纷纷喧嚣而出,加入了争夺大军。

    一时间,无数的强者爆射,冲入了天神宝藏范围之内。

    他们的目标不是法则之力,也不是混沌气,而是……天神骨和天神血!

    这些东西对于他们而言,才是真正的宝藏!

    步方悬浮在上空。

    眉头一皱,盯着底下那两具血色的尸骨。

    那是天神骨,而且是完整的天神骨。

    一旦融合成功,甚至可以缔造出天神之躯,战力飞速飙升的那种。

    不过,步方总感觉,那天神骨散发着诡异。

    这两具天神骨和步方曾经得到的天神指骨有巨大的不同,气息不同。

    “不管了……先吞噬天神的法则之力!这么多的法则……这次应该能让神火吃个饱。”

    步方心中想到。

    尔后,抬起手,食指和拇指轻轻搓了搓,噗嗤一声。

    一团银色的火焰顿时爆发,在步方的手掌心中燃烧了起来。

    屈指一弹。

    步方顿时将那火焰弹出,朝着底下那密密麻麻的法则之力飞驰而去。

    底下的法则之力,无主之物,在漫无目的的飘荡,缔造出了各种各样的玄奇色彩,让人目眩神迷。

    但是,看上去目眩神迷,实际上对于其他人而言没有卵用。

    这种法则之力无法被肉身所吸收,无法成为他们感悟的法则之力。

    根本不及天神骨和天神血来的实惠!

    轰!

    席卷起狂风。

    银色的神火,陡然光芒暴涨,开始吞噬法则之力。

    一道道的法则之力钻入了银色的神火之内,被神火所焚烧,提纯,化作了精纯的能量涌入了神火之内。

    神火本来就已经吞噬了不少的法则。

    如今,随着法则吞噬越来越多,威力也越发的强悍。

    当然,因为受限于步方实力的缘故,神火的威力无法实现质的飞跃。

    但是……威力也已经不俗。

    嗯?

    “两千五百道了……”

    步方在沉吟。

    很多法则都是重复的,重复的法则,神火不会在吞噬。

    所以,越到后面,神火吞噬法则后,增长就越发的困难。

    “两千九百道了……”

    “三千道了!”

    “嗯……还在涨!”

    步方的眼眸闪烁精芒,呼吸都是有些急促,感到十分的兴奋。

    没错,就是兴奋。

    他能够感受到神火威力的飞速提升。

    除了步方在收获以外,远处,其他人也是在疯狂的掠夺资源。

    狗爷朝着混沌气而去,他需要那混沌气,狗爷一开始的目标,便是混沌气。

    神王们逼近了天神骨。

    对天神骨大打出手。

    毕竟,没有人会想着把天神骨给让出去。

    所以就会产生争夺。

    天神血,天神骨都成为了他们争夺的重点对象。

    咔擦!

    有神王拔下了一根天神骨,顿时发出了欣喜若狂的大笑。

    充满了无限的喜悦。

    有人获得了一灌天神血,没有丝毫的顾忌,拍开了封盖,咕噜咕噜的便是开始吞噬……

    各人有各态,各种百态。

    看上去,有些扭曲和丑陋。

    很快,这些,便是都被神王们给分割完毕了……

    天神骨凌乱了满地。

    每一位神王都是抱着这天神骨,跪伏在地上,陷入了一片古怪的气氛中。

    滋滋滋……

    神火在燃烧,无数的法则之力被吸收。

    步方也不知道如今的神火,到底吸收了多少道法则之力。

    终于……

    神火饱和了。

    不再吸收。

    彻底的化作了银白色光芒,回归到了步方的手掌心中,像是一个吃饱喝足的孩子,安静的一动不动。

    “恭喜宿主完成临时任务……现在开始发放任务奖励……”

    脑海中响彻起了系统,严肃而认真的声音。

    步方嘴角微微一扯。

    任务果然是有惊无险的完成。

    不过步方没有急着探查那任务奖励。

    反而是落下。

    绚丽的法则之力被步方所吸收,皆是消失。

    而在场中,剩下的,便是那些抱着天神骨,和喝了天神血的强者跪伏在地上。

    这一幕,让人有些毛骨悚然。

    远处。

    小幽悬浮虚空。

    夏天,洛三娘,平阳王,还有一些未曾掺和的强者们都是脸色煞白。

    他们就算再傻,也明白,这天神骨和天神血……有问题。

    狗爷逼近了混沌气。

    离混沌气越近,越是能够感受到可怕的力量。

    那是一股来自于混沌的气息。

    狗爷的眼眸闪烁。

    三个脑袋中,都是迸发神芒。

    张开了嘴,露出了尖锐的狗牙,发出了狗吠之声。

    飞速疾驰。

    混沌气浮沉,一缕混沌气,仿佛要压塌虚空似的。

    不过狗爷无惧。

    他张开了嘴,便是朝着那混沌气扑了过去,嘴巴张开,一下子化作了遮天蔽日的模样。

    瞬间咬合,顿时将那混沌气给吞噬了下去。

    轰!

    混沌气周围不断的崩塌。

    鸟爷没有理会混沌气。

    他在缓缓的行走,在这片天神宝藏中行走。

    他没有理会法则,没有觊觎天神骨,甚至连混沌气也不在乎。

    他就是在这里面缓缓的行走。

    似乎是在寻找着什么。

    没人知道他在寻找什么。

    终于,鸟爷的动作停了下来。

    站在沙土之上,蹲下,伸出手,在沙地中刨着。

    不一会儿,那沙土便是被刨开出了个土包。

    鸟爷从那土包中抓出了一个器物。

    缓缓的拉了出来。

    哗啦啦……

    仿佛有磅礴的液体碰撞声在响彻。

    嗯?

    落地的步方面色顿时一凝。

    扭头朝着鸟爷的位置看了过来。

    那儿……

    鸟爷居然从土包中,抓出了一个酒壶。

    玉石制作的酒壶。

    酒壶中的酒液在不断的流淌。

    “哟呵,找到了!”

    鸟爷喜悦道,可以想象到他此刻包裹在雾气中的面容,绝对是乐滋滋的。

    他等待了那么久,就是为了这一个酒壶。

    似乎是感应到了步方的目光。

    鸟爷拎着酒壶,朝着步方扬了扬。

    “要不要来一杯?”

    鸟爷道。

    步方扫视了一眼四周,诡异的气氛,加上此刻邀请喝酒的鸟爷。

    步方顿时有些迟疑。

    这种氛围喝酒,似乎不太好了。

    而且……

    这酒还是从上古天神埋骨之地中挖出来的。

    不会有问题么?

    “别担心,这酒没问题……”

    鸟爷似乎感言到了步方的犹疑,顿时大笑了起来。

    手一摆。

    他的身前,居然出现了一张桌子,两张椅子。

    桌子上,摆了两个酒杯。

    鸟爷抓着那酒壶。

    伸出手,在酒壶上拍了拍,顿时如瀚海波涛似的传出轰鸣。

    步方没有说什么。

    面无表情的负着手。

    来到了那酒桌之前。

    周遭气氛古怪,但是步方却是拉开了椅子,坐在了其上。

    手一摆,将酒杯给推了出来。

    鸟爷大笑。

    意味深长的看了步方一眼。

    尔后,哗啦啦……

    浊黄色的酒液从那酒壶中倒出,倒入了步方的杯子中,酒液还在杯子中打着圈。

    鸟爷砸吧着嘴,“这酒……喝一杯,赛神仙吶!”